加载中…
博文

依照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的说法,人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懂得了人生的意义。这并不是通过数学精确计算得来,而是在暗中摸索获取的。人类一直在整体中摸索,一点点的获取线索。然后对事物的局部认识,最后做出自己的解读。更进一步讲,这和俚语中“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的评价体系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

谈这样一个话题,是缘于近来接触到的“一个特别男孩”的关系。“临近高考”脱逃的那种孩子,只是他自己却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嘴边老挂着一句“无所谓”。事实上,他并非是那种真正的“无所谓先生”。他内心有很多问题,很多规则,很多刀剑。只是问题没有答案,规则没有系统,刀剑没有归属。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一对废柴,即便浇透火油,也不能让其有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90后养生”的话题被彻底玩坏。各种“食补大全”和“健身运动”纷纷上榜。好似他们真的已经老去,不得不缅怀这似水流年。只是,从实际年龄来讲,他们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七岁,最小的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骚年”。以现代社会对年龄阶段的标准评判,简直就是“娃娃”的年纪。

坦白而言,或许话题本身只是一种对生活的对抗,明知道自己没老才喜欢“被老化”,要是自己真的老去,或许也就不敢轻易言老,这大概也是人类对于年龄事实的一种“躲闪渴求”,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正当年”。或许是害怕被定义,抑或是不希望被束缚,总之跳出“正当年”的囹圄,就好像不再那么累。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种“丧性狂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西班牙的一个国家公园里,几名游客用棍子将一头野猪逼到悬崖边缘,野猪挣扎了一会便掉下悬崖,生死未卜。这样的事情被动物保护者强烈谴责,并撂下一句狠话:“真想亲手把他们推下悬崖”。这样的事情顺着近来“江歌案”发酵出的“人性风口”,被卷入人们的视线。

人们骂刘鑫什么阵势,骂那些游客就什么阵势。道义者们好像都不用换阵地,反正“人性兽性”都是性,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炮轰几个回合再作打算。唯一可惜的是:“江歌听不见,野猪唤不醒”,道义者们能做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个有道义的人。至于设身处地,亲历类似的遭遇,或许该坏的依旧坏,该卑鄙的永远是“最高级”。

不得不承认在人性的两面,“局外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位33岁的计算机工程师,因常年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中,导致整夜睡不着。于是,为睡觉她放弃年薪40万的工作。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到过去,不免被世俗奉为“傻缺”。但对于一个生活节奏超凡,人生目标恍惚的现代社会,这好像又迎合着某种情绪。于是,有唏嘘的,有高潮的,但终究难以逃离生活对于人生的驱赶。

说到底,“生与谋生”的博弈历来是每一个人要面对的问题。年薪四十万很诱惑,睡不好觉很痛苦,到底该怎么选?或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对于睡眠不足的问题,似乎是现代社会不言自明的共识。一个人,从上学开始就一直“缺觉”,现在的小学生晚上十一点后睡觉基本上很普遍,中学生更是熬到十二点后。很多人为考上一个好大学,高考前一年基本上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贵州20岁姑娘杨秀英,和多数年轻人一样,经常熬夜“刷手机”。只是当视力迅速下降,眼睛疼痛到突然睁不开时,才惊慌失措去医院治疗。最终被确诊为角膜溃疡穿孔,必须做角膜移植。幸运的是,医院通过一家公益组织为她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让她得以重见光明。

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比较常见,只是大多数人在没有出现“恶果”时,就总觉得离自己很远。只要眼睛能看见,视力下降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被鄙视”的病灶。就目前而言,只要是上学的小孩子,十有八九都带着眼镜。一方面是因为学习过程中看书本造成的,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看屏幕(电视、电脑、手机、游戏机等)太多,自然也会视力下降。

当然,说到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大学生,所乘航班突遇火警,紧急备降的半小时里,在iPad备忘录里,给爸妈和女友写下遗书。大概内容是:“世界和平,爸爸妈妈我爱你,我爱XX(女友名字),不要吵架……”。好在有惊无险,航班平安降落。但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却让当事者们感到生死一线的紧张氛围。

如“大学生25字遗书”,如若平日里这样劝诫家人,或者与家人对话,大抵会被家人认为“精神异常”。即便所说的话语很真切,很有理,但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说到底,死亡如果还遥远,就好像我们有天然挥霍生命的权利。那些消耗生命的“琐碎”,折腾亲密关系的“纠缠”,难以启齿的“表达”,只要不临近死亡的时刻,总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歌案”的发酵不管怎样都是一件好事情,无论是对人性的拷问,还是对法律的无奈,都有着探索性的趋向,这些从“道义拥簇者”的愤怒情绪里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同时也不得不说,那些被道义拥簇者认为是“一小撮”的“理中客”,其实在这样的纷争里,无形中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反面。说到底,在“道义拥簇者”的观念里,人性的高地总是伟岸的,任何言论和观念要是敢出来“质疑人性”,就会被打成“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这样的逻辑,已经在这一次纷争中被印证的一览无余。

在第一波的舆论交战中,显然道义拥簇者们完胜。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在道德的高地上进行故事的重建或事实的演绎,终将能轻而易举的将一切异己或异见扼杀在摇篮之中,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日本留学生江歌之死的宇宙里,正义的气球越来越膨胀。江母的声嘶力竭,旁人的情绪愤懑,整个事件的“原罪”集中在道义成本上难以自拔。真相到底是什么?门为什么没打开?实际上,在江母心中早已有答案,只是她更希望通过刘鑫之口说出所谓的“真相”,还自己一个“心安”,给女儿一个“注解”。

从法理上讲,江歌之死凶手不是刘鑫,但舆论上的围堵却胜似刘鑫。这种以道义宇宙为准绳的逻辑,实际上已经不只是头一次这样搞,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我们依旧要弄清楚,正义宇宙和法律范畴的边界关系。要不然江歌之死所发酵出的“道义宇宙”终将杀死刘鑫的“一念之差”。

事实上,从事件的发展以及舆论的发酵已经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双十一”,一大爷举牌子为儿子征婚,而征婚的的条件“也很双十一”:“每年双11帮儿媳清空购物车”。不管结果如何,这样的征婚条件还是顺着“双十一”的大潮,在社交媒体的潮头上泛起一些浪花。即便有一些老人,从没有“网购”过,但这依旧不妨碍他们对现代生活的理解。于是,在看到这样的事情时,不得不承认,“网购”的方式已经浸润着人们的生活。

“网购”确实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但“征婚”的死结却依旧成为这个时代的难题。单身那么多,如果只从身体上的渴求假设而言,自然欲望很不饱和。只是,现代婚恋观中,身体上的渴求,不结婚也完全可以实现,因为“婚前同居”已经不再是社会中的一种禁忌。与此同时,物质生活的日渐丰腴,男女性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双十一”确实已经一头扎进我们的生活近处,一年比一年生猛,一年比一年欢腾。今年的“双十一”11秒破亿,三分钟过100亿。这种充满魔幻色彩的惊人突破,不断的告诉我们,网购方式确实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标配。这一点,似乎不用解释太多,只从数据上而言,就已经能够实证。

只是,对于一些所谓“理性主义者”而言,总觉得“双十一”就是一种“非理性狂欢”。这种对新鲜事物的排斥心理,某种层面上并没有站在发展的角度上看问题。对于消费者而言,双十一的诱惑之处在于“折扣券玩法”,商家而言是基于“折扣券玩法”进行促销。

但大前提是,消费者不会享受“免费的午餐”,商家也不会玩“不挣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