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河南商丘“小伙17岁当爹养子多年发现非亲生”的吊诡事触发舆论围观。具体的因果是:当事小伙(现年23岁)在17岁那年跟同班一个女生谈恋爱,女生怀孕后咬定孩子是小伙的,但因两个人都在上学,孩子出生后便交由小伙母亲抚养。只是出乎意料的是,小伙母亲抚养孩子三年后,在打算办理户口时(准备上幼儿园),却发现孩子并非儿子亲生的。这还不算完,在女生的哭求下,小伙母亲又把孩子养了三年(可谓三年又三年),然而直到现在孩子的户口依然悬着,女生却还玩起“失联”。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这种事之所以能从“私域”闹到“公域”,就在于小伙和母亲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当前困境。虽然小伙和孩子被莫名其妙的绑定6年多,但是从法理上讲,所谓的抚养义务和监护责任也只是出于朴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湖北男子(农民)林俊现年44岁,两年前被确诊患上直肠癌,在“造口术”之后,他面对自己既要养家又要维持后续治疗的现实境况,当时也是比较迷茫。不过林俊想起曾经随手所拍短视频走火的事情(被确诊患上直肠癌后所拍短视频,只是记录抗癌过程),便寻思自己能不能在平台上做些事情赚些生活费,出乎意料的是,事情还真的做成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想到效果还挺好”。


只是有必要说明的是,这番叙事属于“再回首”,也就是因为林俊把事情做成了,媒体的镜头才会探到他的近处,并愿意触及他的过往。与此同时即便媒体在回溯过程中的个体叙事很饱满,但是终极目的却是为公共叙事做铺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圳小女孩被锁车内身亡事件”持续发酵。可有必要强调是,当前舆论场上所传播的事件讯息也是非常有限,就比如“锁在车内一天”,“忘记把孩子放在车里”这种模糊性的描述竟然能成为人们评议的核心由头,以至于事实真相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涉事父母已经被咒骂成罪人。


之所以这样讲倒不是认为涉事父母没有责任,而是觉得在审视悲剧事件时要“三步走”:第一步、摸清事件的核心事实;第二步、评判事件的主要是非(法理尺度和道德尺度都要有所考量);第三步、看到当事人们的困境,同情当事人们的悲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段“姐姐出嫁弟弟扶婚车门痛哭”的视频(短讯)触发舆论围观。事情的梗概是:“姐姐”大婚当天,“弟弟”将“姐姐”送上婚车后,在即将关车门的瞬间,“弟弟”扶着车门泪崩,边哭边看着“姐姐”。“弟弟”称:“自己多年未流泪,那一刻不知为何就绷不住了”。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这很符合国内娘家人的“感伤操作”,也就是平日里亲人之间几乎不怎么彼此表达情感,但是在“嫁人的事儿”上,却会陷入感伤情绪并瞬间上头。当然其中的情感交织是比较复杂的存在,有基于过往的情感累积,也有审慎世俗的婚姻残酷,当然更有对女性之于婚恋秩序中尴尬位置的无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北石家庄井陉有一家卖(做)月饼的“百年老店”,主理人是一位叫于银柱的七旬老人(第五代传承人),他一直以来都是纯手工制作,很多年都是以2元1个的价格售卖,“供不应求”也从未涨过价。据此老人的女儿说:“村里面的人不好挣钱,所以一直都是薄利多销”。


要知道媒体在“月饼季”抛出这般新闻,除却为强调“良心价”本身,大概更为突显坚守传统工艺的平凡人。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这是公共叙事主要的目的所在。只是回到“2元1个”、“多年未涨价”的事情上,其实还不能完全淹没于公共叙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郭刚堂“寻子成功”的事情,曾因“郭新振”的去留问题触发舆论争议。从某种层面上而言,郭刚堂在“郭新振”的去留问题上反倒比舆论层面的围观者们看得更开。之所以这样讲,一方面在于郭刚堂“寻子成功”后确实很克制,另一方面在于郭刚堂“谈团圆后首个中秋”时心境很开阔。


就比如在专题采访《不再失孤》的叙事里,迎着中秋的氛围,郭刚堂谈及“失子”、“寻子”、“得子”的细节和过程可谓感概繁多,所谓回溯过去24年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在复述别人家的悲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错换人生28年案”(再开庭)庭审历经将近13小时才结束,虽然并未当庭宣判结果,但却大概率会成为双方(“姚家”和“郭家”)的终极之战。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姚家人”跟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民事责任纠纷应该没什么太多异议(最多也就是赔偿数额的异议),因为出庭作证的医院人员们也承认管理有漏洞(不过否认偷换婴儿的说法),所以就“姚家人”(许敏方)来讲,即便以“隐瞒病史致姚策被传染”的事由指控杜新枝,并索赔多达397万余元,可能还是之于“刑事案未立”的恩怨而言的,“这一点”从杜新枝谈到庭审中“火药味”很重就能看得出(许敏方代理律师问杜新枝:“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有必要说明的是,“错换人生28年案”这次开庭的主要目的并非为掰扯两家人的恩怨。之所以两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错换人生28年案”再开庭,事由是:“许敏等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杜新枝侵权责任纠纷”。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在“不予立案”(刑事责任层面)的通报释出之后,除却“姚家人”(许敏等人)跟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还存有直接的民事责任纠纷(以杜新枝为代表的“郭家人”已经在“第一回合”维权时拿到民事赔偿,多数款项用于救治姚策),各方在法理层面的纠葛基本厘清。


只是当舆论层面的情绪郁结难以短时间内消散时,杜新枝还是被强行裹挟进侵权责任纠纷案。之所以这样讲,倒不是认为“姚家人”(许敏等人)把杜新枝列为被告完全不可取。而是在“法理真相”无法兑现“舆论真相”的情况下,双方的撕扯只会跌入两败俱伤的恶性循环陷阱里无法自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沙采耳大妈当街抠脚事件,经记者走访调查之后算是彻底还原真相。事件的梗概是:采耳大妈在用“响夹”(招揽顾客的工具,不是采耳工具,从尺寸上也能看出来)抠脚时,被过路男子拍摄下来,之后男子将拍摄下的视频拟题为“街头采耳大妈用采耳工具抠脚”(并配文:挖了几分钟,很不卫生)发布在短视频平台,紧接着视频大火强势波及到采耳大妈(自身人格及采耳生意)。


按照采耳大妈所哭诉的内容来看,主要牵涉两个层面的坏影响:其一、道德名声不好。采耳大妈直言自己现在走到哪里都会被冷笑,小区物业工作人员也驱赶她,儿子也不接她电话,觉得她很丢人;其二、经济收入下滑。视频大火后采耳大妈的生意很差,可她强调自己需要供儿子念书、抚养父亲、还房贷(月供3971元),受视频触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成都女子一人去塞尔维亚旅游失联”的事情正式迎来转折,不过当事女子被找到时已经在萨拉热窝(波黑首都),按照发现当事女子的那位华人强调,在询问当事女子“亲人都在找你”时,她直言“不用管他(她)们”,“自己没发生什么事儿”。与此同时在那位华人打算给当事女子提供民宿暂住的帮助时也被婉拒。当前波黑大使馆已经接触到当事女子,但她本人不愿意回国(家)。


到此为止当事女子的亲人总算可以松口气,毕竟人没有出事儿就不算最坏。只是追溯“失联事件”的触发,总让人觉得在当事女子怪诞不经的行事方式之下,很大程度上掩藏着她与亲人的难言之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姬二叔
姬二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46,406
  • 关注人气:5,0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