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近来,有学者认为本科生写论文意义不大,建议取消“本科论文”。这样的话题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诸多争议,一边是“水分太大”,应该被取消;一边是“本科鸡肋”,应当加强这方面的要求。辩来辩去,争来争去,无论怎样,似乎都有点“一刀切”的意思。

本科生的“论文水”,这已经是不言自明的事情。这就像小学生的“满分作文”,对于高中生而言,依旧是幼稚到脚后跟。说到底,标准不同,同一种事物,成色也会分出三六九等。实际上,我们也都清楚,高校让本科生写论文,真不是“为写而写”,为学术而学术。

中国教育下的学生,书写水平绝大多数在高考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有关“家里没钱要先供儿子读书”的话题被热议。乍看话题,以为是“重男轻女”的老问题,再一看才明白,这同时也是继父偏颇的一种困境。事情发生在佳木斯(黑龙江),即将迎接“中考”的张欣宇,因家庭经济原因无法继续读高中。按照她继父的说法:“家里没那么多钱,有钱也要供儿子读书,供她没用”。可从老师的反馈中,张欣宇算是品学兼优的孩子。而她自己也希望继续读书,靠自己的努力回报家庭和社会。

对于这样的事情,很多人抨击“继父”有重男轻女的倾向。但我总觉得,在现在这个时代里,这样的观念应该不是主流。在某一些领域,虽然女性还算是弱势一些,但就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关于“结婚四个月妻子成植物人”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长沙,90后新婚小夫妻结婚仅四个月后,妻子突然变成植物人,自2014年以来,小伙子带着妻子辗转求医却不见起色。2017年,小伙子两次向妻子提出离婚,最终法院判其离婚,且每月需支付给植物人妻子5000元直至女方自然停止呼吸,尽管小伙子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

单从新闻报道给出的信息量,似乎很难判断其中的是非对错。但从主流的婚恋观出发,势必舆论会陷入掐架式争论。一边是小伙子还年轻,怎能一辈子这样过下去;一边是婚姻中的责任感,怎能就这样了事。说到底,有的人站队小伙子,有的人站队植物人女子,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关于“欠30元话费9年后还上”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重庆,2008年,当时十几岁的龚正银遭遇家庭变故,爸爸病逝,哥哥意外溺亡,家里穷得连电话费也交不起,只好向移动营业厅一位女店员求助,对方当即帮他充30元话费。多年来,龚正银一直惦记这笔“话费”,“发誓有钱一定要还上”。最近,他回到重庆老家,在营业厅一眼就认出当年那个“店员姐姐”,并还上30元话费。

对于这样一件市井小事,能迅速登上“热榜”,说到底,就是这种讲诚信的行为让人们觉得难能可贵。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只借不还”成为“不了了之”。我们也很清楚,像这种小额的借款,很多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在山东即墨,两名农妇翻越铁路防护网“挖野菜”,导致一列行驶中的货运列车被迫紧急停车,这一意外情况导致列车延误5分钟。执法人员找到两位农妇后问询情况,才得知是“挖野菜”,其中一名农妇称:“觉得护栏里的野菜大,所以想赶紧去挖,看到列车停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目前,两人因干扰列车正常运行,受到相关的处罚。

类似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在生活中并不陌生,虽然每一件事情的发生过程和具体情形不尽相同。可是,从发生的基理上来看,似乎都是“没有规则意识”导致的结果。单从结果上论得失,似乎农妇安然无恙,火车只是被逼停5分钟,实际的损失并不是很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河北邢台市任县郑家庄村一名女子,因为向年迈的“养母”要钱未果,当街“脚踹养母”,村民劝阻失败后,忤逆女更进一步发难,结果惹怒众人招来“拳脚教训”。对于这样的“极端忤逆”,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常见,可其中所反映出的逻辑却并不陌生,就是“觊觎父母”的财产。

不管是在偏僻乡野,还是在城市弄堂,因觊觎父母财产而闹矛盾的事情时有传出,独生子女家庭相对还好一些,因为他们清楚,财产终归是他们的,只要和父母相处融洽,一切都是时间问题。当然,前提条件也需要孝敬父母,要不然财产继承的权利还不一定是谁。

相较独生子女,那些子女较多的家庭中,只要存在一些不努力、较懒惰的人,家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生娃的事情,政策归政策,可回到家庭的层面上而言,终归还是一笔“经济账”。只是“经济账”怎么算,却能反映出价值观的趋向。社交媒体上,有关“生二胎”的话题时有冒出,但多数都在探讨“政策趋向”、“生娃成本”,基本上是就事论事在争辩,而非纠结于家庭中的生娃博弈。

不过,有关“婆婆骗我要二胎”的话题,却一反常态被推上热榜。一位37岁的“全职妈妈”,在生二胎前,婆婆对她说:“生出来我带,钱都我出”。结果孩子出生后(双胞胎儿子),“全职妈妈”很无奈,为两个孩子,自己的爸妈不得不拿出全部积蓄供养,而婆婆只给拿出4万元,然后就没有然后。

对于这样的话题,舆论上瞬间炸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过去一谈到“纹身”,就总觉得是“刺儿头”的标配,可现在来看,纹身已经成为一些年轻人,体现自我个性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从社交媒体上,对于“爷爷奶奶照片纹身上”的舆论走向来看,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纹身”。即便自己不喜欢纹身,但也不会带着偏见看待“纹身”的行为。

而对于父辈那代人而言,似乎纹身还是一种禁忌。因为纹身和犯罪、暴力、粗鄙、丑陋在很长一段时间被深深的捆绑。不管是影视艺术中的帮派老大,还是现实社会中的街边刺儿头“不是左青龙,就是右白虎”。所以,有过那一段记忆的父辈们,在脑海里对纹身就没有好印象。

只是,这样的坏印象越来越被打破,被软化,转而成为生活的一种常态存在。纹身在古代社会的作用,是为突出个人“暴力能力”的一种象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女权主义”,我一直觉得应该分为学术意义上的“女权主义”和实际生活中的“女权癌”,而后者的泛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近些年总说中国的女性权利在提高。可实际上,骨子里的基质却并没有改变多少。口口声声的独立自主,并非为强调平权,而是为碾压男性权利做铺垫。

看到很多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展现自己的生活日常,并放出一个人也能活好的宣言。我非但没有觉得乐观,反而感到深深的恐惧。因为,所谓的一个人也能活好,是在反向实证绝大多数女性的人生是充满依附性的,至少从物质方面是这样,而这恰恰就是她们歇斯底里的地方。而在这样的“女权癌”逻辑里挣扎,也正是她们难以“活出自己”的主要原因。

可这样的逻辑,却在生活里越来越重,除却在两性关系里生根,同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关于“小学生被班主任公开指认为小偷”的报道被热议。事情发生在贵阳市一所小学,一小学生被班主任老师当着全班同学面,公开指认为“小偷”,并录制了 “认罪” 视频。小孩的家长得知情况后,试图与老师沟通理论,但却遭遇“拉黑”,并威胁要给孩子 “特殊待遇” 。

暂且不论孩子会不会“被特殊对待”,会不会“被认罪”后影响正常受教育,单就班主任老师在事后的态度,也说明这并非是单纯的“教学事故”。一个班主任老师对于学生而言,实际上就是“大管家”。某种意义上,班主任老师的言辞和命令在学生的心目中,比家长更有权威。

尤其,在小学阶段的学生,大多数学生将老师的言辞命令视为“权威”。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姬二叔
姬二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45,157
  • 关注人气:4,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