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在南方
南在南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184
  • 关注人气:3,9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不过是些言情罢了

所有文字都是劳作成果,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编缉爱文,刊而有信。

微信公众号:
南在南方me




通联:(430017)

武汉汉口洞庭街127号《幸福》杂志社毛甲申(本人本名,用来结婚,当爹,收信,收稿费等)

 

 

有个笑话说,一个人养了两条狗,一公,一母,给狗起了名字,公的叫我们,母的叫文学,春天是个发情季节,狗也不例外,一日有友来访,见二狗狂欢,大笑。人说,笑什么笑,我们在搞文学!

一直感觉文学是个神圣的东西,就算是听这个笑话,咧嘴大笑之后,依然胆小,虽然写了许多字,但我确信我不是在搞文学。

不过写些言情罢了。

童话已经结束,这是一个言情的时代,繁花似锦。

繁花似锦这个词是我很喜欢,当然不止这个词,像,国家,体温,十指相扣,烛影摇红,孩子,杨柳青,瘦西风,射门等等,我都很喜欢。

但我最喜欢一个词却是女人。可能跟我是个男人有关。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可能产生多种关系,也可能什么关系也没有,而爱情只是其中一种简单的男女关系,但其中滋味,何止万千。

而我做写的,只是闪现其中的一些罢了。

平日里,我种点花草,去年有盆花土里长一棵苦瓜秧子,后来结了几条苦瓜,真是种花得瓜,意外之喜。

如同我的言情,写了几年,有人记得了南在南方。有人就问我南在南方是什么意思?愣在那里,时光闪回,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在纸上问自己南在哪里?然在纸上回答,南在南方。别人不信,南在南方真的什么意思?我说,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说了等于没说。如此罢了。

有天我家童年毛瞳站在我旁边欲言又止,那时我在写字,用毛笔写些蝇头小字。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问一个问题。我说问吧,就放下了笔。

他说,爸爸,爱情是什么?我吃惊地看着他,但我还是准备回答他,我说,爱情,嗯,爱情是男人跟女人之间的一种……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打断了,他说,不对。然后他唱歌一样的唱道: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毛瞳和嘉嘉。

他说,他班上小朋友说的。我问他嘉嘉是谁,说是他班上的一个小女孩(几年前的事儿了)。

我哈哈大笑。

也许这也是言情,小小的言情。

 


 

 

 
附一个说明:
有人以为我是女的。不是。我是男的。
有人以为我细高文弱。不是。我是个胖子。
有人以为我未婚。不是。我婚了。
 
纸媒上99。99%的南在南方都是我。如同99%的猫叫咪咪。
不上论坛。
常在的地方,天涯博,新浪博,偶尔搜狐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张雨绮的前夫袁把两个人微信聊天截图,挂在微博上。之前,两口子打架去了派出所,之后飞快成了前妻前夫。

微信里头张雨绮还有留恋,想给两个孩子心心念念一个完整的家,并且表态:一辈子都是你一个人的……就是你一个人的,就是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回看个文章,谁写的忘了,一男一女做完一场,男人喊着饿了,女人披个衫子去了厨房,嘟嘟说着啥也没有呀,又说,还有两根儿葱……不一会儿,男人闻到了葱的香味,过了一会儿,女人端来两张薄饼,那是他一辈子吃过最香的葱花饼,那时他老了,她也老了,戴个老花镜坐那儿剥莲子,莲子清如水,像一幅油画。

这个印象就留在心里了,时不时想起来。

有位朋友,快不惑了,恋爱不止,只是没能成家。每次分手都来一句,女人越来越坏了。我不喜欢男人动不动朝女人泼冷水,更别说泼脏水了,有一回问他,你是不是也是越来越坏了咧。他沉吟一阵点头称是,我说人这一辈子爱是有限的,要节约才行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7 09:41)

有一阵子,我想着长大要当个铁匠,没事就去看铁匠打铁。铁匠问,想学打铁啊。我一个劲的点头。

那时我想打一把剑,那时候迷李白,宁做草间人,腰下挎龙泉,也迷金庸,觉得长剑在手是件妙事,遇到恶棍欺负良家女子,剑光一闪,万事大吉,那女子梨花带雨说一句,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嘿!

只是我到底没有学打铁,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霍小玉的母亲是霍王爷的舞伎,后来成了侍妾,安史之乱,霍王爷战死,母亲抱着小玉流落坊间,一晃多年过去,母亲把平生的本事都给教给小玉了,世道艰难,得吃饭啊,小玉开始接客,只是卖艺不卖身,叫做清绾人,一时间,宾客满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乡下的孩子,自打出世,父母便一门心思想要让他们远走高飞,一次又一次像一块石头垫起孩子愿望的脚尖,可到有一天,他们真的走远了,逢年过节回来一趟,便觉得像是养了几位客人,眼热别人家儿女在家,绕膝孙枝,那是才福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5 15:23)

《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和朋友散步,朋友看着尼庵前的菜地说:这青青的萝卜菜,底下却长了个萝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天看马识途的《百岁忆往》,他写爱人在清江牺牲,一岁多的的女儿下落不明,他找啊找,二十多年后,他找到了。七十多岁,带着一家人去清江,坐在爱人的纪念碑前……不胜唏嘘。

没想着,几天之后,跟一群朋友从汉口坐动车到宜昌,被“无缝对接”去了宜都天龙湾国家湿地公园,清江的汊子,如同歌里唱的,天青色等着雨,不用等,是个雨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们二位吵架不?吵啊?老话说得好,床头打架床尾和。打个鼻青脸肿,床头到床尾,事儿摆平了。这是好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油条这种吃的,健康专家喜欢说吃它不健康,拦不住人想吃它的热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说新语》有一则故事说,赵母嫁姑娘,姑娘临上花桥,母亲一字一顿地说,到婆家记着啊,千万别做好人!女儿说,那不做好人,能做恶人不?母亲说,好人都不能做,更别说恶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