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邹小樱
邹小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412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6月23日,第29届台湾金曲奖颁奖礼,台北小巨蛋——拜托,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郑宜农一项提名都没有,今年的金曲奖,还用看?

Pass,Pass。

那么,展望下明年的第30届金曲奖吧。

2018年才过一半,但我心里很笃定的是,最佳MV,必须颁给草东没有派对《大风吹》。

关于这首描绘了一个世代的马赛曲,《大风吹》的MV足足酝酿了两年半。导演刘立作为鼓手参与了歌曲的创作、草东的爆红,却在乐迷潮水般涌来时选择了转身离开,专心从事影像。此前,我对《大风吹》一直没有MV这件事并没有多少放在心上,毕竟也它太难拍了,每个人都从歌里找到了投射,可在一样的大合唱里,是鲁蛇世代无数个体的故事。

刘立。

​没有预兆地,2018年3月,《大风吹》官方版MV配信。于这首歌有创作者、旁观者双重身份的刘立来说,他出色地、乃至是出人意料地完成了这项工作。

“大风吹着谁,谁就倒霉。每个人都想当鬼,都一样的下贱。”《大风吹》歌曲的概念,来自于抢位置。我们小时候所玩的游戏,大家把椅子围成一圈,仅有的站着的那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选在“5·20”这天,张杰发表了自己全新EP《未·LIVE》,与他的2018巡回演唱会同名。

在此之前,姑且谁都认为,张杰特地选在这一天,是要以音乐之名向妻子谢娜及两个女儿深情告白;不料,click进专辑的那一下——对的,这专辑封面和杰哥过往专辑完全不同,没有大头照,取而代之的是owl city式的现代抽象画风格,我的下意识反应是:

诶,我有走错片场?

在揭幕曲《Pretty White Lies》里,张杰省去了麻烦的前奏,一上来就给整了个开口跪。“I’m going out of my mind thinking you gonna leave, So if there is doubt put me out of my misery.”踩着如太空漫步式的合成器音效,张杰用直上云霄的嗓音直接宣告了这首全英文单曲向80's黄金年代的致敬。若干年前,张杰还是那个站在世界中心发出“这就是爱”之呼唤的男人,现在是2018年的5月20日,他抖了抖身上挂着闪亮碎片的小西装,连消带打地来了一句:“Are you falling out of love, love, love, love? ”

我必须说,这首歌实在是太潮太炸了。主歌背后打着响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汪峰,终于在新一季的《歌手》登台了。

从刚开始的各方传言,到最终节目组首发名单公布落实,作为当下内地流行乐坛最举足轻重的中流砥柱之一,汪峰对本季《歌手》来说,彼此都担负了各自的使命。《歌手》需要汪峰的背书,需要让大家知道这个节目不仅有成名在望的新人、宝刀未老的前辈,同时也能听到当打之年的乐坛现役巨星;汪峰则需要让大家重新审视他的歌手本质。哪怕在过去二十年,他的歌早已是华语流行音乐的“新经典”,光是在《歌手》(及前身《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便有邓紫棋的《存在》、韩磊的《北京北京》、谭晶的《再见青春》、萧敬腾和他的狮子合唱团的《你是我心爱的姑娘》等翻唱版本。而现在,汪峰不再问“你的梦想是什么”,他把网友们这些年为他做的各色表情包收好,换上演出的战衣,戴上耳返,拾起麦克风,开始了他的演唱。

首轮竞演,汪峰选择的《无处安放》,选自他2015年的专辑《河流》。和他那些大热之作、尤其是近年来被诸多歌手通过电视节目反复传播的畅销hits相比,汪峰的选曲可能会让那些对“汪峰导师”身份之外不那么熟悉的观众颇感意外。“我闻到初春的味道,那如同儿时梦境新鲜的芬芳……”没有任何套路的修饰,在简练的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10:57)
标签:

杂谈

岑宁儿是特别的存在。

作为星二代的她,有着旁人羡慕不已的资源:游学时结识李宗盛,大哥的匠心从此在她心里播了种;表哥Jerald陈哲庐是香港最优秀的音乐人之一,不仅帮助岑宁儿找到属于她的节奏,更把她引荐给好友陈奕迅;在Eason的《DUO》演唱会上,她担任和声,并在一道光束下独唱《The End of The World》,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没有比这更美妙的登场方式了——哦不对,早在2008年卢冠廷《2050》演唱会上,她就已经上台合唱《一生所爱》了。

​当我们搬好小板凳、准备见证又一位美丽的Singer-Songwriter冉冉升起时,岑宁儿却选择了下潜。她来到文艺气息更浓厚的台北,从诚品信义音乐馆到Legacy Taipei,她在一场场小型演出中把自己打磨得通透;除了陈奕迅之外,她还出现在林忆莲、容祖儿、方大同等前辈的演唱会合音团位置上,常会看到有网友给她留言:你别给人家唱和声了,赶紧发自己的唱片啊!

可这一种“慢”,恰恰是岑宁儿身上最宝贵的品质。她在《不完美》唱:“因为我不完美,也不会完美,伸手不及的爱恨高低,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的王菲,像个隐士。至少是个居士。

几乎每一个流行音乐体制下的歌手,他们无论是发单曲还是做演唱会,都会带有这样企图心——让更多的人听到。王菲却不是。十年前,她从《菲比寻常》高处不胜寒里缓步走下,享受着神奇女侠的半退休生活,无需再去特意规划何时又要发新歌了,何时又要出来跟大家见见面了。在顺流直下的生活里,她依然有《传奇》、《因为爱情》、《匆匆那年》等全民传唱之作——实际上,她丝毫不介意什么“全民传唱”。

这也造就了如今王菲作品里的纯粹。

新歌《无问西东》,延续着近年王菲“非电影主题曲不欢”的传统。由曾执导《80'后》的女导演李芳芳主理,章子怡、张震、黄晓明、王力宏四星齐聚,同名电影《无问西东》讲述了各人飞蛾扑火的无悔青春组曲。

​沿着电影里的时间线,王菲回眸往昔,山云做幕,攀岩观火。填词谱曲的独立创作者彭青以个人身份发表作品时,许多乐迷便惊呼她的身上有王菲的影子,也曾脑部彭青为神隐天后写歌的场景,如今得见《无问西东》里如蜿蜒之山脉的旋律线,王菲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早上六点多,刚写完稿子,迷迷糊糊地打开微博,然后看到了这条消息:Dolores去世了。

接下来,我经历了焦躁、负能量的一天。

上班的路上,我在高速公路行驶,听着电台里放的Dying In The Sun,我感觉有点儿恍惚。噢,不,我可千万别睡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夜里回到家,洗完澡时,已是一点半钟了。

我想,死亡对于Dolores来说,也是她对自我的怜悯吧?

对于80后的文青来说,Dolores和The Cranberries是越不过去的一座小山。大学时候刚组乐队,瞎胡闹参加百事群音,cover的就是Zombie。四个和弦,简单明了,偏偏编曲又这么大气,那时我是主唱,年少气盛,对自己声音超有自信,用原Key就把它给唱下来了。尤其记得副歌在What's in your head之时,来自体育系的鼓手在军鼓上打出shuffle与坚定并存的步伐,让自己声音无所畏惧地直冲上去。嗯,就是这样。

那时候还没有Tap Tap,黄一孟也还在VeryCD上发扬着分享互联网精神,The Cranberries的巴黎演唱会便是当年各大资源社区里高分必看之项。从Promises开始,到Linger,Free To Decide,Zombie,Dying In The Sun,You And Me,最后是Dreams,不知看了、听了多少遍,Dol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每一次,当陈粒以崭新的音乐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都会心生诧异:陈粒,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歌手?

最开始时,她用低保真民谣(Lo-Fi Folk)和她的“小确丧”歌词迅速积累起人气;在第二张个人专辑中,她又呈现了自己可轻松游走在主流流行曲的本领;接着她又化身“粒粒”,以带有民族色彩和吉他流行乐特征的另类电子乐示人;当我在Blue Note Beijing《在蓬莱》限定专场见到她的时候,陈粒摇身一变,在爵士音乐家的簇拥下,唱着你从未见她唱过的歌。

如今,这首《COSMOS》,又是陈粒的另一个侧面

如果从创作光谱上来说,《COSMOS》更接近以电子乐为主架构的“粒粒”,或是她在《一个人的收藏》纪录片里的那首使用了大量鼓机、LOOP、采样的《My Dear Art》。我也知道,这种比较是费力不讨好的。陈粒的创作习惯,是会根据不同的时机、场合,以及她在这一阶段下的偏好,以此选用不同的音乐风格,并把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去年的这个时候,鼓鼓发行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MAKE IT REAL 鼓鼓可以唷》。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feel me? This is my juice, boy, swang.' 踩着时髦的节拍,这位前MP魔幻力量的DJ跃到台前,开始了他的独唱生涯。

我非MP的歌迷,过去MP的唱片虽也都草草听过,乐队来广州中央车站演出我也在台下,但坦白说,我觉得MP的音乐缺乏锐利度。对于鼓鼓的唱片,起先并没有太多期待,只是沿着“五月天的师弟师妹都要听听看”的心态,但在完整地听过一遍后,我忍不住在夜里12点爬上网写了一条长微博推荐,并在末尾喊了一句:鼓鼓,可以唷!

一句“可以唷”,不仅是对鼓鼓创作之赞许,更是一种族群式的接头暗号。专辑发行刚满一周年,我和鼓鼓完成了这次访谈。好的音乐,永远不嫌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欢迎来到Drama的世界。

在此之前,无论是Drama Queen、Melodrama乃至Dramatic,它们都不是特别好的词汇。可现在是2017年,平淡的人生若不给自己加戏,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莎翁便说:“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而在流行音乐的世界里,如果把歌手当做是说故事的人,他们当然更有理由把自己变身成一个个的戏精。在我所选择的2017年度欧美流行音乐Top 10专辑里,包括Lorde、Taylor Swift、Lana Del Rey,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把Drama一词写进歌里,给我们展现那个如菲兹杰拉德笔下的闪着绿光的世界。

​01. Lorde - Melodrama

哪怕调动我所拥有的褒义词去赞美Lorde都不为过。在Melodrama里,她几乎是裸体示人,把里外让你看个精光,她的自我怀疑、中二病、理想主义、浪漫主义,她在凌晨三点在布鲁克林大桥飞车的落寞身影……这样一张人格先行(好吧你们喜欢说卖人设随便)的唱片,使得那些变化多端、但又充满记忆点、且听起来一气呵成的旋律和唱段,就这么自己长着腿跑出来了。在主流唱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迄今为止,《天籁之战》第二季已战罢六轮,张杰和华晨宇的隔空对决,成为节目最精彩的看点之一。两人在实力强劲的素人挑战者面前,不断突破自我,带来一首首经典改编,令人耳目一新。

谈及张杰和华晨宇两人接连送上的金曲改编,是本季节目里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他们在同一个选秀节目里名扬四海,但因为身处不同世代,有着不一样的音乐风格;张杰更接近传统定义的唱将,有扎实的演唱技巧;华晨宇最吸引人处是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代表了90后的张扬个性。两位风格截然不同的歌手,不料在本季《天籁之战》中却有相类似的音乐理念,即通过欧美当下流行音乐的表现手法,来应对他们所要挑战的曲目。第六期里,两人的隔空较劲便是直观的体现。

张杰的表演曲目《九妹》,原曲为典型的90年代中期中国内地流行乐,带着鲜明的民歌特色。张杰一上来,先是大刀阔斧地改变了这首歌的和声色彩,摒弃了原曲的五声调式,用一个更利落的小调让这首歌变得紧致起来。总体而言,张杰的《九妹》是一首时下流行的Trap(陷阱说唱),通过主歌部分的饶舌乐和副歌之旋律唱段结合,“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在维持原本的旋律线条同时,放入重新调整结构后的歌曲里,变成了舞曲里的Hook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