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五月听雨-
五月听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96,769
  • 关注人气:3,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信息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坚持写了十一年的博客。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写作、旅行、摄影,属于有空就写、边走边拍的人。博客里99.99%的照片和文字都是原创。
    现在不管有没有人看,写博几乎成为我必须完成的任务之一,稍微偷懒一下就会感到寝食不安。
    我也只有在写博的时候才显得最安静,思想最集中,当语言变成文字的时候,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刻。
图片播放器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最近一些大中型城市都在积极推广生活垃圾分类活动,其实早在三四十年以前我们的家庭基本都在自觉地进行着垃圾分类。
    那时不用宣传和监督,家家户户都会认真地把垃圾废品分门别类归置的清清楚楚:这是可以卖钱的旧报纸、旧杂志;这是可以给孩子包书皮的牛皮纸、旧挂历;过时或者是孩子长高穿不上的衣服鞋子,打包好送给有需求的亲朋好友;能换糖的牙膏皮和能摔三角的烟盒早就被小朋友攒起来了;会过的南方人还会把吃剩下的骨头拿去卖钱;如果谁家再养上两只鸡,用眼下流行词说,像剩饭、菜帮子这样的厨余垃圾都会被消化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在外面遇到熟人,不管是在街上,还是在其他场合,哪怕是只有一面之交,一般都要和对方打个招呼,男人上前假装热情的握手寒暄,女人昧着良心也得言不由衷的夸上两句,因为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朋友认识一对夫妻,男的是一所211、985双一流大学的老师,女的是三甲医院的医生,按照传统说法,这二人都算是知识分子,特别这个男的还是教书育人的先生,但他在街上或是在小区和他老婆相遇,从来都是形同陌路,别说是打招呼了,连正眼都不看他老婆一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日子没去电影院了,最近国产动画片《哪吒》非常火,票房已突破20亿元,我想再助一臂之力,就问爱看电影的汉堡包《哪吒》好看不。他说好看。
    看来这个热闹是凑定了。
    买电影票时就觉得这部动画片咋还比一般电影要贵一点,心想可能是黄金时间段的票价吧。
    进了影厅第一感觉就是汉神广场影厅的座椅间距要比其它地方宽敞很多,不像有些电影院想翘个腿都怕踢到前排人的后脑勺。当我坐下的时候,发现每个椅子都配有单独的脚踏板,心中又是一个小惊喜:这设计的也太人性化了吧,就算武大郎来了,也不会两腿悬空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跨过南京长江大桥就离金陵大包越来越近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雕像高举的不是什么红宝书,而是一屉屉香喷喷的包子,兴奋地我不由自主哼起了小曲。
    但是同行的人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按照我的食谱计划,这几天都得吃包子。昨天在开封吃了灌汤包,今天再吃金陵大包,明天酒店的早餐肯定还有包子,过两天去扬州不是富春包子就是冶春包子。这一路包子吃下来,那还不把人都吃成包子了。

    今年四月份来南京的时候住在市中心的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次自驾游的目的地是舟山,朋友开始选择走沪陕高速,用一天时间开到南京。我说没必要搞得那么紧张,去的时候可以走连霍高速,第一天咱们可以在开封停一下,尝尝河南美食,第二天再从开封开到南京,这样每天开上五百多公里,是景也看了,饭也吃了,关键是人不累。
    如此合理化的建议当然没人反对。我们避过西安拥堵的早高峰,然后沿着连霍高速一路向东,到达开封是下午四点多钟,在酒店稍事休息,就直奔黄家包子铺。

    上次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妈爱喝粥,爱吃海鲜,那天下午老妈刚好没有做饭,我就提议出去喝粥。
    其实我不喜欢喝粥,汉堡包更是不吃海鲜,但是为了让老太太高兴,我们让自己的肚子委屈一下又算什么。
    结果搜了半天,在北郊也没找到一家既有粥又有海鲜的馆子,后来汉堡包说去熙地港,那里档口多。到了熙地港,从负一层转到四楼,都没有合适的餐厅。我说实在不行就吃煎饼吧,那里应该有稀饭。
    正心灰意冷的说着,我发现还有一层没去转,说咱们上去转一圈,没有再去吃煎饼。令人惊喜的是刚上到最后一个台阶,表哥茶餐厅就直愣愣的对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5 00:01)
       周五晚上在西安火车站打车去东二环建工路,等了半天,一辆显示空车,但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人的“吉利”出租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看我没有上车的意思,那个男司机摇下窗户对我说:“师傅你上车,这是我老婆。”
    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我就判断出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他老婆。我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第一,跑出租车是个辛苦活,特别是在沤热的大夏天,一般司机不会带着自己的老婆出来受这份罪;第二,如果副驾驶上的女人是他老婆,那这个女人会放下车窗,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以打消乘客的疑虑,而这个女人在司机说那句话的时候,眼光始终看着前方,没有任何回应;第三,我能从那个男人的语气中听出一股讨好的献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豆花,这个在四川各地都能看到吃到的街头小吃,却让我在西安寻找了将近十四年。这次如果不是朋友再次提及此事,我都快把这茬儿给忘了。
    我和一位仁兄是05年夏天在关中某座城市第一次吃到味道独特的四川豆花,从那以后这位仁兄数次异地履职,但唯独对那年的豆花念念不忘。
    期间朋友还问过我,在西安能找到那种味道的豆花吗?我说试试吧。当时我在网上搜过,也问过做餐饮的朋友,可是都毫无结果。甚至后来我都把做豆花的原料买到了,但这就如同我手里有张牛皮,却不知道怎么把它变成皮鞋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SKP在全国就两家店,一家在北京,一家在曾经的西京,也就是现在的西安。西安SKP位于流光溢彩的南门外,这里聚集着众多的卖场,其中有西安本土的世纪金花和中大国际,还有北京的王府井。几乎世界所有的顶级奢侈品,不管你认识还是不认识,都能在这些卖场里看到它们的身影。
    很多年前我陪几个鄂尔多斯土豪逛中大国际和美美国际,那些人买奢侈品跟买白菜一样,还急赤白脸的抢着买单,不管衣服适不适合自己,只要营业员一夸,穿身上就不脱下来,当场就剪吊牌。不过这几年卖场里很难再听到那种豪气冲天的陕北口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二一大早跑去武功县办事,回到西安已是中午时分,几个朋友商量着咥点啥,因为都是老陕,就有人建议去泾阳县吃葫芦头。我一听葫芦头就直摇头,说我不吃那玩意。没想到人家就更来劲了,煽惑着说:你一定要尝尝他家的炒葫芦头,美恁!
    其实我在二十年前就知道泾阳的葫芦头很出名,还有那里的传统名吃瓤糊和樊家烧鸡,以及“喝了泾阳特,谁也认不得谁”的泾阳特曲,但是当年我只对后三样感兴趣。
    看着大家期许的目光,又没有创新的提议,那就去尝一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