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蔡的菜园子
老蔡的菜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2,045
  • 关注人气:4,6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青史风流
 野史疯狂   
 本博皆为原创,拙文如有引用或者刊载,请速告知,否则侵权,将依法予以追究责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老蔡的菜园子,秦人,喜欢读书、运动。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曾出版多部文集,《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其中《野史更疯狂》为畅销书。

博文
(2017-12-29 09:22)

人有百病,皆可医治,只有俗病,无药可治,唯有读书,方可治俗。


1、《南华录》晚明南方士人生活史 赵柏田著

栩栩如生的晚明南方士人群雕,诗词、文玩、绘画、园林、建筑、戏曲等等,雅即俗,俗即雅,令后世文人相形见绌,不过,除了极少数,这些士人为何难以善终?末世情结还是心灵裂变?

2、《咏而归》李敬泽著

一本写古人古典的书,读春秋,读孔孟,没有人比他读得透彻,文短而意长,读完后,你大概会会心的笑笑,似乎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怕老婆这事自古有之,宋朝也不例外,随手摘录几则宋人笔下轶闻,瞧瞧当时几位名人怕老婆的事例,不禁莞尔。

 

南宋文坛盟主周必大,那必定大,曾经官居宰相,也是著名词人,别看他成就很大,可是此公却是一个怕老婆的主儿,怕老婆有错吗?各位,曾经受过虐的爷们儿一块喊起:没错。但周必大错就错在既然怕老婆,你就别指望着另娶侍妾,老牛吃嫩草,否则一定有人要你好看。可周必大还是涎皮涎脸偷腥一样娶了一房小妾,男人嘛,好色正常,可是不能太过了,开始周妻还能忍受,可周必大越来越不像话了,没事就往小妾房间钻,腻歪的不得了,看得周妻妒火中烧,你不要那把老骨头了,我还要个脸,当真以为我不存在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宋朝官场上有三个异人,都是著名的大脖子病患者,即王钦若、吴充和蒋之奇。当然,兄弟我行此文,并非是嘲笑人家生理方面的缺陷,那样就太不道德了,我关注的是围绕于此的文化现象。宋朝时,非常注重官仪官威,也就是说官场上是非常注重长相的,所谓以貌取人。你要长得歪瓜裂枣的,那铁定没戏。像这三位,学名叫做甲状腺肿大,缺碘,顶着个大脖子的读书人若非具有极高的天赋和才情,那是很难出人头地的。

 

可这三人不同,不但顺利通过了宋朝国考,按部就班的进入仕途,王钦若和吴充还曾担任过国家总理大臣(宰相),而蒋之奇稍逊一点,但也是中纪委常委(侍御史)。王钦若又被人称为“瘿相”,就是因为他相貌矮小,颈上有疣,这是字面上理解的,也有一说,气不和而郁结称之为“瘿”,说王钦若在位时,闹得朝政一地鸡毛,辅政大臣四分五裂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史上最短命的状元郎是谁?是北宋元丰年八年(公元1085年)状元焦蹈,这位可怜的考生,高中一甲第一名后六日暴卒。焦哥们儿这命是好呢?是歹?说他不好吧,这可是响当当的光宗耀祖青史留名的事儿。说他命好吧,却无福消受状元及第后的前程似锦,以及一系列做梦都笑醒的好事儿。

 

不过,焦蹈高中状元这件事,现在看起来却透着一股邪性,细思极恐。焦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知生为何年,只知道他是安徽无为人,是个从小就考遍乡邻无敌手的神童,曾乡试第一。元丰八年,这是个极为诡异的年份,这一年年初,胸怀大志却又无力改变现状的宋神宗身患重病,已经说不出话来,太子赵煦上位,太后摄政,勉强维持到三月,神宗咽气,哲宗继位,此年的春闱大试就是在这样一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说是改朝换代,却又有牡鸡司晨的意思,且人在心惶惶的氛围中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宋史载,冯京”少隽迈不群,举进士,自乡举、礼部以至廷试,皆第一。”厉害了,冯家大少。冯京是宋朝少有的三元及第,独占鳌头的超级学霸。不独如此,进士程文更是对冯京仰慕万分,笔试时有一道论文,试问国家公务员该具备怎样的体貌礼仪?这位程同学回答,”有风度者文相公、富相公(文渊博、富弼),有体貌者冯当世(冯京)、沈文通(沈遘)也”。由此可知冯京长得有多帅,堪称宋朝当时的国民老公。

 

这位帅得一塌糊涂的状元郎,立刻就被一名红透半边天的权贵看中,要将他榜下捉婿,生生拿进府中拜堂成亲。这位权贵就是仁宗皇帝最宠爱的张贵妃的伯父张尧佐,老张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冯京。当冯京被迎进张家,一条金腰带束身时,老张傲慢的宣布“让你做我的女婿,这也是皇上的意思。”果然不久后,宫中有内侍前来,赏赐美酒佳肴,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一般人心里早就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宋朝多奇闻异事,文人士大夫也喜欢将其辑录下来。《梦溪笔谈补录卷三》《后山谈丛》《清波杂志》都记录了相同一件事,即“四相簪花”,何谓“四相簪花”?就是说有四个人身穿大红袄,头戴一枝花,不是高高兴兴回娘家,而是象一枝花蔡庆一样,同年同月同日四个人戴上芍药花后,异日皆鸟枪换炮,成为了大宋宰相,这件事奇就奇在事有预兆,未卜先知,充满了灵异迷幻之感。

 

事情原委如下,庆历年间,韩琦以资政殿学士的身份知扬州,他的官邸后花园中有一株芍药,此为可遇而不可求的奇异之花,花分四岔,每岔上面花开一朵,这花开得甚是蹊跷,上下红,中间有一道黄色的花蕊。后人称之为“金缠腰”,是驰名天下的名贵花种。单看这花名,它就透着喜庆、吉祥。韩琦看着这四朵花越看越喜欢,于是就打算办个宴会,预约四名贵客赏花以应四花之祥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宋朝元丰年间有个奇士叫做彭几,字楚材,此人好谈兵书,尤工音律,曾经向朝廷献上了一本专著《乐书》,因此任大晟府协律郎,也就是担任大宋朝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大凡搞艺术的,都比较搞怪,彭几也有几多怪,一生放浪无羁,诙谐幽默,潇洒纯真,彭几的奇言奇事令今人大开眼界,一笑绝倒。

 

彭几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所思所想异于常人。他曾经一本正经的对人说“我这个人啊,平生所恨五事。”人惊问其故。彭几闭目不语,然后长叹一声说“哎,我还是不说的好,说了你们一定会认为我不入时,笑我太迂腐了。”言下之意,圣人之心,俗子岂能理解?人皆追问下,彭几摇头晃脑道“一恨鲥鱼多骨,二恨金橘太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闻者大笑,彭几瞪目摇头道“你们果然轻我所言,不理解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现代史上,北平文化界有著名的“三沈”即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三昆仲,笔者家乡为此专门建有“三沈纪念馆”。无独有偶,北宋时,也有个“三沈”,即沈括、沈遘、沈辽。这里面,大家熟知的是沈括,缘由《梦溪笔谈》这本涉及自然科学的中国最早专著,还源于沈括做人不怎么地道,道德上有瑕疵,是苏东坡“乌台诗案”的始作佣者,此外,沈括还是个不世出的通才,是跨领域多学科的专家学者型人才。令人诧异的是,沈括还是一个怕老婆的主儿,经常被善妒的悍妻家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范仲淹有个表弟叫做滕元发,此人做派与文正公截然不同,比如范氏稳重矜持,处处流露出名臣风范,而滕元发则顽劣、恃才好强,行为常常出人意表,不同流俗,所以欣赏他的人,认为滕氏骨格清奇,豪放旷达,反对他的人,认为其狷狂、孤傲,滕氏就是这么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世人皆欲杀,我意独怜才”,大概说的就是滕元发此类人物,比如苏轼就很赏识滕元发,而王安石就很反感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宋有个官员诗人叫做姚嗣宗,被称做“关右诗豪”。这哥们家住陕西华州,关中人粗犷豪爽的性格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姚嗣宗有任侠气质,喜欢扶危济困,抱打不平。其诗磅磗大气,雄浑苍劲,像这样既有文人气质,又有尚武精神的青年才俊,自然会得到同是文人领兵的统帅范仲淹和韩琦等人的赏识,在韩范的联袂推荐下,姚嗣宗从军旅中的一个幕僚逐渐成长为州府的行政长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