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耀洁
高耀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5,715
  • 关注人气:1,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第三部分 问题细分

一、卖血部

职业卖血部落亚文化业已形成,群落特征的独立性日趋明朗。参见(何华高,2007)(江涛,2005)(夏泉,2006)以及(褚朝新,2007)(人民网,2007)(华夏时报,2007)(尹鸿伟,2006)(人民时评,2003)(央视经济半小时,2003)等。

二、血头

他们与血员、采供血机构之间的频繁互动程度与顽强共存能力,远在常识之上,似有范式可循。参见(何华高,2007)(江涛,20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第二部分 新世纪采供血情况(2005-2008)

六、2005年的情况

1、情况之一:2005年早春(采血,辽宁)

辽西仍有大量卖血现象,“血头”组织整村、整屯集体卖血。记者半月行千里,在凌海市大帽村见到一对海城“卖血夫妻”,每年都入村租房两次,每次1-2周,混在本村卖血队伍里卖血。丈夫肩头的背包里有整整一包各式各样鲜红的血证,包括本村的。他们刚从葫芦岛来,下一站是盘锦。每次抽血400cc,得160—200元,一月抽两三次。丈夫特意挽起了袖子说:“别看针眼多,再抽也没事,抽惯了人还上瘾呢,不抽都不行。”“他俩每年就走两次,每次全省转一圈大概三四个月,一次下来能卖三四千块,我们一大家子种一年的地也收不了这些钱呀。”村民说。记者见到了白尚村基层“血头”郭老六,在锦州还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新世纪国内采供血侧面观

高燕宁

 

本文以“采供血”引题,“采血”指采全血、采成分血和(单)采血浆,“供血”指输血以及血制品生产和使用的整个环节,旨在方便叙述,其意义与有文献特指的“经血传播”HIV的三种方式即“卖(献)血(血浆)、输血和用血制品”(万延海,2005)相通但有延伸,以便跟通常所说的HIV“血液传播”相区别。

这是一篇枯燥的报告。通篇梳理罗列流水账一般的显化事实,充其量只有一些解读性的提示,而将分析思考留给读者,尤其是研究者、决策者与当事人。

这个报告像在传媒文章、专题报告以至网络空间里大海捞针。为了让捞出之针不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十、血像

不知,《黄河边的中国》里一位老支书的儿子曾因生活所迫而卖血——他是否能逃过这一劫?仅知道,高耀洁书中和书外老支书的子女多在这场灾难中丧生了。据悉,杨成武将军警卫员的两个儿子亦在这场血祸中捐躯。

无论是谁的儿女都是HIV的“易感人群”,都是当年要“加强血源管理”中的“监管对象”,都是我们定义中的“既往有偿供血人员”。有人说,“有偿供血员”是靠卖血卖浆为业的个体供血员,或常在县级血库(医疗机构)供血供浆者(杜占森,2001)或指1990-95年进行过单采血浆的一类人群。(梁桂华,2005)不知何故,近年文献越来越不爱用“献血员”这个词了,而“供血员”却越来越流行——“此一时,彼一时”也?

……单采血浆还输血球献血员(单采浆献血员)(献浆血员),单采血浆还输血细胞献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九、基本问题

9.1中国到底有多少万人因采供血感染了HIV?

其中,“直接感染”指通过献血浆、献全血、输血或使用血制品等途径的感染,目前国家估计有7万人。“间接感染”指因采供血感染的HIV阳性者再通过母婴传播、性传播(婚内、婚前、婚外)、医源性感染、生活意外感染等所导致的子代、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者,数字不详,暂分述如下:

1)“一分为二”:

1997年发现中国局部地区献血员HIV感染率较高,但三年随访该未进一步发展。(郑锡文,2000)

有些地区对经采供血传播艾滋病的情况采取保密态度,疫情隐瞒不报,阻挠调查,甚至不通知感染者,造成经性传播的二代感染,对疫情控制极为不利。(郑锡文,200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八、“基本假定”

河南疫情报告中的几个“基本假定”

8.1 艾滋疫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中国现有HIV/AIDS约65万人,人群感染率平均为0.05%。(卫生部,2006)

根据覆盖率100%的既往有偿供血人员普查和流调监测数据分析,河南人群HIV感染率约为3.5/万(光明日报,2004)

即全国平均水平为0.5‰,河南平均水平为0.35‰。“官方数字给人的印象是,河南是艾滋病低流行地区。”(人民网,2006)

8.2 “拉网式普查”未要求弄清艾滋病死亡数和输血感染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2-06 09:25)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1)单采浆站数

 

全国

河南

单采浆站(点)数

400多家

230多-287家*

统计年份

1993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6.7 我国HIV/AIDS报告数的“增长率”

1)2001年以来病人报告数“一年一个样,三个大变样”,大幅攀升,即每年报告数由01年猛然升至大几百例(超过之前15年总和的4/5),到02年的过千例,03年的大几千例,直至04年的过万例;死亡报告数亦于类似的幅度于02-04年大幅飙升(但基数较小)。详见下表带“*”号的部分。原因是在河南、安徽等省自2001年以来感染者开始集中发病和死亡(卫生部,2003),理由是按艾滋病平均潜伏期推算,早期流行区中已有大量感染者进入发病期(国艾办,2004);

2)2003年以来感染者报告数如“闪电般”超常规飙升,虽起步较晚(始于下半年)但“后劲”明显(即在一年半的时间共报告感染者61990例),竟高出之前十八年半的报告总数(45092例)37.6%。详见表中带“#”号的部分。原因是一方面反映了(哨点监测和常规报告)疫情的上升,另一方面由于加强对既往有偿采供血人群和注射吸毒人群的筛查工作,发现并报告了大量既往感染者(国艾办,2004),即(03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对该人群进行普查(卫生部,2006),尤其是河南、云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血殇

----中国单采浆危机不完全报告

 

莫将阿胶往此倾,此中天意甚难明

                           

                                      上海复旦大学  高燕宁教授    综述

 

6.5疫情地区分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6.2“不详”与“相对盲区”

疫情报告中的“不详”,即HIV传播途径不明。

一些地下采血(浆)站发现的HIV感染者常是流动人口,情况较复杂,但列为“不详”栏中的HIV感染者中的一部分是由于采血(浆)引起的传播。(郑锡文,2000)

“不详”在国际统计HIV感染途径时通常很少,但在我国公布的数据中却很大,97年5月时占33.6%,列第二位,99年9月时仍列第二位,占21.1%。防疫部门的人说,他们统计时会把非法采供血感染放进“不详”之列。(甄茜,2000)

注:“不详”的情况较为复杂。王陇德估计其中多以性传播为主。(王芷荭,2005)

 “相对盲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