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耀洁
高耀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7,276
  • 关注人气:9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第三部分 问题细分

一、卖血部

职业卖血部落亚文化业已形成,群落特征的独立性日趋明朗。参见(何华高,2007)(江涛,2005)(夏泉,2006)以及(褚朝新,2007)(人民网,2007)(华夏时报,2007)(尹鸿伟,2006)(人民时评,2003)(央视经济半小时,2003)等。

二、血头

他们与血员、采供血机构之间的频繁互动程度与顽强共存能力,远在常识之上,似有范式可循。参见(何华高,2007)(江涛,20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第二部分 新世纪采供血情况(2005-2008)

六、2005年的情况

1、情况之一:2005年早春(采血,辽宁)

辽西仍有大量卖血现象,“血头”组织整村、整屯集体卖血。记者半月行千里,在凌海市大帽村见到一对海城“卖血夫妻”,每年都入村租房两次,每次1-2周,混在本村卖血队伍里卖血。丈夫肩头的背包里有整整一包各式各样鲜红的血证,包括本村的。他们刚从葫芦岛来,下一站是盘锦。每次抽血400cc,得160—200元,一月抽两三次。丈夫特意挽起了袖子说:“别看针眼多,再抽也没事,抽惯了人还上瘾呢,不抽都不行。”“他俩每年就走两次,每次全省转一圈大概三四个月,一次下来能卖三四千块,我们一大家子种一年的地也收不了这些钱呀。”村民说。记者见到了白尚村基层“血头”郭老六,在锦州还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新世纪国内采供血侧面观

高燕宁

 

本文以“采供血”引题,“采血”指采全血、采成分血和(单)采血浆,“供血”指输血以及血制品生产和使用的整个环节,旨在方便叙述,其意义与有文献特指的“经血传播”HIV的三种方式即“卖(献)血(血浆)、输血和用血制品”(万延海,2005)相通但有延伸,以便跟通常所说的HIV“血液传播”相区别。

这是一篇枯燥的报告。通篇梳理罗列流水账一般的显化事实,充其量只有一些解读性的提示,而将分析思考留给读者,尤其是研究者、决策者与当事人。

这个报告像在传媒文章、专题报告以至网络空间里大海捞针。为了让捞出之针不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十、血像

不知,《黄河边的中国》里一位老支书的儿子曾因生活所迫而卖血——他是否能逃过这一劫?仅知道,高耀洁书中和书外老支书的子女多在这场灾难中丧生了。据悉,杨成武将军警卫员的两个儿子亦在这场血祸中捐躯。

无论是谁的儿女都是HIV的“易感人群”,都是当年要“加强血源管理”中的“监管对象”,都是我们定义中的“既往有偿供血人员”。有人说,“有偿供血员”是靠卖血卖浆为业的个体供血员,或常在县级血库(医疗机构)供血供浆者(杜占森,2001)或指1990-95年进行过单采血浆的一类人群。(梁桂华,2005)不知何故,近年文献越来越不爱用“献血员”这个词了,而“供血员”却越来越流行——“此一时,彼一时”也?

……单采血浆还输血球献血员(单采浆献血员)(献浆血员),单采血浆还输血细胞献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1998年——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1999年3月3日,感染者宋鹏飞与父母发表“给中国消费者协会、卫生部、人大代表和新闻界的公开信”,将采供血传播HIV问题正式提到国人面前。一年前,宋鹏飞在山西临汾二院因手术输血感染HIV。(万延海,2000) 1999年6月,在湖北宜昌召开七省专家会议,专门讨论我国经血传播艾滋病的形势及防治措施,同年12月在京召开“遏制中国艾滋病流行策略”香山科学会议。(郑锡文,2000) 1999年7月,武汉大学桂希恩教授下文楼,起因是一位进修医生的求助,说当地近年有很多人死于一种“怪病”。据悉,桂教授第一次下文楼时采了11份血,10人HIV阳性;10月28日,再抽检155名卖血者,HIV感染者96人,阳性率61.9%。(靳薇,2005)。据此,桂教授上书李岚清副总理;被当地认为破坏形象影响经济,为“不受欢迎的人”,每次到文楼都会受阻拦(文汇报/楚天金报,2004)。他先后二十多次下河南,足迹环饶缠绵于文楼、后杨一带,“偷偷地做光明正大的事情”,被誉为“发现中国艾滋村第一人”。那位向桂教授求助的医生叫程保印,亦被当地干部打得头破血流。(江华,2004)(陈磊,2004)其实,紧挨文楼的一些村庄早在9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十、前浪

第一个浪头从遥远的20世纪80年代打来。

1988年,河北省防疫站孙永德主任医师上书卫生部,指出不规范采集血浆将可能导致我国艾滋病的流行。事出有因:80年代初国内一些生物制品厂家开始在河北省廊坊市固安、永清等县设立血浆采购点,83年固安等地中发生献血员“非甲非乙型肝炎”流行,孙主任前往调查(后将一批病人血清托上海医科大学徐志一教授带到美国CDC检测,确认丙肝流行)。他将研究报告呈交省厅,同时写信给卫生部领导,申述上述观点,却当即受到生物制品厂家的极力抵制和反对。他以科学事实说服当地卫生部门采取一些措施,限制了采血点在河北的蔓延,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采血操作。河北、河南开始采血的时间可能相近。当采浆在河北受限后……(赵守军,2005)(张勇,200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九、基本问题

9.1中国到底有多少万人因采供血感染了HIV?

其中,“直接感染”指通过献血浆、献全血、输血或使用血制品等途径的感染,目前国家估计有7万人。“间接感染”指因采供血感染的HIV阳性者再通过母婴传播、性传播(婚内、婚前、婚外)、医源性感染、生活意外感染等所导致的子代、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者,数字不详,暂分述如下:

1)“一分为二”:

1997年发现中国局部地区献血员HIV感染率较高,但三年随访该未进一步发展。(郑锡文,2000)

有些地区对经采供血传播艾滋病的情况采取保密态度,疫情隐瞒不报,阻挠调查,甚至不通知感染者,造成经性传播的二代感染,对疫情控制极为不利。(郑锡文,200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八、“基本假定”

河南疫情报告中的几个“基本假定”

8.1 艾滋疫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中国现有HIV/AIDS约65万人,人群感染率平均为0.05%。(卫生部,2006)

根据覆盖率100%的既往有偿供血人员普查和流调监测数据分析,河南人群HIV感染率约为3.5/万(光明日报,2004)

即全国平均水平为0.5‰,河南平均水平为0.35‰。“官方数字给人的印象是,河南是艾滋病低流行地区。”(人民网,2006)

8.2 “拉网式普查”未要求弄清艾滋病死亡数和输血感染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2-06 09:25)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1)单采浆站数

 

全国

河南

单采浆站(点)数

400多家

230多-287家*

统计年份

1993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血殇

血殇

----中国单采浆危机不完全报告

                莫将阿胶往此倾,此中天意甚难明

                                               上海复旦大学  高燕宁教授    综述

七、基本事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