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秀云
王秀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215
  • 关注人气:1,3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交流园地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我第一次听《西游记》故事,最触动我的,不是大闹天宫和三打白骨精,而是石猴的悟性,他初出山洞,竟然能够悟到师傅在他头顶拍三下的深意。


当然现在我明白了,师傅看他是可造之材,给他吃偏饭,其实违背了起点公平的原则,但小说因此就多了起伏,看起来更有兴味。


按照小说构思,石猴是注定要成为孙悟空的,孙悟空是注定要成为斗战胜佛的。


石猴成佛,是建立在帮唐三藏取经基础上的。只有取得真经,才能修成正果,这是小说逻辑。这个逻辑也是注定的。


可是,取真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这是协议,早就说好的,虽然没有告诉石猴,但诸佛皆知。


天欲降大任与斯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些看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招数,他是必须要经历的,这些在前八十难中都出现了,而且不止出现了一次。对于一个必将成佛的猴,这都不是事。


石猴要是只遇到这些磨砺,他该何其庆幸。


但是,就像几百年后,异国他乡的昆德拉所说,小说的意义在于有所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2 22:26)
标签:

杂谈

​​

一大早,雄安成了各大场合的热词。


感觉所有的热情,洪流一般,都向这个地方汇聚。可是细想起来,这滚滚洪流,其实只有一个构成,那就是房产。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如何获取这里的房和地,毫无疑问,这里的地产即将大幅度升值。

各种新闻扑面而来,比如在北京的雄安人激动得彻夜不眠,纷纷回家购房;外地炒房团蜂拥而至,希望再次捕获中国房产红利;这里与土地有关的一切一夜飙升,一张征婚启事迅速传播,启示中说,雄安人,男,53岁,农民,离异,有两亩地,要求女方25岁以下,欧美留学优先。这个被广泛传播的小广告,极为精准地击中了长期以来房地产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可是,国家如此兴师动众,绝不是为了辟出一块地皮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直到现在,我甚至都希望有这样一门课程,这门课程就叫假如你到了大城市,这个大城市可以是北京、上海、广州、巴黎、伦敦、东京……哪怕是铁岭都行。


这课程尤其面向中小城市的孩子,目的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们外面还有一个更广大的世界,到那个世界你该如何到超市购物、如何排队买票、如何打领带,怎样穿衣才能不会被嘲笑……


当然,你会说我们有啊,我们有地理课,课本里有全世界的地理知识,但是,地址告诉学生那里的气候变化、土壤结构、植被和河流分布,但是,地理没有告诉一个外乡人,在另外的地方如何尽快融入当地生活。那些具体的生活,具体到吃喝拉撒睡这样的纯身体需求。


我们当然需要诗歌和哲学,但是,孩子们在另外的地方,背诵《三字经》和《唐诗三百首》并不能帮他们顺利打开一扇旋转门,而这些,如果想提前预知,就要提前学习。


也会有人说,我们有德育课,问题是,有哪些学校把德育课当回事?哪个学校的哪位教师会认真告诉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到陌生的地方怎样求助、如何租房、公交车下车需要刷卡?甚至在公交车上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01



前不久,网上曝出一位研究生把自己家门口的小黄车都刷漆据为己有,一片骂声。研究生,学历这么高,还做出这等事,太丢脸了。


说真的,表面看起来丢他自己的脸,细想一下,其实丢的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脸,甚至可以说,丢的是教育方式的脸。


在我们的教育背景下,这其实不难理解。我们一直是应试教育,教育的目的是考大学、考研究生、考博士,农村人因此进城,城里人因此上升到新阶层。教育,是各个阶层的人进入更高层级的台阶,是敲开上流社会的敲门砖和合法通道。

02


在读过大量故作深奥的理论和文本后,我越来越喜欢教育家 张伯 芩的话: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要 教会学生知识,教会学生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如何做人。


稍一清算就能明白,这些年,我们的教育过于强调应试知识的教育,对与学分和考学关联不大的教育几乎忽略了。从我上学的时候,德育、音乐、体育等所谓副科,都会因为不计考分,经常让位给数学、语文、英语等主科。学生们要高分,家长们要名校,老师们要考核,三方一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2013年吧,《十月》文学杂志在慈溪搞一个文学颁奖活动,我有幸被邀请见见当地作家朋友。在那里我见证了自己的作者获得十月文学奖,作者是我在自然来稿中淘出来的,他一再说:他妻子可以陪我到处转转。


我第一次在那里见识了智能马桶,给家里人打电话说:将来咱也买一个。


那是一个富庶的地方,那个地方愿意投入人力物力为文学做一些事情。


一晃几年过去了,慈溪和很多我去过的地方一样,渐渐成了记忆中一张偶然翻过的照片。今天突然找出这张照片,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其实是因为这几天一直被广泛关注的山东刺死辱母者。


慈溪历史上,就有一个这样的故事,甚至慈溪地名的由来,就是因为这个故事,以下文字是当地慈溪市档案局政府信息公开网站的文字,为尊重历史和事实,本人未做只字修改,全文照搬如下:


慈溪地名的由来大唐盛世,浙东地区经百余年的休养生息,经济发达,人口大增。到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江南东道采访使齐浣奏请朝廷,把浙东分为慈溪、奉化、翁山(今定海)、县(今鄞州区)4个县,并新建明州加以管理,隶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01

国家一场重大会议刚刚闭幕,雾霾就迫不及待地回来了。和往常一样,看稿子,开电脑,时刻准备着有好稿子写送审语。

看了十几篇,只有一位叫林子懿的诗歌让我提起了些精神。又看了一封专门寄给我的信,信封很厚,贴着常见的、一只小鸟栖枝头的邮票。称呼也没悬念:尊敬的王老师……再往后看,就有些让人高兴,都是恭维话。

狮子座,给个点赞就晕乎,看见这么多赞美我的词语齐刷刷出现在眼前,还手写体,钢笔字,心里不免有些得瑟。再看署名,似曾相识,抬头望着窗外已经阴雨绵绵的天,那一幕突然重现眼前。急忙在自己微博上搜索“被骗了”,没有内容;又换成“被忽悠了”,关于那件事的来龙去脉重现在眼前。

那是2011年十月一日放假前的一天,同事们都走了,我也准备锁门,这时座机又响起,接起来是一位男士,他说,他写了一部关于神农架的小说,被张艺谋看中了,正准备投拍,想在这之前请编辑看看。

张艺谋看中的作品,肯定有意思,我很期待,节后接到这篇小说,急忙看,我看了几页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稿子我及时退回了,麻烦也接踵而来了,他开始打电话骂街,给我打,给办公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01

第一次见识他们日子的安恬,是家里装修。一对年轻夫妻,男人站在一把简易木梯子上,铲墙皮、抹墙面,做重体力活。女人在手机上看韩剧,男人需要她的时候招呼一声,女人赶紧放下手机,搅和洋灰、给男人拿这样那样的工具。

男人身上有各种泥点。从外观上,他们就属于社会底层,城市女人不会找他们,更不用说那些优越感很强的白领或者金领了。至于迷恋小资情调的女士,估计正眼都不会瞧他们一眼。

闲着也是闲着,问他们:一年能挣十万块钱吗?

“能。”女人毫不犹豫地说。她在这个数字面前的淡然和自信,让我心里一阵不适,毕竟,我作为一个资深文人,年收入离这个数还有些距离。

快到吃饭的时候了,我才发现房子里有电饭煲和热水壶。女人炒了肉片白菜,蒸了米饭,男人从木梯子上下来,洗漱之后一起吃饭,满屋子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和婚姻生活的惬意。

02

第二次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干吊顶的,干活不惜力气,麻利、精细,同样的活他干得让人踏实、放心,只是他像很多乡村男人一样,不惜命,切割铁条的时候,火光四溅,他只是歪着头躲一下,连个口罩都不戴。我心里想,要是有个懂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拇指大小的花瓶,豆青色,瓶口只能插银针粗的花枝。我在花瓶里养了一棵长寿花,叶子米粒大小,绿色中隐约有着绛红,有时一滴滴往瓶里放水,过程谨慎得像是当年给婴儿喂食。

总有一个时间段,你是关心大事物的。世界总有无边的对错,你渴望有权利和机会去甄别;远处总有更高的山峰,你以为上面会有金光闪闪的风景;有的地方你到过,更多地方你永远到不了。这个时候,过于执迷的仰望只能让你颈椎和眼睑变得疲惫。索性静下来,在身边具体的生活中,重新建树点滴美意。

土豆丝可以切得再精心一些。尽管土豆丝细了依然是土豆丝,但这个从容的过程就是和食物共同完成的一种游戏。

你不要不屑于此。这个世界很多宏大事物,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一种游戏。他们玩大世界,你玩小天地,各玩各的。

不要再和人走得过近,享受与人事若即若离的分寸。一起合作才能完成的事情要慎之又慎。从前你的体能和经历,能承担起分分合合的伤痛,而现在,你还是让自己的心灵平静一点吧。

不到合适的人生阶段,宽容只是一个传说。而现在,你心里流过的河流,带走了从前的泥沙。水中的植物依然葳蕤,鱼畅游在你满怀善意的念想中。

中年,写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身为平民,向前的每一步都不容易。经常会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人生有太多无能为力。想做的事,做不了;想放弃的,放不下;对面的人明明厌恶至极,却还要面带微笑,恭顺如常。

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却还是要在忍耐和期许中一天天过下去,似乎未来会好。其实你今天的生活,就是你昨天的未来。

身为平民,总是经常遇到各种打击。不争名夺利,你只能在底层,不但你在底层,你的后代也将永在底层;

争名夺利,没资源,没机会,几乎每一步都有人在打压、阻拦。如果你就此沉沦,正好,机会就属于别人,你永无出头之日。

2

最近有机缘,接触了著名京胡制作大师董玉光先生。他制作的琴是中国京剧舞台李维康等著名表演艺术家使用的,他是中国京胡、二胡、大三弦、琵琶和笛子五种民族乐器部标准的制定者之一,可见他在业内的影响力。他一生制琴,特意挑选深山老林里被鸟啄虫咬的竹子,制作成舞台上必不可少的乐器。

我见到了他制作的琴,被精心摆放在书橱里。如果没人触碰,这些绝世乐器将永无声息!

3

我忽然悟到了自己的人生。

平民出身,很容易和周围人一样安贫乐道于街巷生活;即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头道茶无论如何要倒掉

实事求是地说,喝茶,的确不仅仅是生存需求,而更多的是一种审美活动。比如十几年前,我是不可能喝茶的,那时候我为生活所困,没有时间,没有精力静下心来品尝一杯茶。

我喝茶大约是在2005年左右,从铁观音开始,懵懵懂懂,看到茶叶被卷成一个个花生豆大小的颗粒,在水里又徐徐展开,味道醇香,包装精致,舍不得喝,给家里带回,特意交代来做客的人说:“铁观音哦。”好像铁观音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一样。现在想起来挺不好意思的。

再后来接触了普洱茶。实际上我一直不喜欢熟普洱的味道,但看到周边对熟普洱一片盛赞,我像《皇帝的新装》中的人一样,不敢承认熟普洱不好喝。直到遇到一位家里有茶山的朋友,她说也不爱喝熟普洱,我才敢承认自己并不喜欢熟普洱。

以我这几年对茶的了解,我是建议头道茶一定要倒掉,甚至绿茶也是。洗茶这个环节是不能省略的。虽然浪费点水,但是喝起来更踏实。


同样的道理,茶沫也要用茶壶盖或者其他东西滤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