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说家陈建波
小说家陈建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595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陈建波  江苏人

联系方式:cjbo_003@sina.com

出版作品: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三)

莫非仗着酒劲出了陆宅,脚刚刚跨出门槛,便吓了一跳。只见四下里火把淋漓,照耀得门前空地犹如白昼一般。台阶侧旁的士兵们围侍下,列队站了一群帽花领章金光闪闪的将官。他不明所以,退进宅门。陆建勋探头瞅瞅,认得都是刘督军麾下的大将们,他们毕恭毕敬地候在这里,所为何事?

这俩人在宅门内照壁边惊疑不定。外面大街上,传来骤雨般的马蹄声。有个尖亮的声音远远喊道:“大帅到―――”

陆宅和街口霎那间所有的火把都高高地举起。一骑疾驰而至,随从百余骑随从,犹如众星捧月似地。那人头戴熊皮帽子、披黑色斗篷,勒住了马缰,在陆宅前三丈之地停步,跳下马来,大步向前,问:“我的贵客在哪里?我的贵客在哪里?”

莫、陆二人眼见避无可避,只得走出门来。

莫非看见来人满脸的兴奋,忽然间倒不怕了,拱手说:“在下莫非,承蒙大帅厚爱,突然之间成了贵客,不胜惶恐。”

刘督军愣了一下,笑道:“不管你姓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4 20:48)

(一)

莫非被迫无奈,放弃渡江改去吴尚。

从离开邮城郭家的那一霎间,他就觉察到自己被人盯梢了。当时,他穿着崭新的灰色棉袍,头戴着缀毛护耳的棉帽,黑色的围巾裹住了脖颈和半张面孔,一手提着藤条箱子,一副十足的行旅装束。唯一醒目的,是他坐着年近花甲的舅父郭雨父雇来的骡车。他要去江边渡口,从那里过江去金陵,再乘火车去北京,远远地避开这江淮间的战乱。郭雨父在送他上车时,抹着眼泪,呜咽着说他们全家随后也要走,或许去上海,或许去北京。

迫使莫非中断了惬意的假期,并与舅父全家分头逃亡的,是这场战事。两江巡阅使刘原在临近新年之际,突然过江奔袭两淮镇守使马国良,六个昼夜连下五城,马督军退守家乡广陵,凭借拓宽的运河、厚重的城墙、肯用命的子弟兵和交错纵横的坚固工事,死守不降。刘督军率部在广陵城下激战十日,久攻不克,死伤惨重。临近地带的百姓纷纷逃散,莫非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他在舅父的道别声中撩起棉袍的下摆,坐上了马车,眼角余光无意间向后一扫,却见有几个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聊与之谋—读陈建波长篇小说《密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8 10:57)

无名之痴

陈海月

“走水啦——”一声惊呼瞬间撕裂了空气中的寂静,惊慌失措的人声此起彼伏,气氛沸腾起来。

徐锦蹲在屋檐上向四周眺望,视野很开阔。他盯着因突发的火灾而四处逃窜的人们,神情冷漠,面无表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历史

军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5 22:58)

也无风雨也无晴

—————《花丛》五十周年感言

陈建波

 

久不写短文,提笔来腾笼换鸟,更改语境写下这样的文字,隐约觉得不能顺心应手。佛家说习禅障碍中,有所谓知见障,看南师怀瑾解说,犹有未明处,但肯定和“知识越多越反动”不是一回事。而我重提和《花丛》的初缘,似乎就是身处在冰火两重天的迥别境地:看了点书,却与人生的真谛愈行愈远了。

16岁进厂做工人,虽然喜欢阅读,但也就是看看而已,浑浑噩噩,了无所得。二十岁那年,认识了报社的黄君,顺手将闲来所作之文示之,黄君大赞,遂与《花丛》编辑刁兄结识,刁兄阅文亦赞,要将它拿去《花丛》发表。可这两位老兄的谬赞,不敌一位老先生的当头棒喝:此文与时势相违,不宜出。刁兄等人为之力争,终不可成,于是黯然奉还原稿。这件手稿,如今藏身何处业已成谜,记忆里仅剩一些歪歪斜斜的墨水淡痕而已。

时运我背,诚然,至于再参玄语,是我与《花丛》失之交臂,还是《花丛》与我失之交臂呢?暂且无解。但因缘已生,正是《花丛》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6 22:35)

邹芳在暗室里,将听筒缓缓地放下,惊诧地盯着刚刚收悉的电文。这是刚刚从根据地特工部发来的,上面的内容寥寥一行字,却足以令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赴根据地人员已被日军俘获,计划泄密!

她逐字地悄声读了一遍,再读一遍,泪水突然间涌了出来。她所知晓的七位同志,此刻都落在了鬼子的手里,生死难料。而这撤退计划,是自己亲手制定的,她责无旁贷,必须接受组织上的质询。地下组织面临这样巨大的损失,她也许要用生命来作出抵偿。

 

她将电台复原成了收音机的模样,坐在幽暗的地下,发现了半盒香烟,这是晋夫留下的。她记得那天午后,晋夫俯伏在摆放底片的桌子边,为那十三名夜袭者中唯一的生还者殚精竭虑,他发出如下指令,立即查清幸存者的身份,秘密通知各联络点,凡属于那夜参加袭击电厂名单的上人露面立即报告,并特嘱此人有奸细嫌疑,如果抵抗可以便宜行事。

 

她将密令经由秘密渠道发出去。晋夫站起身,爬着木梯上去。大概是坐久了的缘故,似乎是因为手脚发麻,打了个踉跄。她下意识地扶住她的背脊。晋夫痛苦地叫了一声,甩开她的手。她一时诧异,不明所以。

晋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地笑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21:04)
标签:

情感

         --但是,他没料到但是,这支古老的猎枪一声响后,射出的不是粒弹头,而是一团或者说是一片铁砂。他的后脑,以及脊背被这无数的细小铁片所击中,冲击力将他猛地退向对面的石柱。他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断了气。

 

 

小马在浴室门前假装提鞋跟,半蹲下来,咬紧牙去柳条筐子里那支填满了火药的猎枪拿在手里,将一截烟头燃着了导火索,对准这个推门出来的鬼子军官,大喊了一声。那鬼子循声看见了他手里那个黑洞洞的枪口,立即撒腿奔跑起来。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军人,他熟练地在途中采用了之字形避让方式,身体忽左忽右、忽快忽慢,让刺客失去了准头。

       但是,他没料到但是,这支古老的猎枪一声响后,射出的不是粒弹头,而是一团或者说是一片铁砂。他的后脑,以及脊背被这无数的细小铁片所击中,冲击力将他猛地退向对面的石柱。他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断了气。

       小马毫不犹豫地抛下猎枪,钻进了巷子。在这片烂熟于胸的曲折巷子里,他如鱼得水,左拐进入顾家巷,穿过一条小街,再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4 15: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记忆如蛇

陈建波

(一)

       我的睡眠在白蒙蒙积满飞絮的空气里结束。

       久已逝去的小城里,数重高楼、几排梧桐、以及断断续续时有青石、时为柏油铺就的街道上,楠一直以她惯有的姿态徐步独行,所有残缺的事物都只是她窈窕身影的陪衬而已。

我在湮没多年的记忆中,追寻着淡若血痕,缕缕丝丝游离于大风中的芬芳气息。天空明净,云团飘忽,我用自己曾经满怀的激情尾随死亡中的她,远远走过桥梁、走过巷角。我们共同喜爱的雨水不知从何时起开始纷纷扬扬地洒落。满目里,尽是我们与建筑物的倒影在光线折射中重叠、迷乱。我的情绪在初春益发地低沉,我相信直觉,这是一次毫无结果的邂逅。尽管我在死亡边缘目睹了她缓慢离去的情景,但和无数次重复过的分别一样,这次依旧与我无关。我仅是一个带着莫名焦虑的局外人,任凭一切从身前掠过,所有的努力都在瞬息化为乌有,我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酸楚。

       恍惚视线里,女工们纤细的身体犹如羽毛般轻盈,四散浮溢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