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七Vivien
唐七Vivie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8,558
  • 关注人气:14,2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关于作品的约稿、出版、授权、改编等相关事宜,请联系我的编辑yoyo

信箱:biemeihuo@163.com

QQ:646294000

MSN:sufangdexinxiang@hotmail.com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第一章

02.

聂亦并没有看她,单手将孩子抱起来,小女孩搂住他的脖子乖巧地伏在他肩上一抽一顿:“爸爸,我算是有妈妈的是不是?”

能看到聂亦愣了一下,微微垂头:“每个小孩都有妈妈。”

小女孩趴在他肩上,逻辑很清晰地做结论:“是么,每个小孩都有妈妈,所以雨时也是有妈妈的对么。”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她停止了抽泣,有点儿高兴起来,抬起头软着嗓子问聂亦:“那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看雨时呢?”

像是早已准备好的答案,他低声回答:“等她健康起来。”

可那并不是一个表示确定时间段的词汇,小女孩有点茫然:“那妈妈什么时候能健康起来呢?”

聂亦看着小女孩:“等你再长大一点。”

小女孩似懂非懂,重新伏到他肩上,软软道:“爸爸,我很想妈妈。”

这一次过了很久,徐离菲才听到聂亦开口:“我也很想她。”那声音非常安静,却让人感到孤寂和沉郁。

短发女人终于找到机会插话:“Yee我并不是故意……”声音里透出不安,大约是被这不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01.

开窗时一阵凉意袭来,看到窗外香樟树仿似水洗过的树冠时,徐离菲才知道昨晚下了雨。

这座半山亭园是中式装修,房间里也中式得彻底,瓷器、卷轴画、带着明清古韵的床、榻、座椅,每一样都贵、老派、且看上去冷得不行。

褚秘书帮她办了转院,安排她住来这里。

她不算话多,提了几个必要问题后就没再开口,还是褚秘书问她:“我以为徐离小姐不会这么好说话,态度会更抗拒,毕竟之前我们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她坐在茶座前神游天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褚秘书在和她说话,淡淡道:“虽然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但应该不是简单的感冒,我查过聂亦的资料,这样一位生物学家愿意帮助我,我没什么拒绝的理由。”她坦诚道:“如果是大病,去普通医院我也支付不了昂贵的医疗费用。”

褚秘书看了她好一会儿,道:“我预想过,也许您会觉得我们欺骗你。”

“欺骗?”她笑了笑:“我没什么好值得你们欺骗。”

这是实话,这世上除了她自己外她一无所有。如果谁想要欺骗她,总有什么是对方想从她这里得到,聂亦想从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2-05 11:41)
标签:

杂谈

看了下上次发博文的时间,又是一个季度。总是说要在博客上多写些字,但总是食言,幸好原本我的博文就写得无聊无趣,所以总不至于因长久不更博而令大家失望。

今天主要是说一件通过微博说明不太说明得清楚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关于《华胥引》的电视剧改编。

华胥引的电视剧和电影版权确已售出,这件事我在去年的微访谈中已经提到。不过,他们的后期改编制作活动我均未参加,所以一向对进展关注很少。后来网友在我的微博下留言,提到《华胥引》改名为《绝爱之城》在广电官网公示备注的事情,我还有些懵懂,后来联系了制作方了解,因电视剧筹备之事还有多方面需要明确所以没有告知我,而改名之事是因为华胥引三字广电总局备案不能通过,所以不得为之而改名。我尊重制作方的解释和他们的工作,而关于这件事,我所知的信息也就是以上两点。

很多读者在我的微博上提起这件事,问我的态度是什么。因为我一直觉得电影或者电视剧的翻拍和小说本身是两码事,电视剧翻拍我觉得给它一个定义,应该是制作团队艺术的再创作,拿时髦的话抬高原著一下来说,我觉得改编拍摄相当于是帮原著制作同人衍生产品吧。网友们无盈利行为的衍生作品也好,制作方有盈利行为的衍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10-24 11:25)
标签:

杂谈

送你一束鸢尾花

发表于《时尚COSMO》9月刊  禁转

 

    01.

    辞职的那一年,我向所有有联系的大学同学打听任非的消息。假装不经意提起,得到关于他的传闻也大多似是而非,大约因是学分制的班级,感情并不能算很好,毕业之后各奔东西,许多人就此销声匿迹也不是奇事。但我一直以为那不包括任非。念书那时候,他可是我们学院八大风云人物之一。

 

    有人说他大学毕业后去了澳洲留学,一路读到了博士后;有人说前一阵在C城碰到他,似乎已回了国进入一家证券公司做投资分析师。那天下午在MSN上碰到小安,她隔着千里万里的遥远网络打出来一排大大的黑体字给我看:任非啊,听说前阵子结婚了啊,新娘就是大四末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哦,Michelle。她打了个大大的笑脸,在国外待久了,高中时英文还长期不及格,如今的作风却已经变得很洋派,写出新娘的中文译名来:米雪。是了,我记得那个女孩子的确叫米雪,姓米,名雪。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没什么事好写,考虑到不能把博客晾着不管,思前想后,把前段时间写的一个东西放上来和大家共享,预计是个文艺的短篇……虽然我基本上已经返璞归真不再文艺很多年,并且不写短篇很多年……以后也许会找时间把它填完,但目前只是个坑……

 

 

1.顾蓁:

那年轻的孩子跪在我的脚边,头部紧紧贴地,淡紫色的锦袍,背部弯曲成弧形,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辛夷。五岁的孩子,还看不出生命的行迹,却将成为永安顾家的下一任家主,用那么小、仿佛一折就会断的肩膀挑起顾家的累世基业。

自从乱世到来,顾家的历任家主们无不在英年早逝。他们接近权利,却又没有足够的权利。这仿佛已成为宿命。而被宿命紧紧捏在手心的这个孩子,他在瑟瑟发抖,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我一眼。我不能想象,他是他的孩子。

我说:“你起来吧。”

他终于抬起头来,却仍保持着跪礼,低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