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trongart
Strongar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4,934
  • 关注人气:2,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新浪微博
博客通告

English blogs is at Singlish-not-Chinglish
 
 
Strongart的数学笔记(PDF电子书)更新至2013年2月.rar
支付宝账户:strongart@aliyun.com 
进群请说:我是萌妹纸,我愿意当Strongart教授的女仆

加博客好友请附言:+S
 空博一般不加

 QQ:519967919 
 (隐身)

  
  粉丝请进群:
  群1:23216201
  群2:23990598
 
 电子邮箱:strongart@qq.com(紧急)、
strongart@sina.com
   
博客消息
   Strongart教授自由学者数学家与哲学家伤心者里的何夕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来自星星的你里的都教授
 
 欢迎数学爱好者与我交流:
  高水平者(能看懂我的1/4以上数学笔记以及交换代数或泛函分析视频的)自理食宿即可,普通爱好者收费1000元/时起萌妹纸可以做女仆技能交换应试补课之类的请绕道。
联系方式:519967919@qq.com
  
  
   不出意外的话,本博客每日中午更新,每周出两个左右新视频,欢迎关注。
 
   欢迎大家收藏我的博文或者写评论Strongart个人与作品的文章,谢谢!
   
版权声明
本博客文章(包括图片和视频)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作者Strongart和原始链接,部分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但欢迎各位网友链接和收藏(点文章下面的收藏就可以了)我的文章;涉及商业用途者,请直接与我联系:strongart@qq.com
欢迎各类报刊杂志与我约稿,欢迎各个相关社团与我联谊,欢迎各种网上网下的媒体报道采访,谢谢!
友情链接

MSRI数学视频

很多高端前沿的数学研究视频

日本的数学视频

好像是tokyo的

德峰

宅男大学优秀学生

普鲁士蓝

非常有才华的人

木芷

塞壬的沉默

叶卢庆

数学博客

热冰

FANS

zangtianyun369

支持我的人啊~

心海时空

高考零分状元,别看数学,看杂文随笔啊~

那巴尔

有分析土著的文章哈~

统计

 

我要啦免费统计

锐博客与文化博客

 

博文

    我Strongart教授写了这么多年的博客,也算是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基本上可以用博大精深来形容了。可对于一般人而言,面对这么丰富的智慧与知识,常常不知道该怎样来充分阅读,甚至遇到几篇文字看不懂了,就反过来说我的脑子不正常。下面我就来做一个阅读理解的学习指导,希望能够对大多数人有所帮助。


    很多网友总是先看第一页的文章,然后隔几天过来看更新的文字,这样做作为一种休闲未尝不可,但看到的都是一些比较零散的文章,不太容易走进我的世界,哪天要是看到几篇有个性的文章受了刺激,可能就再也不会来了。这样的网友一般只能称为游客,还算不上是专门的读者,几年前我就对游客的心理做过一番解析,请看下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在Mathoverflew问了一个无限张量积问题,这个问题我查过不少书,都没有找到解释,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结果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负分,甚至还有要投票要关闭话题。



  
    当时我的心里就是一紧张,好在下面那个Choi(崔,多半是韩国的)开始提出质疑,为什么有人说要关闭问题呢?结果得到了看似有理三点解释:
    1)这不是研究水平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问,既然你自称这么有水准,为什么没有大学来请你讲课呢?
    答:他们在乎的就是个名号,我这里没有名号,所以就没有能得到邀请。

    “不会,不是这样的!”
    像这样否定派一般都是传统权威的维护者,即便是被你说破了,也要重新再糊起来,语气一般比较蛮横强硬,甚至还有点气急败坏。

    “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像这样的天真派一般都是单纯的年轻人,听到了一点真相,就有点不敢相信,常常表现为犹疑不定的反问与感叹。
    
    “这个就是社会,这个就是现实。”
    像这样的现实派一般都是受气的小职员,可能是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3超级魂斗罗不是魂斗罗二代,它对初代魂斗罗就好比金牌马里奥对初代超级玛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个星球上住着一群土著人,上帝看他们非常可怜,就经常派出天使来帮助他们。说来也巧,这次正好赶上土著人的几十年大会,天使便要求要在大会上发言。
    估计土著人不想让外人掺合自己的大会,但一看这个是上面派来的天使,也不方便直接拒绝,结果只能取一个折中方案,尽管也给了天使一个讲话的机会,但却只能作为一个外来代表发言,在主席台上是没有位置的。尽管天使对此有点不愉快,但一想反正就是完成任务拿分,何苦与那些土著人较劲呢!
    等到大会那天,主席台上主要酋长团队、土著商会和巫师学校这三大块的头领人物,他们头上插着羽毛,穿得光鲜亮丽坐在台上,而台下则是众多灰扑扑的普通土著。就在这些普通土著中间,有个一尘不染的白色光环,引来了众多土著的赞叹与嫉妒,那无疑就是天使的所在了。对于这个情况,土著首领们也是始料未及,没想到这个天使这么有光彩啊,早知道就在旁边给天使也设个位置,现在所有的位置都已经定好了,再要改动的话也不太方便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6 13:31)
    话说我Strongart教授从小是在老人中长大的,因此也就吸收了不少老人的智慧,回头再来看自己的父辈,其权威性就会比其他的孩子小一些,有时还会觉得他们的言行似乎还不像老人那么规范。
    等到上小学之后,感觉就好像掉进了一个大森林,周围似乎都是一群野孩子,把我这个小老头给折腾得头晕脑胀。那时我就感觉,只有在老师的身上才能看到一点老人的影子,心目中理想的老师就是那种严肃认真的老头子。大概我从小就有了老人的智慧,因此与同龄人总是相处得不太融洽的,特别是比自己稍微年长几岁的人,总想着用我这个年龄的经验来套好,相处起来也就更为尴尬了。
    后来看到一个老师在办公室里发脾气哭诉自己的委屈,然后就逐渐开始发现,原来老师也是普通人,一般只是在上课时才会扮演出严肃认真的样子,再后来的老师就变成了应试教育的训练机器了。现在看来,中小学的老师也包括一些大学老师,就只是一群靠刷低级关卡来吃饭可怜人。后来我逐渐超越了老人的智慧,发现他们也就是翻来覆去的那一套狭隘的经验总结,曾经有个阶段对这样的东西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5 13:32)
    有人问,哲学家与神棍有何差别,如何区别真正的智慧和宗教式的洗脑?
    对于普通人而言,先进的科学技术看上去与魔法无异,先进的哲学也常常会显出洗脑的样子。
    当大师启迪智慧的时候,庸人会认为是神棍在洗脑,可真正的洗脑教育来了,他们又会跟着节拍跳起欢快的舞蹈。
    只有书本里的毒药才会苦口,可能还伴随着种种毒虫的狰狞,所以就有了良药苦口的传统美德。
    现实的毒药大多是甜蜜而诱人的,你以为是在走自己的路,可实际上只是在传送带上锻炼身体。
    依偎于社会权威,盲从于现实利益,可以避免一些低级的洗脑,但它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洗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4 13:27)
    从古到今,哲学家和哲学工作者写下了海量的哲学文本,怎样的哲学文本才是好的值得详细研读的呢?下面Strongart教授就来对这些哲学文本做一个分级讨论。

    S级:顶级哲学家写下的思想深刻,同时又带有明确个性特征的文本,读起来带有相当的启发意义。硬哲学的主要代表是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软哲学的主要代表是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A级:世界级哲学家写下的原创性文本,或是思想深刻,但表达起来比较笨拙晦涩,或是行文流畅富有激情,但在思想深刻性方面稍逊一筹。前者比如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后者参见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B级:普通哲学家与哲学教授写下来的研究性文本,在哲学的某个分支的某个局部问题上有一定的研究突破。比如当代语言哲学、心灵哲学的著作论文,像奥斯丁的《如何用语言做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2 13:23)
    话说土著人看似也和文明国家的大学那样,设置了各种各样不同的专业,可实际上他们却有着自己的隐藏专业,而且这样的专业还是从小就开始的呢~

    上小学之前,他们学的是国学专业,一般都是民间使用的通俗版,也就更加显得粗俗,可能还夹杂着棍棒教育,主要就是叫孩子听话当个乖宝宝。
    上小学后可能也包括初一初二,他们学的是红领巾专业,经常会受到教育说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话说又不是培养吸血鬼,整天把鲜血打结之后挂在脖子下面算是怎么回事呢?
    初中末期与整个高中时光,他们学的就是考试专业,主要就是要考试拿高分,考试分数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中考和高考更是绝对的终极目标了。
    到了大学主要就是考证专业,考证与考试一字之差,但基本精神却是一致的,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零件,只不过大学除了英语(可能也包括计算机)之外,其余的证书都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下载了一包黑客版超级玛丽合集,这是其中的一个版本New Quest After SMB2.
    


    关于超级玛丽和超级马里奥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只想找一条回家的路,不知不觉就变成要去桂园的人了。   

    那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出门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得稍微远了一点,也许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现在想要多走点路补回来。
    大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前面几个小胡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和尚在念经。那寺庙的门口即便不是写着“游客止步”,也不是我这样的人喜欢呆的地方,于是我便准备回家去,连太阳也已经过了最炽热的时候。
    这次走得可真够远的,幸好我一直都是走直线,因此也不用担心会迷路。可就在这个直线上,有个围栏把路给挡了起来,里面隐隐约约的已经在施工了。
    我来到工地的入口,还真有个带安全帽的在那里坐着,刚想问他能不能放自己过去,谁知安全帽却抢先开口了:“你,要去哪里啊?”
    “去最近的出口吧。”话说我就一直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Stron…
更多>>
Stron…
更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关注博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