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惠王
梁惠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32,457
  • 关注人气:3,2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旧时天气旧时衣


新书《旧时天气旧时衣》,散文小说集,2013年1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历史不是传说
暂无内容
楚汉争霸

新作《楚汉争霸》,2012年1月,华夏出版社出版,本书史实准确,语言幽默,思想深刻,有极强的可读性。
新版《亭长小武》



最新2010年江苏文艺版,修改了某些情节,润饰了全部文字,比第一版增加两万多字。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赤壁

 

由剧本改成的小说,带有浓厚的剧本味,体现了本人对发生在赤壁的这一不义之战的理解,19万字,广西师大出版社2008年4月出版。

鹄奔亭

 

拙著《鹄奔亭》,长篇历史悬疑小说,16万字,广西师大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当当、卓越等网上书店有售。

评论
加载中…
统计系统
我要啦免费统计
图片播放器
文景之治
 
用趣味语言讲述西汉文景时期的历史,考据严谨,主题严肃,绝非戏说,重庆出版社2007年8月出版。
亭长小武

 

本人的第一部长篇历史小说,36万字,东方出版社2005年出版。

赌徒陈汤
 
陈汤的名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2007年4月东方出版社出版。
婴齐传
 
本人的第二部长篇历史小说,《亭长小武》姊妹篇,2006年1月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博文
标签:

杂谈

在微信的朋友圈,经常看见有人转发国学吟诵的视频,有一天无聊点开,立刻佝偻着走出一段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拖腔拖调,貌似很陶醉,但嘶哑、陈旧,好像一段腐朽的棺材板,遭到了没头没脑的敲击,不但谈不上悦耳,简直有点惊悚。这就是所谓“传承有自”的国学吟诵?天哪,这种难听的玩意,到底是怎么变成高大上的,到底有什么学术内涵?我差点浑身跳出了鸡皮疙瘩,密集如池塘中的雨点。不客气地说,这和我小时候在农村听到的哭丧没有两样。记得祖母去世的时候,我的二伯母——她也死了十多年了——就坐在尸体前,干嚎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可怜的婆子哎,你一生一世都在吃苦哦,没吃没喝哦哦哦~~~”然后突然中断,用一种无比正常的语调,给其他亲戚分派任务,“小林啊,你去洪都机械厂跑一趟罗,买几对粗点的红蜡烛来罗,跟大牙叔同去;你,小秀,去邻舍屋里去借些桌椅板凳来罗……”然后又突然转入干嚎:“我的可怜的婆子哎,你一生一世都在吃苦,没吃没喝哦哦哦~~~”仿佛一台收音机,正在调试波段。几乎每个字的音节都拉长一倍,有的字则是两三倍,有升降,有起伏,但谈不上有什么旋律,迹近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2 16:09)
标签:

杂谈

了解史杰鹏老师,是从《亭长小武》开始的,之后一边追着他的博客,一边买回来他出版的作品,如痴如醉享受着他用文字烹调的美味佳肴,直到现在。

显然,他是汉语江湖里的一个绝顶高手,对文字的使用似乎已经不能用炉火纯青来形容,而是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于是,那些妙不可言的随笔散文小品,一篇接着一篇,就被他不费吹灰之力地呈在我们面前,而且还定期不定期地抛出一个长篇。就像一个士兵在战场上,噼里啪啦打上几梭子弹后,总不忘再扔出去一个威力十足的手雷。比如说《楚墓》。

《楚墓》刚出版,我就买了回来,原以为是盗墓题材的小说,一读才发现,完全是两回事。初次阅读,我惊叹于史老师编织故事的能力,那么奇思妙想地把古今两段故事穿插剪辑,对接得严丝合缝。更难得的是,不仅仅是故事情节的对接,就连故事中每个人的感情和思想,也仿佛在两个时空中自由切换,最后在一座楚墓中,实现了全方位对接,最终让读者恍惚的神思随着故事的结束尘埃落定,又余下一缕淡淡的遗憾和哀伤。

那个时候,我觉得《楚墓》好是好,但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0 18:08)
标签:

杂谈

我一向不大喜欢现在市面上风靡的盗墓小说,不是因为它胡编乱造,而是因为它胡编乱造得非常低级,所以,之前的《九层妖塔》,我没有看。但因为这几天朋友圈不断有人夸《寻龙诀》,于是忍不住去电影院体验了一把。
 
公平地说,这部电影的特效确实做得不错,有美国大片风格,故事也不算弱智,值得娱乐一下,但离朋友圈吹的程度,还是相差甚远,低于我的期望值。
 
看介绍,都把它定位为好莱坞印第安纳琼斯系列,但我觉得更像《木乃伊》系列,这两个系列我都看过,但前者印象不深,忘了是不是有僵尸复活的情节;后者金字塔里的古埃及亡魂复活,给我的印象则太深了。《寻龙诀》跟它有点类似。
 
不过和《木乃伊(主要是第一部)相比,《寻龙诀》还是差了不少。画面晦暗,尤其是内容的漏洞,以及格调,和前者不能比。
 
《木乃伊》里的咒语桥段,和埃及那些奇怪的文字传说蛮相配的,神秘、离奇,而且因为涉及到的古代背景有所交代,古今连接,故事因此具备更好的完整性和合理性。《寻龙诀》则不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节选这段,是因为感叹光阴易逝。”

范阳属广阳郡,地方不大,武臣开始以为可以轻松拿下,谁知范阳人死命坚守,让武臣一筹莫展。


武臣这人智商不大高,根本没理解自己为什么在赵国处处受挫,还以为赵国人太忠心秦国。如今进攻范阳照样受挫,仍未吸取教训,只是天天摔凳子骂娘。范阳当地有个叫蒯彻的人,心地善良,对武臣的愚蠢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偷偷跑去对武臣说:“老武啊,你这样摔摔打打,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啊,难道敌人就害怕了?如果能听我老人家的话,保你坐在家里等敌人来归顺,你看呢?”


武臣用毛茸茸的手拍拍桌子,扯着嗓子说:“吹牛逼,你有这本事,干嘛不单干?”


蒯彻说:“息怒息怒,我倒是想自己单干来着,只恨没有兵。咱们也别抬杠了,我告诉你啊,范阳令老徐我认识,这家伙贪财怕死,其实很想投降,只是听说你像个屠夫,怕投降了也被你杀,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


武臣粗暴地打断他:“老子和秦王朝有不共戴天之仇,秦国官吏个个该死,老子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花一整天时间,读完俞天任所著三十多万字的《战犯参谋——毁灭日本帝国的少装军官》,颇为感慨,曾经摘抄了两三个段落,比如:
 
司马辽太郎在谈到日俄战争之后的日本时说:“日本是个骑在马上喝醉了的狐狸,为什么是狐狸?太狡猾,一切唯利是图,没有任何国际信用。”
 
二战时期日本穷困潦倒,东条英机发起了节约运动,希望把省下的钱全花到前线,奢侈国民被视为日奸。他经常半夜跑居民区去翻垃圾箱,看看有没有肉皮鱼骨什么的,想抓几个奢侈的日奸。
 
二战末期,日军焦头烂额,军部放出风来,希望能发明出奇制胜的武器。很快有人上门忽悠,说自己能制造“中子射线高射炮”,打飞机湿湿碎。后来麦克阿瑟占领日本,听说这事,又惊又喜,惊的是日本科技竟然这么厉害,喜的是上帝真是保佑美利坚,结果找来一问,原来是骗子。
 
需要指出,我引用的并非原文,而是凭记忆改写。但可以看出这本书的风格,有大历史框架,有小故事细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人大孙教授和郝同学的事,网上这几天都闹得沸沸扬扬,朋友圈也不断有新的讨论。有人问到我的看法。于是,也随便说几句。

 

无疑,郝同学的话是很不妥的。平时并无个人恩怨,也不涉及大是大非,仅因学术看法不一样,就骂人垃圾,确实修养很差。而且就经验而言,其所谓学术看法不同,也并非真实,年轻人读前辈书,发现一两个错误,是很正常的事,但据此全面否定,恐怕多数情况属于“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然而也可以理解,年少轻狂,很多人都不免,只是扯不到才华上去。历史学靠才华吃饭的,恐怕很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晨又重温几篇鲁迅的文章,感觉鲁迅乃是一个纯粹的人道主义者,他下意识同情那些受苦的人,至于会不会因此赤化,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他不是冷血的政客,不会计较诸多利害。他实在是个有赤子之心的人,当然也有点世故。他恨铁不成钢,却还懂得适可而止,知道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

 

鲁迅赞扬日本人做事认真,“诋毁”中国人连搬动一张桌子都要流血,很少看见五毛骂他汉奸,倒是见很多公知骂他颠覆中华传统。这个国家,真是无可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9 15:03)
标签:

杂谈

今天的微博上,官方又在歌颂太平天国。,网民不少又在骂太平天国,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写几句。

在我们历史教科书中的太平天国,都是作为正面形象来歌颂的,我也深信不疑。直到上大学时,看了一些期刊杂志,才知道太平天国,以及李自成、张献忠,都给普通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于是,在后来,我所见的文化界,仿佛成了风气,文人们写文章,只要提起起义,就必然大骂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指斥他们杀人如麻,他们仿佛有个基本共识:就是当时的政府还有底线,而起义者是没有底线的。言下之意:起义者是天生的妖魔,该死,起义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暴乱。

 

可是事情能这么简单评价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0:42)
标签:

杂谈

《大楚时报》社论
 
单聘人

屈原被获准在楚国郢都先公和先王宗庙两个地方,举行个人诗歌朗诵会,引起了郢都一些小圈子以及国外媒体的关注。据主办者介绍,这个名为“天问”朗诵会经过了批准,它的背景是两栋有1000年历史的楚国祠堂。圈内人认为,一般人会把它往爱护楚国传统文化,展望未来的方向理解。另据介绍,本周还有另外两个屈原的朗诵会在郢都举行。

 

屈原是楚国先王武王的后裔,也是颇具争议的诗人,在楚国因政治原因知道他的人,要比了解他诗歌的人多得多。最近几年,屈原不断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两天因为徐纯合事件,网上出现很多精英,骂徐纯合被杀应该,因为他是垃圾人口。我有点气愤,于是放下炮制论文的笔,随便说两句自己的看法。)

 

 

可能因为传统思想的原因,中国的“精英”(为了方便,下面写到这个词,都不打引号)都很把自己当回事,他们仗着自己有一张学历,有一份稳定且收入还过得去的工作(那些收入不高的,也常常怨恨,认为国家不重视他),虽然从人类文明进步的角度来看,他们也基本没有任何贡献。但他们自诩高贵,动辄把这个或者那个视为垃圾人口,甚至提出应该把后者全部消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