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纳博科夫的“风格练习”
文:林颐(豆瓣ID:晓林子悦)
原链接: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218823/

中年男人爱上12岁少女——这是小说《洛丽塔》讲述的故事,因为比较挑战道德底线,故而一度成为禁书。禁书不是一天炼成的,纳博科夫写成这个故事,也有一段很漫长的历史。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以《洛丽塔》蜚声文坛。那时已经是1950年代。一直以来,制造“洛丽塔”的原材料都在积极的筹备。人们广为熟知的是纳博科夫写于1939~1940年的中篇小说《魔法师》,讲述一个中年男人因迷恋12岁小女孩而成为她的继父并且难抑欲念的故事,它显然是《洛丽塔》的雏形。然而,事实上,萌芽还得往前推。

1975年,纳博科夫打算整理出版一部短篇小说集。纳博科夫在二、三十年代因为生活所需,曾经撰写过大量的用俄语创作的短篇小说,现在他需要把它们翻译成英文。纳博科夫不由得大吃一惊,“我遇上了亨伯特,有点衰老但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
文:ねじまき鳥さん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452210/
感谢作者允许转发

“从那年五月到第二年初,我住在狭窄山谷入口附近的山上。山谷内侧的夏天,雨水一刻不停地落下,山谷外侧却大体放晴……那本是孤独静谧的日子,直到骑士团长的出现。”(『騎士団長殺し(新潮社)』书封介绍 笔者译)

 我不是在横滨,就是在去横滨的路上。二月已近尾声,雨后初晴的下午,我从横滨站下车,沿高岛水际线公园的海滨石子路,用大约三十分钟,穿过低压下来的高速路桥,绕过铁道模型博物馆前的雕塑,贪婪地吞噬空气里的养分。行人除我之外,只遇到一个穿着深色旧大衣的初老男人,和系着厚厚围巾的母女(也许是母女)。天与地在远处连成一线,巨大景色在视野里展开,原来已经是周三了。

读书是一项危险的作业,与未知的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村上春树要刺杀的骑士团长是谁?
作者:麦小麦   转自:新京报书评周刊  2018年03月24日


《刺杀骑士团长》
作者:(日)村上春树
译者:林少华
版本:上海译文出版社

去年,村上春树暌违多年的长篇新作《刺杀骑士团长》日文版出版后,在日本很快销售百余万册。上海译文出版社在第一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刺杀骑士团长》:最丰厚的村上春树
文:吴玫
来自文集《悦读》



 说起来我并不是村上春树忠实的粉丝。他早年的作品,比如《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等都错过了,直到《没有色彩的多岐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出版。但是,一读之下有些失望,那套《1Q84》就被我束之高阁了。

不过,村上春树的散文写得真好!《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间》我翻来覆去地读了四五遍,深深佩服他将难以用文字表达的音乐感受,能呈现得那么恰切又感人至深!以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圣洁的容器,行走的圣餐杯”
文:林颐(豆瓣id:晓林子悦)
原链接: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084174/

《使女的故事》近期摘得金球奖最佳剧情类剧集,这部电影改编自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写于1984年,原先拟定标题为女主角的称呼——《奥芙弗雷德》,使用英文中代表从属关系的介词of加上她为之服务的大主教的姓,说明女主角是大主教弗雷德的附属品。按照作品虚构的基列共和国的规定,她是政权提供给权贵人士,为其繁衍后代的生育容器。这类女性,统称“使女”。

小说标题及其解释,表明了鲜明的女性文学立场。不过,作家并非仅仅旨在描述女性困境,要求平权等通常的女权主张。生态女性主义认为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密不可分,试图寻找、了解并为所有非正义形式作斗争。阿特伍德这部小说就有这种特质。

小说情节建构的前提:由于生态危机、环境污染造成的生育率低迷以及畸形儿大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普京接班前史:寡头如何败坏一个大国?
文:郑渝川 
原发于公众号:经略网刊(ID:jingluewangkan)

1999年8月9日,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指派名不见经传的弗拉基米尔·普京为代总理。叶利钦在1996年的俄总统大选后获胜后,将更多的政治权力放手给几家寡头,所以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政坛老手切尔诺梅尔金、普里马科夫,还是技术官僚斯捷帕申等,都经常会因为得不到寡头的配合支持,而不得不狼狈离任。


寡头们同意叶利钦选择普京来当代总理,是因为后者看上去根本没什么政治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由的另一面

文:[新加坡]李玮玲

摘自《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作为女儿、医生、爱国的新加坡人的心路历程》




 

李玮玲(Lee Wei Ling,1955-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纳博科夫的艺术魔岛上悠游嬉戏
文:刘佳林  原发于:文汇APP  2018-03-19 

【导读】纳博科夫是20世纪公认的杰出小说家和文体家。上海译文出版社近日出版的《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是其短篇小说作品在国内的首次完整结集。在68则幽暗而充满魔力的故事中,纳博科夫完美展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小说技法,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智力游戏,以及对生命中无从躲避的暧昧和失落的迷人洞察。纳博科夫一生中所关注的命运主题:怀旧与讽刺、时间与死亡、流亡者的日常、对故国的纪念、隐晦的童年创伤、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在此逐一呈现。

作为“少有的用天赋写作的作家”,纳博科夫独有的风格令人过目难忘。他保持了俄语的母语特性,又全力融合英语的活力,开辟了新的书写路线。他以令人炫目的双关、隐喻、戏仿、反讽……搭建文字的自由国度,以此反抗人性中愈演愈烈的平庸与残暴。但一直以来,国内读者对于这位作家的认识,除了《洛丽塔》和几本长篇小说,对他的短篇创作几乎一无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村上春树新书《刺杀骑士团长》中文版发售 
“每个人都要面对自己内心的阴影”
原发于 2018年03月19  新快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纳博科夫牌乡愁
文:谷立立 
原发于:南方都市报 2018年3月18日

作家从来是高危行业,危险的不是写了什么、不写什么,而是读者的期许。一本书的成功常常让写作者陷入两难困境,再不能随心所欲,想自己所想、写自己所写。安东尼·伯吉斯就曾抱怨世人只知道《发条橙》,却不知道他是谁。《洛丽塔》让世界认识了纳博科夫,也掩盖了他文体上的诸多尝试。人们不记得他教育家、魔法师、小说家三位一体的自我设定,不记得《普宁》、《微暗的火》,不知道他曾写过短篇故事,只念着他是小仙女洛丽塔的创造者。当然,聪明的作家从来不会被小说捆住手脚,丧失自由创作的能量。只是,多年以后回顾往昔,他还是忘不了最初的创作。

《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以下简称《短篇集》)即是一种。集子里的大部分篇什来自传记作家布赖恩·博伊德所说的“俄罗斯时期”:始于富丽堂皇的俄国宫殿,而后是狭小逼仄的英德寓所,最终停留在刚刚冒出头来、犹抱琵琶半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