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第十四届“沪江”杯翻译竞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J.M.埃尔:有人对福尔摩斯痴迷,我对福尔摩斯的粉丝着迷
文: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程千千
原发于:2017-08-26 澎湃新闻

瑞士山区,贝克街旅馆,4天前的雪崩切断了旅馆和外界的联系。待消防人员破门而入,只发现11具尸体。死者身份很快查明,他们是来参加福尔摩斯研讨会的专家。他们都是福尔摩斯的骨灰级粉丝,深信福尔摩斯真实存在。这次齐聚贝克街旅馆,就是要通过发表论文,争得唯一一个福尔摩斯学教授职位。论文千奇百怪:有说亚森·罗宾是福尔摩斯私生子的;有人认为贝克街的女房东是福尔摩斯的秘密爱人;还有人宣称自己是福尔摩斯的重孙……

这本名为《福尔摩斯症候群》的小说由法国作家J.M.埃尔创作而成。它借用了阿加莎·克里斯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高义:我是旁观者,我喜欢中国,也喜欢日本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朱又可
原发于:2017年8月3日《南方周末》


哈佛“中国先生”傅高义如今越来越像一位中国老头,他目前正在写作一本有关隋唐以来中日关系史的书。(南方周末记者 朱又可/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高义:为世界解读东亚
转自 2017.07.28 济南时报  文:江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陆谷孙逝世一周年
海是文与字,老人未归航
文:朱绩崧
原发于:澎湃新闻 经授权刊发

我在英汉大词典编纂处,喜欢错峰上班。薄暮无人,在会议室那张大长桌上铺开摊子,读读写写。上海的心脏地带,轻度污染的空气从 40 摄氏度退烧之际,我开始这样的夜生活……

赶末班公交车回家的路上,我会问自己:“孤独么?”

“自找的呗!你不是不忘初心嘛。”

我从龙华镇上的高中毕业,有位女生送来王佐良先生的《英诗的境界》留念,扉页写着“希望有一天,你能编一本自己的词典。”那时的教室里,很容易发现我是喜欢辞书的,只有我的小书架上有大家伙:1979 年版的《辞海》缩印本和 94 年版的《英汉大词典》缩印本,书脊已破。

1998 年初夏,该名天秤座文科男经过一番纠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让治的维纳斯
文:Pluto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610310/


常听人谈谷崎,绝离不开他那邪恶美学,他对于唯美主义的追求以及对女性的崇拜构成他作品的两大主题,《痴人之爱》亦不例外。

比起《阴翳礼赞》对于传统之美、阴翳之美的细致描写与赞美,《痴人之爱》表现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临死的前一天去迪士尼会快乐吗
文:秋刀鱼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635034/

有一家人因不堪负债举家自杀,死之前的一天去了迪斯尼乐园。那么,临死的前一天去迪士尼会快乐吗?

这是日本小说《一次远行》中主人公奈津子读到一则令其印象深刻的新闻报道,以及她对自己的设问。不用猜,小说中的奈津子的生活遇到了问题。有关生死。

《一次远行》是70后日本女作家鹿岛田真希的代表作,2012年获得第147届芥川奖。书名是意译,如果直译,此前有翻译为《黄泉巡游》的,其实被翻译为《黄泉之行》更直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村上新作《杀死骑士团长》中文版权花落译文出版社
“纸电”同步出版,打动作家的法宝是什么
转自 2017.07.25 文汇报   文:许旸



村上春树新长篇小说 《杀死骑士团长》 在日本一经推出,就引发当地读者购买热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芥川奖里吹进了治愈风 
文:夏丽柠 

1979年,村上春树凭借处女作《且听风吟》荣获了群像新人文学奖。两年后,他关掉了与妻子一起经营的小酒吧,专心写作。在《寻羊冒险记》于1982年获得野间新人奖后,他便愈发坚定地走上了职业作家这条“不归路”。 

不过,做为每年诺贝尔文学奖领跑大热门的村上春村,在日本国内文学奖项上,仍有遗憾。当年《且听风吟》入围“芥川龙之介奖”(简称“芥川奖”)时,评委们一致认为:“说好的它是涂抹了日本情趣的美国式小说,说不好的则说作者读外国的翻译小说读过了头,有一股黄油味。”言语如此刻薄,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奖项,连村上都难登龙门? 

为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命的选择题 
文:默然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605683/

《儿童法案》是麦克尤恩出版于2014年的一部小型杰作。直到2017年,它的中译本才姗姗与大家见面。这对老麦的忠实读者而言,不可不谓喜事一桩。之所以说它是小型杰作,因为比起《赎罪》、《无辜者》等老麦的其他作品来,这部小说的篇幅较短。但就是这仅有两百多页的小说,我却花费了很久时间才读完。合上书,法庭上的激辩、男孩孱弱而苍白的面容、菲奥娜在婚姻危机中心力交瘁的模样,交织成一面网,沉重地笼罩在我的心间。关于生命的选择题有很多,而《儿童法案》将这道题置于宗教信仰和世俗道德激烈交锋的背景之中,深刻地探讨了人性的复杂和生命的悖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高义半个世纪前观察到的日本新中产阶级,对今天的中国有何观照?
转自  上观新闻 文化观澜   作者:施晨露


是“中产”还是“被中产”。

“被中产”,这是时下热门的网络用语之一。在由上海译文出版社主办的《日本新中产阶级》新书首发分享会上,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去年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全球最多,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