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著名的哲学家、社会学家、作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曾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种巨大转变的见证人,每个人都迫不得已成了见证人。

而与阿伦特一样同为犹太人的奥地利作家斯特凡·茨威格(Stefan Zweig),则是用自己的文字——无论是小说、戏剧,还是随笔抑或传记——记录着他生活所在的奥地利和欧洲,记录着他观察到的那个世界和那个时代。其中,茨威格这本昨日的世界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村上春树要刺杀的骑士团长是谁?
作者:麦小麦   转自:新京报书评周刊  2018年03月24日


《刺杀骑士团长》
作者:(日)村上春树
译者:林少华
版本:上海译文出版社

去年,村上春树暌违多年的长篇新作《刺杀骑士团长》日文版出版后,在日本很快销售百余万册。上海译文出版社在第一时间以高价抢到版权,并于今年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刺杀骑士团长》:最丰厚的村上春树
文:吴玫
来自文集《悦读》



 说起来我并不是村上春树忠实的粉丝。他早年的作品,比如《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等都错过了,直到《没有色彩的多岐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出版。但是,一读之下有些失望,那套《1Q84》就被我束之高阁了。

不过,村上春树的散文写得真好!《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间》我翻来覆去地读了四五遍,深深佩服他将难以用文字表达的音乐感受,能呈现得那么恰切又感人至深!以为是他占了资深古典音乐乐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纳博科夫的艺术魔岛上悠游嬉戏
文:刘佳林  原发于:文汇APP  2018-03-19 

【导读】纳博科夫是20世纪公认的杰出小说家和文体家。上海译文出版社近日出版的《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是其短篇小说作品在国内的首次完整结集。在68则幽暗而充满魔力的故事中,纳博科夫完美展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小说技法,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智力游戏,以及对生命中无从躲避的暧昧和失落的迷人洞察。纳博科夫一生中所关注的命运主题:怀旧与讽刺、时间与死亡、流亡者的日常、对故国的纪念、隐晦的童年创伤、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在此逐一呈现。

作为“少有的用天赋写作的作家”,纳博科夫独有的风格令人过目难忘。他保持了俄语的母语特性,又全力融合英语的活力,开辟了新的书写路线。他以令人炫目的双关、隐喻、戏仿、反讽……搭建文字的自由国度,以此反抗人性中愈演愈烈的平庸与残暴。但一直以来,国内读者对于这位作家的认识,除了《洛丽塔》和几本长篇小说,对他的短篇创作几乎一无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纳博科夫牌乡愁
文:谷立立 
原发于:南方都市报 2018年3月18日

作家从来是高危行业,危险的不是写了什么、不写什么,而是读者的期许。一本书的成功常常让写作者陷入两难困境,再不能随心所欲,想自己所想、写自己所写。安东尼·伯吉斯就曾抱怨世人只知道《发条橙》,却不知道他是谁。《洛丽塔》让世界认识了纳博科夫,也掩盖了他文体上的诸多尝试。人们不记得他教育家、魔法师、小说家三位一体的自我设定,不记得《普宁》、《微暗的火》,不知道他曾写过短篇故事,只念着他是小仙女洛丽塔的创造者。当然,聪明的作家从来不会被小说捆住手脚,丧失自由创作的能量。只是,多年以后回顾往昔,他还是忘不了最初的创作。

《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以下简称《短篇集》)即是一种。集子里的大部分篇什来自传记作家布赖恩·博伊德所说的“俄罗斯时期”:始于富丽堂皇的俄国宫殿,而后是狭小逼仄的英德寓所,最终停留在刚刚冒出头来、犹抱琵琶半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可触碰的过去
文:张家瑜   转自:晶报 2018年03月11日

石黑一雄的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把时间定格在六世纪英国亚瑟王后期,将地点铺陈在两个不同的国度,而两方族人不列颠人和撒克逊人有着世代的怨仇。故事在两个骑士——不列颠的亚瑟王的武士高文和年轻的撒克逊人维斯坦之间展开。但整个故事讲下来,更像是一对老夫妻寻找记忆的过程。

石黑一雄是位永无固定题材、不想被故事所束缚的作家。以一个作者论的标准来检视这位最新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位有着日本外表却流着英国文学血液的作家,他所关注的永远是超越故事与人物之外的,他在乎的是记忆、情感、谎言和隐喻。

《长日将尽》(又译作《长日留痕》)说的是管家的爱情与没落的帝国。《别让我走》说的是复制人的情感与认同。而《远山淡影》则追寻了作者自五岁始便遗落的长崎记忆。石黑一雄的所有的小说就像你在日落之时,站在一大团的金黄日照前,看它缓缓下降,黑暗来临,感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说中的隐喻看懂了吗?

译者林少华谈《刺杀骑士团长》中文版

文:澎湃新闻记者 廉秀宇

转发自:澎湃新闻


2016年在日本福岛县举行的文学活动上,村上春树曾这样介绍当时还在创作中的这本《刺杀骑士团长》:“这个故事当中的登场人物,都经历了各种意义的伤痛(3·11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经受了种种的伤痛)。我作为小说家却没能够做些什么,但又期待以自己的方式做一些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基列国的真实与荒诞

文:夏丽柠 


在加拿大,与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家艾丽丝.门罗相比,集小说家、诗人,以及文学评论家于一身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国内更像“诺奖得主”。生于1939年的阿特伍德,在1969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之后,便笔耕不辍,高产且作品上乘。


在她的所有长篇小说中,我认为1985年和1996年提名布克奖的《使女的故事》和《别名格雷丝》,以及2000年荣获布克奖的《盲刺客》,是必读的。前两部在2017年均被翻拍成电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育危机与被物化的女性
文:吴雪松(豆瓣id:雾凇)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127886/


生儿育女,从个体上讲,关乎家庭幸福,是私人的事;若从整体来看,则关乎国家兴衰,是全社会的事。人口结构对社会、经济、资源各方面都有直接的影响,甚至改变全人类的未来生存状态,毕竟人类得以世代延续靠的就是繁衍生息。

如果人类面临严重的生育危机,该当如何呢?早在三十多年前,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就在小说《使女的故事》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大胆设想。去年的同名美剧再次将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们是圣洁的容器,行走的子宫
文:影随茵动  原发于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113555/


素有加拿大文学皇后之美誉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女性题材的写作,虽然获奖无数,却与村上春树一样,至今还在陪跑诺贝尔文学奖。

不过,由她的小说《使女的故事》改编的同名美剧在影视方面却收获颇丰,不仅获得多项艾美奖,最近还斩获了第75届金球奖电视剧情类最佳剧集和最佳女主角奖,再度引发热议。《使女的故事》是阿特伍德的第三部长篇小说,是一部充满女性主义的反乌托邦之作,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