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月斌
赵月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202
  • 关注人气: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品

沉疴

长篇小说

暧昧的证词

文学评论

雨天的九个错误

中短篇小说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
路上的风景和灵魂的虚无
——读李西闵小说《孤独旅行家》

​​​赵月斌


人生在世,大概没有不想好的,活得有质量,有意思,才可能死而无憾,不 算白活。可是一个人从生到死,哪怕侥幸没有大灾大难,平平安安活下来,似乎也很难活得顺心遂意,所谓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常常是两条道上的马车,总难齐头并 进:想要好好生活,便不能好好活着;想要好好活着,却无法好好生活。生活和活着不是一回事,只有二者得兼,才称得上活出了质量吧?不过通常情况下,又有谁 在意呢,我们大多只是在数算过一天少一天的生活,忽略了自己是不是日日常新地活着。人们总把志得意满的生活等同于完美人生,或者用“生命不 止,奋斗不息”来谋求这种生活,一边是千篇一律的现世安稳,另一边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存在,若要不失自我本心,恐怕只能冲出固化的生活定式,以一种非常规的 方式活着。李西闽的中篇小说《孤独旅行家》大抵便是一个这样的故事,小说主人公王大嘴因为“厌倦了四平八稳的生活”,才会成为一个从生活“出走”的人,成 为一个总要独自走在路上的“孤独旅行家”。

人们多数喜欢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22:00)
标签:

杂谈

​古人观天象将黄道附近的星象划分为二十八组,称为“二十八宿”。东方苍龙就是二十八宿中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组成一个好似龙形一样的星象,其中角为 龙角,亢龙的咽喉,氐为龙爪,心为龙的心脏,尾和箕为龙尾。

​周易乾卦的爻辞表明了古人对东方苍龙七宿运行的完整观察结果,初九,“潜龙勿用”,就是苍龙七宿还在地平线以下,尚未伏出。

九二,“见龙在田”,就是在黄昏时分,七宿苍龙中的角宿和天田星一起初出东方,九三,“终日乾乾”,是指苍龙七宿缓缓的从东方升起,九四,“或跃在渊”,就是苍龙七宿跃出地平线了,尽显东方。

九五,“飞龙在天”,即苍龙七宿横现南方中天。上九,“亢龙有悔”,即苍龙七宿开始向西下落。

​苍龙星宿其出没周期和方位与一年之中的农时周期相一致。《说文》曰:龙“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独药师》:照亮灵魂的立命之书

张炜:长篇小说《独药师》(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6月)

        《独药师》是张炜的第二十部长篇小说,也是他成功施行中年变法,另立高标的重磅力作。这是一部题材新巧的奇异之书,它堂而皇之地涉入了为正统文学所撇弃的“旁门左道”,以实录的笔法叙写了一段取自野史轶事的炼丹修仙之事,由此解密了一个隐在的养生修仙群落,让我们看到了人间俗世中的异样生态。这是一部极写异人异事的志异之书,它所涉及人物除主要就是和独药师以及和他发生关联的一些非常之人——《独药师》貌似写了一个养生家的秘制人生,写了一群怪人的生死传奇,实质上,却是写“人”的养成,写“人”的觉醒和复生。从中可以读出民族精神,可以读出革命风云,可以读出爱欲情仇,也可以读出人性的幽微和生命的无限神奇,更可读出文化的冲突与和解,以及世界的诗性优雅和万丈狂飙,总之这部书蕴含了充沛的能量,具备种种以小搏大的可能,堪称可以照亮灵魂的立命之书。


《望春风》:颠狂现世的一曲挽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5 11:28)
标签:

杂谈

本文发表于《青年文学》2016年第6期“一推一”栏目,为高玉宝中篇小说《美国森林》所作短评。​


此高玉宝非彼高玉宝。不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高玉宝,他不会写《半夜鸡叫》,也不会写《高玉宝》,只不过,他确实也会写小说,确实就叫高玉宝,他是另外一个七零后作家高玉宝。

这个高玉宝,其实也不年轻了。从发表处女作算起,到现在已经写了二十多年,写了十年诗歌,还写了几年散文,后来专事小说也有十多年,前前后后发表过几十个中短篇小说,出版过一部小说集,按说也该熬出一点儿名堂了,至少也该在圈内混个脸熟,攒下一些唬人的声名。然而,很悲催,七零后的高玉宝始终只是一个新人,是一个常常要为自己正名的非著名作家高玉宝。这样说来高玉宝确乎为名所累,所以也有人劝他另取一笔名,以摆脱高玉宝这个名字所不能承受之轻,可是他又无比固执,一定要和这个名字不离不弃厮守终生。没办法,我们也只好通过作品,发现另外一个破壁而出的高玉宝。

高玉宝生于东北,十岁时回到山东老家,职业一直是铁路工人。大概受生活经历和工作性质的影响,让他看上去有些大大咧咧,说话做事都很粗放,显得有点不靠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90后作家中,林为攀是尤以先锋称著的一位。据说高中时读《百年孤独》让他发现了写小说的秘密通道,而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则他下定了写下去的决心,随着《无相》《莫比斯环》《黑白时代》《御风》《翳鸟》等一系列异质作品的面世、获奖,林为攀的小说愈来愈引人注目。同时我们也看到,所谓“先锋”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种偷懒的标签。实际上,他不单是在表现形式上显得标新立异,不单是喜欢使用夸张、荒诞、象征、重构之类的先锋派技法,虽然他的小说数量并不是太大,却足以呈现其才华和实力:他不是为先锋而为先锋的炫技派,而是脚踏实地将现实生活点化为小说艺术的魔术师。他的作品视野广阔、神思飞扬,有着眼于村镇生活的近景实录,有打破时空限制的故事新编,也有超乎想象的魔幻情境,他好象总能打通虚实之隔,让你不经意间进入他的叙事圈套,进而为之会心、会意,甚或因之惶惑、沉迷。

        《世界上最孤独的图书馆》大概就是一篇挑战读者心力的作品,在不足万字的短小篇幅中,作者设定了一个封闭的故事空间,讲述了一个看起来近乎毫无推动力的平乏故事,但是因为一桩毫无来由的无头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独药师》藏书票


题材:新巧奇异

    在盛产神仙传说的山东半岛,长生术有着几千年传统,是近乎现实的存在。为此张炜用了二十多年时间进行实地查访,搜阅相关学术史料,据此写成了仙气氤氲的《独药师》。它堂而皇之地涉入了为正统文学所撇弃的“旁门左道”,以实录的笔法叙写了一段取自野史轶事的炼丹修仙之事。“独药师”之名源自小说主人公季昨非——他生于海内最著名的养生世家,其祖上创制了据称可以长生不老的秘传独方,该秘方的唯一传承人即为“独药师”。张炜用轻巧的笔墨为他的人物创立了“吐纳、餐饮、膳食、遥思”——也即“气息、目色、吃喝、意念”一整套言之凿凿的修持理论,还为他们设计还原了神秘的丹房、碉楼,由此解密了一个隐在的养生修仙群落,让我们看到了人间俗世中的异样生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贾宝贾玉[②]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回老家,看到林地里多出一座新坟,坟周几个花圈歪歪斜斜尚未朽坏,一问方知村里的神嬷嬷故去了。不禁心里一惊,神嬷嬷才不过六十多岁,不算太老,怎么竟然这么早就死去了!神嬷嬷是病死的,据说是得了一堆病,什么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肝硬化,终于不治而死。这位神嬷嬷我在《沉疴》里曾经写过,就是那位神通广大的“姨奶奶”,虽然小说里的姨奶奶另有虚构的成人,但是写到这个人时自然会以我知道的神嬷嬷为原型。可惜,这样的一个不得了的神嬷嬷竟然早早仙逝了。在我想来,一个没有神嬷嬷的村庄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好在,另外的神嬷嬷还大有人在。听说,这个死去的神嬷嬷的丈夫现在也会下神,竟然成了神汉。看来神仙的职业也会有传承的圈子,离神嬷嬷近一些人的久而久之也沾上了神气。在小说里,姨奶奶的丈夫是一位村医,实际则不然,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一游手好闲的神仙伺应,他老婆下神,他做神仙的经济人。不想现在他也得了神通,成了神汉。真是近朱者赤,近神者神。

前几天我还在一篇文章里感慨:“没有巫婆的世界岂不更悲惨?好在还有小说,悲惨的巫婆在小说里转世。”看来我的担忧纯属多余,在我老家的村庄,巫婆神汉们仍在顽强地转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雨天的九个错误》序

                                                                     张炜

赵月斌的小说许多人还有些陌生,因为他是以一个犀利的青年批评家的面貌为人注意的。但是他的这部小说集却给人以深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沉疴》卷上作者引言

        我的朋友何斯曾向我讲述他的家族故事,尤其细致地回忆了他的爷爷何参丘之死,这位老人的死亡过程像何斯的叙述过程一样沉重而冗长,我的记录过程也不得不随之徐缓低回,后来,我据此写成了中篇小说《沉疴》,也想借机考究一下人如何面对死。可小说完成后,何斯大为不满,他说,我的小说太单薄了,他说,他觉得,我不应该只注重死本身,因为对于人来说,死是次要的,重要的还是活。何斯再一次动情地向我诉说,有时还拿出他的笔记本加以佐证。他太感情化了,也容易激动,当我把他的谈话记录交给他看时,连他本人也惊讶万分。那些方言和礼俗真让人着迷,它们包含着多么古老的秘密和信息啊!很多方言那么独特、准确、生动、形象,用普通话是难以替代的;而有些烦琐、鄙陋、陈旧、乖戾的礼俗,为什么让人难以摆脱?我的好朋友何斯,又当仁不让地充当了一回训诂家,帮我考证了那些礼俗和方言,同时,他还向我提供了他的父母曾向他唠叨的话。这样,我手里的材料就丰富起来了,面对这些活着的文字,我已没有虚构的勇气,我无法回避朋友何斯向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