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孤老

(2018-01-11 00:07:36)
标签:

孤老

孤寡老人

老年生活

分类: 短篇小说

                        ——以此献给我的奶奶

  今年孟秋时节,老头子去世了。老头子跟她生活了五十年,孩子们长大后也都往别处走。当他们唯一的女儿出嫁后,当他们唯一的儿子买房子去了城里住,从此她就一直跟着老头子一起生活,相互都还有一个依靠和照应,而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

腊月的天气实在是太冷,曾经热闹的故乡,如今少部分人去世了,还有少部分人在外打工未归家,而更多的是已经搬到大城市里和镇上去住了。她想起自己的孩子小时候总是围在自己的身边,咿咿呀呀地叫“妈妈”,如今不同了。她也不知道到哪家去能跟别人闲说几句话,她感到孤独,一切过于冷清。阴沉沉的天气,下午五点钟天色就开始慢慢黧黑起来,回到并不大的房子里,她却觉得房子过于偌大、空荡、死寂。一个人总是不好吃饭,一顿饭稍炒点菜就要剩很多下来。中午剩下的煮萝卜没吃完,还有剩下的饭有一半碗,如果再煮,就又得剩些剩饭,如果不煮,饭又似乎少了点,最后懒得煮,将剩下的饭和萝卜都倒进锅子,又掺些白水,准备放些盐巴就此煮开简单的将就吃了了事。要是老头子还在,也有个人能跟自己说说话,关心自己吃什么,而如今,她吃不吃饭都不再有人在乎。都说夫妻俩儿如果感情好,两人就都能一起活很长的时间,可老头子不满七十岁就去世了,而她身体还很健康,连高血压这样普遍的病她都没有。她想,要是老头子在,她定然不会落得如此孤独。想到老头子,泪又不禁流了下来。

她知道老头子放心不下她,舍不得她,但生死非他所愿,不是他能决定的,也不是她能决定的。老头子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她也总是与人为善,为什么老头子就走得这样早呢?她以为她遭了报应,却想不出自己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能遭报应。她怪老天太无情,她不是宗教信徒,也不信迷信,但岁月带走了老头子,她有气有痛无处泄,只能责骂那并不存在的“老天爷”几句。

女儿有了自己的家庭,她不可能去跟着女儿一起生活,虽然法律上儿子与女儿应该承担相同的责任,但民俗中,自己有儿子,是没有去跟着女儿一起生活的道理的。而且责任一旦要通过法律才能执行,那责任的质量一定不会高,甚至没有通过强制执行的必要,免得更伤感情。况且女儿并没有表达过要接她一起生活的意愿,纵使是女儿有那样的意愿,她也一定不会去。她知道女儿的生活压力不小,有自己的孩子,男方的老人,还有没有还清的房贷。她还怕女儿愿意养自己,但她的公公婆婆和自己的女婿有怨言,那样女儿会很为难。以及自己作为母亲,跟着女儿不跟着儿子的他人的闲言碎语等等。她有一百个不愿跟着女儿一起生活的理由,却没有一个要跟女儿一起生活的理由。何况女儿并没有说让她跟着她一起生活的话。有用的时候,劳动力强的时候,自己是女儿的依靠的时候,自己是个宝,自己老来是个废物的时候自己就是累赘了。“久病床前无孝子”不就有这样的道理?而且有时候善良的行动力还会因为人们的自身条件和压力所限,心余力绌。善和心愿因为生活的为难,也不是想做就能做。

儿子说过让她跟着他一起生活,但他脾气暴躁,动辄发火,跟儿媳妇虽没有矛盾,但也比不得跟自己的人那样亲的关系。儿子已经不像他儿时的时候那样的依顺自己,管得下来。况且她不喜欢城市的喧嚣与拥挤,她渴望相处的自在、清静。还有孙子,没跟自己生活过,跟自己的情感也很淡漠。父母养育子女,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洗屎洗尿肯定也会有几年的时间,而且父母对孩子的关心是死而后已。父母除了瘫痪这样几率不大的病疾会让儿女照顾上半年的时间外,父母直至去世,是很少让子女照顾上半年的。尽孝之情在养育之恩面前是多么不值一提。并且她跟年轻人的爱好迥异,一起生活能得到精神关注恐怕也是难事儿。但她没有想到什么自己应得的报恩或报答之类的,亲情不是生意,亲情不是买卖,他依旧爱自己的儿子,只要他过得很好,她就很满足。

她也没想过再嫁,一把年纪了,而且她的心里只容得下老头子。

雪风呼呼地刮,一下就又下起了霏霏细雨,晚上的温度又下降了很多,穿得再多都觉得很冷,脚更是冻得没有知觉了一般。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烧了一壶水,想把脚泡暖和了再上床睡觉,要不上了床,脚久久的不能暖和,无法入睡。只七点钟,她就上了床,但被褥如同刚从冰箱里取出来,身子依旧久久不能暖和,无法入睡,又起床打开了屋里的电视机,那是老头子前年买的,两千块,因为贵,她还跟老头子闹了情绪,她如今愿意用一切去换取老头子的在世,可她知道不可能。要是老头子还在,他们之间又要用自己冰凉的手和脚去打趣的冰对方身体上的暖和处,打闹着很快身体就都暖和了。她想,要是老头子在就好了,她悲观的有些觉得她的生命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她又伤心起来。

她觉得电视没什么好看的频道,但依旧看着电视,也没有任何人会打一个电话问候她一声,几乎每天如此。不知不觉中,她竟睡着了,很沉很沉地睡着了,她梦见了老头子,老头子如平素一般,一直在她的生活里,与她说着一些并不重要的话。一个翻身,她突然听到自己还没有关掉的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她起床关掉了电视机,瞬即躺下去,就又睡着了。

她只感觉时间还很早,但她却醒了,睡不着了,强迫自己再睡一会,却愈加地清醒起来。她伸手去摸到了书案上的手表,凌晨四点过十七分。曾经老头子没有去世的时候她也总是在这样的时候醒来,她一醒来,老头子也醒来了,他们常常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有时说上一个小时的话,然后再睡一觉,等到天亮再起床。可如今,只剩她一个人,屋子那样的幽静,黢黑,天空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月色了。实在没有睡意,并随着时间愈加的清醒起来,四点半她就起了床,捯饬捯饬这里捯饬捯饬那里,但时间很多,实在没有那么多事情需要自己拾掇的。

天刚蒙蒙亮,漫天霜雾,她就出门往门前的田埂上走,田埂的尽头再过一块地就是老头子的坟茔。来到老头子的坟前,她看着老头子的坟茔,泪又无声地涟涟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这样狠心,丢下她这样早的一个人走了,而她这样的伤心,老头子都不再说一句关心她的话,要是曾经,老头子怎会如此,她觉得她过得好累,好绝望。她用手去抚摸老头子的墓碑,她一句话没有说,只是泪簌簌地不住地往脸颊下淌。她想着自己将守着这一切直到自己的生命也如同老头子一样的逝去,更是悲从中来。想到这里,她又将问题重想了一遍:我就要这样直至去世为止吗?

天色还没有亮开就又昏暗了起来,还没有晴定的天空许是又将下雨了。


更多本人各种题材的现实主义原创纯文学或严肃文学作品请访问本人的博客主页,也欢迎关注本人的博客。

 

 

 

 

     二〇一七年冬月廿三日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2018年01月05日
后一篇:小说:面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8年01月05日
    后一篇 >小说:面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