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張國立
作家張國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447
  • 关注人气: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里的戀情9.穿玻璃鞋的医师

(2012-12-25 00:43:10)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穿玻璃鞋的医师》 张国立

 她到底打什么主意?刘医师回到办公室将听筒狠狠往桌面上一砸,坐在门外的助理茱丽探头进来看一眼,但随即缩回去。
 三个月前小惠突然消失,那天晚上他到租的小公寓去,干干净净,除了小惠自己的东西之外,其他原封不动,电视机屏幕上贴着一张纸条:
 「对不起,唯有贴在这里你才可能看到。我走了,不给你任何困扰,掰掰。」
 他和小惠一年多前利用这间公寓作为幽会的场所,每星期三、五,他可能留下过夜,但大部分都在午夜十二点左右离去。小惠笑说他是灰姑娘,得赶最后一班南瓜列车回家,否则会从天堂摔到地狱。说得倒也没错,要是被老婆知道,那不只是地狱,是炼狱。
 电话响起,
 「龙龙的生日party延到星期六,」老婆从不用称呼或招呼语,「放心,他说星期六也很好,孩子都知道你忙。」
 本来星期三早就没事,刘医师却因为长期对家人说这天得做研究,小惠走了之后,他也不好说如今研究不做了,每天可以早早回家吧。男人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有限自由,岂能轻易放弃,于是每星期三和五,他得安排好活动,即使陪无聊的院长喝酒也无妨,就是不能在午夜前回家。
都是妈的小惠!既然走了还回来干嘛,全台北有几万名妇产科医生,非来找
他!
 消失三个月的小惠挂了他的门诊,见到坐在诊疗桌对面的小惠,刘医师吓了一跳,倒是小惠神态自若装作不认识,聊了几句怀孕的状况,他便要小惠躺到一旁的病床上,拉上帘子正想发作,小惠却抢先开口:
 「我想,找认识的医生毕竟比较好是吧?」
 之后两人不再说话,那么熟悉的身体如今已变得陌生,小惠的乳房已明显发胀,腿部也有水肿现象。用超音波检查,胎内的五个月大的孩子已成形,他将屏幕转到小惠能看见的位置,
 「是他啊?」小惠尖叫着,「好小好可爱,像小熊猫一样。」
 一切都正常,小惠离去时还弯身鞠躬说,多谢刘医师,以后麻烦你了。
 谁的孩子?台湾其他的妇科医生都休假去火星了吗?
 刘医师从手机内找出号码,拨出去,依然是录音,这个号码已停用。他开了计算机查病历,小惠留的是家里的电话号码,那么她回台中父母家住了?坐一个多小时的车特别来台北看妇产科?刘医师背心有点发凉,她要钱?要刘医师实践当初答应的离婚承诺?
 小惠为了他辞去院长秘书的工作,两人谈过几次关于未来的事,刘医师无法离开妻小,就是那天小惠走了。可以了解小惠的心情,她的个性很强,从不要求也不吵闹。最初一个多月刘医师心情烦躁,不久想开了,反正迟早都得面对现实,她自己先做决断也好,这种事搞到最后,不是身败名裂就是毁家弃子。
 但,她又找来做什么?
 
 小惠的胎儿一直都很正常,上午七点半产下一个三千一百公克的健康女娃儿,住了三天院,刘医师几次见到小女孩躺在小惠怀里吃母奶幸福的模样。每次护士都陪着,依然没有交谈的机会,令刘医师纳闷的是,生产前后从未见过小惠的老公来过,难道在外地工作赶不回来?这几个月,小惠都准时来做检查,两人讲的全是关于胎儿的事,小惠也故意躲他,做完检查就走,刘医师准备了一百万现金放在办公室抽屉内,早打定主意,如果她要的是钱,最多就这样。
 不行,再也憋不住,明天小惠就要出院,不问清楚不行。他在办公室待到十一点多,想必探病的亲人都走了,他加快脚步装成有急事的模样走进小惠的病房,空荡荡的,一问之下才知道傍晚时已出院。
 「黄小姐留了件礼物给您。」
护士递来一个信封,里面只是张谢卡,上面写着:
「只是想让她在父亲的手里降临这个世界。」
刘医师没有直接回家,他甚至忘了儿子的生日party,坐在河滨公园看闪着星光的河面,过了午夜十二点,仍将脸埋在手掌中。夏天快过去,夜有点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