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来自加拿大的王若文
来自加拿大的王若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5,647
  • 关注人气:5,7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石狮子》

(2012-04-19 09:27:08)
标签:

石狮子

姥爷

衰老

酸雨

儿时的记忆

怀念

育儿

分类: 儿童文学

四月二十二日是地球日,全世界都在举行『提高环保意识』的活动。四月也是我爸爸去世的周年纪念,我于2008年出版的绘本故事《我的石狮子》恰好配合了这两个主题。

 

(原著为英文。中文尚在打磨中,请勿转载,禁商用。)

献给先父王栋臣和儿子凯文:很多年前,你们一老一小沿着街道走去探望邻里的石狮子的情景,时而浮现在我的眼前,一切就好像是在昨天。岁月改变了很多事情,却改变不了我对你们两个的爱。

 

《我的石狮子》

作者王若文/插图于鹤忱

 

从前,我家住在一条杨柳成荫的街上。沿着街道走下去,有一座大石头房子,房前站着一头石头狮子。

 

我小的时候,迷恋上了各种狮子,把这座石狮子也“据为己有”。

《我的石狮子》

我通常花很多时间去抚摸它,爱慕它,和它说话,就好像它真是活的。

 

每天,姥爷都带着我去看望我的石狮子。

《我的石狮子》

下雪天,姥爷扮作爱斯基摩狗,拉着雪橇带我去。

《我的石狮子》

下雨天,姥爷装成太空人,推着我的“太空船”去找石狮子。

 

任何情况也阻拦不了我们天天去找我的石狮子,只有一次例外......
《我的石狮子》

一天,我从好几级楼梯上滚了下来,脑门儿磕破了一个大口子,得立刻去急诊。跟随救护车的叔叔给了我一只毛绒熊。

 

“不要,不要,不要!”我哭闹着,踢蹬着。姥爷立刻把一个玩具狮子头塞给了我。
《我的石狮子》

当医生进来的时候,我正忙着玩狮子头呢。“怎么样啊,小伙子?”

 

医生给我缝了几针,贴上了胶布。瞧,还真像是受了重伤呢,我感到自豪极了。

 

“谢谢你的配合。”医生说,“你很勇敢。”他还借给我他的听诊器,让我当医生。
《我的石狮子》

转天再去看我的石狮子的时候,我带上了自己的“听诊器”。我将石狮子的全身上下抚摸了个遍,给它一个彻底的检查。我发现它的一条后腿有一些细小的裂纹,头上有一条稍大的裂缝。

 

我兴奋极了:“我们回家,姥爷。立刻回家!”姥爷笑了,他总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的石狮子》

姥爷给了我两张创可贴,说:“咱可说好了,创可贴粘石头可粘不结实,如果脱落下来你可别哭。”
《我的石狮子》
我用创可贴给我的石狮子“治好了伤”。

 

“谢谢你的配合。”我说,“你很勇敢。”我搂着它的脖子,告诉它:从现在起,它会好起来。

《我的石狮子》

 

当我长大了,开始上学了,我仍然去看望我的石狮子,多数是我自己去。姥爷渐渐地老了,越来越少出来了。

《我的石狮子》

 

年复一年,我发现石狮子的头上和腿上的裂缝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宽。甚至还有小石块儿剥落下来。

 

我抚摸着石狮子那被风月蚕食的头,轻轻地跟它说话:“你是不是像我姥爷一样变老了,衰竭了?我多希望你们俩永远停留在现在,不再继续变老啊。”

《我的石狮子》

 

那年夏天,在我刚刚小学毕业的时候,姥爷病了,去世了。我们一家实在太悲伤,不得不搬家。

 

我很眷恋我出生的那个房子,和我长大的邻里。我特别怀念我的姥爷,还有我的石狮子。

《我的石狮子》

 

开始上高中了,我要乘的公共汽车正好从我的旧邻里经过。儿时的记忆就像是老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从我脑海里闪过。一股冲动怂恿着我去看看老地方。

《我的石狮子》
终于,我决定星期五一放学就去。

 

星期五的最后一堂课是科学。没意思!老师讲来讲去都是什么“环境”、“酸雨”......

 

“不就是雨里含点儿酸吗,有什么大不了。”我想,“酸雨又没有伤害到我,关我什么事?”

 

可是,老师要求我们做一些调查研究,准备一个讲解“酸雨”的报告。老师建议我们的题目可以是讨论“酸雨的影响”或者“我们怎样做才能减少酸雨。”
《我的石狮子》
当一个课题引不起我什么兴趣的时候,我真想不出一个好的报告题目。算了,没灵感,别跟自己劲儿,周末再想。

 

一想起就要再次看到老邻里和我的石狮子了,我有些坐卧不安。离放学还有半个小时,我已经收拾好了书包,心浮气躁地时而看表,等着打铃。
《我的石狮子》
深秋的夕阳将天空抹上一层桔黄,凄凉的秋风带来阵阵柳叶飘落的清香。

 

在这夕阳下、秋风里,那座街边的大石头房远远地矗立着,看上去不再像以前那么宏伟。石头房前,站着我的石狮子,孤零零的。

 

我油然然感到一阵悲伤,立刻加快脚步走上前去。

《我的石狮子》

 

我的石狮子仍然守卫着那座房子,和我很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它的样子一样。

 

可是现在,它看上去又老又孤独。头上和腿上的裂纹深了很多,宽了很多,还曝露出了里面一些上了锈的铁网。还有,更多的裂纹开始爬遍了它的全身......

《我的石狮子》

这时,一位男人走了出来,但不是以前的屋主。他大概和我爸的年龄差不多,带着一副大近视镜。

 

“你好。”那男人和我打招呼,“这石狮子很漂亮,是不是?”

《我的石狮子》

 

我点点头:“它以前更漂亮。”然后我告诉他我以前住在这附近,自小到大伴着这个石狮子。今天,我是刻意来看它的。

 

“哦?有意思。”那男人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接着说。”

《我的石狮子》

我和他分享了儿时美好的回忆:我讲给他听我是怎样爱上我的石狮子的,我的姥爷是怎样天天带我来看望它的。那个男人也被我的故事打动了,他认真地听着。

 

摸着石狮子身上的伤痕,我心里很是难过:“它怎么损坏得这么糟哇?”
《我的石狮子》

“我想我可以解释这个问题。”那个男人往上推了推眼镜说,“一般来讲,物质经过时间会老化,特别是室外的东西。而雨水经过污染的空气会带有腐蚀性的酸,从而加剧了对物质破坏的效力。这个石狮子只不过是受害者之一,毁坏它的罪魁祸首是......

 

“酸雨?”我惊呆了!
《我的石狮子》

(结尾,无字)
《我的石狮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