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回顾“代笔门”

2015-04-01 13:12:13评论 杂谈 文化

 

 

三年前的春节期间,微博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针对韩寒的“代笔门”风波,这个事件影响深远,非常值得回顾和反思。

 

“代笔门”整个席卷了微博,有些人热衷于站队,也有些人被迫表态,俨然成为了一个浩大的网上群众运动。我本人拒绝站队拒绝表态,当时以少量介入的旁观者身份经历了这个事件,现在事件已过去三年了,这个话题基本没人谈了,也不再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到了可以弱弱地表达下自己观点的时候了。

 

这个事件非常庞大,无论如何记述都会挂一漏万,所以干脆不做陈述性的介绍,只从个人视角展开。

 

首先说明的是,我是个乏味的理工男,文学艺术音乐的修养值很低,其实有不少理工男的文艺素养很高的,我对他们也很羡慕,但很遗憾自己不是这种文理双修的人。我当年对很火的韩寒基本无感,甚至可以说与韩寒完全没有交集。

 

我对代笔的真伪毫不关心,这是真心话,好比某个我不关注的歌手,他在春晚上真唱还是假唱跟我有什么关系?既然我对代笔本身无感,又为什么少量介入讨论了呢?这是因为当时出现了不少所谓的代笔科学证明,这些证明涉及到了概率统计分析等数学知识,而这恰恰是我专业理论的基础,这是我很有自信也很感兴趣的内容。

 

1、不做归一的统计分析

 

开始关注的第一个代笔证明是个统计分析,提出者是个海外学者,他通过对特定词汇的频次分析,得出了署名韩寒的文字与其父文字相一致的结论。用大白话说,就是署名韩寒的文字中,某些习惯性用词就是韩均仁的常用词,这就是韩寒文章实际是由其父代笔的证据。

 

这种统计分析很有说服力的,因为代笔写作虽然可以刻意调整风格,例如故意装嫩用些时髦用语啥的,但习惯性用语是很难改变的。好比是罪犯为欺骗街上的摄像头而乔装打扮,但走路姿态等个性特征还是会暴露的,多年养成的写作用词习惯是很难完全隐藏的。

 

这个学者的统计分析结果被当作了代笔成立的铁证,风头一时无两,颇有证据已经确凿了的样子。但是且慢,有人冷静地研究了这位学者的分析,发现他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他在统计时居然没做“归一化”!

 

啥是“归一化”呢?说起来非常简单,那就是统计素材的分母必须一致。举例来说吧,张三说了10句脏话,李四只说了5句,能因此说明李四的语言更文明吗?这要看这些脏话分别处于多大的样本空间中,如果张三一年内只说了10句脏话,而李四一天之内就说了5句,那之前的结论显然就是错误的。

 

那位学者分析统计署名韩寒的文章和韩均仁的文章,得出了某个特定词数量非常一致的结论,但用于统计的两人文章字数却相差甚大,某些特定词的数量一致,但其实在文章中的出现频次却是相差甚远的。

 

这个道理非常浅显,这个错误也非常低级,以至于被人揭穿后,该学者根本无法反驳,而是默默删贴了。

 

引起我注意的是,当初拿着这个所谓“铁证”说事的网民们,甚至倒韩的旗手,没有一个因此而认错道歉的,而是换了个新的“铁证”继续攻击。

 

这就不是求真的态度了,你可以拿所谓的铁证来质疑,但当这个铁证被推翻后,按理说你得认错道歉,这才是你继续质疑的前提,哪有这种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连续质疑的道理?

 

好比是你怀疑某室友偷了你的钱包,并在寝室里公开了你的质疑,结果被证明你的质疑是不成立的,你不但不认错道歉,反而继续质疑那个室友偷了你的手机,这叫啥事?这就是打着求真的旗号耍流氓。

 

2、不讲相关的概率连乘

 

倒韩已成为网络狂欢,各种不靠谱的代笔证据纷纷涌现,这些众多的证据真的有用吗?于时出现了一个所谓有数学根据的说法,那就是“多个弱证据可以合并成一个强证据”,而且还给出了数学原理,那就是“概率连乘”。

 

好比说一枚导弹打中飞机的概率是0.9,打不中的概率是0.1,两枚齐射的导弹打中飞机的概率就是1-(1-0.9)(1-0.9)=99%,打不中的概率就变小到了0.01。同样的道理,随着弱代笔证据的不断涌现,韩寒没有代笔的可能性随之越来越小。

 

当初有个倒韩大将还给出了所谓的数学分析,结果被我驳斥,我的长微博如下所示:

 

这个长微博拉拉杂杂说了不少,核心观点就一条“非统计独立的事件不能概率连乘”,这其实是条很基本的概率知识,理工科的大学生们都应该懂的,所谓“多个弱证据合并成强证据”的说法,就是完全不顾及这些所谓弱证据相关性的胡乱相乘,这种说法就是彻底的胡说八道。

 

我当时曾公开夸下海口,说即使是数学院士来了也推翻不了,这真不是我狂妄到敢跟院士叫板,而是因为这个数学问题实在是太基础了。

 

事实也证明的确没人敢推翻我的说法,但恰恰因为我的正确和高调,给我惹来了很多麻烦,遭受到了太多的攻击和人身威胁,具体情况就不谈了。我的遭遇令我深刻地认识到一点:这些倒韩派真的不是在求真。

 

3、二维作图解算三维比例

 

代笔门进入到了新阶段,韩寒的身高成了焦点,又有一位倒韩大将通过照片进行了二维作图,并解算出了三维的身高比例。我当时就提出了反对,事后也做了专门的数学分析,下图就是事后分析的长微博。

回顾鈥湸拭赔

 

 

这也是个非常基本的数学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歧义,而且道理我已经掰开了揉碎了地讲清楚了,相信即使初中生都能明白。如果还不明白呢?那请你买一串糖葫芦,用手举着它从下往上看它,就会发现根本不是正圆相切。

 

如此明显的错误,不仅对方死活不认账,其它倒韩大将也都不认错。这三个问题,令我彻底地搞清楚了倒韩的真相,我其实并不很生气,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着太多挂羊头卖狗肉的事,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但有个人令我感到了同情,他就是@方邡的文检鉴定

 

韩寒为自证清白,公开了自己的手稿,结果这成了更大的靶子,其中的“四两拔干片”就成为了抄稿的铁证。方邡是公安部门的资深文检鉴定专家,擅长做笔迹鉴定。可能是出于职业兴趣吧,他对“四两拔干片”的笔迹进行了鉴定。

 

如下图所示,他通过对比韩寒之前的笔迹特点,认定所谓的“干”,就是韩寒关于“千”的个性写法。​


回顾鈥湸拭赔

 

 这位老警官得罪了倒韩派,受到辱骂无数,通过他的回帖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懑,平日里一位受人尊敬的资深专家老公安,仅仅因为兴趣做了个笔迹鉴定,竟然在微博里遭受如此汹涌的谩骂和人身攻击。这位老公安真的被气到了,要求谩骂者公开身份,他要去法院告状。

 

说到这里,肯定有很多倒韩人士不服气,说你只挑了几个对倒韩不利的证据来说事,你咋不分析那些更硬的铁证呢?其实啊,这几个就是当时最硬的铁证,而且至今也没见倒韩派认错,跟从不认错的人是根本无法沟通的,我的道理也只是讲给广大的傍观者听。

 

有人把我定义成韩粉或挺韩派,这也是逻辑混乱者的误解,我之前就没关注过韩寒,咋就成了他的粉丝?而且我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定就没有代笔,一次都没有,只不过是认定了某些所谓的代笔铁证是打着科学旗号的伪科学,甚至是非常拙劣的伪科学。

 

有人会认为我耍滑头,明着不表态暗地里挺韩,比那些知名的韩粉还坏,我知道一定会有不少倒韩人士会这样认为的,人的成见是很难改变的,我也无意说服他们。我想表达的是:代笔门在我看来,本身就是很难证伪的,所以也是基本不可能证实的。

 

这里给出了“证伪”和“证实”两个词,这是科学哲学的术语,“科学理论为什么这么可靠,可证伪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请注意并不是“可证实”,而说的是“可证伪”,这句话您能理解吗?

 

自由落体定律是个科学理论,但纵然做了1000个比萨斜塔实验,也保不齐第1001个实验的结果不同,人类永远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因此反向设置了一个活口,只要你能做出一个违反自由落体定律的可靠实验,那这个科学理论就会被推翻。

 

实际上,自由落体实验是很好做的,但百年以来愣是没有一个人做出推翻这个定律的实验,这反过来说自由落体定律是非常可靠的。一个理论越容易被证伪但又总不能被证伪,说明这个理论就越可靠。

 

您仔细琢磨下,如果能理解了这段道理,那就说明您对科学的认知就更进了一步。这个道理并不难,在社会学中也有类似表述。例如有句话说的很好: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就是说,如果你根本就没有留出一个可以反对的活口,那一味的肯定就是没有意义的。也可以说,一个没有敌人的胜利是毫无意义的。

 

公平的审视代笔门,这是个可以证伪的命题吗?也就是说,韩寒方出据了什么证据,就可以把代笔指控砸的粉碎?如果您平心静气地深入思考,就会发现:无论韩寒出据何种证据,都不能排除代笔的可能性。

 

出示手卷行不行?事实证明这根本不行,因为这排除不了你抄写的可能性。现场表演写作行不行,这排除不了你提前背作文的可能性。即使是身高都无法自证,找三甲医院公开测身高,即使结果是173,但你排除不了提前做牵引的可能性。

 

代笔门本身就是一个无法证伪的命题,也正因为这种特性,所谓的“证实”也就是毫无意义的。您可以主观认定韩寒就是代笔了,就跟有些人认定我是个不学无术的通信盲一样,这是您的认知自由,但请不要戴上科学和逻辑的帽子。

 

这场全民狂欢式的网络运动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那就是“自证清白”。不知从哪里冒出个马甲,对着名人提出一个贬低其人品的质疑,然后叫名人自证清白,如果对方不理会就是心虚,然后一群人围着鼓噪狂欢,齐声喊着“某某某出来走两步”。

 

为了澄清这些认知误区,我写了《辩论七律》和《质疑的规则》,这两篇文章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即使倒韩大将们也都没有反对,不是他们不想反对,而是道理我已经讲透彻了,他们根本无法反对。

 

在微博辩论中,我是被倒韩人士们所痛恨的,他们总指责我诡辩,我非常理解他们的感受,因为我从来就不按他们的路子走,而是把话题绕过180度,用他们的逻辑挖坑,引着他们入坑,然后我再往他们头上添,也难怪他们会愤懑。

 

他们的质疑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有明确事实根据的质疑,一种是有所谓事实根据的质疑,我对这两种质疑有不同的反击套路。

 

对没有明确事实根据的质质,我的反质疑是“你裤裆里没蛋,请你脱裤照相上传,否则就是自认太监”,这话是带着玩笑语气说的,但即使如此,对方多数情况下也会愤怒,然后我就教导他:您瞧瞧,这种贬低对方的无根据质疑是多么的讨厌啊。

 

对有所谓事实根据的质疑,我做的不是正面解释,而是要对方做出“若质疑中使用的所谓事实是假的,则公开认错道歉”的承诺。对方若不敢做出承诺,则我拒绝对质疑做出任何解释。

 

这些倒韩人士的惯用招式就是无限质疑,一个所谓铁证被推翻后,再拿出另一个铁证,被质疑者会陷入疲于应付的局面,然后就会崩溃。我要求对方做出承诺,就是打破了这个死循环,逼迫对方承担起质疑的责任来。

 

质疑者拿出的所谓事实是真是假?其实他们心里也没谱,只不过是个攻击对方的借口罢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求真而是整人,我这样要求他们对事实做出保证和承诺,他们一下就懵了,基本没人敢做这个承诺,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做出承诺又被我打了假,那就是被左右开弓抽了耳光。

 

这些倒韩人士对我很气愤,称我的辩论方式就是靠“唬”,这其实说的有三分道理,但为什么你们每次都被我“唬”住呢?你们连质疑所依据的事实都不敢保证,我凭什么要回应你们这些可笑的质疑?

 

令人遗憾的是,包括韩寒在内的很多网友,并不具备这样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辩论技巧,总是会陷入被动之中。同样的,那些向我动手的质疑派,他们的科学素养、逻辑能力、辩论技巧更是差得远,他们的自以为是总会在我这里栽跟头,他们会愤懑地拉黑我,并将攻击我的帖子置顶泄愤,把这些对我发起恶意质疑的人气成这个样子,我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二战时德国日本的激动民众,文革时亢奋的红卫兵,哪朝哪代都不乏头脑简单的狂热者,喊着口号就以为真理在握,胡作非为还以为是在维护正义。这是没办法的事,毕竟理性、逻辑、科学素养是很奢侈的知识和能力,多数人是不具备的,以至于这种群盲的狂欢总是不断地出现。

 

代笔门虽然已过去了三年,已经基本没人讨论了,但此文一出,我肯定还会倒韩人士痛骂的,因为他们会感到智商被羞辱了,也有些人会感到被揭露了。我无意再跟他们纠缠,更不会跟他们辩论,欢迎他们继续认定我是个不学无术的通信盲,是个只具有娱乐价值的逗逼……随便他们怎样认定吧,这是他们的认知自由。我觉得在科学素养和逻辑能力上,他们跟我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假如得到了他们的认同,那才是对我的羞辱。

 

科学与逻辑是人类文明史上璀璨的明珠,它们是人类强大的思想武器,但它们终归属于工具性的知识。超越这些工具性思维之上的是人性与良知,只有在人性与良知的主宰下,科学与逻辑才会是造福社会的利器。人性与良知的标准是什么?我说不清楚,但我所能理解到的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多做善事,不要作恶。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