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路
王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8,331
  • 关注人气:19,5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路:猫咪吾师

(2015-08-28 08:21:43)

今天去医院打了第二针,狂犬疫苗。

 

护士把针尖扎到我左臂上的时候,收到朋友微信:王路老师,你会从此就讨厌猫咪了吗?

 

我说,怎么会。

 

不过,在她咬我的一刹那还是有惊惶的失落的——好好喂你,居然来咬我。但因为疼痛,还来不及失落,一时茫然了。手里还有些猫粮没吃完,也再无心再喂,丢在地上,拍拍手走了。

 

教训。这是一个教训。其实早该想到,只要把猫粮放在手心里喂它们,迟早有一天,会被咬的。但这一层浅显而明白的道理,我是在被咬之后才领悟。

 

很早很早以前,我家养过一只小白猫。她也是我从此不再养猫的原因。她在一个多月大的时候丢失了,被锁在我家商店外面了。商店在市场上,白天熙熙攘攘,她不敢露头。于是到了夜晚,所有商店都关了门,我家店里亮着一盏等,等她回来。

 

那一年我大学毕业,工作两个月就不干了。单位似乎有小姑娘对我有好感,假如一直待下去,搞不好就跟同事结婚了。后来小姑娘跟别的同事结婚了。你发现结婚这事也很随意,就跟古装剧里抛绣球似的,砸到谁就是谁了。我生怕被砸到,就回家了。回家时,正是猫丢掉时。我就替换了我妈,每天夜晚在店门口守候。

 

夜里的市场冷清得多,四望漆黑,像瑛姑的小茅屋在沼泽地里。我点着灯做考研英语阅读理解,等候猫咪回来。我的英语是笨到家的,六级考到第四次才过。阅读基本上五道题会错两三道。但就在等候猫咪回来的那些夜晚,奇迹般地,竟然一个都不错了。那年冬天的研究生考试,阅读也是全对的。世上有很多事情很奇妙。总之,转变就是从等待猫咪回来的夜晚开始的。

 

但直到我离开家,猫咪也没回来。我去郑州大学复习备考去了。时光从夏天的尾巴流泻到秋天的肚子上。突然有一天,妈打电话说,猫咪回来了。我赶紧问,她在流浪的这些天里吃什么呢?妈说,吃路边的垃圾吧。就这样,在外面流浪了一个多月的猫咪回家了。

 

流浪过的猫,是对猫生有着过猫的理解的。如果一个人对人生有着过人的理解,就会明白此话真实不虚。猫咪本来没见过我。到我寒假回家,却一点都不怕我。仿佛冥冥中有谁告诉过她在那些暗夜里我曾点着灯等待过她。于是我成了她最亲密的主人。不,应当说是客人。不应当自称是骄傲的猫的主人,那样有损于谦卑。她才是世界的主人。

 

我每次演算戴蒙德模型和汉密尔顿方程的时候,她就会跳上小方桌卧到我的书边,很任性。我让她挪一点,她就不情愿地往旁边拱一拱,装作搞不懂到底多少点才叫一点的样子,然后睡着了。家里来客人她会怕,但对我则是毫无保留地任性。我戳她肚皮挠她脑门她都装出一幅淡定模样漠然地眯着眼睛,但我知道她很享受。从每天晚上她用前爪轻叩我卧室门的时候,我就十分清楚这一点了。

 

我用指尖揉她鼻子,伸到她嘴边,她就会伸出舌头来舔,甚至用牙划拉两下。像一个武士得到宝刀时会用两指平触刀锋来试试锋刃,猫咪也会让我试试她的利齿,但从来都把分寸拿捏得最好,不让我的手受到一点点伤。并不是每个养猫人都这样幸运,这让我平添了自以为是的骄矜,觉得自己可以媲美公冶长,有和一切猫咪心心相印的本领。

 

正因如此,在那只猫咪离开我的生活很多年之后,我又很偶然地喂起路边的流浪猫时,从来都不曾想到过会被咬伤。直到被咬破皮看见血丝,我才明白,和一只猫之间建立起来的信赖并不能够被别的猫取代。不是所有的猫都如同从前那只曾经走失又回到家里的小猫咪。一个人对待猫也不该如此滥情呀。

 

捏着受伤的手指扪心自问,我才蓦然发觉,想要猫有口吃的并不是我真正的发心和唯一的乐趣。我最大的乐趣不是喂猫,而是逗猫,是很享受猫咪们带着疑虑和警惕的眼神围绕在我身边打转转。所以才故意把猫粮放在手心,把眼睛瞥向别处,等待它们一点点凑近、探身,到我的手里来觅食。

 

猫的缺陷如同人一样,在禁不住诱惑的时候就轻易暴露了。那些小猫咪们,进三步退两步地逡巡,有时候鼻子都触到我的手边却倏地逃开了。逃开之后还恋恋不舍,绕到我身后又探着小脑袋一点点凑过来。猫咪们努力装出注意力并不在我手中的猫粮的样子,眼神淡定地望着远方。但哪里能瞒过狡猾的人类呢。我也因此心下凛然——但凡一只猫有了欲望,纵然再如何掩饰,人类也会看得一清二楚;同样,但凡人类有了欲望,纵然再如何掩饰,上天也会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猫咪最终不能禁住诱惑,还是将小小的头颅埋进了我的手心。我早该明白,这并不是信赖,而仅仅是诱惑。在一种诱惑下呈现出貌合神离的亲密。我想,假如有个坏人,喂给猫有毒的食物,或者偷偷把着牢笼,猫焉有不上当之理。再惕怵的猫,在诱惑面前,也很容易就跌入深渊。好在我是个好人。至少在面对这些猫的时候,全无相害的意思。

 

我享受这样君临臣下的姿态,享受这样拿一捧食物就可以引诱种种猫咪的姿态。却忘记了,这样做也许并不道德。同是一条性命,同是有情众生,并不该拿自己所拥有的来引诱另一名有情。大到名望、地位、财富,小到一捧猫粮,都不该成为有情之间互相引诱的手段。并没有谁有理由匍匐在你的身下。

 

一旦忘记这个道理,就很容易滑向不道德的境地。那么,猫突然咬上我的手指,实在是太有理由了。它提醒我不要为此得意,要我明白自己的昏聩,以及对芸芸众生的不尊重。

 

人应当谦卑。所有的布施,都不能成为骄矜的理由。一旦骄矜之心生起,布施的意义就不复存在。我想到朋友给饿鬼的布施,想到儒家的祭祀。在布施饿鬼的时候,你是不会把饿鬼视作自己的臣仆的。可在喂猫的时候,你想当然地以为猫只是吃了你几粒猫粮就应当同你亲密了,这是很没有道理的。在祭祀的时候,是怀着崇敬和感念的心的。喂猫也应当如此,才不至于怠惰和放溺。

 

只是,当人面对比自己弱小的众生的时候,自负的情绪就容易生起,就容易昏聩地以为可以掌控一切,而且一切有理由被你操纵和主宰,这种想法实在是很危险的。

 

微信公众号:i_wanglu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王路,新书《唧唧复唧唧》十月上市,公众号:i_wanglu,转载请将本段话一并带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