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路
王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8,493
  • 关注人气:19,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有人问我:你不喜欢现代人的什么品质?我说,进取心。现在很多人干很坏的事情,都会以进取心的名义。


那些自以为进取的人,和刻苦的人不一样。刻苦是值得敬重的,刻苦的人,往往自律。但是,所谓进取的人呢,往往侵略性很强,有营就钻,不择手段。这和刻苦恰好是反过来的。刻苦是,走难走的路。路虽然难走,但它是正确的,通向宽广的远方。而所谓进取的人,只要看到捷径,没有不走的。


“精进”这个词,是从佛教传来的。但佛教讲的精进,和很多人理解的不一样。它唯一指向迁善改过,让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得到平静喜悦,也帮助周围人从痛苦中解脱,得到平静喜悦。精进不是指向更多钱,更大影响力,如果一个人更有钱,更有影响力,别人却因为他增长了嗔恨、贪婪、愚痴、嫉妒。那是不算精进的。


具体来说,精进要修集四种力:胜解力、坚固力、欢喜力、休息力。今天先聊胜解力。


胜解,就是坚定的信解。发自内心认为一样东西好,再也不动摇,就叫胜解。


有人说,我觉得打太极拳好,是真好,不是假好。但我就是坚持不了,一到早上就睡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看到很多人的批评,我才发现,自己是很幼稚、很无知的。事非经过不知难,写文章很简单,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批评当事人,确实过于傲慢和自以为是了。蹭热点,剑走偏锋,也是很坏的毛病。而且,一开始听到批评,不愿意承认,跳出来反驳,并引用佛法为自己开脱,不仅幼稚可笑,更容易误导大众,起到很坏的效果。在此为我的鲁莽、自负和无知道歉,请大家谅解。批评的声音虽然刺耳,留着也能起到警醒的作用,就不删了吧。愿自己迁善改过,愿大家平安喜乐。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昨天的文章发布,收到很多骂声,很多不同的意见。有人说,你作为媒体人,“独辟蹊径”,宣扬以暴制暴,吃人血馒头,云云。还有人说,有本事别删。

除非系统删,我是不会删的。我不仅不删,还有必要再回应一些说法。


—————————评论回复(原评论中错别字不改)———————————


问:昨天开始看到这条新闻,十分同学,不忍卒读。今天看到这条新闻在各个平台刷屏,每次都不忍打开。我想这大概就是恻隐之心,也是人之常情。王路先生经常在公众号里谈佛,谈慈悲之心,但是先生的这篇文章,我看不出半点慈悲。我不知道真正的佛教弟子会怎么评论新闻中的儿子,但我相信绝不会像是王先生这个样子的。没有了慈悲之心,谈出来的金刚手段也许是人血馒头。


答:你不懂得什么叫慈悲。僧团中,有人犯戒,难道要包庇他吗?要检举出来,这是帮助他忏悔清净。世间的恶人,不知悔改,要阻止他作恶,必要时,哪怕用杀他来阻止他,也是对他慈悲。于欢当时没有尽力阻止,事后才报复,已经错了。


问:怎么叫当时没有尽力阻止?


答: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看了《刺死辱母者》的报道,十分震惊。


山东女企业家苏某曾向涉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高利贷135万,在偿还价值254万元的本息后,仍剩17万未还清。吴学占指使杜志浩等人催债,在苏某公司,当着苏某儿子于欢的面,将苏某按进拉过屎的马桶,并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向苏某脸上蹭。事后,于欢从接待室找出刀,捅向催债者,杜志浩死亡,其他三人受伤。此事发生于2016年4月。12月,聊城中级法院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于欢做的对吗?


从事后看,于欢做的对。这时,杀人是唯一的选择。法院怎么判,都不重要。有比法律更重要的事,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


不过,从事前看,于欢有很大的错。他本来可以阻止辱母发生。


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某按进马桶,要求还钱。


拿生殖器侮辱,是4月14日的事。杀人,也在4月14日。而且只杀了催债的杜志浩,没杀债主吴学占。


问题是,4月13日晚上,于欢干嘛去了呢?


极端事件的发生,不是突如其来的,它有升级的过程。事先不阻止,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1、


佛陀对一些问题,常常不回答。不回答不代表不知道,而代表很难交流。一个人如果没吃过苹果,你告诉他,苹果是甜的。只要他吃过别的甜的东西,就可以去想象。苹果和梨子虽然味道不同,但在“甜”上是相似的;苹果和鸡腿虽然味道不同,但在“好吃”上是相似的;苹果和月亮虽然不同,但都可以被看见、被谈论,在能被看见、被谈论上是相似的。


我们了解一种事物,是基于已有的认知展开的。小孩学认数字,会从“1像火柴”、“2像小鸭”、“3像耳朵”开始。——这是我小时候的方法,今天的小孩不容易看到火柴和小鸭,恐怕要找别的譬喻了。没有什么新东西是百分之百的新,百分之百的陌生,完全超出了日常经验。对超越经验的东西,交流是很困难的。


涅槃,正是超越日常经验的境界,所以没有办法去描述,去形容。最多只能讲它不是什么,却不能讲它是什么。佛教把这种方法叫“遮遣”。因此,佛陀说,自己说法多年,并不曾说一个字。


佛陀不回答的问题之一是:时间有没有起点?


佛陀可以回答,只是,无论怎么回答,听者都难免误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初中三年级,学政治经济学。放学后,隔壁班同学说,我们老师一口唾沫星子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推翻了。我说,怎么推翻的?他说:资本家要是把扣除机器厂房的钱都发给工人,自己不就饿死了吗?


为什么想到这事呢,因为范缜。历史课本和政治课本上频繁出现的,无神论代表范缜。


范缜《神灭论》的核心观点是:“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意思是,肉体死亡了,精神就谢灭了。


这句话对不对呢?


释迦牟尼认为,对。范缜别的话对不对另说,单看这句话,是没问题的。


最明白的证据就是释迦牟尼亲自说过:“识缘名色,名色缘识”。


对不熟悉佛教的,这句话可能不太好懂。识,或者叫心,就是精神。名色,包括“色”和“名”。色,就是物质。名,就是意根。(色,是俱有依根,也就是五根;名,是等无间灭依根,也就是意根。)单独说“色”,表示一切的物质,桌子、板凳都可以包括在内。“色”和“名”连在一起,就指六根,或者叫六处,“色”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名”是意根。“名色”就是“肉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打电话回家,我妈说:人家都说,北京的房子一夜涨了好几十万。


我说:涨就涨呗,跟咱也没啥关系。


她说:那是,你不买,跟你有啥关系呢。


又说:连个家也没有。


我心说,没房子就是没房子,怎么能叫没家呢。


天上飞的小鸟,不为房子忧虑,地上开的花草,不为房子忧虑,我有饭吃,有衣裳穿,有地方住,为什么要为房子忧虑呢。


自己没有的东西,要为它忧虑,那可忧虑的就太多了。这世间,自己能拥有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太多是自己不曾拥有的。即便是拥有的,也只不过是暂为保管而已。连自己的身体,也只是暂时替老天爷保管几天。老天爷什么时候要收走,还不一定,你还想替老天爷保管几套房子吗?


我手上有一些钱,买房子是不够,但自己花,花两三年绰绰有余了。如果我买了房子,马上要欠一屁股债,成天发愁怎么挣钱还房贷,还能安心吃饭、悠闲生活吗?


房子有它的好处。有房子的话,生活可以稳定一点,省去常年搬家的麻烦,省去居无定所的骚扰,便于吃饭更安心,睡觉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个朋友,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学新闻的,干了五六年文字工作,也算笔耕不辍了。他最近发了篇文章,我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处处都不太对劲。我说,你的文章不错,就是错别字有点多。


他说,写完太晚了,着急睡就直接发了,没检查。我想了想,觉得大概不是这个问题,回头看一遍,惊奇地发现,错别字并不多,那我为什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比方说,他写一个人回到家发脾气,用“河东狮吼”;把“血脉偾张”写成“血脉喷张”。不过,这些并不关键,关键的是,他的文章里,既有很正儿八经的词,又有很不正经的词。一方面充斥着“毋庸赘言”、“摒弃”、“砥砺”和“逻辑理性”、“筛选刺激波”,一方面又是“屁大的事儿”、“为啥要哭”、“吃好睡好身体好”。就像穿着跨栏背心打领带。


我想,是他的阅读把口味搞坏了。前几天,我问他还写英文评论吗?他说不写了,看了《》就不好意思写了。又说,最后悔的就是以前看了太多China Daily。


中文也是一样的。他一方面看很多官媒文章,一方面又看自媒体文章。不知不觉,受了侵染,流行看得多,经典看得少,又没有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时候,碰到读者因为短期的不明智行为,犯了一个大错误,比如因为赌博突然欠下一笔巨债,问:我该怎么办?


我想了半天,说:你的情况很难办。


也许,他觉得我的话没有任何帮助。我可以换个更清楚的表达:你应该慢慢地办。


——“什么?!我都火烧眉毛了,你让我慢慢办!”


怕对方着急生气,这话我是不讲的。但这正是唯一的办法。


我们用很短的时间犯下的错误,需要承受长久的痛苦。


如果因为犯错的时间短,就希望解决问题的时间也同样地短,承受痛苦的时间也同样地短,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解决的办法,他就不会跑来问我这个问题了。表面上看,他问的是“我该怎么办”, 实际上,他想问的是,怎样才能快速解决。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寻求快速的解决。面对不可能尽快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只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无论你是否愿意长久承担痛苦,你都将长久承担痛苦。如果你想逃避,想用简单的办法绕开,承担的痛苦只会更漫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人问我,如何从佛法角度看待寒山拾得的对话。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个回答,也不错,但还有点小毛病。毛病出在最后那句,“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还看他干什么呢?再待几年,早就该把他忘了。别人看不起你一下,你记在肚里好几年。愣是想憋一个大招,给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瞧瞧,这是病啊。


这段对话,之所以流传广泛,并不是因为他讲的对,讲的好。他讲的是有毛病的。假如不是有末尾那句,“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毛病就小多了。但是,缺了这个毛病,这句话很可能就不流行了。


很多时候,一个东西流行,恰恰不是因为它的好处,而是因为它的毛病。它的毛病就是众人的毛病。有多少人想出一口恶气又出不出来,怎么办?想想拾得这句话,“再待几年你且看他”,心里好受多了。


别人看不起你怎么办?


别人看不起你,跟你没有直接的关系。忘掉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