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路
王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3,507
  • 关注人气:19,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看了《刺死辱母者》的报道,十分震惊。


山东女企业家苏某曾向涉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高利贷135万,在偿还价值254万元的本息后,仍剩17万未还清。吴学占指使杜志浩等人催债,在苏某公司,当着苏某儿子于欢的面,将苏某按进拉过屎的马桶,并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向苏某脸上蹭。事后,于欢从接待室找出刀,捅向催债者,杜志浩死亡,其他三人受伤。此事发生于2016年4月。12月,聊城中级法院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于欢做的对吗?


从事后看,于欢做的对。这时,杀人是唯一的选择。法院怎么判,都不重要。有比法律更重要的事,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


不过,从事前看,于欢有很大的错。他本来可以阻止辱母发生。


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某按进马桶,要求还钱。


拿生殖器侮辱,是4月14日的事。杀人,也在4月14日。而且只杀了催债的杜志浩,没杀债主吴学占。


问题是,4月13日晚上,于欢干嘛去了呢?


极端事件的发生,不是突如其来的,它有升级的过程。事先不阻止,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1、


佛陀对一些问题,常常不回答。不回答不代表不知道,而代表很难交流。一个人如果没吃过苹果,你告诉他,苹果是甜的。只要他吃过别的甜的东西,就可以去想象。苹果和梨子虽然味道不同,但在“甜”上是相似的;苹果和鸡腿虽然味道不同,但在“好吃”上是相似的;苹果和月亮虽然不同,但都可以被看见、被谈论,在能被看见、被谈论上是相似的。


我们了解一种事物,是基于已有的认知展开的。小孩学认数字,会从“1像火柴”、“2像小鸭”、“3像耳朵”开始。——这是我小时候的方法,今天的小孩不容易看到火柴和小鸭,恐怕要找别的譬喻了。没有什么新东西是百分之百的新,百分之百的陌生,完全超出了日常经验。对超越经验的东西,交流是很困难的。


涅槃,正是超越日常经验的境界,所以没有办法去描述,去形容。最多只能讲它不是什么,却不能讲它是什么。佛教把这种方法叫“遮遣”。因此,佛陀说,自己说法多年,并不曾说一个字。


佛陀不回答的问题之一是:时间有没有起点?


佛陀可以回答,只是,无论怎么回答,听者都难免误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初中三年级,学政治经济学。放学后,隔壁班同学说,我们老师一口唾沫星子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推翻了。我说,怎么推翻的?他说:资本家要是把扣除机器厂房的钱都发给工人,自己不就饿死了吗?


为什么想到这事呢,因为范缜。历史课本和政治课本上频繁出现的,无神论代表范缜。


范缜《神灭论》的核心观点是:“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意思是,肉体死亡了,精神就谢灭了。


这句话对不对呢?


释迦牟尼认为,对。范缜别的话对不对另说,单看这句话,是没问题的。


最明白的证据就是释迦牟尼亲自说过:“识缘名色,名色缘识”。


对不熟悉佛教的,这句话可能不太好懂。识,或者叫心,就是精神。名色,包括“色”和“名”。色,就是物质。名,就是意根。(色,是俱有依根,也就是五根;名,是等无间灭依根,也就是意根。)单独说“色”,表示一切的物质,桌子、板凳都可以包括在内。“色”和“名”连在一起,就指六根,或者叫六处,“色”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名”是意根。“名色”就是“肉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打电话回家,我妈说:人家都说,北京的房子一夜涨了好几十万。


我说:涨就涨呗,跟咱也没啥关系。


她说:那是,你不买,跟你有啥关系呢。


又说:连个家也没有。


我心说,没房子就是没房子,怎么能叫没家呢。


天上飞的小鸟,不为房子忧虑,地上开的花草,不为房子忧虑,我有饭吃,有衣裳穿,有地方住,为什么要为房子忧虑呢。


自己没有的东西,要为它忧虑,那可忧虑的就太多了。这世间,自己能拥有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太多是自己不曾拥有的。即便是拥有的,也只不过是暂为保管而已。连自己的身体,也只是暂时替老天爷保管几天。老天爷什么时候要收走,还不一定,你还想替老天爷保管几套房子吗?


我手上有一些钱,买房子是不够,但自己花,花两三年绰绰有余了。如果我买了房子,马上要欠一屁股债,成天发愁怎么挣钱还房贷,还能安心吃饭、悠闲生活吗?


房子有它的好处。有房子的话,生活可以稳定一点,省去常年搬家的麻烦,省去居无定所的骚扰,便于吃饭更安心,睡觉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个朋友,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学新闻的,干了五六年文字工作,也算笔耕不辍了。他最近发了篇文章,我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处处都不太对劲。我说,你的文章不错,就是错别字有点多。


他说,写完太晚了,着急睡就直接发了,没检查。我想了想,觉得大概不是这个问题,回头看一遍,惊奇地发现,错别字并不多,那我为什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比方说,他写一个人回到家发脾气,用“河东狮吼”;把“血脉偾张”写成“血脉喷张”。不过,这些并不关键,关键的是,他的文章里,既有很正儿八经的词,又有很不正经的词。一方面充斥着“毋庸赘言”、“摒弃”、“砥砺”和“逻辑理性”、“筛选刺激波”,一方面又是“屁大的事儿”、“为啥要哭”、“吃好睡好身体好”。就像穿着跨栏背心打领带。


我想,是他的阅读把口味搞坏了。前几天,我问他还写英文评论吗?他说不写了,看了《》就不好意思写了。又说,最后悔的就是以前看了太多China Daily。


中文也是一样的。他一方面看很多官媒文章,一方面又看自媒体文章。不知不觉,受了侵染,流行看得多,经典看得少,又没有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时候,碰到读者因为短期的不明智行为,犯了一个大错误,比如因为赌博突然欠下一笔巨债,问:我该怎么办?


我想了半天,说:你的情况很难办。


也许,他觉得我的话没有任何帮助。我可以换个更清楚的表达:你应该慢慢地办。


——“什么?!我都火烧眉毛了,你让我慢慢办!”


怕对方着急生气,这话我是不讲的。但这正是唯一的办法。


我们用很短的时间犯下的错误,需要承受长久的痛苦。


如果因为犯错的时间短,就希望解决问题的时间也同样地短,承受痛苦的时间也同样地短,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解决的办法,他就不会跑来问我这个问题了。表面上看,他问的是“我该怎么办”, 实际上,他想问的是,怎样才能快速解决。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寻求快速的解决。面对不可能尽快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只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无论你是否愿意长久承担痛苦,你都将长久承担痛苦。如果你想逃避,想用简单的办法绕开,承担的痛苦只会更漫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人问我,如何从佛法角度看待寒山拾得的对话。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个回答,也不错,但还有点小毛病。毛病出在最后那句,“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还看他干什么呢?再待几年,早就该把他忘了。别人看不起你一下,你记在肚里好几年。愣是想憋一个大招,给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瞧瞧,这是病啊。


这段对话,之所以流传广泛,并不是因为他讲的对,讲的好。他讲的是有毛病的。假如不是有末尾那句,“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毛病就小多了。但是,缺了这个毛病,这句话很可能就不流行了。


很多时候,一个东西流行,恰恰不是因为它的好处,而是因为它的毛病。它的毛病就是众人的毛病。有多少人想出一口恶气又出不出来,怎么办?想想拾得这句话,“再待几年你且看他”,心里好受多了。


别人看不起你怎么办?


别人看不起你,跟你没有直接的关系。忘掉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修行有功夫的人,走路都是目不斜视的,平常闲坐时,眼睛半开半闭,似乎没睡醒的样子。


有次,弘一法师要到上海,顺路去看看弟子。他让弟子写清楚门牌,他不走到门牌的地方是不会东张西望的。有个禅师,做沙弥时从禅堂门口经过,扭头望了一眼,师父马上喝道:放逸!


我们平常在大街上走,左看看,右看看,哪里围了一堆人,就伸长脖子瞅,这对修行者来说,是不大合律仪的。


苏东坡也学佛,有些诗文写得很好,比如,“到得还来无别事,庐山烟雨浙江潮”,“溪声尽是广长舌, 山色无非清净身”。不过,也有一些,是有商量的余地的。比如,“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这里有染著声色的嫌疑——对江上清风、山间明月,还是眷恋的,还是为它的“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而欢喜的。修行人不是怕听好声、见美色,而是怕对好声、美色起贪著想,好声、美色不能永在,烦恼就会随之而来。


蕅益大师有句诗:“闻声见色多忘念,计后思前转昧心”。一个人忘失正念,多是在闻声见色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很清静,一闻声见色,问题就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大早,收到读者微信,说最近经历的事让她感到人性的复杂和黑暗,不太理解,想和我探讨。


我说,我只能简略地答复,除非可以写成文章。她说,“没问题,只要对方的身份不要那么明显就可以了。我没有觉得自己受到太大的伤害,更多的是为他悲伤。”

她跟一位男生有过接触,后来被吸引了。这时,男生说,“我从前深深伤害过一位姑娘,心里很内疚,不想再伤害你。你之所以觉得喜欢我,并不是真的喜欢我,而是因为我学过PUA,业界叫泡学,研究撩妹的。我把泡学的技巧用在了你身上,你才被我吸引。我的技巧水平在什么级别?我可以做到第二次跟女孩见面时牵手,第三次接吻,第四次……,你该醒醒了。”
诸位读者,请不要心惊,先喝口水歇歇。——说过类似话的人多着呢。如果撞上了你的经历,只是巧合而已。
姑娘说,真没想到他这么黑暗。
因为姑娘说她没有受到太大伤害,我就问:你从这个男生身上受到的有小的伤害吗?
她说,有点委屈吧,明明是先撩我,暴露自己的软弱让人可怜,结果都是套路。
又说:是不是人与人之间不能太过于了解呢?一旦过于了解,就会发现人性中的黑暗。
要知道,我们不可能对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拿到驾照时,我和同事租车去爨底下村。那是北京西郊的一座山村,出了城,秋色很好,枫叶满山。路上车辆不多,同事说,他要开一会儿。


我把车停在路边,换他上去。他也是新拿驾照,开得很慢。五分钟后,有辆车追上来,打算从我们左边超过去。山路很窄,后车刚超过半个车身,就想打方向回到路中间,同事减速不够,撞上了对方车尾。
好在,人都没事。等交警的时候,我们拍了照,把车往路边提。同事一紧张,根本不会开了。车门也撞坏了,我从副驾驶爬上去,把车停到路边。
交警来了,检查了双方驾照,问清情况,认定对方全责。对方不服:“他根本不会开!连把车停路边都停不好。”交警说:“有驾照就是会开,你超车,就是你全责。” 对方很懊恼,但也没有办法。
我觉得,他不该感到懊恼,他该感到幸运。如果不是撞车的地方刚好路线平直,如果不是我们车速很慢,如果不是左侧没有山崖,他还可能被撞倒山下。而且,他该庆幸对面没有来车,如果来一辆大卡车,他就完蛋了。
很多司机,在超车的时候,看见对面来车,不是减速跟在前车屁股后面,而是加快速度超过前车再避让。每次坐这样的车,我都提心吊胆。
万一被超的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