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信任危机:你敢把行李托付给陌生人吗

(2010-08-06 08:27:42)
标签:

信任

中国

高娓娓

北京

生活

   如果一个陌生人需要帮助,借用一下你手机打个电话,你会借吗 

   如果在机场,一个陌生人让你帮忙与你的行李一起托运,你会帮忙吗? 

   再或者说,你敢把行李 托付给陌生人吗?

       

  (一)同胞的冷漠比严冬更让我心寒

    先从以前回中国时发生过的一件事说起吧:

    几年前的冬天,我从纽约回中国,我乘坐的飞机晚点,于是我就告诉朋友不要接我,我直接打车去她家 

    我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也不怎么记路,原来去过那位朋友家,但不记得她家在几栋几楼。所以,当我凭印象来到这个朋友家的小区后,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她家了。当时我手里只有这位朋友的电话号码,可是我刚到中国,没有手机,那时,美国的手机还不能拿回中国来用,通讯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

    我还记得当时是晚上10多,北京的冬夜特别冷,我急得在楼底下团团转,到处想找电话打给朋友。可是四处都没人,也没有门卫,更没有公有电话,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一位看起来比较大方体面的先生手里拿着手机,站在院大门边打电话。

    我心里一阵高兴,这下有救了,于是我过去,等他打完电话。我想,就算我再着急,也不能耽误别人的事啊。

    终于,他结束了通话,看到我站在一边,眼神立马警觉起来。

    我很礼貌很客气地告诉他,我刚从国外回来,没有手机,朋友也住在这个院子,但我找不到具体的是哪家,想借他电话给朋友打个电话,我还特别说明我付打电话的费,让朋友出来接我。我以为这肯定没有问题,因为在美国,这根本不算什么事,我自问,以我的面相,还是不至于让人觉得我是坏人?

    没想到,我话音刚落,他连半点考虑都没有,马上说不行,然后掉头就进了大院。

    我当时尴尬极了,极度失望。我独自一人,拎着两个大箱子,傻乎乎地站在冰冷的小区门口,在祖国首都,越想越觉得难受和痛心。

    他在提防我什么?我会骗他什么?一个手机?在美国手机是免费的,我根本不用骗。

    好在我朋友见我很久都没到她家,就自己跑到楼下来找我,我才免于几个小时受冻。

    就在那天晚上,我的心冷到了极点,万分感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这样冷漠?

    如果在美国,遇到这样的情况,男士根本不用我开口,他都会停下在正在打的电话,问我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助?

    难道这就是我亲爱的祖国?怀着热乎乎的心,回到中国,没想到遇到这样的情景。

    中国怎么了?大家就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了吗?难道这个社会就变得这么冷漠无情了吗?连举手之劳都不愿意帮。

    后来,过了很久,我把事情讲给身边的朋友听,朋友们说可能他怕我用后有人盗打他的号码,还有前几年的手机费很贵,总之,他有不帮忙的理由。在中国有时是好人难做,很多人帮助别人,最后却让自己深陷窘境。还有朋友给我讲了南京那个彭宇案件。

    我听了之后更是目瞪口呆。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事,难怪大家再也不相信别人,难怪大家都相互提防,难怪大家都不愿意再伸出手去帮助别人。

    那件事情让我耿耿于怀了很久,也痛心了好久,尽管从那以后,谁说中国如何如何的坏话,我还是一如既往跟别人辩论,但想着那天冰冷的晚上,心里总是没有那么理直气壮,好像自己在撒谎,也更觉得自己选择定居美国的明智。           

 

(二)其实,那份信任就那么简单

    乘坐国际航班,可以带的行李重量远远超过国内航班,一般情况下,很多国际航空公司直接飞北京,上海,香港,即使人们到这几个城市以外的地方,航空公司都给免费机票,如:如果我从纽约回老家重庆,到北京或者上海后再转重庆的飞机,这一段的飞机票同样是免费的,当然行李也按国际标准计算。

    可是,正如大家看到的,我从纽约直接飞上海,在那里打着瞌睡陪联合国官员看世博会,所以没有直接飞重庆,再回重庆时,我的行李就不能按国际航班标准算了,那我的行李按国内航班肯定超重。

    乘坐国内航班时,我经常都会在办理登记时,和机场的人开玩笑,行李超重就多交钱这种方式很不公平,超重的要罚款,没有那么重的,是不是要退钱?

     这次,我从上海飞重庆同样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等待办理托运手续的是几位姑娘,叽叽喳喳聊得很开心,原来她们是去重庆学习的,她们单位在那里培训,她们的行李很少,和她们聊天,向她们介绍我自己,还给她们发了我的名片。 

         信任危机:你敢把行李托付给陌生人吗
           ↑在机场的候机厅,人来人往,在你需要帮忙时,有几个人会可以帮你?

     我犹豫了一下,想试试问她们能不能帮个忙,我和他们的行李一起托运,每个箱子都有主人的名字,我特别说明了箱子里是什么东西,安检时我会注明哪个是我的箱子。

     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罚款也不多,不是什么大事情,最烦的是推着行李跑来跑去交罚款。

     本来我是应该遵守规定,但我想到我买的是国际连票,本来就应该按国际行李计算,这样被罚款很不合理不合情,也怀着试试的心情。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们想都没想一下,就答应了。我真的很惊讶,没想到她们会这么爽快,很感动,她们居然这么信任我。我原以为,她们会商量,或者犹豫一下。

    看来是我多想了,我是被上次那个不肯借我手机的男人给“冻”伤了。

    我很顺利地过了行李托运这关,没想到飞机在等了3个多小时,又下飞机,又上飞机,折腾了好久,飞机晚点4个小时,但我和她们几个聊得很开心,她们告诉我,她们是周大福的员工,这是她们第一次去重庆,去参加公司的集体培训。

    哦,原来是周大福的,我早就知道周大福,知道他们的企业文化很不一般,这次看来,他们的员工都这么阳光可亲,乐于助人,周大福公司的形象,因为这几个姑娘,让我充满敬意。

     聊到最后,我们还约好下飞机要一起去重庆市区,我请她们去吃火锅。

                  信任危机:你敢把行李托付给陌生人吗 

                 ↑我的朋友们,我和周大福的这群姑娘们吃得热火朝天

    重庆机场和别的城市机场一样,离市区很远,因为飞机晚点,打乱了她们的计划,下了飞机正好我朋友来接我,于是,我的朋友把她们一起,送到市区,于是我的朋友招待大家很开心地去吃了火锅。

    热气蒸腾的火锅,久违的家乡,女孩子们亲切的笑容,都久久地温暖着我。原来,在中国还是有很多热心人。同样,那几个女孩子说:这是她们第一次到重庆,刚刚一下飞机,就感受到重庆人的热情,重庆,也因为我的几位朋友而美丽。。。。。

    在我心里,中国,因为那几个女孩子,和我的朋友们而更温暖。

 

(三)我把行李托付给了陌生人

   

    在家乡重庆几天后,要到北京。

    重庆飞北京的时候,我的行李按国内标准又超重了。

    上飞机的时候,我就开始想我的行李,于是我又跟办手续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超重的人就罚款,那行李不够重量的人,你们有没有退钱给人家?不公平啊!
    工作人员笑笑解释说没办法,看到我本来是国际连程机票,他们还是善意地提醒我:可以找行李重量配额够的人和我一起托运行李,我的行李已经通过安检,我的登机牌已经办好,工作人员让我把行李放在一边,等有人帮忙时一起托运。(当然我也要自我检讨,本来这样做是不应该的信任危机:你敢把行李托付给陌生人吗,说实话,倒不是为了占那点便和故意违规,只是一个推着行李跑来跑去交罚款,钱又不多,很烦人,相信大家有同感。)

   

    于是其他人继续办登机手续,我去看看哪个愿意帮忙,有了上次那几个女孩子帮忙的经历,这次我很想没问题吧?看见排在我后面的正好是一个小伙子,比较文雅,很像文化人,看起来就是好人。

    我问他:“你是到北京吗?”

    他说:“是”

    于是我说:“帮我一个忙,我的行李已经通过安检,我们一起办托运好吗?”,又是很爽朗的答应了,哈哈,太好了.

    于是,我们边进登机口,边聊天,他是美容美发师,已经开了几家店,分别在广州,重庆,北京

    我们一起边聊边往里走。

    到登机口时,傻眼了,我们不在一个登机口,那就意味着:我们不是一个航班!

    我的那班飞机晚上8:30起飞,他的那班8:45起飞。

    他和我居然不是同次航班,而且,我——们——也——不——是——在——同——一——个——机——场——降——落!!!!!我在首都机场,他在南苑机场,两个机场离得很远。。。。

    真是的,我怎么可以那么粗心大意呢?

    想起来了,办手续的工作人员刚好交班换人。

    我以为,我们在同一登机办理口办的手续,就应该是同一家航空公司,而且我们的登机时间都差不多,我就自然而然地以为是同一架飞机!

    没想到……

    这时,已经开始登机了,出去重新办理已经来不及了。

    行李是在我乘坐的飞机还是在他乘坐的飞机?

    问登机口的工作人员,他们也说不清

    拿出行李单一看,两张行李票上都是他的名字,可能是在他乘坐的那班飞机。

    于是我们约定,我下飞机后,在取行李处,等待行李,看看是否在我乘坐的飞机?同样,他也这样。

    这时,广播通知,他乘坐的飞机晚点。

    他说,他把身份证给我,我说不用。

    他很好奇地问我:你相信我吗?你不怕我把你行李拿走不还给你了吗?

    我说:我相信你

    于是,我们约好,如果行李没在我乘坐的飞机,就到他的地方取行李。

    他把在北京的住址,还有他的店的地址告诉了我。

    就这样,我把我的行李箱,里面有我的很多重要证件,还有我带给朋友的一些礼物,留给了一个陌生人,而我自己,只带着随身的一个包和一个电脑,独自登机飞了北京。

    到了北京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就像我们猜测的那样,我的那班飞机,没有我们的行李。

    我纽约的好朋友海萍当时正好在北京,她来接的我,她一看到我就问:“你的行李呢?”我把我的遭遇告诉了她,她马上瞪大眼睛问我:你可真放心啊!

    一问司机,去那个地方要开车起码一个小时,来回就两个小时,太晚了,于是,我决定,明天再去拿行李。

    海萍和我都在纽约生活,可能我们已经习惯相信人,

    在回海萍公司的路上,他打来电话,已经到达北京机场。

    我说,行李今晚不拿了。

    第二天,我按照他给我的地址:北京广渠门大街幸福园能工巧匠美容美发,找到了他的美容美发店,规模还不小,设计也很新颖,很时尚,我取回了我的行李,不过,我很深记住了他的名字:熊建华,哪天还要去他那里让他帮忙设计我的发型。

    熊建华和周大福公司的那几位女孩, 谢谢你们给我的这份信任,热情,我想,如果生活中多一些他们这样的人,中国的形象会更美好,世界将更加美好。。。。。

 

  博主推荐美国贫下中农豪华旅游系列:

  (一)美国贫下中农的豪华旅游---海上行走的五星级酒店

  (三)中国美女加拿大遭遇真正的富人和法国式爱情

 (四)美国豪华游轮船长贵族派头的Party 

 

  打着瞌睡陪联合国官员看世博会

 导游告诉你出国旅游哪些行为很丢人?

 中国驻美记者首次集体曝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