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泛談我與國語演說的緣

(2011-10-16 17:51:35)
标签:

杂谈

  你好台灣論壇上,有朋友問到我是否受過朗誦的專業訓練。其實我一直接觸的,是國語演說這塊,至於朗誦,則是近些年自己興趣、努力揣摩最好的發聲。

  我從小對文史、說唱藝術挺有興趣,但都不精。幼稚園時,喜歡看每周日早上中視播的國劇演出,老師就帶我在兒童節大會上唱了段京戲。小學一年級主要參加作文比賽,並不擅言詞。小學二年級,媽媽帶我去看台北市立圖書館大哥哥、大姐姐們正進行的說笑話比賽,我到了現場突然說也想登台,當下報名,結果即席發揮得了第二名,從此跟演說結緣。小學五年級第一次參加校內演說比賽,從此每學期參加演說、作文兩項比賽。
  我所說的比賽,是台灣各級學校(從小學到高中)每學期辦理的"國語文競賽"。國語文競賽包括作文、演說、朗誦、書法、字音字形。校內各項競賽的第一名,再代表學校參加各縣市、全國台灣區的競賽。這是大陸發生文革後,老蔣總統定下的規矩,作為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的一環。我從小學到初中,年年參與作文及演說,是我青春歲月的美好記憶。
  記得初中時,演說比賽永遠輸給一個女生,居於第二,評審總是說,我若語氣再加強一些起伏,就能勝出。某次我終於打敗她,學校給我訓練參加台北市的比賽,指導老師一直要我"女性化"點,不要那麼剛硬。這也是台灣演說比賽的一大迷思,似乎一定要很嗲氣,很肉麻。

  再說國語發音,國語演說比賽是台灣少數還會強調標準國語的場合了。台灣的標準國語承襲中華民國教育部的標準音,除了一些字音跟大陸官方公布有差異外,那個調不應差距太大。老派國語要求輕聲字、兒化韻都要發出來,只是台灣沒那個環境,大多數老師都硬去發準,反而失去北方官話自然的音韻。加上台灣太強調"發準",變成每個字都發同樣全,就沒了抑揚頓挫。
  我五歲時參加了幼稚園開的國語正音班,學ㄅㄆㄇ,結果一學不得了,竟成京片子。那時瓊瑤劇"青青河邊草"爆紅,叔叔阿姨都說我像那個金銘,每次回台南過年就被叫"外省仔"。我六歲第一次到大陸觀光,在北京,也覺得那裡的小朋友的捲舌音比較熟悉。
  我七歲入小學時,老師讓我上台教全班國語,說我是國語最標準的。那時李登輝初主政,尚有大中國教育遺緒,老師還教我們背國歌歌詞、抄論語、用成語造句,跟我們說先總統蔣公領導抗戰的故事。
後來我高中,就捨多年常勝的國語演說,該挑戰閩南語演說比賽,也得了台北市第三名。
說到朗誦,一直覺得是女生的玩意兒(演說比賽總贏我的女生就是同時參加朗誦),後來初中曾被拐去參加學校團體詩歌朗誦比賽,天天練習要參加全台北市比賽,各校花招百出,還有道具,直覺根本是話劇比賽,不是朗誦。那時對朗誦留下不好的印象。
  大約大學以後,接觸了大陸男聲的朗誦作品,才發覺男人聲音如能飽滿、厚實,也可以溫暖有力,感情充沛,甚至超過女聲。台灣的男聲朗誦普遍太靠向女聲的"範兒",才讓我覺得朗誦娘娘腔、不舒服。
我開始調整自己的發聲及語速,與大陸朋友討教後,發現台灣人(及部分南方人)發聲部位太前,不夠沉,致使聲音不夠雄厚。我天生嗓門大,經過調整發聲部位後,突然音色改變了,朋友說一下子低沉很多,或稱大陸腔。其實有些和發音部位、語氣都有關係,台灣人國語習慣上揚,不夠穩定。我的音頻本身應該不是特別低,過去參加合唱及團體朗誦,都是被編入第二聲部(中)。
  我發現最大氣又有文化底蘊的國語,既非大陸央視,也不是台灣老國民黨(現在的主流媒體聲音則太過刺耳),而是邵氏老電影。我經常揣摩邵氏老電影的語氣,聽來雍容又剛健,應該是略帶北方特色。我現在主要就講邵氏老國語。
  所以,嚴格說我沒受過正式朗誦訓練,也一直沒參過朗誦比賽,都是自己憑感覺來的。但我現在熱愛朗誦,之後再發些我的朗誦錄音,也希望遇到貴人指教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