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碎枫片羽
碎枫片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7,311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挽留 请不要离开

(2009-12-22 05:28:07)
标签:

碎枫片羽

飘雨桐

欲望

婚外恋

小三

长篇

情感

挽留 <wbr>请不要离开
                                             图:Léon

 

                                  文/碎枫片羽

 

曼家出事了。曼隽的父亲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生命危在旦夕。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本来要去看望情人的苏颢,立刻掉转车头朝医院的方向开去。虽然他和曼隽的婚姻基本上已经有名无实,但是身为曼氏集团的副总裁,自己的顶头上司进了医院,苏颢也没有理由不去看望。

急诊室里,到处都静得可怕。白色的,森然狰狞的画面不时充斥在曼隽的大脑里。在她二十一岁的时候已经有过这样一场经历了,那年爸爸也是因为心脏病突发而差一点撒手人寰。曼隽没有兄妹,家里出了什么事,全部都得她一个人扛。就是在那段最悲痛无助的日子里,曼隽遇到了苏颢。他的出现似乎给曼隽的生命注入了新的希望。苏颢是唯一一个在曼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来卖命的男人,他陪着曼隽在医院日夜守护了二十多天。直到老爷子病情有所好转,生命得以保存。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出院以后,原本实力平平的曼氏集团突然就做成了好几笔大买卖。于是一夜之间,跃居上海资深企业前五强。和曼隽结婚以后,苏颢也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直接跳升为公司副总裁。可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大家眼里苏颢只是一个靠女人讨生活的软骨男。苏颢没有在意这些同事之间的流言蜚语,因为他认为只要曼隽了解他就够了。曼隽曾一度把苏颢当做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贵人,然而婚后的她因嗜赌成性,长期流连在外。似乎已经淡忘了,在这个家中还有一个丈夫的存在。

都说男人不应该把女人打入冷宫,但是女人就可以在婚后让男人独守空房吗?此刻曼隽一个人坐在周围满是器械的急诊室里,耳边滴答的报鸣生让她心急如焚。老爷子似乎挨不过这一劫了。曼隽回忆起三年前那些同样的画面,那些和苏颢一起守护的日日夜夜来。她发现,这时候的自己竟多么需要一个男人的支持啊!

 

半个小时之后,苏颢赶到了医院。“爸爸怎么样了?”

“很不好。医生说他可能过不了这一关。”曼隽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都怪我,平时老不在他身边伺候。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妈妈以后怎么办?”

“傻瓜,爸爸会没事的。更何况还有我呢,怕什么?”不知道对苏颢来讲这是否是一句言不由衷的话,但是说完以后他心里似乎踏实了很多。

就在这会儿,曼隽的母亲从家里收拾完日用品之后在司机和保姆的陪同下也赶来了。老头子似乎感觉到了爱人的出现,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的嘴巴在一张一翕地说着话,目光颤颤巍巍地看着老伴儿:“我恐怕是不行了,隽儿日后就交给你了。”他又看了一眼苏颢,继续说道:“不要让她再出去野,结了婚就应该本本分分的。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孙子出世。”老人示意让曼隽靠近一点,然后说:“我把公司的继承权划在了你的名下,你和苏颢要好好地把它经营下去。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啊!”说完老人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的手在挣扎着,挣扎着把苏颢和曼隽拉在了一块儿。

一声尖锐持续的报鸣声宣告了老爷子生命的灭亡,他临死前的最后一个举动让苏颢的内心翻涌起永不停息的浪潮。曼隽扑倒在父亲怀里,失声痛哭。似乎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曾经于赌场上身经百战的女侠,这一刻她更像是一个脆弱地需要男人永远保护的女子。赌技再高,命运的王牌始终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离开的人,就让他一路走好吧。珍惜现在拥有的,才是曼隽以后唯一的生存轨迹。

 

苏颢说过周末要去看惠桢的,可是惠桢在家中等了一个星期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在这期间苏颢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每次惠桢惹不住想主动打过去的时候,都被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打消了所有的念头。她时常想起那天晚上苏颢对自己说的那番浓情蜜语。她害怕电话接通以后听到的是苏颢冰冷的声音和不耐烦的搪塞,更害怕苏颢告诉她,自己已经离婚了。因为惠桢知道以曼隽的性格,即使离了婚也一定不会放过苏颢。惠桢就这样,在反复地矛盾纠结中一直心慌不安着。

而这边曼家,已经办完葬礼,沉默安静了好久了。曼隽和苏颢都在思考着各自心中的私事。

也许是父亲的去世让曼隽突然意识到,自己为这个家付出的简直太少了。她似乎一点都没有尽到婚后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而是长久沉醉在赌博的快感当中,迷失了自我。甚至连父亲最初的愿望,都没有为他达成。曼隽又想到苏颢来,结婚这么久了,自己仿佛从来都没有好好对待过他。她曾视苏颢为曼家的恩人,可是如今除了自己有时候回家和他在一起吃顿饭以外,在生活里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陌生人。苏颢能够坚守到今天,完全是看在父亲的份上。现在父亲走了,自己真的还能继续这样下去吗?

于是曼隽开口了:“颢,对不起。”她从来没有如此柔软的说过话,也许是自己真的妥协了吧。“爸爸走了。现在你是曼家唯一的男人了。”

听到曼隽说话,苏颢才从自己的心事里挣逃出来。“曼隽,我很难过。”

“以前我从来没有认真地对待过你,你生我的气吗?”

“我们是夫妻,生什么气呢。”

“可我不是一个好女儿,更不是一个好妻子。以前我总以为爸爸可以给我一切我想要的,我除了挥霍,从来就没有珍惜过。一个女人如果不用工作,最起码要以家庭为重。可是,可是我都做了些什么?”曼隽回想起自己前半生里的所作所为,心里竟悔恨得无以复加。可是此刻的苏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之前,我们已经知道苏颢的恻隐之心是他命中永远无法跨越的劫,哪怕只是一丝细微的动荡,都会触动他内心那根紧绷着却又无比脆弱的弦。更何况,这会儿的曼隽是在向她忏悔。纵然心中曾有过多少的抱怨,也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曼隽继续说着,她把父亲临终前的遗言告诉了苏颢:“爸爸已经把公司的继承权划在了我的名下。我一个女人,不懂得什么经营之道。所以我想由你来担任总裁,曼氏集团以后的生死存亡就靠你了。你能让父亲在地下有安吗?”

苏颢知道曼隽做出这个决定在意味着什么。可是,他自己的心事要如何去安放呢?

“我以后不会再去赌了,我想好好做一个妻子,安安分分地过生活。为了爸爸,也为了你。”曼隽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她那几近干涸的双眼。她已经没有多少眼泪可以流了。

 

那天的整个谈话过程,像是对苏颢的一种宣判。判定结果对苏颢来说其实是美好的。因为自始至终他想要的就是一个男人应有的地位和一种被需要的光荣感。似乎爱与不爱,在他面前已经不再重要。如今他什么都得到了,可是为何却又高兴不起来了呢?

苏颢在想着惠桢,那个曾和自己偷欢、疯狂、浪漫的女人;那个因为他而有了身孕,视他为生命之唯一的女人;那个情愿倾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自己倒影的女人。她,此刻在干吗?如果她知道了自己也许会毁掉那个曾许诺给她的誓言,会不会难过得落泪呢?

终于,在一个下午,苏颢做出了一个最后的决定。他开着车,向惠桢的家驶去……

 

小说写到这里,也该结束了。可是故事却仍继续发生着。不管是苏颢、曼隽,还是惠桢,他们未来的生活会怎样。我想在每一位读者的心里,都会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结果吧。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现在的生活里,每天都在重复上演。蚊子血、朱砂痣,乃是前人留给后者一个空无的幻象,其实都与爱情无关。我们背叛或者欺骗的,只是生活本身的繁琐罢了。

                                                     

                                                                       碎枫片羽 22 12 09

                                                                              05:27

 

请点击小说连载 阅读全部章节 谢谢大家  请为我投票 点击即可O(∩_∩)O~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