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思进
陈思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24,181
  • 关注人气:63,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兴手撕马云,背后的支付战争

(2020-09-16 19:11:51)
标签:

财经

陈思进

股市

绝情华尔街

杂谈

分类: 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

作者 | 是三公子啊

来源 | 三公子的事务所

转自 | 华尔街俱乐部

王兴手撕马云,背后的支付战争

蚂蚁金服前脚刚宣布IPO计划,美团后脚就跟支付宝杠上了。

7月29日,美团用户发现,美团APP上,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其次微信支付,而支付宝支付未在支付选择列表上。

第二天晚上,王兴针对“美团不支持支付宝”一事回应道: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

当然,这其实不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斗争,也不是阿里系和腾讯系的斗争,归根结底还是第三方支付整个行业的争夺。

淘宝不可能接入微信支付,京东和微信也不可能接入支付宝,此次“引战”的王兴其实也早已将触角伸向了广阔的移动支付领域,在平寂了多年的移动支付江湖,一场腥风血雨的战争即将开打。

王兴手撕马云,背后的支付战争

01

目前的移动支付江湖,牌桌上“杭州马”的支付宝和“深圳腾”的财付通分居第一、第二的位置,占据了94%的市场份额。

这是时代趋势下用户选择的结果,可也是战争的结局。

2014年之前,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独占鳌头,江湖之内未逢敌手。

2014年的春节,微信发起了一场移动支付领域的争夺战,直接撼动了支付江湖老大的地位。

经此一战,微信红包几乎是一夜走红,传闻曾经在几夜之内绑定了两亿张银行卡,马云称之为“珍珠港偷袭”。

一个大的背景是,2014年正是4G网络以及智能手机迅速普及的一年,这为移动支付创造了又一利好条件。

这个战略时机,微信的切入非常致命,因为第三方支付的各种阻力在开始已经被支付宝慢慢扫除,等支付宝慢慢搭建起移动支付的框架以及支付生态时,旁边一座高楼突然拔地而起。

说实话,微信当年的突然袭击令支付宝非常郁闷,有着社交流量优势的微信,做起移动支付业务,更是顺风顺水,这一场“闪电战”,微信通打的非常漂亮,夺过来大量的市场份额。

但战争并未就此停止,而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加速到来而更加激烈。

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各种商业模式层出不穷,O2O、P2P、B2C等模式迅速发展。

2012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这一天下着大雪,人们在抱怨打车难的同时,突然想起了一个叫做滴滴的软件,当日,滴滴打车首日订单超过1000。

自此,网约车平台迅速发展,而支付接口成了关键问题,网约车付款都是通过移动支付,这就使得支付宝和微信必然再次夺食。

两边都不缺钱,烧就完事儿了,你投打车我也投,你搞补贴优惠我也搞。

2015年,从深圳罗湖老街打车到福田岗厦只要14块钱,打车烧钱大战,双方拼了个头破血流,长时间内“互踢下盘”,实属难得一见。

2016年,烧钱大战从打车行业蔓延到共享单车,借助这一风口支付宝和微信战火再燃。摩拜单车全面接入微信端口,ofo、永安行、小蓝、Hellobike、funbike、优拜等6家共享单车则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

6大共享单车抱团投靠阿里,摩拜独霸微信流量,既是共享单车的流量争夺,也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抢占支付入口和阵地的战争。

随着场景的全面覆盖,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对决进入了长期僵持的阶段,双方的市场份额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截止2019年第四季度,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支付宝市场份额稳居移动支付的龙头地位,达到55.10%;排在第二位的是腾讯财付通(含微信支付),目前为38.9%。

02

即便是略微胜出,但对于支付宝及其背后的蚂蚁金服而言,属于他的战斗还远未结束。

2011年7月,走过8年春夏秋冬的美团外卖接阿里巴巴领投的第二轮5000万美元融资,此轮融资前此前美团的市场份额还排不进前三。

正是有了马云的阿里资本支持,美团才得以在2012年前后从百团大战和抢人大战的皑皑白骨中爬了出来,并一路领先同类、甩开同类直至挤掉同类,而后成为团购市场第一。

但美团与阿里的蜜月期并不长,壮大起来的美团希望能同时得到阿里和腾讯的支持。2017年,王兴找到马云畅谈自己的梦想, 并提出了希望同时获得腾讯投资的想法,但被马云嗤之以鼻。

后来,王兴投入了腾讯的怀抱,阿里从美团撤资只保留1.48%的股份,美团由此拉开与阿里反目的序幕。

从“恩人”到“仇人”,阿里和美团一步之遥,此后阿里通过口碑、饿了么对抗美团,美团则借助腾讯流量优势,联合本地生活服务进行反击,并采取了包括限制合作商户使用支付宝结算的方式在内等措施。

对于阿里依然持有美团1.48%股份的做法,王兴有自己的看法:阿里撤资是为干扰美团融资,阿里留下丁点股份是为继续“制造麻烦”。

美团与阿里的恩仇录也为今后两大巨头在支付的领域的战争埋下了种子。

03

成立于2014年的蚂蚁金服集团,旗下有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蚂蚁花呗、芝麻信用、蚂蚁金融云、蚂蚁达客等子业务板块。

在蚂蚁金服的金融版图中,支付绝对是重心。

2018年,在阿里巴巴收购蚂蚁金服33%的股权之后,蚂蚁金服和易联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支付宝移动支付业务,并共同推进优化、提升人社、医疗等行业的支付体验。

同时,蚂蚁金服出资1.85亿美元入股挪威电信公司在巴基斯坦子公司Telenor Microfinance Bank,在巴发展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服务。

2018年5月18日,蚂蚁金服旗下消费信贷产品花呗宣布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当年6月8日,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对外宣布新一轮融资,融资总金额140亿美元。

移动支付也是美团早就觊觎的肥肉。

2015年,美团外卖在白领和校园两大市场均实现份额第一,同时在自营物流及众包物流等配送项目建设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当年12月,美团外卖单月交易额突破23亿元,日订单量突破300万单,美团专送日订单数突破44万单。

这一年,美团外卖宣布全面升级品牌,美团外卖的内涵已经由“餐饮”扩展到“全品类”和“配送”,实现了从餐饮的单一业务向外延伸,商超、鲜果、甜点饮品、鲜花蛋糕、药品等品类均可配送上门。

另一个变化则是,2015 年开始,美团订单支付页面中,微信支付一直位于列表首位,而支付宝则先被折叠起来,继而完全不能使用。

之后,王兴更是让美团通过让用户绑定银行卡到美团钱包的方式进行美团支付。

彼时的美团并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

2016年6月,人行约谈并叫停美团支付,责令美团3个月内将支付功能下线整改,不久后美团支付一度下线。

随后的9 月 26 日,美团宣布完成对北京钱袋宝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袋宝”)的全资收购,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王兴手撕马云,背后的支付战争

钱袋宝是 2011 年获得央行第一批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持有第三方牌照中含金量最高的 3 块: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范围为全国,并拥有首批外汇跨境支付业务试点资格。

随着并购完成,美团支付顺利解决“无照驾驶”问题,钱袋宝也摇身一变成为了美团支付。

04

今年3月份,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宣布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口碑和饿了么会融合并调整为三个事业群: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创新;另有三个事业部:物流事业部(即时配送事业部),新零售和生活服务。

与此同时,支付宝宣布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

7月份,饿了么也从外卖平台转型为「解决一切用户身边需求」的生活服务平台。

阿里此番动作的背后,是意识到生活场景才是当下移动互联网平台生长的根,这是美团的成功对阿里的启示。

下架支付宝,更像美团对阿里此番动作的回应,两个巨头贴身肉搏已经开始。

今年5月,美团将”美团生活费·买单”正式升级为“美团月付”,该功能涵盖了美团、点评、美团外卖、美团打车、美团买菜等App,被称为美团版“花呗”。

只要客户开通了“月付”之后,用户在平台上的吃喝玩乐基本可以实现“本月买、下月付”,最长还有38天免息期,并支持账单分期还款,最长可分12期。

该功能一经推出就被业界拿来与蚂蚁花呗,京东白条,微信分付等进行对比。

而前不久,美团还宣布凡开通美团月付的用户,均有机会自动获得几百至一两千元不等的提额,此举旨在满足用户日益旺盛的信用消费需求,带动用户消费热情。

数据显示,试运营期间美团的月付用户的美团订单量平均提升超20%,交易金额平均提升超15%。用户开通美团月付六个月后,月付支付在其个人消费金额中的占比相较开通首月,平均可提升超六成。

这也显示出,美团作为本地生活最大的流量入口,具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

超大流量和覆盖全类的日常生活消费场景,让美团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图谋和野心看起来志在必得。

作为目前国内日订单量超过 1000 万的超级交易平台,美团的交易流水极为可观,其 GMV 连年水涨船高,据统计 2015 年突破 1800 亿元。

通过与商户根据账期结算的方式,其在途资金沉淀的体量也非同小可,资金沉淀作为现金流,对企业的重要意义毋庸置疑。

支付是资金流和信息流两方面的交换和流通,兼具金融和数据两种属性。支付数据作为核心数据,随着饿了么和新口碑侵蚀外卖市场,以及背后的巨头阿里和支付宝,支付数据托管在第三方,美团对数据安全性的担忧显而易见。

王兴手撕马云,背后的支付战争

更重要的是,美团的野心更在于支付场景和相关后续业务的想象空间,支付场景背后是征信、信贷、理财、保险等业务。

这些,从美团后来连续将商业保理、小额贷款、保险经纪、商业银行等多张金融牌照纳入怀中的布局就可见一斑。

05

十年间,王欣把美团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团购网站不断延伸至集餐饮、外卖、打车、共享单车、酒店旅游、电影、休闲娱乐等200多个品类于一体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

2018年,美团在南京和上海试点了网约车服务,4月份完成了对摩拜的收购,利用摩拜的入口,将线下流量引导至美团平台,对于新场景的拓展,王兴一直都是一个疯狂的进击者。

哪怕是在今年疫情爆发的情况下,美团股价仍一路攀升,最高至138港元,依据实时汇率,市值涨至1038亿美元。

至此,美团已经跻身国内互联网公司市值前三,并成为继阿里、腾讯之后,国内第三家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公司。

后知后觉中后来居上,这可能是王兴敢于叫板马云,最大的底气之所在。

但目前的支付市场,支付宝绝对是头把交椅,毕竟94%以上的市场份额都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领,对于刚刚崭露头角的美团支付而言,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今的支付宝,经过近10年的深耕,已经建立了仅次于银行的信用体系,构建了令绝大多数人望而生畏的行业壁垒。

同时,它还同时打通了从政府、企业到个人的通道,不只是消费,生活、工作、办事都可以一站式解决。

显然,今天的蚂蚁金服,已经大到难寻边界,就如所有想做社交的去挑战微信都失败一样,正面迎战蚂蚁金服,需要追赶的距离太长太长。

美团拉黑支付宝,王兴手撕马云只是个开端,虽然嘴上功夫并不能让支付宝损失什么,但好歹也算是为美团支付免费做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广告。

另一个挑战则是:自2017年以来,支付行业就面临着严格监管,信用贷款领域更甚,从促进发展、异军突起、规范发展到警惕风险,再到健全监管。

美团也在拿到支付牌照后,因“代收代付”被支付清算协会责令整改,央行也对美团进行了多次处罚。

摆在美团面前的,一边是金融的严监管,另一边是蚂蚁金服等巨头的抢占先机。

千亿美元市值的小目标已经实现,千亿元资产规模的移动支付事业,还等待着王兴去圆满。

这一次的反击,王兴能否再一次“后来者居上”?

没有人知道。

但美团与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的拉锯战或将就此展开,毕竟拥有超过620万商户和4.5亿的用户的美团,在自己的生态圈里面完成金融闭环的步伐已经迈出。

(思进注: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更并不代表本号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