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思进
陈思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75,755
  • 关注人气:63,0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群电脑极客改变华尔街

(2019-12-27 18:48:57)
标签:

财经

陈思进

金融

绝情华尔街

杂谈

分类: 看懂财经新闻的第一本书

作者 | 米歇尔·塞拉利尔

来源 | 交易门

翻译:雷闻

原文章来自德邵网站,本文为原文章的中文翻译。本文仅用于交流学习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本材料仅供机构投资者、合格投资者和投资专业人士使用。不用于零售公开渠道。

一群电脑极客改变华尔街

 

“在当今的对冲基金行业,科技含量的高低逐渐成为收益好坏的关键因素。德劭便是一个正面的例子。

该公司成立于1988年。创始人大卫·肖(David E. Shaw)是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的教师,也担任过政府科技顾问等职位,十分精通信息技术与相关科技。在他的带领下,德劭十分注重量化交易,其高速交易系统多次被媒体报道。”

20世纪80年代,一家位于马克思主义书店上方的安静的对冲基金发起了一场变革,将改变金融业(并赋予我们亚马逊Amazon)。

1988年夏天,对冲基金经理唐纳德·苏斯曼接到一位前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的电话,希望他能就自己在华尔街的新职业生涯提出建议。

当时37岁的大卫·肖(德邵的创始人)告诉苏斯曼:“我想见你。” 大卫·肖在加利福尼亚长大,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搬到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后来加入了摩根斯坦利投资银行(Morgan Stanley),该银行有一个新的秘密交易小组,使用计算机建模。大卫·肖是华尔街的新手,而苏斯曼已经创立了投资公司Paloma Partners。大卫·肖希望苏斯曼看看他从摩根士丹利的竞争对手高盛(Goldman Sachs)那里得到的工作邀请。

一群电脑极客改变华尔街

 

苏斯曼的职业生涯建立在对对冲基金人才的认可和资助的基础上,但他从未遇到过像大卫·肖这样的人。这位理性的计算机科学家将继续成为金融革命的先驱,使整个行业计算机化,将存在已久的实践抛在脑后,并用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的聪明的怪人(不仅是数学和科学怪人,而且包括音乐家和作家)取代硬汉交易员文化。

新一代对冲基金是内向的,他们预示着十年后华尔街将掀起一场风暴,将在市场的各个角落用安静的算法研究库取代80年代那些脏话连篇的交易室。他们还将推出一个早期的电子邮件系统,并研究在线零售的前景,带领大卫·肖最雄心勃勃的员工之一接受这个想法并与之合作。是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亚马逊(Amazon)的种子是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中培育的。

三十年前,所有这些还没有到来。当时大卫·肖对苏斯曼说的都是:“我想我可以用科技来交易证券。”

苏斯曼告诉大卫·肖,他收到的高盛的工作邀请不够好。苏斯曼对大卫·肖说:“如果你确信这个想法会奏效,你应该来为我工作。”这一提议导致了苏斯曼与肖和他的合伙人彼得·拉文索在长岛海峡的45英尺单桅帆船上航行了三天。苏斯曼回忆说,这两个人在没有透露很多细节的情况下,“说服了我,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建立模型,识别出市场中性的投资组合,并能够超越其他人。”从理论上讲,这个策略可以在不冒太大风险的情况下赚很多钱。

当时的对冲基金仍然相当原始,虽然他们已经在使用数学公式来捕捉诸如可转债等深奥工具的微小价格差异——当时是对冲基金的主要策略——大卫·肖计划将数学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

Paloma Partners同意向德邵投资3000万美元。自那时起,该公司已成长为一家估计价值470亿美元的公司,截至2016年底,为投资者带来超过250亿美元的收入,排名有史以来第三位。它已经使数十名员工成为百万富翁,大卫·肖也成为亿万富翁。2001年,大卫·肖从公司的日常运营中退了出来,创办了德邵研究。德邵研究负责进行计算生物化学研究,以帮助治愈癌症和其他疾病。据《福布斯》估计,大卫·肖的身价为55亿美元,但仍然像以往一样难以捉摸:他拒绝与纽约周刊就这篇文章发表讲话。

与此同时,德邵的量化革命已经成为当今对冲基金的最大趋势,在该行业超过3万亿美元的资产中占据了约5000亿美元的份额,并占据了前几名。前十大基金中有七只被认为是“量化基金”,包括德邵本身。这七个数量中的一个,Two Sigma,是由德邵老兵发起的。但德邵所做的改变不仅仅能在对冲基金中感受到。大卫·肖发出的订单约占纽约证交所早年交易量的2%,多亏了它和其他新兴量化对冲基金,纽约证交所被迫实现了自动化。到20世纪90年代末,电子股票交易所推动交易最小价格的下降,到2001年,股票开始以一分钱的最小单位来交易,而不是八分之一角。这些变化使所有投资者都能更便宜、更容易地进入游戏,导致交易量激增。

从一开始,德邵就是一个古怪的企业,即使对于对冲基金也是如此。第一个办公室离华尔街很远,在“革命图书”上方的一个阁楼上,“革命图书”是16街上的一家共产主义书店,在当时还是一个相当破旧的联合广场上。这间办公室大约1200平方英尺,光秃秃的,墙壁刚刷过漆,天花板是锡制的。但它拥有两台SUN微系统电脑——当时华尔街最快、最先进的电脑。“他需要法拉利,我们给他买了法拉利,”苏斯曼说。

当萧伯纳试图建立自己的新公司时,他不想雇佣那些沉溺于华尔街生活方式的人。同样地,那些加入德邵的人通常都鄙视在街上工作的想法。“我自己心里想,不可能,”卢·萨金德回忆起1988年夏天他接到大卫·肖的一个电话,问他是否有兴趣加入他的初创公司。萨金德在纽约大学完成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并在找工作,但华尔街拒绝了他。“如果早一年,我会被华尔街的几家公司聘用。我很怀疑我是否想要金融方面的任何东西。”

由于没有其他工作机会,他同意见大卫·肖。毕竟,他的对冲基金办公室离纽约大学大约十个街区。这两个人去附近的联合广场咖啡馆吃午饭,在那里他们谈论赌博,这是萨金德的爱好之一。萨尔金德出生于纽约市,很小就学会了算牌,13岁就开发了一个赛马博彩系统。他不知道这样的数学技巧在对冲基金中会派上用场。他回忆说:“我经历了一次爆炸。”

当他们回到办公室时,大卫·肖开始阐述他的观点。他告诉索金德:“我想在这里建立一家技术和金融交叉的公司。”像对苏斯曼一样,大卫·肖没有对萨金德说太多,但他推测他的公司可能会取代华尔街的做市商:“他们准备在盘口价格买入、持有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不同之处在于你试图捕捉到什么。我们可以用电脑自动做很多这些事情,”他告诉他的同事计算机科学家。

“哦,你就像个赌徒。这就是赌博中的抽头,”萨金德说,他马上就接受了工作。萨金德于2014年退休,成为德邵的首批员工之一。

在对冲基金的早期,苏斯曼每周都会去办公室。“一旦他们开始交易,他们就开始从盒子里赚钱,”他回忆道。“他们是非常严肃的人。我过去常常坐在他们旁边看他们交易。他们不会错过任何事情,”他回忆道。“这个地方的气氛不同于其他任何投资公司。就像走进国会图书馆的研究室。”

1990年,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安妮·丁宁(Anne Dinning)在萨金德的家里参加了一个聚会,他在那里认识萨金德。“我甚至不知道对冲基金是什么,”她回忆说,但她同意参加德邵的面试,并最终加入,尽管她最初希望成为一名学者。

她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做一些对日本股市的预测。”丁宁不必知道任何关于公司或日本股市的事情。电脑会把一切都弄清楚的。在早期,她会运行24小时的模拟,每6小时在晚上醒来检查他们的进展。一旦算法做好了实时交易的准备,“我每天都会查看损益表,看看它是否在做我认为会做的事情。这就像一个实验。我能马上看到结果,”丁宁说。随着公司的扩张,丁宁最终经营着德邵在伦敦和东京的办公室,她和萨金德都成为了一个非正统的六人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在大卫·肖退出日常管理但仍参与策略决策后,该委员会以令人惊讶的有效共识管理着公司。

虽然德邵在赚钱,但大卫·肖的愿景并没有止于创建量化对冲基金。他知道,科技有能力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作为一名学者,大卫·肖已经使用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与其他科学家进行交流。这帮助激发了第一批基于互联网的免费电子邮件系统之一,朱诺。由于来自德邵的股权资本,这项服务发起于1996年,最终与竞争对手合并。

免费电子邮件只是大卫·肖早期创举中的一项,查尔斯·阿尔戴解释说。阿尔戴1991年加入德邵。他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英语(更具体是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学位。他是许多没有硬科学背景的非传统雇员中的第一个人。

“他对我的一个同事说:‘我认为人们会在网上买东西。他们打算在网上购物。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只是去购物。’我向你发誓,这就是大卫·肖所说的:‘不仅人们会购物,而且当他们买东西的时候——比如说他们买了一根管子来浇花——他们会尝试一根管子,他们会说,这根管子好,或者这根管子坏,他们会发表评论,其他人会看到他们,选择正确的而不是错误的管子,因为有人告诉他们,我喜欢这个管子。我不喜欢那种管子。”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于1990年加入,负责德邵的在线零售项目。他对这种可能性变得如此着迷,以至于他问大卫·肖,他是否能接受这个想法并自己运作。大卫·肖同意了,亚马逊很快就诞生了。(大卫·肖没有参股这家现在价值6200亿美元的公司)

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阿尔戴说,他很惊讶地收到大卫·肖的一封信,要求他申请一份工作,他认为“这一定是个骗局。”22岁的他加入后不久,就肩负着建立招聘部的重任。他说:“我们为公司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从象棋大师,到出版作家,再到单口相声演员——他们在某个领域或另一个领域真的很出色——我们有一个奥运会水平的击剑手,在某一点上,我们有一个爆破专家。”德邵的一个最好的交易员手臂上满是纹身,在华尔街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工作。另一个是长号演奏者,他最终离开并在布朗克斯创建了一个音乐节目。(阿尔戴也有其他兴趣;他是硬案犯罪(Hard Case Crime)的创始人和编辑,这是一系列通俗平装的犯罪小说)

德邵的招聘过程可能影响深远,但决不是平等主义。事实上,它的招聘信一开始就断言该公司是“无需辩解的精英主义者”。一经关注,这家对冲基金的招聘行为就不再是反常的,就像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大型科技公司所采用的那样,后者甚至在面试申请人时使用了与德邵相同的评分系统。

德邵所采用的休闲服装规范也成为了科技巨头的礼节。尽管大卫·肖早年被视为令人震惊,但如今,这种着装在纽约许多对冲基金中也很常见。

一群电脑极客改变华尔街

 

“德邵的目标之一就是‘让我们消除所有不必要的限制’,例如,为什么要求人们戴领带?”阿尔戴解释道。德邵的工作人员衣冠不整,根据大卫·肖的说法,一家讨厌的老牌律师事务所从市中心的办公大楼里搬了出来,以示对对冲基金占领了这座大楼的抗议。如今,大卫·肖的研究项目就在对冲基金的对面,他经常穿着黑色T恤和工装裤——即使是在冬天。

尽管努力保持谦虚,德邵从共 产主义书店楼上的岁月中继续向前。2010年,该公司拥有1000多名员工,搬进位于第六大道1166号(第四个纽约市的办公地址)的新办公室,其简朴的接待区有一个天花板,墙壁上覆盖着设计得像电脑打孔卡的屏幕。

谷歌前执行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是德邵对冲基金的长期投资者。2015年,他用20%的公司股票收购了破产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早期的投资。如今,有太多金钱追随量化投资者,以至于早先押注在公共股票市场的低效上的策略已经变得不那么有利可图了。创新者德邵已经从最初的股权套利转向了其他领域,如不良债务和新兴市场。在这些领域中,它使用其定量技术帮助其获得优势,同时依靠人类而非计算机模型来做出交易决策。

当公司准备庆祝30周年之际,大卫·肖并没有让他的第一位投资者唐纳德·苏斯曼失望,他的公司最终向德邵投资了数亿美元。“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一分钟,”他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德邵会达到470亿美元,但我确实想到了大卫将如何改变金融世界。”

(提示: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不构成任何具体投资建议)

【陈思进作品】(关注我的专栏,学习更多)

在今日头条中独家推出《陈思进华尔街投资理财实战揭秘课》专栏:


一群电脑极客改变华尔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