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意大利金融危机谈起(全文)

(2018-07-06 22:09:47)
标签:

财经

陈思进

金融

绝情华尔街

杂谈

分类: 看懂财经新闻的第一本书
总之,看来迄今为止,欧债危机依然无解,依然我几年前就提出的判断,欧元区散伙是早晚的事,除非“欧猪五国“愿意真正紧缩过日子!如若某日出现欧元区16国中的一员拒绝使用欧元的情形,其它成员国的连锁反应很可能导致欧元区解体。如果寅吃卯粮的经济结构不加以根本性变革,欧元在10年内消失并非天方夜谭。 

从意大利金融危机谈起
文/陈思进
 
5月29日(星期二),由于市场对意大利政治动荡的担忧,导致股市暴跌,在欧洲市场,意大利富时MIB收跌2.7%,而欧洲其它的主要股市大跌逾1%。
 
如此一来,也引发了华尔街对欧元区金融市场稳定的忧虑:摩根士丹利下跌5.3%,摩根大通下跌3.7%,美国银行和花旗财团下跌了3%以上,道指琼斯指数因此下跌1.6%,标准普尔500指数也跌去1.2%。
 
此外,意大利债券的抛售导致两年期债券收益率突破2%,是意大利短期债券26年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大涨51个基点,收益率破3%,是2014年6月来的首次。因为国债收益率和国债价格是呈反比关系,收益率大涨,就意味着国债价格大跌!
 
经济从来都与政治息息相关。近年来,意大利的政治动荡,是导致了经济大衰退的主因之一;反之亦然,意大利的经济大衰退,也是导致了政治动荡的主因之一,互为因果。
 
现在,意大利的混乱局面——在三个月无政府状态之后,终于成立了一个新政府:两个不太可能联合的、抱持怀疑欧元、以及持反对立场的党派——联盟党和五星运动达成协议,其领导层发誓要兑现竞选承诺——在一些圈子内已经出现弹劾总统、退出欧元区、甚至退出欧盟的言论。
 
不难看出,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是一个奇怪的组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两个党派都对欧盟和欧元区表现出极大的怀疑态度,除此之外它们没有什么共同之处。
 
联盟党,在意大利大部分北部工业界的支持下,其中心权利运行获得了大量选票,是一个更加亲商的减税和倡导经济改革的政党;而五星运动则向左倾斜,在意大利南部贫穷的地区得到多数民众的支持,是更民粹主义的政党。在选举期间,他们互相残杀。而当他们开始谈判组成联盟时,联盟党坚持将税率降至15%,而五星运动则想保证所有意大利人之前的收入。
 
其实,意大利自加入欧元区以来,经济长期陷入衰退状态,十五年来GDP上下起伏徘徊于1%。意大利领导人也是饥不择食了,连地下经济都要计算在内。早在2014年,意大利统计局就表示:毒品、卖淫、走私都将被记入GDP,以反映GDP统计范围的新变化。
 
意大利曾经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目前排名第四),全球名义GDP排名第八,国内生产总值(PPP)排名第十二,而且是欧盟、欧元区、经合组织、七国集团和二十国集团的创始成员之一。
 
意大利是世界第八大出口国,2016年出口额为5,410亿美元。与欧盟其它国家的贸易关系最为密切,贸易总额约占总体贸易额的59%。按市场份额排序,最大的贸易伙伴包括:德国(12.6%)、法国(11.1%)、美国(6.8%)、瑞士(5.7%)、英国(4.7%)和西班牙(4.4%)。
 
在战后时期,意大利从饱受战争重创的国家,到由农业经济转变为世界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并成为世界贸易和出口的领先国家。根据人类发展指数,意大利享有非常高的生活水准。据《经济学人》称,该国的生活质量达到世界第八,拥有全球第三高位的黄金储备,并且是欧盟预算的第三位净贡献国。
 
这个勤劳的国家在激烈的竞争中,非但农业迅速发展,比如成为全球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而且成了仅次于德国的欧洲第二大工业制造商。因其具有影响力和创新能力的商业经济而闻名于世,其创意和高品质的汽车、航海、工业、家电和时装设计,成为欧洲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也是全球第三大奢侈品市场,更是发达国家中私人财富最多的国家之一。
 
尽管意大利取得了重要的经济成就,但是今天经济仍面临结构性和非结构性的问题。意大利在上个世纪后期的经济衰退中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自1945~1990年GDP强劲增长后,过去2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低于欧盟平均水平,经济增长停滞不前。
 
无奈之下,政府努力通过80年代以来的大规模政府支出,来恢复经济增长,最终导致公共债务剧增。
 
此外,意大利生活水平存在相当大的南北差距: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大大超过了欧盟的平均水平,而意大利南部的一些地区和省份则大大低于这一水平。
 
近年来,意大利的人均GDP增长速度缓慢,虽赶上了欧元区的平均水平,而就业率仍然落后。然而,经济学家对意大利的官方数据提出质疑,因为是大量非正式工作(估计为劳动力的10%至20%)提高了失业率。
 
而且,意大利银行资本严重不足。早在2016年9月,在欧盟银行业的压力测试中,意大利的西雅那银行(Banca银行MPS)表现最差。这一测试结果不但突显意大利银行业的隐患,也令欧洲银行股的走势更为波动。
 
继英国决定脱欧后,处理意大利银行问题所构成的挑战,令欧洲面临新的政治考验。意大利是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可眼下意大利面临着创业难、扩大规模难、开除员工更难。因为加入了欧元区,意大利连“本币贬值”这个法宝都失去了。而意大利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已高达132.5%超过100%的大关(潜在的危险关口为90%)。
 
事实上,这些都是老问题了,几年前欧债危机就已经出现了。当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反复强调:“财政紧缩是应对欧债危机唯一正确之道,除此之外别无良方,而紧缩带来的经济衰退是在纠正过去错误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代价!”
 
几年过去了,陷入债务的那些欧洲国家并没有从债务中解脱出来,除了意大利,当年的其他“欧猪”四国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依然如故。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和缩表周期,各国央行必须跟进,这对于这些深陷债务国家更是雪上加霜。
 
在欧元区,只有统一的货币,没有统一的财政,欧洲一体化的理想就无法实现,必然出现今日债务危机愈演愈烈的状况。因为统一的货币,使得欧元区债务国(比如意大利)不能自己印钱还债,同时又要维持高福利,寅吃卯粮,只能继续借债度日,导致债台高筑。
 
目前,欧元区多个成员国都仰赖欧洲央行,想利用央行充裕的资金来化解政府的赤字与债务危机,因此在欧盟之中,富国(如德国、法国)和相对较“贫穷”的国家捆绑在一起,就好似穷人与富人搭伙过日子,这样的“大锅饭”是难以持久的,也就是说欧元区散伙是早晚的事。
 
意大利目前的困境,从全球经济角度来看,其实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未了,病根还除。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季度报告,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债务总额达到237万亿美元,比十年前增加了70万亿美元。
 
近来,继之前的PIIGS(“欧猪五国”),财经媒体将目前问题最大的几国称为VITA(崩盘四国),即阿根廷、土耳其、委内瑞拉和意大利。尽管这几个国家都有各自不同的问题,更仿佛是在一夜之间陷入困境,但它们问题是主因之一是共同的——天文数字般的庞大债务。
 
最近,副总理刘鹤在“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指出,“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四句话,恰好似针对以意大利为代表的欧债危机,更点明了全球的超高债务的信用违约的必然性,以及债市投资的逻辑。
 
总之,看来迄今为止,欧债危机依然无解,依然我几年前就提出的判断,欧元区散伙是早晚的事,除非“欧猪五国“愿意真正紧缩过日子!如若某日出现欧元区16国中的一员拒绝使用欧元的情形,其它成员国的连锁反应很可能导致欧元区解体。如果寅吃卯粮的经济结构不加以根本性变革,欧元在10年内消失并非天方夜谭。 
 
2018年6月10日写于多伦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