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百度的框,百度的诳

(2010-09-06 00:00:22)
标签:

阑夕

百度

google

框计算

搜索引擎

seo

it

分类: 狐说IT

百度的框,百度的诳

 

文/阑夕

 

很多时候,我会沦为唯技术论者,认为技术是影响市场的决定性因素;更多时候,我又信奉营销为王准则的,经过精确组合的市场策略催生制胜法宝;还有的时候,我无奈但不得不承认宏观政策的不可抵抗力,而且诞生的往往都是挥舞着镰刀的魔鬼。

 

但是以上思路,通通不会套用于百度身上,对于百度,对于百度全部所谓的创新和进化,我所判断的依据只有:人性。

 

所以当百度酝酿已久的“框计算”在9月2日北京中国大饭店的百度世界2010大会上正式公示后,我不相信百度将“中国互联网”的概念替换为“互联网”后宣告带来全新变革,我也不相信这个百度自家的玩具会破坏整个搜索引擎生态环境,在我看来,框计算就是一个表现得更为炫目的竞价排名,它基于百度妄图吸聚用户驻留的贪婪人性,也迎合了站长急于被包养(框)以换取百度资源的归顺人性,贯穿这两边端口的筹码仍然是竞价,谁的“价”高,谁就能够占据百度千万框中的一个。

 

不要对我说百度会选择用户体验最好的内容提供商出现在框里面,就如同我无比赞同南京法官在判定搀扶摔倒老太的鹏宇有罪时所辅证的论据:这种举动违背常识,这话简直太准确了,现在这个礼崩乐坏拜金横行的国度早在彭宇出现以前就已经丧失了助人为乐的风气,在人性被染得乌黑一片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光亮自然都是别有用心动机险恶的。

 

百度若真的重视用户体验,只需要一小点技术过滤,那些假药贩子就都不可能出现在关键词搜索下最靠前的位置上了,为什么没有这样做?也不要以为这是百度在助纣为虐,动动脑子想想,如果百度真的打击了这种在网络上打法律擦边球的竞价买卖,那百度设在各地的业务分销单位怎么活,假药贩子花1块钱做药,花9块钱投入竞价排名,真药厂商花9块钱做药,花1块钱投入竞价排名,你百度为了光明正义把前者砍掉,我同样的业务负担最后就只有1/10的利润,我本来一年就可以发财,你现在让我要多付出九年光阴来积累同等的财富,我会愿意?而且这么下去,流失的分销商不断缩减百度的业务覆盖范围,坚持留下的分销商带给百度的利润也持续减少,为了所谓的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公平正义,值得吗,合情吗,是人之本性吗?换个行业也是一样,中国移动要断绝垃圾短信群发现象也是可以很简单的通过设定一套技术甄别系统来实现,但是这么做了后,由垃圾短信群发业务给中国移动带来的收入谁来填补,靠拍卖“诚信企业”匾牌么?所以就算被3·15敲诈曝光,中国移动仍然不会采取任何过滤措施,掏出你的手机看看短信收件箱,你就知道这些垃圾短信背后实际上是一套体制内的垃圾人性。

 

百度敢于做“框”,是因为它在流量上的财大气粗,自从退出中国后Google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差——这可不是Google的原因,因为众所周知的那道墙,Google.com.hk的搜索结果往往无法自然呈现(去Google图片搜索试试),而百度坐拥通过数以亿计的搜索请求所带来的人流,却发现做产品始终是自己的软肋,游戏、有啊、奇艺一个接连一个的失败,在自身资源变现能力其差无比的现状下,只好采取画饼充饥的方式曲线救国,这个饼就是百度的“框”。

 

Google的商业道德在于“不作恶”,在将搜索引擎建设为用户的互联网入口的过程中,Google始终奉行“使用户在搜索引擎上停留的时间越短越好,因为这意味用户能以过最快的时间抵达目标网页”,而百度则不同,在不具备商业价值的公共性词汇上,搜索结果排名靠前的永远是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百度贴吧等百度旗下的高权重内容页,这是百度将全网搜索演变为站内搜索的一面,这也是从人性出发对中国网民的精准判断——这个拒不废除死刑、喜吃猫狗、用成王败寇来描述历史的罕见民族当然从来就不会考虑道德,他们的用户体验就是“用得爽”,迅雷吸血,不管,下载速度快就行;360监视隐私,没事,傻瓜式操作方便就行;正版软件和盗版软件列在一起,一定下载盗版,因为不要钱;所以越俎代庖参与内容主观提供的百度好用,兢兢业业担当客观中转站Google不好用。(例:http://t.sina.com.cn/1337387664/wr0nt5utqO

 

而在那些有商业价值存在、却又无法直接转换为百度自己资源的行业性词汇上,百度则用两种途径去截取用户的搜索请求,将其当作筹码进行出售,一是竞价排名(据说现在叫阿拉丁计划了?),二是框计算,总之就是我百度手里握有天文数量的搜索请求,按照Google的做法,是不断完善算法将这些请求准确带到最匹配的目标网页的,而百度显然认为这是一大浪费,尤其以搜索引擎的用户而言,其搜索需求往往都是选择需求,用户本身并没有明确的既定目标,那么可能A、B、C三个网站都是匹配的,百度要么推销竞价排名,向A、B、C拍卖流量数据,要么画出一个不离开百度网站的框,由百度来代替其他网站提供服务和体验,用户再次觉得百度“方便、好用”,而被“框”住的网站则获得了兴趣用户二次点击后的跳转流量。而百度与合作者一起隐瞒的事情是,竞价排名创造出的利润最终都是会转嫁到消费者购买行为上的,竞价排名越激烈,消费者通过百度所购买到的产品售价就越高昂,框计算则是骗得用户将标准的制定权交给百度,百度的框内所呈现出来的内容,是“百度认为最好的内容”,而不是“用户认为最好的内容”,就如哲人所言,让智者代替你思考,最终的结果只会导致你更加蠢笨。

 

Keso用流量黑洞来形容百度的框计算,表达了他的担忧:“随着可以在百度搜索结果页面运行的应用越来越多,百度是否会成为一个只进不出的流量黑洞?用户不再需要通过百度访问目标网站,一旦越来越多的用户形成这样的习惯,百度将成为一个流量终结者。”但是不要忘了,黑洞制造的注定是恐慌和逃脱欲,与互联网个性化定制的趋势逆向而行,百度的框计算是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人性永远是趋利的,百度今天框住的最优质内容,不一定到了明天仍然是最优质的,精打细算的人们连团购都还货比三家,百度的框只会让信息越来越中心化,搜索面积朝着“窄”的方向退缩,从这个角度来看,百度框住的,不过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后的一顿丰盛大餐,沦为黑洞的宿命,只会是自己给自己掘墓。

 

最后,我分享一个故事:有一片鱼塘,有很多渔民,一边养鱼,一边钓鱼,旁边有一家餐馆,专门收购钓起来的鱼烹制成菜,因其地理位置极佳而吸引了很多游人前来就餐,有一天,这家餐馆与最会钓鱼的渔民甲达成了专供协议,餐馆菜单上显著位置都是渔民甲所提供的鱼类菜肴,于是渔民甲开始忙碌、发财,游人们也很高兴这家餐馆有了“特色菜”纷纷前来解囊尝鲜,可是其他渔民渐渐的卖不出去鱼了,而他们养到鱼塘的鱼也被工作劲头越来越大的渔民甲钓走了,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其他渔民开始出走,到其他鱼塘营生,如此一来,因为养鱼的人锐减,渔民甲钓起来的鱼越来越少、种类也不如从前丰富,而餐馆里也不断有菜被贴上“停售”的标签,顾客们开始觉得这家餐馆“也就那样”,兴趣全无,而此时一个新的消息传来,在不远处,有一处新的进餐点开张,那里有一片新鱼塘,但是没有餐馆,每户渔民钓起各自品种的鱼之后就地在自家后院烹饪烧制,鱼塘旁边有一间亭子,里面标示着各户渔民家的菜肴特色、烹饪亮点,并附有指示牌,游人根据指示标记前往自己感兴趣的地点就餐,很快,这个地方火爆了起来,而原来的老鱼塘,除了不明就里的新游客以外,基本上就没有常客光顾了。

 

你可以说,老鱼塘是百度,新鱼塘是Google,你也可以说,老鱼塘是中国,新鱼塘是世界,或者你更可以完全颠倒过来理解,说老鱼塘是Google,新鱼塘才是百度,总之,读出什么含义,这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智商。

 

----------------------------------------------------------------------------------------------

作者:阑夕

邮箱:shakanana@163.com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foxshuo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