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二

(2009-05-29 10:16:51)
标签:

中篇小说

长江

樱花行动

军队生活

文工团

女兵

陈清贫

文化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也倾过身子,几乎跟她快挨一块儿了,“你是不是用的三节棍?”她点头说是,并且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个动作,我恍然大悟:“那个司马樱就是你这个司马樱呀!”我险些当场跳了起来,虽然事隔六七年了,我依然能一眼认出,正是这个动作,正是杂志上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比划的。

 

    原来她就是“司马樱”的原型!生活就是这么巧,当初看到这幅照片的时候,那个可爱伶俐的小姑娘曾令我不忍释卷,没想到今天竟真能认识她,我不觉喃喃地说了一句:“世界真小,竟让我们碰到一块去了。”
  
  她后退了一步,我不知不觉中也挨得太近了,幸好女兵们都在忙着看照片,没人注意。她甩了一下脑后的马尾辫,掩饰了片刻的尴尬,然后笑着问:“你把我写成了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好人、坏人?天才知道,早忘得一干二净了,记忆里只给我留下了那个小姑娘潇洒飘逸的倩影,“那……当然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那你可不可以把你写的小说给我看一下?”
  
  “当然可以。”我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天下竟会有这么巧的事?你不是在编故事吧?
  
  ——嗨,我哪有那么聪明,又编这么一个奇巧的故事,它千真万确,几乎让我相信了月下老人牵红线的故事了。

  
  “你的照片!我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那张底片的。”我拿着照片颇有几分得意,能为美丽的姑娘效劳,真是一种享受,哇,难怪有首歌感叹说:愿意变成一只羔羊,让姑娘的皮鞭轻轻地敲打。
  
  她伸手来接这张照片了,我赶紧向后一缩,她抓了一个空,我可老实不客气地把她的纤纤柔荑看了个饱,那柔荑,晶莹地泛着白玉般的光泽,你不能不赞叹造化的神工,能在这双纤手上吻一下,那真是……
  
  ——你这家伙真看不出来,没想到还会转一些这样的歪念头!
  
  ——我可不是六根清净的圣人,恐怕就是我们的孔老爷子来,也说不定会豪性大发,大写特写《玉手赋》而不是《春秋》了。嗯,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孔夫子啊,也曾经被卫国的大美人南子(卫国皇后)给耍了一顿。圣人尝如此,何况小子乎。
  
  她连抓了两下,脸上微有嗔意,我赶紧停下,装作刚刚醒悟过来的样子指着照片问:“别忙,你看看,是不是好像错了?”
  
  她接过照片,指着照片上一个很模糊的背大鼓的女兵的影子,“对的,诺,这就是我。”
  
  我趁机悄悄地贴上去,肩膀险些挨着肩膀,也许就隔几个微米,刚好让她不能发觉,我嘴里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哦,原来那是你呀。”眼光却一刻也没离开她光洁的脖颈,身上也不禁有几分燥热了。就在这当儿,五六年的军营严格的教育陡地从心头里冒了出来,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劲儿啊,好像非军人所为也。
  
  ——倒像一个十足的市井流氓!
  
  ——嘿嘿,革命军人不容你污蔑!我还没有趁机把脸贴到她脸上去呢,你想,这需要多么大的定力啊,当年的柳下惠同志也不过如此。

  
  我在她抬头之前,以军人特有的速度悄悄地坐了回去,眼睛规规矩矩矩地望着窗外的一株夹竹桃,两手正儿八经地扶在自己的膝盖上,心中暗道:文人骚客都喜欢用花朵来喻姑娘,其实应该说花儿像姑娘一样的美丽才贴切。
  
  我陡然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敲大鼓的女兵?”
  
  “怎么,瞧不起?”
  
  “不不不,让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扛这么一个大鼓……你们领导也太残忍了。”我心中暗道:乐队领导的眼睛八成是猪眼做的,否则怎么会让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去敲这么笨重的大鼓呢,简直是把珍珠当鱼目,暴殄天物!
  
  “残忍,这话从何说起?”
  
  我一拍大腿,颇有几分义愤地说:“看你长这么单薄,这个大鼓一背几乎看不见你的人了,也不晓得是鼓背人还是人背鼓。”
  
  她笑嘻嘻地说:“哎,总得有人背这个笨家伙呵。”
  
  我四下一扫,果然在她床头一口半开的巨箱里露出了那面硕大无朋的鼓来。我走过去,把那面鼓抬起来往肩上一挂,“我的天,罪过啊罪过,这么沉啊。”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国庆阅兵那天,她们乐队在冰冷的雨水中足足站了两三个小时!
  
  “你们是不是有两三个人轮流背这个大鼓?”
  
  “那不乱套了。”
  
  “就你一个人一直在背这个大鼓?”我愈发吃惊了,“国庆阅兵那天,你也背下来了?这可是四五十斤的大鼓啊。”
  
  “三十八斤,”她耸了耸肩,“没什么,咬咬牙也就过来了,就是那天下雨有些讨厌,害人躺了一个星期。”
  
  我用指关节“咚咚”敲了两下大鼓,趁她一愣神,从她手中夺过了照片,防止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哂,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大姑娘刚跟你认识,才不会跟你玩这种把戏呢。
  
  我指着照片说:“一、二、三、四……乐队有不少男兵嘛 ,怎么会让你来背大鼓呢?我猜你们乐队领导多半是一个比较丑的老嫂子!”
  
  “噗哧”,她甜甜地笑了,“领导是个男的,哎,对了,你上次说过的写有我——就是司马樱的小说带来没有?”
  
  我一愣神,乖乖的,她记这么清楚啊,这两天我这个圆溜溜的脑袋在想些什么?再说高中胡诌的那篇鬼东西也不知道扔到哪个鬼地方去了。当然我可不能说我忘了,这样可不显得我这个君子说过的话跑得太慢了?我慢吞吞地转过身,一步一蹭去把大鼓放回箱子,大脑袋却一刻不停地在拼命加速运转。这次这个该死的脑皮层没有辜负我的重望,居然给想出主意来了!幸好没像在考场那样跟个白痴似的,“很遗憾,这稿子还留在家里,不在部队,这样吧,我把这个故事的情节、梗概讲给你听吧。”
  
  “那敢情好。”
  
  “从前,在唐德宗年代”,我摆开了一个说书的架式,“有个汪洋大盗,叫李正凡,一身‘盘古开天辟地功’功高盖世。他膝下一女,叫……李凤英,另有一徒,叫……罗俊峰,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早已暗通情愫。”

 

    ——这是一个最普通的开头,下面开始顿起波澜,“不想汪洋大盗李正凡却是一个衣冠禽兽,在一次酒醉之后,居然在糊里糊涂中把自己的女儿都强行污辱了。可叹这个李凤英的性情却更为刚烈,一气之下居然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在那‘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君叫臣亡,臣不得不亡’的年代里犯下了弑父大罪,罗俊峰也不得不强抑爱意与李凤英邀斗,激斗中终因罗俊峰技高一筹,李凤英负伤潜逃。”
  
  “哦,原来是部武侠小说啊。”
  
  “你——司马樱拿着三节棍若不去惩善扬恶……”
  
  “什么,惩善扬恶?那我司马樱可不成坏蛋了?”
  
  “哦,是惩恶扬善,你司马樱拿着三节棍若不去惩恶扬善,怎显得你——司马大侠豪气如云呢?”
  
  她一笑,“别贫嘴了,接着往下讲吧。”
  
  “李凤英从此恨透了天下所有的男人”,我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喝了几口桔子水润了润嗓,又接着叙述道,“她在山中闭观十年,练得九重‘女娲神功’后,开始重出江湖,创建护花教,自命护花天尊,专跟天下欺侮女人的臭男人作对,噢,我不在内。”
  
  司马樱又一笑,我接着往下说:“护花天尊专跟臭男人作对,结下了无数仇家。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这些臭男人用巨金请下了当时天下第一剑客韩朝阳——有钱能使鬼推磨嘛。结果,韩朝阳就率众夜袭护花教总部护花观,用卑贱手法将护花天尊及属下四真人、八仙子、三十五使者全部杀死,只逃得后山正受罚着的莲花使者。莲花使者趁乱杀出重围后,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之际将传女不传男的‘女娲神功’秘诀,传给了……”
  
  “传给了司马樱?”
  
  “不,传给了好心救护莲花使者的一个小乞丐小石头,是个男的。后来,这个小石头迭有奇遇,练得五重‘女娲神功’后开始行走江湖,从此踏上了报仇雪恨、追寻护花教余部及护花天尊李凤英多姿多彩的一生的道路。”
  
  “怎么还没讲到‘我’呀?”
  
  “别急嘛,”我又惬意地呷了一口桔子水,心里一点也不慌张,“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当时当朝宰相叫房琯,膝下有一女叫房翠。房翠本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美貌女子,后来不知何故,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突然感觉自己是一个男人,而对面前的一切全然陌生,她就在一种又惊又恐的心情下连夜逃出了宰相府。其初入江湖即巧遇‘三节棍狂’江之舟,传得一身‘飞舞梨花堪无敌,怪蟒翻身更凶狂’的三节棍绝技和当时的江湖一绝——司马快刀。见其容貌俊秀,其师便以技为姓,指花为名,跟其取下了一个名字,是为司马樱。后来,司马樱先后邂逅小石头和永王璘的堂兄林碧峰,三人开始联袂行走江湖,所向无敌。后来……”
  
  我瞥了瞥司马樱,见其正听得聚精会神,不由暗暗得意,“后来,三人遭遇药王孙思邈的后裔巴蜀大侠‘鬼见愁’孙秉源,被孙秉源杀得大败,三人险些全部命丧黄泉,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才始感到天外有天。再后来,小石头和司马樱就合练了一种武功,这种神功一旦练成,足以冠绝天下。不想就在这关键时刻,司马樱突然又感到自己是一个女人了,便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连夜奔回了宰相府。诺,医学上有一种被称为双重人格的人,就是她这种人。
  
  “而此时,萧(小)、司、林三人之间早已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司马樱失踪后,萧、林二人费尽心血,才终于在宰相府发现了酷似司马樱的房翠。联想到司马樱平日不爱洗澡、爱独眠的怪癖,便疑其就是司马樱。一试之下,发现其武功全失,而腕力却奇大(司马樱曾练有‘司马快刀’)这才敢肯定房翠就是司马樱。两人遂用计,借永王璘的财势和林碧峰的堂堂相貌将房翠娶出。
  
  “此后,两人用尽心机,绞尽脑汗,亦不能恢复房翠对‘司马樱’的记忆。而此时对司马樱爱恋已深的萧伤心欲绝,决心远赴海外寻觅可恢复人记忆的‘返魂香’。等萧历尽千辛万苦觅得‘返魂香’返回时,深惧萧、司联手的天下第一剑客韩朝阳已先前一步将拚命救护房翠的林碧峰杀成重伤,后又将武功全失的房翠砍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房翠乍见淋淋漓漓鲜血,脑中灵光一现,一下想起了当年刀头舔血的游侠生涯,便拾起林碧峰的断剑,飞出‘司马快刀’,将韩朝阳的肩头扎了个对穿。韩朝阳正待痛下杀手时,萧赶到,韩朝阳重伤自感不敌,只得负痛逃之夭夭。
  
  “等萧赶到时,司马樱已奄奄一息……(我打住了,以下原考虑是两人互诉情愫,蜜意柔情的,想想此刻尚不大妥当,还是省略为妙)萧回天乏力,只得眼睁睁看着司马樱一步一步走向另一个世界……再后来,萧巧遇当年护花天尊在皇宫中养伤时留下的一个传人——宫女小玉,两人最终联手杀死了韩朝阳,报了血海深仇。然后,萧将小玉托付给了林碧峰,自己就带着司马樱的玉骨芳魂,避进了终南山,终生没有娶妻。一部《女冠泪》至此终。”
  
  讲完了,我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心想:幸好平时我武侠小说看得多,七拼八凑倒也编了一个挺动人的故事。我悄悄地观察着司马樱,她呆坐在那里,似乎还沉浸在故事的哀婉中。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