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伯庸
马伯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39,902
  • 关注人气:20,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诺亚的烦恼(一)

(2007-10-30 11:08:52)
标签:

家居/装修

原载《世界科幻博览》第11期,但正确的名字应该是《诺亚的烦恼》……好吧,这其实并不是科幻小说。
 
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1:2 奇点是空虚混沌,一切物理定律都还不适用。

1: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他看光是好的,就把光速设定为299,792,458m/s,并让之永远不变,不应参照系的改变而改变。

1:4 神称波长范围在0.77~0.39微米之间的光为“可见”,称这个区间以外的光为“不可见”。

1:5 有可见的,有不可见的,有光明,有黑暗,这是头一日。

1:6 神说,水之间要有上下,就造出空气来,将水分开了。

1:7 他把空气设定为21%是氧,78%是氮,还有若干是二氧化碳以及其他。神称50000米高度以下的对流层和平流层为天。这是第二日。

1:8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集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他将旱地的海岸线切割成可以互相弥补的形状,又让上面的地质特征相似,以便让人们认为大陆是漂移过的。

1:9他在水里面加氯化钠、氯化钾、氯化钙以及很多其他化合物,神称这种加过杂质的水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0他又造出不同质量的原油,将天然气和原油混合在一起,又造出硬化变黑的石炭纪森林。他看这些资源是好的,就埋在地下和水下,又使之丰富。他还造出锰结核来放置于水底。这是第三日。

1:11 11 神又造出古代动物的化石。他又造出几种将来会有的智慧生物祖先的原型,和他们应该会用的燧石埋在一起,以便让他们以为进化论是正确的。神看这是好的。

1:12 神就将它们埋在地下,但埋得不太深。

1:13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除去香蕉。事就这样成了。神看这好像太简单了,就将其性能退化,并留下人类选择改良的余地,才看这是好的。这是第四日。

1:14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做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提供光合作用所需的太阳能。

1:15 他便造出各种基本粒子,并让他们能够彼此影响。神认为这过于简单,世人必不存敬畏,于是又把它分成强相互作用力、电磁力、弱相互作用力、万有引力四种基本力,并让它们无法统一。

1:16 神又造了天体,称恒星为大光,卫星为小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分别明暗,偶尔会有月食和日食,事就这样成了。

1:17 神看着是好的。于是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五日。

1:18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有脊椎的和没有脊椎的,有翅膀和没有翅膀的,有脚和没有脚的,有鳍和没有鳍的,有爪和没有爪的,以及其他;然后让每个归属于不同的纲,目,科,属,种。

1:19 神不知道鸭嘴兽应该归从在哪一类,于是就把它偷偷藏在澳大利亚。

1:20 于是世界上生出丰富的物种,有脊椎的和没有脊椎的,有翅膀和没有翅膀的,有脚和没有脚的,有鳍和没有鳍的,有爪和没有爪的,以及其他,从三叶虫到雷龙。但神看恐龙太大了,就让他们灭绝,将剩下的骨头收集起来,做旧成化石,埋在地下,埋得不太深。

1:21 神预感到了碳-14纪年测定法,就改变这些东西的碳-14含量。

1:22 神最后照着自己的样子造了男人,照着一本模特杂志造了女人;又把他所厌恶的某个敌人的样子丑化后,照着造了猴子和猩猩。

1:23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动物园里各样行动的活物。

1:24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马铃薯、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香蕉,全赐给你们作食物。

1:25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六日。

1:26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休息了。

1:27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休假了。神觉得这样不够好,于是又赐福给第六日,并把它们合称为“圣双休日。”

1:28 创造天地的来历,乃是这样。

                     ――摘自St·Necroman所著的  《Buffalible-Genesis》

 

   诺亚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大约是半夜两点。

 

   他之所以知道准确时间,是因为在卧室里搁着一台自制的漏壶。这台漏壶是诺亚自己设计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底部钻了六个小孔的陶水壶。水壶里装满水,水面放着一个金枪鱼鳔作的浮标,浮标连着一个可以指示刻度的杠杆。

 

   从原理上来说,水位的下降可以带动杠杆,进而指示出准确时间。不过问题是,在以诺城,准确时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以诺人觉得辨别时间有太阳就足够了,至于晚上,那是睡觉的时候,何必知道几点呢?只有诺亚这样的怪胎才会发明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惹人讪笑。

 

   敲门声一阵急似一阵。诺亚的老婆妮亚含糊地发出一阵鼻音,又翻过身去沉沉睡去。诺亚只好自己披上衣服,一边低声嘟哝着一边走出卧室。

 

诺亚家的大门上钻了一个小孔,孔内塞着一小块儿天然水晶。这样他可以不必开门就能观察到门外的动静。这个设计唯一的缺点是,由于水晶的多棱折射特性,观察者无法判断门外访客的数量。

 

今晚月光很好,门外站着一个——也许是数个——身披亚麻色长袍的男子。他身材高大,神情肃穆沉静,修长的双手下垂在小腹,左手叠在右手之上,下巴微微上抬,看起来就象是一个等待仆役来伏侍的大人物。

 

“谁在外面?”诺亚隔着大门没好气地嚷道。

 

“这里是义人诺亚的家吗?”来客的声音很浑厚,洋溢着奇妙的韵律,而且带一点鼻音。也许他并不是本地人,诺亚心想。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诺亚冷冷回答。他自己对于“义人”这个头衔一向没什么好感。

 

 来客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回答,他停顿了一下,威严地说道:“义人诺亚,你即将有福了,你应该敞开大门,来接纳聆听,使自己变得完全。”

 

“我是诺亚,但不是义人诺亚。而且我不会在凌晨2点给一个陌生人开门。”

 

“听着,我有重要的讯息要传达给你,快打开门吧!” 来客的语气开始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开门以后,用棍子砸我的头,抢光我的橄榄油和骡子?”诺亚丝毫没有退让,这涉及到私人财产的尊严,还有半夜被人拽出被窝的愤怒。来客上前走了一步,诺亚害怕他会用他强壮的手臂把木门砸坏。所幸这种暴力行为并没有发生,来客只是凑得更近,以使声音听起来更加有威胁感。

 

“我一个指头就可以毁掉整个以诺城。我之所以不这么作,是因为你关系到整个人类的未来,所以我需要你自愿打开家门。”

 

“除非你告诉我来意,否则我要回去睡觉了。”诺亚故意在地板上跺了跺脚步,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决心。这个恼羞成怒的家伙开始吹牛了,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予理睬。

 

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在诺亚决定真的回房间睡觉之前,来客肩膀陡然下垂,放弃似地叹了口气,说道:

 

       “……好把,是至高无上者要见你,希望他能原谅你的无礼。”

 

“谁?”

 

“至高无上者。”

 

“我是说他的名字。”

 

来客的表情有些扭曲,怒火从皮肤丝丝缕缕地渗透出来,他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说道:

 

“他的名字是神圣的,不可经由嘴去说出来。”

 

诺亚偏过头琢磨了一下,猛然一拍巴掌:“哦,我知道了,是耶和华吧?那些老拉比总念叨什么‘你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

 

“你怎么敢……”

 

这个轻佻的猜测惹恼了来客,他怒吼一声,他退后几步,瞳孔开始变成火红颜色。强大的压力瞬间充满诺亚家大门前的街道,来客微微拱起腰,一对巨大的洁白羽翼从他的背部呼啦一下伸展开来,每一次拍动都带来一阵强劲的旋风。

 

月光似乎黯淡了一些,更多对耀眼的羽翼逐次展开,庄严肃穆,四下被神圣的气息所笼罩,已经开始有小石子浮在空气中。

 

“罪人,你改悔吧!”

 

威胁从来客嘴唇喷吐而出,诺亚见状不妙,连忙扯动门旁的一根绳子。这根麻绳带动门廊顶端几个设计巧妙的滑轮组,然后一个装满了劣质葡萄酒的木桶开始逐渐倾斜。这桶酒是诺亚去年研究酿酒技术时的失败作品,非常失败,以至于这酒甚至可以用来防盗。

 

哗啦!

 

猝不及防的天使被足足一桶劣酒从头淋到脚,那些刚刚展开的巨大羽翼被粘稠的类酒精液体弄的污秽不堪,变得笨拙而邋遢,羽毛失去了滑腻的触感,圣洁的气息被劣酒刺鼻的味道所掩盖。

 

天使的怒火被葡萄酒浇熄了,他狼狈地甩了甩翅膀,试图摆脱这些粘糊糊的东西,但只是让事情变得更糟。几滴暗红色的液体顺着他额头湿答答的发缕滴下来,把长袍弄的象是醉鬼穿过的一般。现在的他看起来,好象一只长着数对翅膀、掉进浆糊缸里的红白两色野鸭。

 

“你再不走,我就要往外扔火石了。”

 

诺亚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天使知道这个顽固的家伙绝不是在开玩笑,同时,他也清楚酒精的燃点并不高。

 

于是他明智地选择了转身离去。

 

不幸的是,天使无法收回翅膀,因为把浸满了葡萄酒的笨重翅膀收回身体,就象是直接穿一条刚洗过的内裤一样不舒服。于是这位午夜的天使只好拖着耷拉下来的三对翅膀离开,一路踉跄,甚至有几次还差点卡在狭窄的巷子里。在他身后是一长串葡萄酒的滴痕。

 

天使蠕动嘴唇,想骂几句脏话,但一想到戒律,只好悻悻地闭上嘴,这让他的心情更加沮丧。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飞着来的,现在却要走回去……

 

诺亚确认那家伙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以后,这才回到卧室。他钻进被子之前低声嘟哝了一句:“我想这应该能给那个假冒天使的家伙一点教训了。”然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七点整,诺亚从床上慢悠悠地爬起来,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

 

妮娅已经起床很久了。在她丈夫蒙头大睡的时候,她已经打扫干净了房间、仓库、畜栏和鸡舍,喂饱了三个儿子闪、含、雅弗和三个儿媳妇,并开始准备午饭。应付这一大家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嫁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丈夫以后,除了日常家务还得应付他那些层出不穷的怪念头。

 

唯一让她可以安慰自己的是,诺亚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不必再伺候老人。

 

诺亚的父亲拉麦在五年之前死于病。临死前拉麦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诺亚一直觉得他父亲的话只是单纯的抱怨,因为他没有象父亲期望的那样成为一名面包师,而是变成了一名工匠,这让拉麦很伤心。

 

诺亚从小就很有反叛精神,而且充满了奇思妙想。他经常在半夜偷偷翻墙跑出去,和同伴们一起骑着喂了颠茄的骆驼在以诺城的大街上疯跑;或者制造一个可以发出巨大噪音的风车,把它竖在广场上,听不同风速发出不同音阶的声音——那个风车最高发出过High C,然后毁于飓风。

 

他甚至自己提炼大麻。这是一种绿色植物,诺亚发现把这种植物的油榨出来,可以让人上瘾。他定期在以诺城兜售这些东西,很快就赢得了一大批忠实的客户。

 

现在诺亚在城东有一个自己的手工作坊。他每天都泡在作坊里,每隔一段时间就鼓捣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妮娅一开始还试图规劝他作一些值得别人尊敬的营生,后来也看开了,只要家里够吃够喝没乱子,就随便他怎么折腾都好——何况贩卖大麻油的利润非常高。

 

诺亚起床吃好早饭,和妮娅与孩子们——不包括儿媳妇——吻别,然后迈着悠闲的步子朝以诺城唯一的一家酒馆走去。

 

一路上,两侧的民房不时有居民冲诺亚吆喝:“嘿!以诺城的发明家,你的那只木鸟和牛皮究竟谁先飞上天了?”,或者是“诺亚你的双孔衍射试验解释了什么?是拉米寡妇的南瓜色内裤吗?”

 

每一句俏皮话都引起一阵哄堂大笑。以诺城的民风脚踏实地,对于诺亚这样整天不务正业的怪家伙根本不能理解。诺亚对这样的讪笑只是耸了耸肩,他根本不在乎,那些蠢材哪里知道科学的乐趣。

 

科学不光是乐趣,而且还能带来利益,诺亚怀里鼓鼓囊囊的东西就证明了这一点。

 

这是一家很豪华的酒馆,名字叫做“神恩无限”。它其实只是一个长约二十五肘、宽约二十肘的宽大房间,地板上铺着羊毛毯,中央的矮桌上摆着各种酒水、蜂蜜和羊奶,客人们或躺或卧,靠在柔软的地毯上开怀畅饮,不时与旁边的人高谈阔论。

 

诺亚走进酒馆的时候,客人们都纷纷坐起来跟他打招呼。诺亚在这里很受欢迎,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提炼大麻油的人。这个优点让别人对他的其他怪癖多少能够容忍几分。

 

诺亚笑眯眯地朝每个人问候,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叠黄灿灿颜色的莎草纸。这些莎草纸已经吸饱了大麻油,摸起来非常滑腻。兴奋的酒客们纷纷凑过来,每人拿走一张莎草纸,把它裹到烟草叶上,再卷成筒形,急不可待地点燃。一时间酒馆里烟雾缭绕,人声鼎沸。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免费的。每一个取走莎草纸的人,都给诺亚一些东西作为交换。有些人给的是骡子和马,有些人给的是上好的乳酪,还有些人试图用自己的妻女作交换,最后一个被诺亚礼貌而坚决地拒绝了,他不想让妮娅伤心。

 

 

交易非常顺利,一会儿功夫诺亚就已经赚的盘满钵满,今天的收入足够他们家吃上一星期了。诺亚正打算收摊,这时候有一个人拍拍他的肩膀,用好奇的语气说:“能给我一支吗?”

 

“哦,你有什么来交换?”诺亚问,同时观察了一下这个人。这张脸他没见过,估计是外乡人。

 

“你全家的幸福,你看这个如何?”

 

那人笑笑,说的很认真。这是一张平凡的脸,即使笑起来也不见任何情绪波动,就好像是一张平面画。诺亚的怪癖又犯了,忽然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他对古怪的东西或者人都有很强烈的兴趣。他递给那人一张大麻莎草纸:“很好,成交,不过我想知道你怎么支付?”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这东西该怎么用?”

 

诺亚热心地教这个外乡人如何在烟叶上扎洞,以便能够更彻底地渗入大麻油;如何把烟叶和莎草纸巧妙地卷在一起;如何用高温的煤炭块点燃;如何吸……

 

外乡人很快就深深吸了生平第一口大麻烟,淡蓝色的烟雾从他的鼻子里喷出,喉咙里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

 

“很带劲吧?它可以让你头脑清晰。”诺亚得意地说。

 

外乡人点了点头,又吸了一口,表情无比享受。这时候他们身旁一个吸足了大麻的酒客突然把杯子扔向天空,兴奋地大声嚷了一句:“天堂啊!就在这里!何必去天上求呢!”

 

外乡人听到这一句话,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听起来有些僭越权威,你们这里的风俗可不怎么高尚。”“那是吸过大麻兴奋过头而已,不必在意,不会抢了上帝的生意。”诺亚漫不经心地回答,低下头开始清点这一次交易的收入。

 

“这种东西容许人类这么放纵,难道不违背神的旨意么?”

 

“神说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我们作食物。这当然也包括四氢大麻酚。”

 

“什么?”

 

“四氢大麻酚,就是我提炼的大麻油,这是它的学名。我想神赐给我们植物的时候,一定是连里面的化学物质都赐给我们。”

 

“可我记得人类共同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起了名字,难道我们不该遵循,何必去另立名目呢?”

 

       诺亚拿起一截大麻莎草纸,解释给外乡人听:“大麻是植物的名字。而我命名的,只是它其中一部分化学成分,连10%都不到,当时亚当可没细致到这份儿上。”

      

外乡人不再说什么。

 

“好吧,我就要走了,你要如何支付你的承诺呢?”诺亚问。

 

外乡人把烟搁下,吐出一个烟圈:“你在城里有一个作坊吧?我们不妨散步过去,我会慢慢告诉你。”

 

“也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