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年的网瘾少年就是现在的手机中年

(2018-10-27 11:04:51)

有一些人,不在江湖已经很久了,但是提起他的名字,还是让人禁不住瑟瑟发抖。比如杨永信。

 

22日,有网友发布一段50秒的视频,称该视频是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13号室外拍摄。在这段视频中,不断传来疑似孩子的尖叫声和断断续续哭喊妈妈的声音。

 

13号室就是当年杨永信治疗网瘾少年的电击治疗

 

临沂市网信办随后辟谣,该网友视频中哭闹的孩子是该院病区二楼接收的一位患有精神发育迟滞的8岁患儿,网友所说的13号治疗室在网瘾中心关停的时候已经停用。

 

官方的辟谣,网友将信将疑。那一声尖叫,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的网瘾少年,和著名的“电击治疗”。杨永信也还是杨永信,他并没有因为他套愚蠢而变态的“电击冶疗”,受到任何苛刻,现在还担负医院精神科的负责人。

 

谁知道他会不会把他当年用在网瘾少年身上的暴力,再度施加在精神病人身上。精神病人也是人,也有痛感,可是有人会关注网瘾少年,但很少有人会关注精神病人。

 

当年的一些视频,也被网友找出来,依然有着极高的关注度,依然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看完这个7分钟的视频,最大的感受就是,除了这个被控制被治疗的网瘾少年,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少年是一个身心都很健康的阳光少年。相反,那个生硬地拥抱他说“我爱你”的父亲,电击之下要承诺的杨永信,包括那几个面无表情充当打手,更准确地说已经明显被驯化的学员,才是真的有病,需要被电击。

 

杨永信全程保持微笑,聊天拉家常的时候微笑,把少年控制在手术台时微笑,命令电击少年时微笑,听到少年惨叫时还在微笑。一个不管干什么都保持微笑的人,才是最令人恐惧的,因为这种微笑根本不是什么亲和友善的表示,而是对对方的一种极度的蔑视,就像猎手看待猎,听起来,阴森森的感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当年奥斯威辛的纳粹军官们,在对犹太人做活体实验的时候,一个个看上去也都很优雅从容。

 

视频的最后,少年被强制性带走,留下如释重负的父亲,和一脸笑意的杨永信,走廊里传来少年的挣扎声和愤怒的吼叫,但无人理睬。有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杨永信说:手续办好了吗?协议签好了吗?意思很明显,既然一切都办好了,那就放手干吧。不寒而栗。

 

只是不知道,进去的是个阳光少年,出来后会是什么样子?当年有一个报道,一名少年从网戒中心出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剩下的日子就是为了让你们痛苦,从此我不做行何事情,让你们断子绝孙。打着教育的旗帜,最终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接受柴静采访时,杨永信有一句名言:哪怕救治一个孩子,就是功德无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杨永信两眼放光,有着救世主般的神圣感,大概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很多人乍一听上去,也觉得很有道理。但其实,这是一句细思极恐的话。因为它的前提,就是把那些有网瘾的孩子,当成了无可救药的绝症患者,救一个算一个,实在救不了,那就放弃吧。

 

在杨永信的网戒中心接受治疗的孩子大概有3000个,按杨永信的逻辑,只要救治一个孩子就算功德无量,那么,剩下的2999个孩子算什么?是人人厌弃的人渣,还是没有价值的药渣?杨永信根本不需要被妖魔化,他本来就是一个看得见的魔鬼,只不过披着一件医生的白大褂。

 

你不知道,有些家长脑子里究竟灌了多少水,才会把孩子送进这个行迹可疑的网戒中心?一个是懒,他们不愿意花时间去管教孩子,恨不得有这样一个学校,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把孩子送进去,出去给我一个乖孩子,就一切OK了。再一个就是蠢,他们真的相信,世上有这样神奇的专家。

 

有一个家长说:难道国务院津贴是随便给的吗?是,杨永信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国务院津贴也不是随便给的,但专家就是好人吗?

 

不要迷信专家,这个社会从来不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择手段的专家。只要有市场有需求,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成生意的。因为有专业知识,专家坏起做起恶来,比普通人更可怕,因为他们不仅坏,有时还有邪教般的信仰,很容易走火入魔。杨永信的电击治疗因为自称治愈率接近100%,曾一度被称为奇迹。在媒体和家长的吹捧下,杨永信就跟吸毒一样,进入疯狂状态。

 

当年杨永信的电击治疗还是有争议的,有争议就说明认识不足,谁也说不清是好是坏。但从今天的眼光,这他妈是什么狗屁治疗,就是一个不计后果的土方子,把人当动物,利用恐惧来压抑人性。限制自由,电击,不断洗脑……不要说未成年人,就是成年人也扛不住。

 

给我来一打杨永信,找几个剽形大汉把他们控制起来,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听话就电击,电到服软为止,不出一个月,保证他们个个叫我“爸爸”。可是这有什么意义?网瘾或许是可以戒掉,但精神上的创伤却可能一辈子都抹不掉。回想起杨永信风光的那几年,你会感觉有些人的智商还停留在欧洲中世纪。

 

每一个被送进网戒中心的少年,都有家长的陪同和全程参与,这看上去很人性化,也很安全,但恰恰是最令人绝望的。视频中的少年就是在家长的注视下,被强行带走的,怎么乞求都没用。这是什么感觉?类似于一个正常人,被家人当成了精神病患者,送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你说的每句话都被当成发病的征兆。

 

哪有什么网瘾少年,不过是某个年纪对栽个事物过度痴迷罢了,多数都会自愈,谁少年时没有痴迷过一个游戏?当年的网瘾少年,其实就是今天的手机中年,整天抱着手机,也不知道干点啥,就是不看就浑身不自在。

 

试想一下,家人会因为我对手机上瘾,不利于健康为由,强行把我送到戒手机中心去吗?当然不会,因为我们是成年人,我们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变成孩子,这似乎就是成立的。

 

所以,网瘾少年最大的问题,不在网瘾,而在少年,因为你还未成年,没有独立自主的权利,是非对错就该由家长决定。很多家长都有强大的控制欲,并且乐在其中。运气不好,碰到特别愚蠢又特别负责的家长,孩子就倒霉了。这就是人们担心杨永信卷土重来的原因。

关注微信公众号:此地无言(ID:qmmccjf)

当年的网瘾少年就是现在的手机中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