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63,314
  • 关注人气:25,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激情与梦想

(2019-05-13 07:57:56)
标签:

杂谈

激情与梦想

——詹姆斯·马奇的真正“领导力”
文/姚斌



(本文字数:4047,阅读时间:10分钟)

对于一个投资者而言,观察所投资公司的领导力是极其必要的,因为这将有助于深刻理解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有关领导力研究的书籍不计其数,唯独詹姆斯·马奇独辟蹊径。马奇将经典文学名著引入领导力研究,开创了一个十分独特而广阔的视野。在这个独特而广阔的视野中,对领导力的洞察在瞬间就明晰了起来。

《论领导力》实际上是马奇1980-1994年在斯坦福大学教授时的讲义。这份讲稿涵盖了20个75分钟的课程,长达450页。后经蒂里·韦尔的整理,于是就形成了这本只有160多页的书。虽然这本书貌似一本“小书”,但却博大精深,成为了“领导力”论著经典中的经典。

马奇之所以开发出这个课程,是基于他的三个信念:a、领导力的主要问题与生活的问题没有什么区别;b、伟大的文学作品是有教养的人们思考这些问题的源泉;c、教育,尤其是商学院的教育,不应该只为学生提供成功的处方。对于一个组织与领导力,存在两个简单的问题:一是什么让组织能够正常运转?二是为了使组织正常运转,在对事情作出权衡时会出现哪些管理偏差?这两个问题不难,但答案却不简单。

通常情况下,人们会认为一家成功的企业,其领导人必定具有英雄般的特质,然后将这个英雄般的特质归结于成功的结果。于是,就有了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微软的比尔·盖茨、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他们确实如同英雄般的受人敬仰和爱戴。但是,马奇认为,组织、组织历史学家,特别是组织领导者,都倾向于将组织历史变得个人化,并且给特定领导者赋予对历史事件难以置信的深刻影响。实际上,一个组织如果具有高效率,除非一切都能按部就班,秩序井然,每个个体各司其职,否则组织将无法正常运转。具有这些特点的组织都能正常运转,而缺失这些特点的组织正常运转却很困难。

一个组织的基础效率假如要达到理想的状态,就必须拥有四个要素:
1、胜任力。只有组织中的人都有能力完成自己的工作,组织才可以正常运转,胜任力需要让懂的人做事,让不懂的人离开组织。
2、主动性。只有问题在大多数的时候能就地、及时、自动地得到解决,组织才能正常运转。
3、认同感。只有组织中的人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为自己身为组织的一员而感到骄傲,组织才有可能正常运转。
4、不引人注目的协调力。只有对个体的自主行动进行有效、快速、低成本的协调,才能让组织正常运转。
这四个因素是领导有效性的核心所在,看起来也十分平凡,任何一本标准的管理书籍都会提到。但它代表了另一种领导价值观,它不同于那些被很多管理者所持有、很多领导力书籍所倡导的领导观。

在涉及领导力的时候,有三个问题特别重要。
1、领导者并非不会犯错。不同的领导者有不同的弱点。从这个意义上说,组织领导者所犯的某些错误并不是系统性的,但领导者个人特质和领导者所犯判断错误的特点之间没有一致的关系。与此同时,组织领导者还会犯一些系统性错误,比如认知偏差。最明显的就是,领导者倾向于夸大领导和管理的作用,进而放大了自身的作用。
随着管理者在组织里晋升,权力与日俱增,待遇不断提高,就越来越容易陷入管理重要性的陷阱,但是他们的行动对组织绩效的影响却变得越发不清晰。沿着组织等级结构向上看,层级越高,两样东西就越发模糊,其一是组织的目标,其二是领导者对绩效的贡献。具体特征表现为,层级越高,管理者对领导地位的表征物越敏感。比如,会议的举行,突出了具体的行动是由当权者决定的。
2、大多数领导者很可能夸大自己对成功的掌控能力。我们知道个体通常会倾向于夸大个人行动在对人类世界实际控制方面的作用,在那些一直以来都很成功的人士身上,这种倾向更为突出。尽管成功的人坚定地认为他们的成功是他们自己能力、品质以及努力的结果,但成功学研究不能完全支持这一信念。
成功学研究显示,组织中大多数成功的人士,如同生活中大多数其他行业中的成功人士一样,其独特之处在于其生命早期的两个明智的决策。第一个决策是对父母的选择。如果你的父母很成功,那么你获得成功的概率更大。第二个决策是对性别的选择。如果你选择了男性,那么你将拥有更多的机会成为优秀的经理人。这两个角色虽然永远不能解释成功者与平庸者之间的全部不同,但它们的解释力度比已知的其他任何因素都大得多。
3、组织领导者似乎容易混淆不可或缺性和重要性,他们或许可以说自己很重要,但是不能说自己不可或缺。由于等级结构制和管理评价选拔机制,所以层级越高,管理者的同质性越强,在态度、能力、精力和组织忠诚度方面也愈发相像。另一方面,层级越高,组织目标优化模糊,管理者行动与组织绩效之间的关系也愈发模糊。
结果,对领导者的评价越容易出现随机的错误,造成我们无法区分不同的领导者。在正常运转的组织里,高层管理者一定是有用的,甚至是必要的,但是,既然他们是无法区分的,所以没有哪个特定管理者不可或缺。如果哪个组织领导者是不可或缺的,那么这个组织将是无效的。在有效的组织里,我们无法说出一个副总裁与另外一个副总裁的具体区别。

承认英雄式领导不重要,与那些认为自己就像“英雄般”的人对于自身经验的解释是相互抵触的。结果,他们又忽略了某些对于理解组织如何运转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1、组织能够良好运转,是因为组织遍布平凡胜任力。德国军队之所以有效,不是因为他们的将军——尽管他们的将军都很能干,而是因为很多德国中士都能有效、自动的行动。他们了解自己要做什么,也有能力去完成它。
2、组织能够良好运转,是因为亚单元和个体具有相互依赖的自主性。也就是说,亚单元和个体可以放手做自己的工作,相互授权、相互信任。我知道你将要做什么,而你也明白我将要做什么,不需要就此进行多少沟通。当组织更像帆船而非机动船时,组织运转得更好。
3、组织能够良好运行是因为冗员。几乎每个人都是重要的,不管是在任何一段时间之内还是在任何一个时刻,如果有任务需要完成,那么一定存在备选人员、备选技术和备选方案。如果没有冗员,任何一个部门的失败都很可能导致整个组织的失败。
4、组织能够良好运转,是因为组织中的个体之间不掺杂个人情感的相互信任。一个组织需要一种不同的信任,组织中的个体之间相互信任,不取决于他们的私人关系,而是因为他们都相信对方能做好本职工作,也不会妨碍自己的工作。

鉴于对领导力严重的认知偏差,马奇认为最好抛开现代的组织研究,在经典文学中寻找答案。因为我们已经面对的是一个这样的世界:让组织运行的东西是平淡的,很难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能产生多么重大的意义。结果,马奇在经典文学作品中原创性地发现了领导力的两个纬度:“疏通管道”与“书写诗歌”。这两个纬度成为领导力的两个基本角色。这是马奇在解读《奥赛罗》、《圣女贞德》、《战争与和平》和《堂吉诃德》一系列经典文学作品中获得的。

以马奇解读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为例。《堂吉诃德》绝对是一本天下奇书,因为它描述的情景离我们所处的世界十分遥远。这部小说充满了诙谐幽默且色彩丰富的场景。其中,堂吉诃德是以骑士形象出场,伴之与他的同伙桑丘·潘沙。堂吉诃德自负且荒谬绝伦,潘沙则愚蠢且智商不足。然而,这本奇书却是西方文明史上伟大的文学作品之一。

堂吉诃德充满了梦想,梦想成为伟大的骑士。堂吉诃德并不在意现实中的普通观念,他所接受现实或创造一个新的现实哪个更好。堂吉诃德的“疯狂”在于他生活在自己创造的而不是其他人经历的世界,并且他并不关心自己行动的后果。在那样的世界里,他认为自己可以过得上适合自己的生活。他从与理想对应的关系中汲取营养,而不用担心其后果——根据自己的观念行事。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对错误的修正者,坚信自己的职责是判断正义的所在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实际上,堂吉诃德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不论对他还是他试图帮助的人来说都收效甚微,他经常使别人的处境恶化,并出现得不合时宜。

堂吉诃德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既不是事先赋予我们的,也不是后天发现的,而是通过基于意志的行为来确定的。他对自己的承诺赞不绝口,宁愿选择不明智的行为,也不愿放弃。他所坚持的愿景不需要证明、批评或表扬,因为那是一个骑士的使命。他告诉我们,一种基于希望得到的有利结果的行动,是缺乏魅力的。他的世界是由他选择了自我生活的追求而组成的。“我知道我是谁。”这几个字表达了他对于承诺正当性的基本观点。

堂吉诃德崇尚想象力、承诺与快乐。他让我们了解现实是多么的模糊不清,以及如何被无数种方式所解读。因此,他使我们意识到一个领导人生活中的荒谬,我们必须对这个角色以及这个角色的扮演者表示同情。堂吉诃德的局限源于他失去了与现实的接触。他只关心自己,不关心别人的真实需求。他倾向于只关注行动的意图而忽视其后果,这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他不断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现实,使他脱离任何社会或实际的控制,这使他对自己所在的环境构成了威胁。他依赖于其他人的仁慈,尽管他明显缺乏自我主义,他却活得像个寄生虫。因此,他不知道如何使自己成为一个值得被追随的榜样。虽然堂吉诃德只是一个文学人物,但我们不能因此认为堂吉诃德不应该存在。相反,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保护这个世间少有的堂吉诃德,从而让我们的生活更有价值。

马奇的领导力两个纬度:“疏通管道”与“书写诗歌”。“管道”指的是有效地利用已知技术的能力;而“诗歌”引领了领导者伟大的行为,激励他们探索新的途径,发现有价值的意义以及满怀激情地生活。领导力中的管道涉及监管组织日常工作的效率,比如确保每天的卫生间可以正常使用,确保有人接听电话。虽然这方面对于组织的正常运行必不可少,但由于太过普通、过于依赖具体背景及技术,很少被关于领导力的论述提及。为了让世界能受益于稀缺的堂吉诃德的领导,我们需要大批像桑丘·潘沙那样的人。

与此同时,领导者也需要诗歌的熏陶来换取行动的意义,使生活更具有吸引力。领导者必须明白如何欣赏生活,同时认清现实,不会因意识到做出徒劳的努力而陷入痛苦、愤世嫉俗。他必须了解如何品味简单的快乐所产生的魅力,并欣赏人类意志力所带来的荣耀。

因此,马奇建议领导者阅读列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把时间花在研究库图佐夫在博罗季诺战役中的沉思上,这也许比花在研究战略规划上更有用。读一读易卜生的《野鸭》,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剥夺掉一个平凡人幻想的权利,那么他的幸福权利也就随之被剥夺了。

马奇指出,如果说塞万提斯的作品给了现代的平凡组织什么启示的话,那么他认为好的领导要结合对平淡人生的热诚与对平凡责任的承诺:领导既是艺术又是技术,既是美又是真理,既欣赏复杂性又欣赏简单性,既追求矛盾又追求统一,既实现优雅又实现控制。对于一个愤世嫉俗大行其道的年代来说,这套陈词似乎太过浪漫,然而最近的组织观察表明,这样的领导观也许比我们想的要普遍。

如果领导者本着堂吉诃德精神行动,那么他们会丰富我们的生活、改进我们的组织。这就是马奇所认为的真正的领导力,也是投资者所向往的真正的领导力。这个真正的领导力就是“激情与梦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