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角山妖
北角山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14,877
  • 关注人气:125,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踏雪寻梅:十国共享的世界文化遗产

(2009-04-08 11:30:53)
标签:

波罗的海

立陶宛

拉脱维亚

世界文化遗产

斯特鲁维

分类: 邂逅浪漫欧罗巴

在众多世界文化遗产中,有这样一处最特别的,它同时属于十个国家:芬兰、挪威、瑞典、俄罗斯、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摩尔多瓦,叫做斯特鲁维测量地点(Struve Geodetic Arc)。这在世遗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File:Struve Geodetic Arc-zoom-fr.svg

图1,斯特鲁维测点分布图

 

 

斯特鲁维测量地点以19世纪俄国天文学家F.G.W.斯特鲁维(Friedrich Georg Wilhelm Struve)命名。斯特鲁维从1816年至1855年主持了一次重要的地球子午线测量活动,涉及国家众多,被科学史认为是第一次对子午线的长距离的精确测量。这次测量对其后建立标准的初始子午线及标准的地图绘制,起到了重要的规范作用。

 

最初的测量点包括258个主要三角点和265个主要测量站。被批准为文化遗产的斯特鲁维测量地点,共有34个,其中爱沙尼亚三处,拉脱维亚两处,立陶宛两处。在这些测量点留下很多当年的标志,如岩石钻孔、铁十字架、石堆界标以及纪念碑等。(资料来自网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2,位于拉脱维亚小镇Jekabpils的斯特鲁维测点

 

 

此处世界文化遗产,跟我去过的很多文化遗产不同,既不涉及日常生活,也不涉及山水景物。严格地说,它只有学术意义。但对于波罗的海三国却又意义不同,因为斯特鲁维教授虽说号称是俄国天文学家,但他毕业于今天爱沙尼亚的塔尔图大学,并且在这里工作多年。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3,拉脱维亚小镇Jekabpils的斯特鲁维测点说明

 

 

2009年初的冬日,我本想顺路探访位于波罗的海三国的那几个测点。谁料,最终为了这几个测点,开进了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4,上路,如果顺的都是这样的路,一路就会顺利多了

 

 

在立陶宛,为了寻找位于Karischki村的测点,走进了这个名字叫做Panemunėlis的村镇。GPS地图不清晰、语言无法交流,让我至今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地方。我被带着看了一处又一处景点,但显然都不是我要寻找的。废弃的城堡、诡异的雕塑,一切都像探险一般...甚至有个喝得醉醺醺的大叔,非要上车给我带路......我拒绝了人家的好意赶紧上路。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5,废弃的城堡,冷风吹过,门窗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6,这个诡异雕塑,看不懂文字说明(不过我只觉它跟前苏联有点关系)

 

 

最终我放弃在立陶宛的寻找,冒雪开进拉脱维亚,找到拉脱维亚的一个测点所在地:小镇Jekabpils,并且不得不改变原有的计划,在这里打尖儿住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7,开车跨越立-拉边境

 

 

还好,Jekabpils没有让我失望。第二天一早,在落脚的旅馆不远处,我找到了这里的测点。一块UNESCO的石碑、一个图板,外加一个三脚架,这就是全部了。‘你可真行!这样的世遗你也能查到!还不赶快在这里立此存照?’ 我这样被揶揄着....这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为了这个世遗的‘付出’还远没有结束。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8,到此一游啦

 

下一个测点在Sausneja镇的Sestukalns,这次我们真的路过,地图这样显示。于是我们一路向北,向塔林的方向出发了。这一次,害我们的不是好奇心,是微软的欧洲地图。这个地图在波罗的海三国严重缺失和失实。事实上,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在我们的路上,而微软的地图,把我们带到了深山老林里。 Sausneja镇真的就在山上。我们找到了这里,却找不到测点所在地Sestukalns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9,在Sausneja镇徘徊,寻找在Sestukalns的测点

 

 

本想放弃这里一路杀到塔林的,可是上路之前忽然在山路边看到一个很小的博物馆。进去打听一下这里是否有测点,顺便问路吧。结果.....里面2位超级热情的大妈(其实人家没那么老,只是我总觉得前苏联的美女,稍微有点岁数就有大妈风范而已),在只听懂了我的‘UNESCO’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最后翻出关于他们这里测点的照片,奠基启动仪式的图片....可是,问她们到底在那里,却又全都说不清楚....于是我说放弃。大妈这时候开始打电话,让我稍等一下,问我是不是‘По-английски’ (说英文), 我这厢只有使劲点头称‘Да’(是)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0, 2位热心的大妈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1,小博物馆里,温度虽不高,但很温馨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2、13,小博物馆里收藏的关于Sestukalns测点的照片

 

 

可是,问了半天,她还是说不清,于是我当机立断,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否则今天到不了塔林。于是决定撤退。就在俺出门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辆汽车飞驰而来,车上下来一个挺帅的‘大叔’,大妈开心地大叫,说英语的来啦!大叔的英语比我好, 可是地理比我还差踏雪寻梅:十国共享的世界文化遗产,好像似乎也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跟大妈嘀咕了一阵后,让我‘Идти за мной’(跟我走)。 我问他走多远,‘20公里!’, 天呢!那么远!‘20公里还算远?一踩油门就到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4,博物馆的办公室,北京现在没有这样的电脑了吧?左边的大家伙是暖气

 

 

现在,俺别无选择,非得跟这家伙走不可了,想放弃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大叔从前估计是赛车手,在山里狭窄的、大雪覆盖下的、‘羊肠小道’上,风驰电掣。俺正好勉为其难地跟上

 

没一会儿功夫,看到一幢小楼,下车一看,竟然是镇政府!原来大叔自己也不知道这地方,把我们带到政府,找主管文化的一位女士询问。此时,我真有点无语,既来之则安之吧。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5,Sausneja镇政府

 

 

好在,这位优雅的女士,总算知道这个地方,还给我们介绍了一番,自然大叔当了翻译。俺当时都没什么心思听她介绍了,一心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到塔林呢... 终于,大叔说,女士要亲自带俺们去上山!(心里叫苦不迭呀,还要上山?!)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6,Sestukalns测点就在这样荒凉的山上

 

 

大叔一骑绝尘,接力棒传到brabra女士手上。在杳无人烟的山路上带我们继续向前。大约10分钟,女士下车,用手一指,意思是到了。然后很愧疚地看了看自己,说因为穿了裙子,不能跟我们上山了。我猜想,女士庆幸自己穿着裙子吧?她一定以为中国人都是狂热的天文地理爱好者,不然怎么能在大冷的雪天,寻到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仅仅为了看一眼那个石碑呢?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7,山上人迹罕至,及膝深的大雪

 

 

路牌上说,上山100米,就可以看到测点。可是,俺上去有没有200米?怎么也没找到那个石碑!我想,一冬天的大雪,大约早把它覆盖了吧。于是还是选择了放弃。只在山口的石碑前,认真地扫掉了上面的雪,让俺扫雪的刷子跟石碑合影留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8,Sestukalns测点纪念碑

 

其实,上山的路上,有不少又大又深的脚印。初看到的时候还很开心那,因为至少说明这里还偶有人烟。可是,后来自己吓唬自己,忽然觉得,那硕大的脚印根本不是人类所为,一定是巨大动物的足迹,愈想愈怕,赶紧上车落荒而逃,此时若真是与它们狭路相逢,四个轮子肯定是跑不过它们四只脚的。虽然,最终一路山什么意外也没发生,但今天想来,还是有点后怕。

 

沿着山路一直开,GPS没有线路,只能凭着纸质地图判断方向,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天已开始放黑,为了快点开出大山,只有加速,转弯处的侧滑,引起车上的报警蜂鸣器一阵狂叫。雪地开车本来就紧张,它一叫,让俺更加紧张,出了一身冷汗!

 

终于,路过了又一个村公所类的建筑,停车问路。这回我拿着地图,点着塔林的方向,于是一位老大爷叽里咕噜跟我说了一大堆,除了向左转,我一句没听懂(严重打击我的语言自信心!踏雪寻梅:十国共享的世界文化遗产 )。 此时,又一位女士救了我们,她好歹会蹦出几个英语单词,让我们等她5分钟,她下班后给我们带路!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19,无名村公所

 

 

下班后,她出来说,‘I first, you second’, 呵呵,知道是让我们跟着她的意思。这一定是位很细心的女士。她开的是四轮驱动的现代,可是却走得很慢,估计是看我们车况,担心我们跟不上她吧。Anyway,终于开上大路,她说你们沿路一直走就好了,前面都是大路有路标....然后她掉头往回,原来人家不是顺路,是专程给我们带路的....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20,村公所给我们指路的大叔,和带路的女士

 

 

晚上6.30,终于到达塔林。见到塔林预定的家庭旅馆,就好像见到了家的灯光一样亲。本来这次不想开夜车,但却成了开夜车最多的一次,而且,是在大雾、大雪、大山中开夜车。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这里道路管理不错,如果不是这里的人古道热肠,后果真有点不堪设想。既便如此,还是发生了几次意外的侧滑。在人地两生的异国他乡、夜黑风高的深山老林,开车本来已经够让人胆颤的,再发生侧滑,侧滑时汽车电脑又发出异常尖锐的报警声,怎能不让人心惊肉跳?(当然,呵呵,要不是他们那么热心,说不定我就不去看这个所谓世遗的测点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21,接力给我带路的三辆车:赛车大叔,‘brabra’女士, ‘现代’女士

 

 

我当时的内心一定颇多感慨,回国后收到自己在Jackbpils发回的明信片,是这样写的:这么千辛万苦地找到这里的世界文化遗产,究竟是否值得呢……这里没多少人知道世界文化遗产,它对人们的生活毫无影响。

 

当然,收获还是有的。不仅仅是世界文化遗产,还有道加瓦(Daugava)河畔可爱的Jackbpils小镇,还有最美的乡村教堂,最重要的,收获了被陌生人帮助后内心的感动。

 

波罗的海三国人民都是活雷锋啊!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图22,一路尽是这样的景色,正所谓踏雪寻‘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