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行业体协还想在全运会玩儿吗?

2013-09-12 09:40:28评论 文化
成立初起,就没有把自己捆绑在全运会的奖牌战车上,把每块奖牌都要花费天价的金钱放在群众体育上,并把这作为他们体育工作的重点和方向。很多协会的宗旨是为本系统职工的健康服务,参加全运会兼可在全系统内部产生凝聚力、战斗力、生产力。从这个角度观察,行业体协决不应因名次不佳而被淡忘,甚至他们把更大精力放在行业内推广全民健身,还值得各体育强省学习。行业体协是我国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一个产物,最早的火车头体育协会成立于1952年,有61年漫长的历史了。行业体协的鼻祖是前苏联,当时就带有为行业内职工健康服务的浓重色彩。苏联火车头足球队曾是欧洲足坛的劲旅,后来东欧各国也都有自己的火车头队,中国火车头成立不久便获得全国联赛第6(直到90年代李玮峰、李毅、曲波、杨君也来自火车头),直到上届全运会还有白雪这样五十年代中期煤矿、银鹰、前卫、水利、邮电、林业也相继成立体育协会。改革开放后石油、中建、地质、石化、汽车、交通、电子、航空等多家行业协会成立,使得全运会平添了一份热闹。看看这些行业,都有富可敌国的资产,有些甚至是世界500强,如石化、银鹰(银行系统)、中建、铁路(不久前铁道部改制,不知火车头会不会是全运会的绝唱),他们如果像一些老板给足球撒钱那样“疯狂出名”一把,弄上块金牌也不是难事,但他们始终固守行业体协的初衷,不当金牌争夺大合唱的主角,大多数干脆退出,不再费这脑子。中国竞技体育的架子已经相当完备,为此的投入

上届全运会还有的金融体协这次消失了,最有钱的行业不想在“钱运会”玩儿了。第12届全运会,以为本来就是陪太子读书的行业体协干脆摆出了不陪的架势。首先参赛的行业体协仅有前卫、火车头、煤矿三家,除去前卫拿了两块金牌,几乎全部一片空白。这倒落了个轻省,你看全运会上把各省市体育局局长乃至主管体育副省长急的!如果成绩不好,有的体育局长就要下台了!相比而言,行业体协似乎轻松不少。作为行业性体育代表团,与动辄人口几千万的各省比起来,显得势孤力单,他们的支持者不像各省市那样众多,尤其运动人才的培养与储备也有先天的不足。培养运动员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少年、青年、成年梯队完备,不仅投入巨大而且越来越大,况且由于没有自身的中小学,选材完全是无源之水。尤其全运会潜规则颇多,尽管各行业也有自己的潜规则,但潜别人和被潜是两种滋味(像中石油这么牛气哪儿能受这气),所以也不愿意再来费这力气。加上对于全运会的评价早已失去早年的神圣,炮轰质疑越来越密集,也更给各协会打退堂鼓加了油。全运会行将结束,只有前卫体协两块金牌,而且获得的搏击类金牌还是这个行业必须大力发展的。相比上一届火车头还有中长跑特色,这一届行业体协完全大撒把,完全履行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取得的奥运精神。行业体协尽管在全运会地位卑微,自己也“胸无大志”,但人们或许发现,就在一些省市体育局局长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的时候,各行业体协倒能保持一份相对平和的心态。他们的体协自 行业体协还想在全运会玩儿吗?
 上届全运会还有的金融体协这次消失了,最有钱的行业不想在“钱运会”玩儿了。

成立初起,就没有把自己捆绑在全运会的奖牌战车上,把每块奖牌都要花费天价的金钱放在群众体育上,并把这作为他们体育工作的重点和方向。很多协会的宗旨是为本系统职工的健康服务,参加全运会兼可在全系统内部产生凝聚力、战斗力、生产力。从这个角度观察,行业体协决不应因名次不佳而被淡忘,甚至他们把更大精力放在行业内推广全民健身,还值得各体育强省学习。行业体协是我国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一个产物,最早的火车头体育协会成立于1952年,有61年漫长的历史了。行业体协的鼻祖是前苏联,当时就带有为行业内职工健康服务的浓重色彩。苏联火车头足球队曾是欧洲足坛的劲旅,后来东欧各国也都有自己的火车头队,中国火车头成立不久便获得全国联赛第6(直到90年代李玮峰、李毅、曲波、杨君也来自火车头),直到上届全运会还有白雪这样五十年代中期煤矿、银鹰、前卫、水利、邮电、林业也相继成立体育协会。改革开放后石油、中建、地质、石化、汽车、交通、电子、航空等多家行业协会成立,使得全运会平添了一份热闹。看看这些行业,都有富可敌国的资产,有些甚至是世界500强,如石化、银鹰(银行系统)、中建、铁路(不久前铁道部改制,不知火车头会不会是全运会的绝唱),他们如果像一些老板给足球撒钱那样“疯狂出名”一把,弄上块金牌也不是难事,但他们始终固守行业体协的初衷,不当金牌争夺大合唱的主角,大多数干脆退出,不再费这脑子。中国竞技体育的架子已经相当完备,为此的投入

第12届全运会,以为本来就是陪太子读书的行业体协干脆摆出了不陪的架势。首先参赛的行业体协仅有前卫、火车头、煤矿三家,除去前卫拿了两块金牌,几乎全部一片空白。这倒落了个轻省,你看全运会上把各省市体育局局长乃至主管体育副省长急的!如果成绩不好,有的体育局长就要下台了!

相比而言,行业体协似乎轻松不少。

作为行业性体育代表团,与动辄人口几千万的各省比起来,显得势孤力单,他们的支持者不像各省市那样众多,尤其运动人才的培养与储备也有先天的不足。培养运动员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少年、青年、成年梯队完备,不仅投入巨大而且越来越大,况且由于没有自身的中小学,选材完全是无源之水。尤其全运会潜规则颇多,尽管各行业也有自己的潜规则,但潜别人和被潜是两种滋味(像中石油这么牛气哪儿能受这气),所以也不愿意再来费这力气。加上对于全运会的评价早已失去早年的神圣,炮轰质疑越来越密集,也更给各协会打退堂鼓加了油。全运会行将结束,只有前卫体协两块金牌,而且获得的搏击类金牌还是这个行业必须大力发展的。相比上一届火车头还有中长跑特色,这一届行业体协完全大撒把,完全履行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取得的奥运精神。

上届全运会还有的金融体协这次消失了,最有钱的行业不想在“钱运会”玩儿了。第12届全运会,以为本来就是陪太子读书的行业体协干脆摆出了不陪的架势。首先参赛的行业体协仅有前卫、火车头、煤矿三家,除去前卫拿了两块金牌,几乎全部一片空白。这倒落了个轻省,你看全运会上把各省市体育局局长乃至主管体育副省长急的!如果成绩不好,有的体育局长就要下台了!相比而言,行业体协似乎轻松不少。作为行业性体育代表团,与动辄人口几千万的各省比起来,显得势孤力单,他们的支持者不像各省市那样众多,尤其运动人才的培养与储备也有先天的不足。培养运动员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少年、青年、成年梯队完备,不仅投入巨大而且越来越大,况且由于没有自身的中小学,选材完全是无源之水。尤其全运会潜规则颇多,尽管各行业也有自己的潜规则,但潜别人和被潜是两种滋味(像中石油这么牛气哪儿能受这气),所以也不愿意再来费这力气。加上对于全运会的评价早已失去早年的神圣,炮轰质疑越来越密集,也更给各协会打退堂鼓加了油。全运会行将结束,只有前卫体协两块金牌,而且获得的搏击类金牌还是这个行业必须大力发展的。相比上一届火车头还有中长跑特色,这一届行业体协完全大撒把,完全履行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取得的奥运精神。行业体协尽管在全运会地位卑微,自己也“胸无大志”,但人们或许发现,就在一些省市体育局局长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的时候,各行业体协倒能保持一份相对平和的心态。他们的体协自

行业体协尽管在全运会地位卑微,自己也“胸无大志”,但人们或许发现,就在一些省市体育局局长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的时候,各行业体协倒能保持一份相对平和的心态。他们的体协自成立初起,就没有把自己捆绑在全运会的奖牌战车上,把每块奖牌都要花费天价的金钱放在群众体育上,并把这作为他们体育工作的重点和方向。很多协会的宗旨是为本系统职工的健康服务,参加全运会兼可在全系统内部产生凝聚力、战斗力、生产力。从这个角度观察,行业体协决不应因名次不佳而被淡忘,甚至他们把更大精力放在行业内推广全民健身,还值得各体育强省学习。

也相当惊人,不少优势项目的政府性投入甚至超过全世界的总和(如乒乓球、羽毛球),中国乒乓球界甚至想用放水养狼的方法挽救这项运动,中国式的金牌战略是应该调整了。2008年奥运会后,国家有意把体育的重心向全民健身倾斜,虽然其过程很艰难,但总要不遗余力地努力。各行业体协没有为全运会大规模投入也符合这一趋势。行业体协的惨淡以及开幕式代表团寥寥无几的参赛选手,也让主办者尴尬。2010年体育总局向各行业体协下发通知,规定参赛代表团必须有独立的训练基地和专职教练员,使得行业体协更不想坚守。一个要走,一个要轰,下届全运会行业体协会更惨淡可能已成定局。(本文是我给新京报写的专栏,今天已经刊登。因版面原因报纸做了部分删节,这是未删节的原文)行业体协是我国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一个产物,最早的火车头体育协会成立于1952年,有61年漫长的历史了。行业体协的鼻祖是前苏联,当时就带有为行业内职工健康服务的浓重色彩。苏联火车头足球队曾是欧洲足坛的劲旅,后来东欧各国也都有自己的火车头队,中国火车头成立不久便获得全国联赛第6(直到90年代李玮峰、李毅、曲波、杨君也来自火车头),直到上届全运会还有白雪这样五十年代中期煤矿、银鹰、前卫、水利、邮电、林业也相继成立体育协会。改革开放后石油、中建、地质、石化、汽车、交通、电子、航空等多家行业协会成立,使得全运会平添了一份热闹。看看这些行业,都有富可敌国的资产,有些甚至是世界500强,如石化、银鹰(银行系统)、中建、铁路(不久前铁道部改制,不知火车头会不会是全运会的绝唱),他们如果像一些老板给足球撒钱那样“疯狂出名”一把,弄上块金牌也不是难事,但他们始终固守行业体协的初衷,不当金牌争夺大合唱的主角,大多数干脆退出,不再费这脑子。

中国竞技体育的架子已经相当完备,为此的投入也相当惊人,不少优势项目的政府性投入甚至超过全世界的总和(如乒乓球、羽毛球),中国乒乓球界甚至想用放水养狼的方法挽救这项运动,中国式的金牌战略是应该调整了。2008年奥运会后,国家有意把体育的重心向全民健身倾斜,虽然其过程很艰难,但总要不遗余力地努力。各行业体协没有为全运会大规模投入也符合这一趋势。

行业体协的惨淡以及开幕式代表团寥寥无几的参赛选手,也让主办者尴尬。2010年体育总局向各行业体协下发通知,规定参赛代表团必须有独立的训练基地和专职教练员,使得行业体协更不想坚守。一个要走,一个要轰,下届全运会行业体协会更惨淡可能已成定局。

(本文是我给新京报写的专栏,今天已经刊登。因版面原因报纸做了部分删节,这是未删节的原文)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