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64,044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近满堂客家大围

(2010-07-19 16:07:38)
标签:

王散木

上新围

围屋

中围

满堂

官乾荣

始兴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走近满堂客家大围满堂



 

  这幢客家土楼,与其说是一幢庞大的住宅,不如说是一座小城市,170多年过去了,如今战火不再,留下的只是宁静的乡村生活,尽管四周已杂草丛生,却不减这座大宅的建筑魅力。看到这幢由无数水磨石青砖垒起来的建筑,我们只能用震惊来形容。我在想,如果现在有个富豪用28年来建一幢房屋,不知会建成个什么样子?    
  满堂客家大围在韶关市始兴县的隘子镇。 
  始兴设县从三国时期开始,是盛唐名相张九龄、明朝户部尚书谭大初和抗日名将张发奎的故乡。满堂客家大围是始兴乡绅官乾荣在清道光年间修建的,被誉为“岭南第一大围”。 
  从始兴县城到我们的目的地满堂围所在的隘子镇,要经过几个村镇,一路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古老的客家围屋,始兴是一个客家人聚居的县城,“有村必有围楼,无围不成村”,这些围屋在新新旧旧的农舍中,显得别有味道。 
  从始兴县城到隘子镇,六十公里距离,六十公里风景。一路上,省级公路的一侧是村庄和田野,另外一侧就是清化河,河水充盈。河对岸就是连绵的青山,山不高,但几乎都是原始次生林,满山是浓得化不开的绿色。 
  清化河的这一段有好几个小水电站,把随山势起伏的河水分割成几个平湖,湖水清澈,映出青山的倒影。始兴的朋友告诉我们:其中在钓鱼台水电站的对面,有三个山洞,河水在山河之间迂回穿行,如果乘船顺河而下,穿过其中一个山洞,登岸可以沿山洞背后的一条小路上山,山景优美,有几分类似桃花源,除了瑶族人会从这里到河对面的山上放养蜜蜂或者摘木耳、蘑菇与灵芝外,很少有游人从这里进去。 
  城市化的进程不断向乡村推进,我们过去浏览过的很多古村都被生硬地嫁接在城乡的边缘,而满堂围则不同,它仍旧在青山绿水之间,满堂围是一座古老的客家大屋,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说也是唯一没有被开发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至少在今天,虽然已经是文物,带着与乡间的其他建筑不同的贵族血统,可满堂围还是和两百年前一样,朴实地生活在乡间的土壤中。    


280×419 250×374


  今天的满堂围中仍旧有几十户官姓人家在居住,围前是大片农田,远远青山掩映。村后有河水流过。 
  围屋中的人家大多居住在上新围的套房中。中围建筑宏大,但子孙对这座堡垒却并不感兴趣。今天我们走进中围的重重大门,在回字形的建筑中穿行,仍旧可以感受到建筑带给人的压力。过于沉重,过于居安思危,已经影响到生活。因为住的人少,地面的青砖上布满青苔。十二院、九厅、六天井的传统格局,处处都显得格外寂寞。 
  上新围住的人多,走进去就很舒服。始兴出奇石,始兴人爱玩盆景,所以院落处处是盆景、奇石,显得很有生活情趣,母鸡带领着毛茸茸的小鸡在一个个院落间乱跑,燕子在屋檐下筑巢,接近傍晚的时候,可能要下雨,燕子低飞,叼着虫子,喂给巢里的小燕。功名院中住的人家仍旧利用古井取水,还在古井上接了一根管子,高高竖起,成为一个小小的喷泉,显示出平凡生活中的创造力。 
  有几个姑娘在院子中劈柴,一位官姓的老伯伯八十几岁了,精神矍铄,他介绍说,自己小时候在学堂中读书,而学堂就设在中围。 
  围屋两边,都是古老的村落,住的也是官姓人家。
 
广东精彩作家走进始兴(一)

  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官乾荣这一代集聚财富,他们希望守卫财富,不想暴露财富,却又希望能够将财富更物化——不但是箱底的金银珠宝,更是实实在在的房屋楼舍。 
  满堂围就是在这样的愿望下修建的。 
  官乾荣大兴土木,想让家族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屋里,共同守卫家族财富的愿望,最终并没有实现。 
  今天看来,满堂围已经不再用来防御及炫耀财富,四层高的中围原来射击的位置被摆满了鲜花,远远望去,一小簇一小簇的鲜花装点着灰色的墙壁,很是动人。 
  同行的始兴人说,始兴从三国时期建县至今,一直是富裕之地,也是交通要塞,因此百姓生活相对富足,而正因为富足,“只要到山上走一圈,一家人就可以不用饿肚子”,所以百姓多小富即安,即使到今天,有这样的心态的人仍然很多,而这样的心态也限制了始兴的发展。    
  满堂围庭院的鹅卵石都是用粗细不同的竹筒筛选出来的。
 
 广东精彩作家走进始兴(一)

坐在用卵石铺就的围屋院坝上,感受数百年的历史足音


  中国的大户人家,多喜欢在厅堂中悬挂对联或者匾额,为书香门第的重要标志,不过奇怪的是整个满堂围中,无联无匾,除了大门门楣上的题序,连一个字都没有。 
  陪我们一起参观围屋的始兴同行介绍说,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分析认为可能一方面官家是生意人家,历史上出过武官,但文官就没有出过,官乾荣的官也不大,只是“候补五品”,因此不会太重视楹联匾额之类。另一方面,限于当时的历史环境,官家可能有意藏富,不想过于张扬。 
  尽管无联无匾,官家还是相当重视读书,除了考取功名的孩子的家庭可以分得套房外,官乾荣也特意安排子弟在中围读书,中围最高的建筑被称作“太子楼”,就是希望子孙有太子之贵,问题是“太子”的题法显然有僭越之嫌,幸亏山高皇帝远,才没人追究。 
  始兴的朋友还为我们介绍了一段有关满堂围的趣史。 
  同样是在隘子镇,离满堂围不远,还有一座泥围屋,虽然用料不如满堂围考究,但建筑同样精美,保存也是比较完整,最精妙的是泥围上的瓦片,铺设得成行成列,一丝不苟,据说如果下雨,每滴雨水从瓦片上滑落的速度都是一样的,会形成美丽的雨帘。 
  这座泥围的历史与满堂围一样长,是一位清远师傅设计并主持修建,据说这位清远师傅曾经受聘于官家修建满堂围,但后来又有一位当地师傅“抢”了这桩生意,清远师傅一气之下,免费帮助别家设计修建了这座造价相对低廉但也很考功力的泥围,两百年后,这座泥围也只是有部分塌陷,可见当时民间工匠的实力。 
  官家家底殷实,据说还曾经得到过太平天国的一部分财宝。据介绍,有这样一个小故事在当地民间流传,就是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天国的军队在北方情况危急,在广东的一支太平天国军队急着北上,路过此地,想到官家讨口水喝,但官家不肯开门。双方有些冲突,后来化解,官家拿出十几石银子给太平天国的军队赔礼。据说军队的将领看到官家人性格忠厚,家底也厚实,不但没有收官家的银子,还留下大批银两,告诉官家,北上救急,不方便携带银两,暂存官家,如果兵胜则取回,另有奖赏,如果兵败,则请官家处置,后来这支部队没再回头。传说不能考证,却也为满堂围增加了更多的传奇色彩。 
  客家围屋形成的村落和珠三角许多岭南风格的古村不同,尽管两者都是封闭的,讲究秩序的,但客家围屋的布局比岭南其他地区的梳式布局的古村要更严谨,更趋保守。 
  曾经,客家人是岭南的异乡人,他们修建围屋表现的也是漂泊的异乡人自我保护的心态,同时,他们在岭南的土地上安居乐业,围屋的敦厚与踏实,也表明他们对新的栖息地的认同以及漂泊的文化的回归。   
  清道光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833年,始兴县的乡绅官乾荣和风水先生一起,精心为自己的家族选择了一块两河之间的小三角洲、面对青山的近三十亩的风水宝地,准备盖一幢大宅。后来他在大宅大门的楣序中写道,“余年来迫于小警,时有戒心”,表明了修建大宅的基本心理诉求。 
  官家来自福建,辗转从梅县到始兴,始兴历来就是一个富裕安定的地方,再加上官家人头脑灵活,在种田之外,更兼做木材生意,几代人下来,家底已经颇为厚实。到了1833年,在经历了上百年的安定之后,政局已经开始有点动荡,始兴又在粤闽赣交界处,所以乡间土匪不少,这也是让官乾荣最感忧心的。 

400×267



  历时二十八年,围屋得以完工,无论是外形,还是内部构造,这座大型的乡间住宅,更像一座守护财产的城堡,据说这座民宅不但曾经历过天平天国一支部队的攻击,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队也曾火攻,但这些灾难除了在外墙留下些许痕迹外,围屋至今看上去还是固若金汤。 
  我们今天看到的围屋基本还保留着当年的模样,总体分为中心围、上新围和古新围三部分。三个“围”都是回字形布局,里面三层。其中中心围是主体围楼,楼高四层。唯一供出入的大门设五道,底层墙厚两米半,厚墙是空心墙体,不但内外两侧用大鹅石砌起,墙角用花岗岩石条砌成,更在空心墙内装满河沙木炭,据说如果盗贼挖开墙洞,这些流沙会将墙洞堵住,使贼入不得。 
  主楼外墙没有窗,只有了望孔和射击孔,用花岗岩石制成,内宽外窄,以便于里面的人观察外面的形势以及射击,建筑物各部分之间有防火巷,楼上楼下有回廊过道,四通八达,除此之外还有炮楼、建筑物顶上有射击的掩体等等。 
  总之,整个围屋的设计处处显示心思缜密,无论是水攻还是火攻、无论是对付土匪还是三五毛贼,都有相当的防御作用,这是标准的中国人防患于未然的心态的体现。 
  房子是传统的中国人的最大一笔财富,中国人会对自己的房子倾注更多的心血,而满堂围除了有保护财富的作用,本身更成为追求财富的极致之作。 
  满堂围建筑面积近两万平方米,包括平房、楼房、炮角楼、过路间及附属的马栏以及停厝间,几乎每平方米都做工考究,墙壁和厅房用清一色的青砖铺设,每一块砖大小薄厚相同,规整光滑,相传当年工匠打磨青砖,一天只准完成三块,既不许怠工,也不得贪快。 
  铺设庭院的鹅卵石有大中小三种,不但铺成花朵、谷穗等图案,选石更是复杂,每种都是用粗细不同的竹筒筛选,不但大小一样,而且向上的一面全部磨得非常光滑。 
  整个建筑因为是建在沙坝之上,所以地基难以打好,于是官家选择了用整根松木深埋地下做地基,一共铺设了九层,据说用了整座山的古松。 
  除此之外,官家的房子是留给子孙后代,所以考虑得相当周详,为了防止虫蛀,石料用糯米黏合之外,更在其中添加了砒霜,而每根木材不但都被药材浸泡过,还用特制的布料包裹着。 
  满堂围的窗棂,不少用的是七根,房屋的总数也是777间,比起皇家的“九”,按照传统的制式,“七”算是民间能够用得最大的数目。除此之外,满堂围的考究是相当内敛的,尤其是中围,几乎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  
  当年官乾荣对子孙后辈的要求是“兢兢业业,光大门闾”,他理想的生活形态是,自己和账房先生以及家族中读书的后人居住在中围,自己每天监管财物,监督子弟读书。 
  上新围和下新围两围供族人居住。所谓上新围和下新围是因河得名。有条小河从西向东在满堂围边流过,河上游方向的就被称作“上新围”,下游方向的被称作“下新围”。 
  与中围的严谨相比,上新围就显出了一些轻松的家居气氛,二层楼房结构,处处是雕梁、斗拱、浮雕屏风以及装饰着灰塑和泥画。两边的围屋中间各有一套小四合院式的房子,每套房子各有十二间,供有儿子考得功名的家庭居住,所以这些小院也被称作“功名院”。上新围的结构也相当繁复,一个普通的套房一楼转角处,方寸之间,就有七个门,分别连接楼上楼下和左邻右舍。 
  官乾荣为子孙留下精美的建筑,却不了解子孙的心,中围和上新围完工之时,他的几个儿子已经各在围屋之外另置房产。这一点让已经进入垂暮之年的官乾荣相当伤心,所以下新围就早早完工,比起中围和上新围来说,明显逊色。

堂围
广东精彩作家走进始兴(一) 围回围游围屋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