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那阴阳不分的岁月》游走在人鬼神三界的逗比

(2016-12-02 23:42:33)
标签:

杂谈

珍壶轩 著

妖仙儿 核稿

第一章 从此成为王八蛋

声明,本书讲述的一些事情,是一个怪异的黑衣人告诉我的,所以,书中的第一人称“我”,相当一部分内容是指黑衣人的经历,至于我自己的事情,在书中说到我的时候,会提醒大家。

下面,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我跟黑衣人从认识到交往的过程吧。

当时,我在一家快递公司工作,那个古怪的男人经常送来一些包裹,请我们投递,包裹里是什么我不清楚,也不重要,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今天要说的,是这个男人很有故事,不过,在他告诉我他的经历前,他曾笑着对我说,他将要讲述的事情,或许,怪异至极,但保证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不过,要是不信也不要紧,完全可以当个故事听听。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头上戴着黑色鸭舌帽,脸上的口罩也是黑色的,乍看上去,从头到脚都是清一色的黑,甚至,他请我们投递的包裹,也是黑色的,包裹送达的目的也很奇怪,是本地。

“小哥,你们愿意送本地的快递吗?”

这是黑衣人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说实话,这样的业务我们很少接,因为,收益太小,不过,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我还是很有礼貌地地回应:“送,当然送,这是必须的。”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此后,一来二去我们就算认识了;他这人尽管古怪,比如,从不在我面前摘下口罩,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的相貌;不过,我觉得他不像个坏人,并且,他的姓名让我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他跟我都姓周,原本,周姓是个大姓,遇见同样姓氏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但让我产生兴趣的,是他的名字,竟然跟我一模一样,也叫周正豪。

接触几次后,他开始向我讲述他那离奇怪异的经历;我曾经猜测他的身份,可能是个作家,也可能是个编剧,他讲述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他编撰出来的;但是我错了,在最后一次听完他的故事,至今没再见过他之后,我也遭遇了很多离奇事,这些事情,甚至能和他的经历相媲美,于是,我开始相信,黑衣人告诉我的,那些只应该出现在小说里的怪异遭遇,并不是编撰出来的,它,很有可能真实发生过。

记得第一次他开始讲述他的故事,是在他第五趟来我们公司,当时,我和他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其实,倒水仅仅是出于礼貌,因为,他从不摘下口罩,所以,也不喝水。

他接过杯子放到茶几上,问我:“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他说:“我跟你一样,也叫周正豪,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叫这个名字。”

我一愣,什么叫活着的时候?难道,现在不是活着吗?不过,尽管心里疑惑,嘴上可没说出来,反正,他说他的我听我的,他爱怎么说是他的自由;于是,我装作认真倾听的样子,听他往下说。

他目光深邃,望着天花板上的未知处,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周正豪,男,天生叛逆桀骜不驯,这种个性让我在单位里被人们敬畏的同时,也被厂领导翻白眼。就拿保安处的刘干部来说吧,有事没事就找我去喝茶,不停地往我耳朵里灌输他那看似积极向上,在我看来却似敲木鱼的哲理,他,是那根不知疲倦喋喋不休的木槌,我,是那个痛不欲生的木鱼。

敲吧敲吧,反正我的虚心接受屡教不改,总有一天,你会觉得乏味而住手,到那时,估计你也没积极性来教训我了。

我这么想。

让我没料到的是,刘干部就像一只耐心极好的乌龟,那根让我烦躁的木槌,不知疲倦地敲了我好几年;直到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扇了那乌龟一巴掌之后,我们这个由木槌和木鱼组成的敲击乐队,顺理成章地解散了。

当天下午,人事部一个西装笔挺却铁青着脸的中年男人,找我去促膝长谈,尽管,我不认识他,但用脚底板想想也知道,他,肯定是可以在我和工作岗位之间划上标点符号的主,至于是逗号、顿号还是句号,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他请我坐下,还倒了一杯茶,表面上算是客气,但他的目光,却掩饰不住他的咄咄逼人。

他说:“打人总不是件好事,而且,还打了别人的脸,换了你,你会怎么想?”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如果有人敢打我,我就冲他鼻子来上一拳,让他知道鼻孔不仅能流鼻涕,还能流鼻血。”

西装男微微一愣,眉头拧成了麻花:“以暴制暴不可取啊。”

“那我该怎么办?感谢抽耳光的人,说谢他让我的脸色看上去红扑扑,精神焕发的?”

西装男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小周,人家好歹是保安部的部长,你打了人家一耳光,传出去,他往后还怎么开展工作?”

“关我屁事?他隔三差五喊我去接受他那所谓的教育,我既没犯法,也没违反厂规,每天的工作也是照常完成,他凭什么占用我的业余时间,对我指手画脚?换了你,你忍得住?”

“但打人总是没道理的嘛。”

我嗖地站起身:“得,这窝囊气我受不了,我不干了还不行吗?省得见了那乌龟,我就有揍人的欲望。”

说完,我转身向门口走去,刚走出两步,又转了回来。

西装男疑惑地看着我,看得出,他巴不得我自动辞职,以免厂里多个祸害,所以,没半点挽留的意思。

我走回到茶几前,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气喝干,放下杯子冲他竖了竖大拇指:“好茶,味道不错,你很有品位,谢啦,拜拜。”

说完,在他的注目礼中,扬长而去。

走出单位时,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让我不愉快的念头,心说,我这饭碗算是砸了,回去该怎么向爸妈交代呢?说我抽了刘干部一耳光,然后被开除了?真要是这样说了,还不把二老气死。

由于有了心事,我的心情,就像垃圾堆里的甘蔗头,灰头土脸糟糕至极。

我漫无目的在街上溜达了一阵,在世豪KTV门口,遇见了高中同班同学万鹏,一个土豪家族的公子。

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老同学面前,不能丢脸。

“万鹏,这么巧啊。”

见是我,万鹏在我胸口捶了一下,笑着问,上班时间,怎么有闲心来街上溜达的?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含含糊糊说单位临时放假,现在,正准备回家去呢。

他一拉我的胳膊,说回什么家呢,碰上就是缘分,说着,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把我拉进了世豪KTV。

进了包厢,万鹏要了一箱啤酒和一些干果糕点,老板喊来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姐,万鹏说不用了,说跟我要单独谈点事。毕竟是土豪公子,尽管没让两小妞留下来,他还是给了她们每人一百大洋,让她们出去把门关上。

我看着走出去的小姐,行着注目礼,心里嘟哝:这小子怎么不给我也来一张?

万鹏倒了两杯酒,递给我一杯,碰了一个后,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看得我心里发虚。

“鹏哥,你平常总这样看人?”

“呵呵,别逗了哥们,平常我要是总这样看人,人家还不把我当成精神病?”

“那你……?”

“我是想看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万鹏久经江湖,谁心里有事,基本能一眼看出来。来来来,说说看,遇上什么不舒坦的事了?”

略微一迟疑后,我想,被单位开除的事,早晚纸包不住火,干脆,万鹏跟自己关系一直不错,跟他直说了吧。

于是,我就将单位不重视我这个人才,我他妈不干了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

听完,万鹏拍了拍我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哈哈,是个爷们。”

我叹了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将杯子放回到桌上,然后,手指漫不经心在杯沿上转圈圈:“是爷们又怎么样?工作丢了,回去,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

“正豪,咱们可是多年的交情了,你有困难,我得帮,要不然,还算什么兄弟?这样吧,前阵子,我老爸将解放路的店铺交给我打理,我计划开家快递公司,证照都批下来了,现在,正在招聘员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来公司帮忙吧,咱们一起把公司做强做大。”万鹏说完这话,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一听,眼前一亮,心头那愁云惨雾顿时烟消云散。我接过名片,问,我去公司能做什么?

万鹏想了想,脸上浮现出坏坏的笑:“听说,帅哥送快递,不仅业务能力强,艳遇的几率也很大。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是吧,哈哈。”

我知道他是在逗我,捶了他一下:“别逗我了,咱们说正经的。万鹏,你知道我不会开车,既然不会开车,难不成,骑个自行车去送快递?即便真有艳遇,碰上个寂寞少妇对我有点意思,我总不能威风凛凛地跨在自行车上,对人家说,美女,哥带你飙车去。”

万鹏听得哈哈大笑:“哈哈,正豪,你的幽默细胞,远在我之上啊。这样吧,你暂时帮我做好员工出勤登记,每月基本工资三千,奖金按公司盈利多少另外算,行不行?行的话咱碰一个。”他举起了酒杯。

什么叫行不行?不行也得行!丢了工作回家没法交代,先在万鹏这里混饭吃,爸妈那里也说得过去;再说了,我在厂里每月工资才两千,现在,涨了一千,我还有什么不乐意?

我端起酒杯,发自肺腑地对万鹏说,这辈子,有他这样的好兄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

就这样,丢饭碗的危机,在跟万鹏碰了一杯之后,化险为夷因祸得福了。

此后的一段时间,我在万鹏的快递公司里帮忙,爸妈尽管对我换工作有些想法,但看到我每天早出晚归,辛勤劳作,每月还按时上交工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万鹏在镇上有一定的地位,关系圈也比较复杂,他经常带我出入一些高级的场所,见到的,大多是企业的老总,或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既然说到复杂,那他的关系圈就不仅限于达官贵人,三教九流之辈,或多或少也认识一些,就拿镇上出了名的坤哥来说吧,万鹏跟他的关系就非同寻常。

坤哥名叫宋子坤,是乾坤足浴城的老板,早年是个地痞流氓,此人身边有一帮道上的朋友,这些人,隔三差五打破谁家头,打折哪家的腿,那都是家常便饭;所以,镇上大部分人都对宋子坤抱有敬畏之心,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他,自己的脑袋可能就要挨他的酒瓶子。

我和坤哥不熟,如果,不是万鹏介绍,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搭上话,因为,我周正豪虽然骨子里叛逆,但我也不会像坤哥那样,做一个被人们拿敬畏的目光注视的流氓,老周家血缘里的耿直,我,还是继承到了那么一点,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一个被左邻右舍尊敬的人,是周家万年不变的传统。

然而,这个老周家代代相传的做人准则,在夏天的某个晚上,随着我跟坤哥的见面,划上了句号;从此,我成了一个行走在社会边缘的混子,一个遭人厌恶的王八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