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夫
卧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0,065
  • 关注人气:4,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2010-10-10 12:25:37)
标签:

北斗七星

文化

分类: 也许是诗

  每当有人把我称为诗人,我恨不得把手伸到对方腋下咯吱咯吱——我认为是对我的挖苦。
  老大不小的人了,哪方面都没混得亮亮堂堂,根本没有资历消受“诗人”这一光荣称号。如若一时把持不住,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即便把诗写得电闪雷鸣,也有损于诗人的伟大形象。充其量我只是个诗歌爱好者与旁观者,我也喜欢这个角度,而且我不一定非要写诗。
  虽然不一定非要写诗,无聊之际还是断断续续凑出几行,也不知道是不是诗。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孤寡老人
  
  我可能该死了
  连走康庄大道都拖泥带水
  只配给古人守墓
  我还准备提醒那些与我同样苍老的爷爷奶奶
  当年的动作早已经过时了
  别以为穿过的旧衣裳真的就是一面旗帜
  不如帮孩子们把路灯和桥梁修好
  为那些热气腾腾的身体擂鼓助威
  或给自己找一份马夫或轿夫的工作
  把麦克也让给他们
  人家都懒得关心你的生日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你只能守在老地方不知深浅地眨着眼睛
  街上却是车水马龙
  
          2010.04.04.卧夫制造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期限
  
  我想把手深深抓进土里
  又被薄薄的床单阻止
  我并不是非要那样不可
  一直都没找到比这更真实的理由
  我像我在阳台上种的黄瓜一样弯曲得有点滑稽
  那些树呵
  请你容忍我身上的半截风尘
  我总是走在途中就迷路了
  你必须时时刻刻让我都能感觉到你
  另外,你别怪我没有志气
  也别盲目地唱歌
  我把所有的仇恨都埋到风里了
  在上帝面前装疯卖傻
  否则,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2010.07.04.卧夫制造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鱼的方向
  
  终于盼来了一场雨
  却没把我淋湿
  我把一条奄奄一息的鱼又一次在花盆里下葬
  就这样,葬送很多条鱼了
  每次我都没哭
  过些日子,有了安身之处的鱼们还会记得我吗
  我应该抽空去看看北斗七星
  我需要以此确定鱼的方向
  写诗并不特别好玩
  读诗就像寻死那样也不那么好玩了
  因为都不是了不起的花样
  我忍不住经常想起一条野生的什么鱼儿
  我盼望有一天我把我拉下水
  被它真的咬疼,被它一口一口吃掉
  
          2010.08.18.卧夫制造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路边的石头
  
  我身上的阳光脱落得越来越像没穿衣服
  火苗越来越弱
  我总是忍不住想往自己身上堆积黄土
  吃什么都不觉得香了
  我恨铁不成钢
  我恨万物生长要靠太阳
  我并不是被狡猾的雷声惊醒
  而是一直也没睡着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需要一种专注的飞行
  和奔跑。把以往的轻轻叹一口气
  改成向空气里吹一口气
  可是,又很容易忘记路边的某一块石头
  路边的某一块石头
  也许风化成泥
  
          2010.08.30.卧夫制造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有些东西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我看见白云了。在北京至南京的T65次列车里
  我想象着满地的槐树花
  我已经被槐树花融化了
  后来又被冻结成冰
  同一地点,时节却有不同
  男左女右,各有各的去处
  我把一枚落叶放在诗歌旁边
  分明看见一个影子紧紧抱着一个名字
  这个影子看不清楚是人是鬼
  名字,则是掉进茅坑里的一块化石
  把名字抱在怀里也许就不冷了
  爸爸活着的时候没告诉我
  有些东西看似很近
  其实很远
  
          2010.09.23.于T65次列车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憔悴的声音
  
  我一直没做到百毒不侵
  并听到了我的骨头憔悴的声音
  鱼渴死在苹果树下
  只有蛇还活着
  我找到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书刊
  却没找到归途
  我在梦里写完一篇作文,然后醒来
  再次听到了海的声音
  我以为我把火车推得已经往前走了一点
  可我并没出汗
  以前我还以为神仙和人属于两种不一样的东西
  其实我不仅错怪了远处的气候
  也错怪了我穿过的一双皮鞋
  因此,我被冻僵了很长时间
  
          2010.10.06.卧夫制造


男人,不一定非要写诗
  
  门票
  
  有些日子没吃外面的豆腐了
  也没关注市场行情
  只顾与流氓、酒鬼和赌徒拉拉扯扯
  我梦见我忽然有了一支手枪
  但是没有子弹
  其实我有两颗子弹就足够了
  一颗用于枪毙敌人
  一颗留给自己
  当我终于擦亮眼睛
  天色已晚。每次把门打开之前
  我经常反感于某个动词
  于是忘了祝福
  我准备继续去拾空酒瓶子
  换一点零花钱,够买一张门票就行
  
          2010.10.07.卧夫制造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