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茅盾文学奖潜规则有历史

(2011-09-21 14:08:52)
标签:

中国青年报

中国作协

茅盾文学奖

桂杰

肖鹰

文化

分类: 茅-鲁文学奖批判

茅盾文学奖:热辣辣的大奖静悄悄地评

 

中国青年报 记者 桂 杰

 

 

[肖鹰按]今日一网友,推荐我看中青报记者桂杰《茅盾文学奖:热辣辣的大奖静悄悄地评》一文,此文发表2000年初,报道的是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何处“热辣辣”又哪里“静悄悄”。这篇时隔11年的报道,读来令人且惊且讽且怒且悲,原来中国作协2000以来操办茅奖,自有其一以贯之的非外人可窥破的“潜规则”在主持着。试举报道中两例:其一,据审读小组一位同志透露,在一次评选中,有位评委会成员连作品都没有读过,投票的时候说:“时间紧,来不及看!” 其二,《方案》中规定:“参加评选的作品应该是参评年限内公开发表或者出版的作品。”但知情人士透露,《白鹿原》是以其“修订本”获奖的,评选的时候,该修订本还没有出版。试问,这样的评选,何谈规则、公正和权威?

今年第八届茅奖与第五届茅奖相比如何呢?报道称第五届是“热辣辣的大奖静悄悄地评”,因为非常受社会关注的茅盾奖采取了“关门评奖”(“茅盾文学奖初评:‘最高机密’”);今年茅奖评选是完全倒过来了,早已在文坛内外备受漠视的茅奖采取了“大评委”“实名投票”、五轮六次投票,全程公开,玩的是超女选秀的戏法,是“静悄悄的大奖热辣辣地评”。178部长篇小说参评,516日公布目录,8月20评奖揭晓,9561个评委连读带评,说梦话啊!据该报道,第五届评选,“有位评委会成员连作品都没有读过”;试问,今年第八届评选,61个评委有多少人通读了作品,178部参评作品又有多少作品没有“被读”就“落选”了?读评选结束后的报道,看众委评委振振有词的宣称以他们的权威和经验,根本无需阅读参评作品就可生杀予夺,相比之下,我们应当称赞第五届那位以“时间坚,来不及看”作托词的评委对文学尚存良知。

公开了,就透明了?人多了,就公正了?多数评委没有阅读的《你在高原》最高票当选,58个投票的评委中,那些多数没有阅读作品的评委,是根据什么把票投给这部被总策划、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称为“不可超越”的“时代标志性巨作”呢?凭它最长吗?不是!因为还有另一部长达550万字的参选作品没有入评委们的“法眼”。更严重的是,获奖作品《一万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参评并获奖,其原发期刊《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不仅担任评委会副主任,而且在历次公开的实名投票中都给两作品投票,这种公然违犯评奖纪律的行为,为什么就被“大评委”“公开”以“集体意志”给“合法化”了?

从第五届到第八届,我们看到的是茅盾文学奖在评奖体制混乱、评奖理念名作实亡、评奖规则随意儿戏和潜规则合法化的恶性演变。因此,我们不仅不能期待中国作协主办茅盾文学奖,锐意改革完善;而且不能期待茅奖评选维持最低限度的评选规则和公正。

这样的“茅盾文学奖”,如果茅盾先生还世,他会赞成继续办下去吗? 

                                        

&&&&&&&&&&&&&&&&&&&&&&&&&&&&&&&&&&&&&&&&&&&&&&&&&&&&&&&&&&&&&&&&&&&&&&&&&&&&&&

 

茅盾于1981327日逝世。此前约两个星期,他口述了一封给中国作协书记处的信:亲爱的同志们:为了繁荣长篇小说的创作,我将我的稿费25万元,捐献给作协,作为设立一个长篇小说文艺奖金的基金,以奖励每年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我自知病将不起,我衷心地祝愿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繁荣昌盛。致最崇高的敬礼!

 

茅盾文学奖初评:最高机密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初评工作静悄悄地结束了。从1995年第四届评奖到现在已有5年,这一届的桂冠将有可能戴在谁的头上?

1999年,我国一年间出版的长篇小说突破了800部!而1977年到1981年四年间出版的长篇小说才共400多部。长篇小说的创作从数量上看已经达到了历史的巅峰。

各大出版社、各省作协、大型文学刊物选送参评的长篇小说有138部之多,初评任务十分繁重。由20多位评论家、编辑组成的审读小组,几个月来和案头厚厚的作品朝夕相伴,全力阅读。

当记者提出几个和初评有关的问题时,几乎什么信息都没有拿到。初评小组的人说:初评结果不能向外透露。之所以不能向外公布,据说是因为怕引起争议

据了解,评奖组委会最后可以给记者的,只有一份获奖名单。即便在颁奖之后,初评结果也仍然属于最高机密。当记者提出想要前几届的初评结果时,中国作协相关人员很慎重地表示:这也要向领导请示。两套班子 意见分歧据介绍,茅盾文学奖要经过初评和最后评选两个阶段,而这两个阶段是由审读小组评委会两套班子承担的。审读小组负责初评,并向评委会提交推荐书目,由评委会最后评出获奖作品。

在《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方案(征求意见稿)》中规定:评委会成员在三名以上评委附议下,可以在审读小组提供的推荐书目以外,增添推荐书目。

这条规定,被认为是给审读小组的功能和的权威性打了折扣。

审读小组被评委会称为读书班,尽管这个读书班里的成员是由我国优秀的中青年评论家组成,但最后实际上只有少数的初评小组成员可以进入评委会,参加最终的评选。一位审读小组的成员告诉记者:我们也曾向评委会提出过初评应具有权威性的要求,但无果而终。我们想争取和维护的就是这一点权力。在以往的评选中就有某作家的作品没有进入初选,最后却得大奖的情况。我们为此感到不满。

即使是评委会,也有不严肃的。据审读小组一位同志透露,在一次评选中,有位评委会成员连作品都没有读过,投票的时候说:时间紧,来不及看!

 

《白鹿原》被修理后获奖

 

另据了解,第四届的获奖作品《白鹿原》的评选曾引起很多人不满。

《方案》中规定:参加评选的作品应该是参评年限内公开发表或者出版的作品。但知情人士透露,《白鹿原》是以其修订本获奖的,评选的时候,该修订本还没有出版。

当年的《文艺报》在报道评奖结果时提及这部作品的修改问题,说:作品中儒家文化的体现者朱先生这个人物关于政治斗争翻鏊子的评说,以及与此有关的若干描写可能引起误解应以适当的方式予以廓清。另外,一些与表现思想主题无关的较直露的性描写应加以删改。由此,评委会和作者陈忠实联系,了解到,作者本人也已经意识到这些需要修改的地方,准备最近借作品重版之机作出处理。作者表示同意评委会的意见。这样评委会认为,根据实际情况,以
《白》的修订本作为参评作品是适当的,也更符合作者本意。 

《白》的先修改后评奖的故事成为评选的一个花絮。

复旦大学中文系陈思和教授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指出:拿到茅盾文学奖的《白鹿原》,是用一本还没有出版的修订本参评的,这很显然违反评奖的规定。因为茅盾文学奖是评选已经出版的东西。我个人对作家陈忠实是很尊重的,他的小说也是很好的,但如果用修订本参评,按道理要出版以后拿到下一届来评。

还有退而求其次的说法。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作家说:第四届评选结果出来让我和几个作家朋友都很惊讶,有的作品明显不能担当这项荣誉。不过,幸亏还有修改过的《白鹿原》得奖,如果没有它,这个奖还有什么意义?

 

“作品还需要接受批评的检验

 

记者在采访茅盾文学奖的时候,很多作家、评论家、文学爱好者对入围的某些落选篇目扼腕叹息。

在第四届的初评名单上,有很多作品最后没有拿到大奖,如张炜的《古船》、《九月预言》,杨绛的《洗澡》和王蒙的《活动变人形》等。

记者就几部人们关注的落选作品访问了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的有关人员。

文学评论家、审读小组成员林为进认为:在第四届当中王蒙和张炜都同时有两部作品入围,这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很了不起的,但最后还是很可惜,没有获奖。

林个人认为,王蒙的《活动变人形》是王写得最好的一部有滋有味的作品。和很多长篇小说不同,它没有以大冲突大运动和激烈的历史事件作背景,而是把平凡的人生当作主要的写作对象,虽然写的是一个普通家庭,但是层面很深,可以深到人的生存状态、在家庭的变迁中他描写的是人的精神状态,心理状态,而不是简单的衣食住行。这种写法,是新时期以来的开山之作。

中国作协创研部的副研究员、审读小组成员牛玉秋也同意林的看法。他对落选的《九月寓言》和《洗澡》表示遗憾。他说:越是艺术特点突出的作品往往越是得不了奖,因为他很难得到评委会大多数人的认同,虽然,一部分专家会很喜欢,很推崇。这也许很正常。

至于谈到杨绛的《洗澡》第三和第四届都入围而最终落选,牛认为:是因为对于文中所描写的50年代的思想改造运动,旁观者以欣赏艺术作品的眼光来看觉得震撼,可是,对于有的从50年代走过来的评委来讲,却接受不了。也就是说,对于一个亲身经历过的历史事件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因为在历史观或者说在政治上的不同观点导致这部作品失利。

青年作家摩罗认为:提起第四届,我觉得张炜的《古船》没有评上是缺憾。这是部好作品。它的历史感很强。《古船》中塑造的人物有一种能力,可以超脱历史的恩恩怨怨,真正可以用人文的眼光思考人类的活动和历史,它的主人公是中国20年文学史人物中站得最高、思考最深刻的人物。

摩罗认为:在心理感觉上,茅盾文学奖刚设立的时候是整个社会的最重大的文学大奖,但现在看来它评选的是代表某一类作品的最重大的奖。

陈思和教授主编、近期出版的《当代文学史教程》,对历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提及甚少。

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说:总体来讲,这四届评奖中有些好的作品没有评进去。我认为的好作品是应该能够反映当代生活精神的,能够体现作家创作爆发力的东西,而有的被评上的作品显然达不到这个高度,这很遗憾。

毛志诚说:有的获奖书评选前没有任何轰动,评选之后也没有火一把,甚至一两年内连再版的可能性都没有。整个文学落到这种地步,是文学的悲剧。我觉得我们的获奖作品还需要接受批评的检验。

评委会主任巴金先生对第四届评奖曾经提出过宁缺勿滥 不照顾不凑合的意见。但事后,有的作品明显要弱一些却成了文艺界的公论。

 

“这件事好像和我没有关系

 

茅盾文学奖的第五届评选工作正在紧张展开。记者打电话询问一些知名作家,他们显然对评奖不关心。

著名作家张贤亮是中国作协主席团的成员。他非常抱歉地告诉记者:真的不太关注,可能一些评论家和一些领导关注吧?

第二届获奖的作家刘心武说:我觉得这件事好像和我没有关系,也不大关心。要不是你说,我都不知道还在评。至于上次获奖,那是某一天突然有人打电话来通知的,至于怎么评的,我不知道。我一个电话没有打过,一个人也没有问过。

评论家王彬彬认为:我对此事没有兴趣,也从不认为获奖的就是好作品。评选的机制和评选的标准都有问题。评选不完全是取决于文学本身的价值,而是考虑方方面面都能接受,显得很混乱,甚至有一些幕后的东西。这样一明一暗,大奖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有什么权威性可言?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青年文学爱好者。

 

北京大学中文系学生陈珠珠说:关注这件事。毕竟是大奖嘛!如果给我两本长篇小说让我从中挑选一本读,我肯定选获过茅盾文学奖的。当代文学专业的学生,开参考书目的时候,茅盾文学奖的东西几乎要占到一半。不过,我们现在的课程很紧,并没有全读,我细致地读过《白鹿原》、《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

天津北辰霍庄子乡赵庄村农民季晓涓是位文学爱好者。她说: 挺不好意思的,茅盾文学奖的东西我还真是读得不多。虽然我从小就很热爱文学,即便是没有考上大学也一直没有停止写作,还发表了一些作品,我读的长篇小说外国的多一些,比如《简爱》、《罪与罚》之类。

(中国青年报,2000120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