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99,467
  • 关注人气:36,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青春墓前放一束满天星

(2013-05-05 07:16:20)
标签:

南方人物周刊

致青春

文化

在青春墓前放一束满天星
小托 

一种幸福属于成年后的我们——我们从未突然决定爱上一个人,为他跳上舞台,勇敢地唱一首歌,于是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永远错过了什么,这其实也是种幸福,只可惜这种幸福偶尔会被《致青春》这类电影戳破:影片行至40分钟,大学时代的郑微在群情激奋的欢呼中,跑上学校礼堂的舞台,唱起了上世纪的流行歌曲《红日》,她甩动头发、疯狂跳跃,台下的陈孝正尴尬又犹豫地转头离开,而她还在唱着:“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很多观众在这一刻唏嘘微笑、泪流满面,好像突然意识到:你还没学会真的爱上一个人,青春就已经老了、冷了、死了。
对于大众而言,以上的泪水与欢笑在《致青春》的观影体验中,可以或多或少地发生上多次:在阮莞陪男友的“小三”堕胎时啜泣、在郑微大闹男生宿舍时欢笑、在黎维娟哭着和没考上大学的男友分手时唏嘘、在朱小北愤怒砸碎超市窗户时感慨。青春总是各有不同,但只要你愿意,每一份普通的私人情感都可以借助赵薇稚嫩的煽情得以宣泄,青春的记忆由此超越了个人与电影,变成了成年世界的一个通用情感工具,用以催生共鸣和沟通,这大概就是《致青春》的意义,也是青春电影的存在价值。
其实,“青春”作为一个可持续性消费的命题,一直被内地导演代代相传:1994年,姜文用看似“阳光灿烂的日子”火化了他的青春;21世纪初,王小帅与贾樟柯在“17岁单车”与“站台”上将他们的青春烧成半残;2011年,李玉则把青春掏出来再燃一次,将灰烬洒在了“观音山”上。
到了2013年,赵薇来了,她近乎必然的延续传统,选择了青春题材作为自己导演处女作的载体,只不过,《致青春》并没有继承过去内地青春片的作者电影气质,而是糅合了粉丝文学、偶像风光、成长困境、怀旧情结、女性主义等话题和噱头,交织出浓郁的戏剧感和精美的商业片外壳,也适时适度地驯服了极度饥渴的市场。
从电影拍摄角度来看,掌镜控制不足的《致青春》只是一部及格的学生习作,100分钟校园戏的妙趣横生和张弛有度,对应后40分钟的迫不及待,令人有些不适,但无论如何,她至少成功贡献出了几次青春故事的高潮:郑微不屈不挠的追爱、朱小北砸向玻璃的椅子、撞飞阮莞的卡车、陈孝正决绝的离开——青春故事的高潮总是这样:不计得失、狂奔冲动、永不和解也绝不妥协,最后还需要一场毫无意义的死亡来完成爱而无力的祭奠。老张放在阮莞墓前的花和告白感动了很多人,如果我的青春有个墓碑,我想,我也会为它献上一束满天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