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我互为文学的纽村邻居

(2019-05-02 15:01:10)
标签:

杂谈

我和我互为文学的纽村邻居

让不安全感来得更猛烈些吧

纽村小镇的格局,差不多都是一条河或者湖在最地处谷底,人沿着地势一层层地往高了住,所以左邻右舍邻居常常在下面或者上面,我们这条街在整个镇的次高点,就像个斜摆着的马蹄铁,一边高一边低。我们来往比较多的几个邻居,在倒放的马蹄铁U字底部,也就是街的尽头,弧形依次顺序是赛亚家,珍妮特家,芭芭拉家和我家,我家最低。跟下面的几家邻居不在一条车道上,互相走动,得兜一大圈,就没走动。

正上面是赛亚家,西柚的荷兰老乡,从南非来纽村几十年了。她家像个树屋,赭红色木结构,有点《佩小姐的奇异城堡》那种童话和灵异之间的气质,整栋房子被五彩植物包裹着,不同季节,不同风情,色系柔和,叶比花还好看,露台被从一楼蹭蹭爬上来的藤裹了个严严实实,加上地势高,从下往上,啥也看不到。我第一次去她家,首先就要求看她的露台真面目,赛亚带我去到大露台上,指着露台边上摆着的藤沙发茶几,说我常坐在这儿观察你。我往哪儿一坐,透过植物的缝隙,我整天窝在里面的临街小书房,尽收眼底,尤其当时是晚上,书房灯亮着,百叶窗没合上,电脑屏保上的几只破落户猫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想象自己在里面边煲剧,边用精油东涂西摩的,摇头摆尾,舒筋活血,简直真人秀,我为自己寡淡庸常的生活能给他人带来的一点动态观察的乐趣老怀甚慰。

其实赛亚要上班,教会啦老乡啦女儿儿子外孙女啦各路社交多,整天忙忙碌碌的,我相信她没时间没事就观察我玩。真正每天在观察我的是珍妮特。珍妮特家在赛亚家的右下手,也可能是左,这你们就别跟我计较了,因为我不分左右,也不是完全不分啦,就是会往反了分。

甭管左右了,珍妮特家在我们这条U字形街的尽头,她站在隐秘小窗前一瞄,整条街的动静就都在她眼皮子底下了,如果拍谍战片,这是特别好的观察哨所选址。我为什么觉得她观察我呢,因为她常常在我遛狗或者散步的时候,碰巧出来拿报纸,或者扔垃圾,每次都是有备而来,有话要说,时间紧凑,正儿八经的。

有天我带着Tara散步回来,远远看到珍妮特走下台阶拿了报纸,然后迎面走来热烈问候,并迅速进入主题:你现在安全了!

我二呼呼地问我咋不安全了?心说这整天百无聊赖的,让不安全来得更猛烈些吧。她说前几天看到你和Tara被黑狗多追,我跟它家主人说了,你家狗欺负puppy,得把它关在后院里。

那条黑狗主人住在U字的把口处,是条老拉布拉多,胡子都白了,温温和和没什么侵犯性,所以它家人常常放它在街上自己溜达,它也不把自己当外狗,见了就迎上前来摇着尾巴求关注一下,整条街平趟,谁家后院没关好门,它随时进去留个POO,到此一游,有时候还扒窗户往里看看,珍妮特说有天在厨房一回头跟踮爪尖顺窗子往里看的黑脸相了下面,吓死人。

有天我溜Tara,黑拉布拉多见了Tara闻来闻去打招呼,Tara小怵窝子跟人怎么接触都没问题,就是怕狗。它跟人摸爬滚打长大,没怎么跟同类混社会过的它估计有身份认知问题,挺含糊自己的物种的,总之不把自己当狗。它当时先耐着性子忍了黑狗一会,很快慌了,掉头就跑,黑狗就叫着追,意思说,美女你跑什么啊,我又没要怎么样你,你这么一跑,就说不清楚了。越追,Tara越吓得鼠窜,我在后面被拉得直踉跄。

应该是那一幕让珍妮特在窗前看见了,就通通通去帮我主持了公道,当然主要是因为她被黑脸看得很不爽。我谢珍妮特,说Tara没见过世面,先毛了,才把黑狗惹毛了。珍妮特说反正现在你和Tara都安全了,黑狗被关起来了。我生活里的一点点不安全隐患乐子,被及时排除。

又一次接头似得家门口偶遇,珍妮特连珠炮似得问我,你O不OK啊,总见你独来独往,西柚怎么不跟你一起遛狗和散步?跟当娜关系怎么样?她跟你聊天不聊?我说还好啊,跟当娜聊得不多,她白天上课,放学骑马,回家就关房间里,青春期的女孩你知道的,酷酷的。加上我自己语言也不是特别好,有事说事还行,专门闲聊也不太擅长。珍妮特说,你英文够用,就是语速太快,你得慢点说。然后给我正宗播音腔英式英文示范。没想到全世界以语速快著称的kiwi,会认为我语速过快。其实我知道自己,说话越快的时候,是越没底的时候,担心自己词不达意,干脆飞速说过,听没听清楚我反正是说完了。

珍妮特接着说,你家怎么什么都是你干呢,遛狗,花园的活,采购,就见你进进出出……西柚干什么呢,他不能什么都不管,你该谈就得跟他谈谈,不能什么都忍着。我说他公司上的事忙啊,虽然也没忙出啥名堂来,不过他还是有分担家务和付账单的,就是懒得要死,不爱动弹。珍妮特很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看着我。意思是,有妇联给你撑腰,你有什么苦不能说出来。

我的语言和跟珍妮特的知己程度,也不足以让我表达我对西柚做事效率低下,做顿饭,得休息三四起,抽烟,喝威士忌,玩玩手机,一顿简单得不能简单的晚饭,能做两三个小时,霍霍的餐具锅具成摞,指望他合作,远不如自己做高效和环保。加上我的确合作性不好,不怎么有俩和尚抬水喝的习惯,购物遛狗这些,也是自己需要活动活动多过尽义务,锻炼就不需要西柚加入了,一个人锻炼才是锻炼,俩人那是遛弯儿……这些一吐就没完的此处省略一万字的槽,千槽万槽化成一句,嘿嘿,我挺好的,谢谢这么关心我。

珍妮特说,我实在是觉得你太不容易了,来抱一抱。紧紧一个拥抱。我本来也没觉得自己有啥不容易的,自闭症消消停停在封闭环境里窝着,这不自己要的下场吗。被纽村朝阳大妈一关心,突然有点悲秋。

我猜珍妮特发起的这场谈话,是因为有天我跟另外一个邻居芭芭拉说了句,我有点lonely。芭芭拉离我家最近,比珍妮特和赛亚都近。她是几个人里最忙的一个,因为她上镇上的裁缝,所以我觉得她认识全镇的人,接过两次婚,都离了,家里朋友客户不断,她家花园建得特别棒,奇花异草,有桥有水,工程华美,常有各路男朋友来帮她收拾花园里的水木工程。纽村人天气好的时候一般敞着车库门,所以我老能看到她家穿梭往来的客人,有次她第二任前夫在花园里干完农活儿,还在车库弹琴唱歌,芭芭拉化了淡妆坐在一边,笑眯眯听着。

前几天西柚神神经经地对我说,我觉得芭芭拉又有新情人了,我发现这两天晚上她家门口都有辆没见过的车,第二天早晨又开走了。我说你真够八卦的。芭芭拉生日那天我们聚会喝咖啡,芭芭拉跟我们说,西柚还跑去问她是不是有心情人了。芭芭拉解释说是女朋友谁谁谁在我们家住两天。他说那我不管,我已经跟说我跟Eva说,你有新情人了。当时道德委员会会长兼妇联主任珍妮特表情惊悚地说,西柚怎么能这么问你呢,太过分了。我也觉得臊眉耷眼的,一个男人八卦成这样,还把我扯进来,嘛事啊这是。说实话,西柚很颠覆我对西人的既定认识,不锻炼,说了不算,算了不说,平时事叨叨,爱打听八卦,对孩子和狗的紧逼盯人看管,15岁的当娜出门不能离开视野,快四十kg的狗不让一个狗在后院里玩,那么大个子的高山犬,活活养成了娇滴滴的室内玩物犬,各种紧张和不松弛,总之没有一点点高冷高贵淡定美德。跟整天不知道在紧张什么的他相比,我觉得起码我的放手育儿理念,简直宇宙高级级别……打住,一提西柚就是吐不完的槽这毛病太难改了。

有天日子活色生香的芭芭拉问我,你过得好不好啊,联想她的车库歌声和美丽花园,我脱口说了心声,还成吧,就是有点lonely,因为没啥朋友。她当时那个表情,要哭要哭的,一把把我搂住,说我就是你的朋友啊。我赶紧说是啊是啊,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想你搬走啊。芭芭拉说,不搬了,要买房子的客人价格给的都不合适,咱接着做邻居。

珍妮特对我的灵魂拷问就是这个背景之下,估计芭芭拉告诉所有邻居关于我的lonely心声。

两天之后,芭芭拉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跟她到到镇上的游船上当志愿者去,愿意就把我的名字也报上去。这些都是lonely一词的后续,可能这个词对她们来说,比较严重吧。她们必须拉兄弟一把于lonely水火之中。

后面是私货

趁你们放假,我写点无聊的但愿亲们有耐心看。

马未都说,所谓文学之心,就是不管在什么样的际遇和心境下,都对外界保持敏锐的观察能力和习惯,这么说来,我和我互相观察的邻居们,互为文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