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纽村享受被翻垃圾的名人待遇了

(2018-10-10 18:08:45)
标签:

杂谈

我在纽村享受被翻垃圾的名人待遇了

我每次在朋友圈吐槽在纽村跟荷兰人匪夷所思的斗争生活,朋友都笑开了花,有的背过气去,有的岔了气,有的笑到肚子有恙,当然也有大义灭亲站荷兰人的诤友……橙子阿姨现在窝在村里,过着自我封闭和环境闭塞的生活,对社会也没啥贡献,觉得能以一己周身不自在换来亲爱的们齐声嘎嘎,也算积德行善,干脆让大家集中再高兴一次。尤其现在祖国人民国庆长假中,全球拍照大赛轰轰烈烈展开中,弄得我也无心正事,虽然本来也没正事,唯一微弱存在感,就是这个菲薄小号,为避免号子荒出草来,还是卖卖家中糗事当除草剂吧。

我跟西柚能一起生活,双方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包容差异,因为几乎全是差异,没有共同之处。首先男和女差异,其次东方和西方差异,最最要命的是俩人之间的距离,西柚和橙子,作为名字,看起来是都是芸香科属果实,实际差异,比水鸟和鱼的距离还大。

事情缘起是我的优良品质——一言不合就扔,而且一开始扔,就容易进入丧心病狂扔到大撒把模式,在深圳有混在过期化妆品和化妆品包装盒子里,扔掉新买的眼霜的可泣事迹。当然除了扔不该扔的,阿姨我扔的都是该扔的,断舍离必须的。首先我特别讨厌用破损的东西,尤其瓷器,一点点瑕疵都觉得难受,扔破碟子破碗有人有 异议吗?

我常发现家中有破碎的碟碗,不严重不影响使用,就是看着别扭,加上我心理作用,一见有破损的碗碟,就觉得有人要剌朕的嘴。后来琢磨出来,破瓷器劳损频繁原因有二,一是洗碗机做案,有时候刀叉放太多了,会伤到盘子,二是西柚手重,他做饭收拾厨房,就跟打砸抢似得动静,锅碗瓢盆扔来扔去,所以虽然鬼佬的餐具以坨大结实闻名,也架不住摔摔打打啊,很多可疑豁口就是这么来的。

家里的碟子和各种杯子成坑成谷,储藏柜里,一层吧玻璃酒杯,一层马克咖啡杯,一层盘子,一层浅碗,一层烘焙器皿,我来了以后,又东淘西淘,买回很多奇形怪状花里胡哨的摆了一层,真不缺餐具,破了也不扔,还都混着用,为毛啊。我了解西柚,让他做个决定,典型天秤座,不知道有多难(阿姨我也是天秤,进化得干脆利索,很少纠结,所以就怕天秤比天秤)。所以以替下属分忧的心态,见了破的就扔,埋在垃圾袋里,扎紧了口,再扔进垃圾桶,也没人注意。心中对自己很满意,觉得虽然人生充满暗战、妥协和苟且,但是维持了世界和平,没惹来什么口角,为这点破事口角,实在是有辱家风。

然后我就觉得家里的破盘子怎么扔不完呢,扔了得有八九个了,还老能发现破的。

刚才吃饭时候,有人正色问我,Eva,你为什么老扔盘子,我捡回来一次你扔一次。噗!老子差点口吐鲜血阵了亡!变态啊,翻垃圾袋!

西柚说我没翻垃圾袋,是推垃圾箱去路口时候偶然看到几次,就捡回来放在洗碗机里,很快发现你又把同一只扔了,我就没有再捡。高能变态!那些碟子全是白的,他还能分出来哪只是哪只。我估计他发现的那几次都成大盘子,因为太大,不像中小号碟子和杯子,可以进垃圾袋再扔进垃圾桶,双保险。总之之前得手让我变得不够谨慎,就直接丢在垃圾桶里了。

西柚开始数落我,东西有一点点破就扔,不仅瓷器,你的衣服、鞋也没少扔(实锤!就是翻垃圾了!),不是我拦着,我的每件衣服你都觉得破旧,都能扔了。你每周要换一次床品,床品没用破,都要洗破了,你看什么都觉得脏,恨不能把我都扔了,你知道你一天要说多少次脏死了吗?人身上有多少细菌你知道吗,我们就是跟细菌共存的。然后结案陈词苦口婆心地说,Eva,我觉得你应该跟你的心理医生谈谈。我说我不趁(北京土话,拥有)心理医生,你趁跟你心理医生谈谈去,挖挖思想根源你为什么会得翻垃圾筒这么鸡贼的病。

人怜悯地看看我,忧桑地说,当我发现我们在重复扔和捡回来这个动作的时候,就不再捡了,盘子不重要,我只是担心你的心理健康。

我这心里一万匹那啥跑的。

为扔盘子,有人把对我扔衣服的不满也连坐发泄出来。在村里终日不见人,没买衣服的兴趣,所以能把衣服和鞋穿破了扔掉,那是多么大的成就感啊。还有一周换一次床品过分吗,真是搞不懂了。难怪法国人民发明了香水,西人的脏和臭闹都引发发明创造了。

有天我见西柚叨咕,shit。我伸过头去一看,两年前我给他买的羊绒衫胳膊肘破了一个洞。说扔了吧,再买一件。他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说,不行,我最喜欢这件了,我让芭芭拉给补好。邻居芭芭拉手艺特别好,跟天底下手最巧的我姥姥有一拼,不管什么质地的衣服,破了补好看不出来。问题她收钱啊,每次收二十三十刀,那还不如买新的呢。当然纽村人比较环保,不计较包装,东西和人的包装精美,都不是受到追捧的事。

西柚很多东西,都请芭芭拉给修补过。没想到的是,有朝一日,我也被客了户。

我一向自诩动物园爆棚,猫猫狗狗都跟我自来亲。但也有例外。我们这条街上有条纯黑泰迪,不知道跟米拉结了什么梁子,以前遛米拉时候,它见了老师跟要拼命似的架势。米拉是好狗狗,从来不会主动出手打架,但是对前来挑衅的,也会应战毫不不客气。因为个头悬殊,我还挺佩服小泰迪不畏强大的,怕米拉还手伤了它,紧着拉着。现在没米拉了,小泰迪怒火转嫁给了我,见了我一样深仇大恨,遛它的老两口拉都拉不住,我小看了它扑人的力气并不躲它,有次居然把我一条牛仔裤都挠破了,大腿上被它的牙磕撞出一大块乌青。到家跟西柚倾诉了下,西柚说伤人的狗是不可以出街的,裤子呢,拿给我,我让它家人陪。我说算了算了,跟真的似得,老两口使劲道歉,他们已经很尴尬了。裤子换下来,就扔垃圾桶了。

有天芭芭拉来敲门,手里拿着一条裤子,递给我说,补好了,还能穿五年,我真是惊了。就是那条上次在街上被小泰迪扒拉破的牛仔裤。芭芭拉说西柚拿给她让她帮补的(有人又捡回来了!翻垃圾,再实锤!)芭芭拉的手艺是真没的说,里面衬了布,用和牛仔裤最搭的土黄色棉线来回车几圈,补得像个酷酷的装饰。我感激地说我要付钱吗,芭芭拉说当然不用,这是love job!

估计现在国内城市小孩,都不知道啥叫补丁。本宫现在真是纽村人了,从此衣服破了,缝缝补补又三年。

后面的私货:

这些事我常常在朋友圈叨叨一嘴两嘴的,损友说,你家扔点东西真够难的。可不我家垃圾张腿,扔了会往回跑。往好处想,在纽村这是享受被翻垃圾的名人待遇了。

你要说西柚很会过日子,我也不能同意,他有他铺张浪费的地方,浪费起来我也没眼看,比如做饭的成本。当娜在家那周,他做饭,一天去趟超市,一趟一百多刀,也没见他做出什么特别的来。我做饭那周,去趟华人超市,一百多刀采购回来的食材可以做一周饭,摆盘摆得漂漂亮亮丰丰富富,比比到底谁会过啊。只能说大家不是一种生物,浪费三观的不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