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2013-08-30 08:54:06)
标签:

同志母亲

吴幼坚

跨性别

出柜

分类: 出柜话题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吴幼坚

 

一位在加拿大留学的21岁中国学生,给父母的出柜信说:我是一位跨性别者,主动接受了专业心理辅导,正在展开荷尔蒙治疗以及性别重置手术,逐步实现女变男。“请相信我,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希望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很清楚我的这个决定会伴随怎样的结果,我也明白这些改变会对我的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爸爸妈妈,请你们抱着开明的态度对待这一切,无论怎样,我都是你们的孩子并且我会永远爱你们。” 同性恋者普遍感到向父母出柜是难关,而跨性别者出柜的险阻更大。这位化名为晓白的中国孩子人格独立,相信科学,尊重生命,勇敢而理智。遵照其意愿公开相关资料,希望给更多人以启迪。

 

一、 晓白第一封信:孤独下的独白201311712:32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阿坚妈妈,您好,请允许我这样冒昧地称呼您。我叫☆☆,现年21岁,是在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最近半个月,由于种种原因,我的情绪压抑到了临界点,已经是不能不说的地步,所以才贸然打扰您,非常抱歉。下面是我的故事:

 

我是独生女,名字是爷爷奶奶取的,从小时候就听人家说,我是女孩子取了个男孩名。取这个名字倒不是家人希望我是男孩,也不是想再生个弟弟,只是恰好取了个男孩名字。从我记事起,就觉得自己和其他小女孩不一样,我不喜欢裙子洋娃娃口红什么的,我喜欢裤子球鞋小汽车刀枪这些东西。自从我有了选择意识,就非常抗拒穿裙子,幼儿园表演节目要穿裙子化妆,我宁可假装肚子痛也拼命避开这种事情。小学运动会要穿深蓝色裤子白衬衫,我妈带我去买衬衫,我非常反感女孩子的花边领子衬衫,我本能地想要男孩子的立领衬衫。

 

小时候大家都叫我假小子,我也不以为然,只是以为自己是比较有个性的女孩。到了十几岁,同学们都懵懵懂懂开始互生好感时,我发现我不会对男生产生好感,我的好感对象仅限于女生,虽然那时候也时不时有男生对我表示好感,可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他们。

 

高一那年暑假,我剪去了马尾,改成了短发。也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我的初恋女友,看见她第一眼就很动心,我追求半年以后,我们就交往了。迫于传统观念的影响,我们的恋情是秘而不宣的。我一边享受初恋的甜蜜,一边经受心理挣扎。我很在意外界的眼光和评价,所以处理得非常低调,除了她的几个好友知道,我这边几乎没人知道我们的事情,她也因此很不开心。我只有16岁,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就像晴天霹雳,感觉全世界就我一个人如此,家人朋友永远不会理解我,我真的完蛋了。悲观的情绪充斥在一个16岁少年的生活中。

 

16岁开始,剪了短发,交了女友,打扮也越来越男性化(而不是中性)。家人虽然不喜欢,但也没有勒令我不许这样。高考结束后我就准备出国留学了,女友那边也因为年纪太轻处理不好感情而分手了。说真的,失恋虽然很惨,但是我居然有一丝轻松之感,当时幼稚地认为自己总算不用再心理挣扎了。殊不知啊,我即使不和她在一起了,早晚还是会爱上另一个女生,还是要经受这一切。

 

到了加拿大,事情好像也没有好转,英语中人称的性别分明,大多数人看到我都认为我是he,我倒是不介意被误认,只是有时不得不去更正我是she,很是尴尬。后来又和初恋女友分分合合两次,和好是因为心里还有彼此,从来没有真正放下对方。分开是因为随着年纪增长,和我在一起,越来越看不到未来,她不想对不起家人。两个月前我们第三次分手,我心中五味杂陈。

 

好了,说回到我为什么最近半个月极度压抑。一月初我去参加一个大型会议,在国外这种场合都要正装出席,于是我就穿了一身合体的男式西装。活动末尾的时候,一群外国人问我的一个朋友,我是男是女?(我最讨厌的问题之一),朋友说我是女生。他们又问我是不是lesbian?(我最讨厌的问题之二)由于我并没有和那个朋友出柜,所以她很肯定地告诉其他人,我不是同志,我是喜欢男生的。我后来才知道此事,心里很是反感别人打听我的私事,表面还得装作若无其事。

 

可是自从那晚以后,我反而开始反思自己,突然发现过去的五年我都误会自己了,我并非同性恋者,我其实是跨性别者(transgender)。大概搜索了一下,跨性别者患有比较严重的性别认知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符,产生原因比较复杂,荷尔蒙失调算原因之一。一句话,灵魂装在错误的身体里。

 

仔细回想了自己21年的人生道路,我确实从小就倾向于男性的社会角色。我不喜欢我的生理性别,不喜欢我的女性社会角色,在青春期开始以后更加不喜欢自己的身体,因为这一切根本不属于我,我被困在一个错误的躯壳里,痛苦不堪。

 

我的外表打扮和行为举止都很男性化,不认识的人都会把我当成男生。坐飞机时空姐称呼我为sir;出去吃饭时服务生会绕开我,给身旁的女性友人先上餐,因为lady first;外国同学跟我打招呼会喊我hey man;我并不介意这个,这样反倒更符合我的正确性别。只是当“知情人”纠正他们的时候,尴尬和沮丧一并涌上我心头。

 

我被称呼为小姐或者女士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特别难受;家里人教导我女孩子要淑女一点什么的,我心里极度窝火,还不能发出来;朋友开玩笑地要给我穿裙子化妆的时候,就像要我的命一样;在外面上厕所更是大麻烦,我去男厕比较自在,但是撞见熟人就不好玩了,去女厕就像做贼,心里觉得自己像色狼,而且以我的外表,保洁大妈非要把我踢出去不可。苦苦苦,苦不堪言!

 

原本以为自己是同志,已经酝酿了很久怎样向家人出柜(过去的一年已向几个挚友出柜了,他们都很理解和支持,真是如释重负),可是现在出柜难度更大了,“我喜欢女生,我是异性恋,我是跨性别者,我需要手术矫正性别”,这些话要怎样对父母说出口?

 

我也曾有过自杀念头,所幸没实施,因为那是最愚蠢最自私的行为。我告诉自己,我只活一次,我要活得开心自在!我需要外界的帮助,我需要家人的支持,我不愿躲躲藏藏,我要说出来!出柜的黄金时间就是第一次,我想好好把握,不能鲁莽,套句话:要开枪就别脱靶。真心希望您可以给我一些建议,我的情况实在比较特别一些。

 

还有一些话想对和我一样处境的朋友说,我完全理解你们的痛苦压抑和挣扎,因为我都经历过而且还在经历。请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但是始终在前进,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就有机会看见一切慢慢变好。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两种性别,也不止一种性取向。普遍不代表正常,歧视的人才是不正常。请记住,你没有做错事,你不是一个人。

 

最后一点,大家想要分清自己到底是同性恋者还是跨性别者,就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现在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你还想变性吗?我在加拿大生活,分分钟就可以去和一个同性注册结婚,但是我没办法这样,因为我知道我并非同志,我是跨性别者。

 

阿坚妈妈,非常希望您能在百忙中抽空回复我的邮件,博文形式回复当然最好(化名:晓白),我也希望别人能够从我的故事里得到一些东西,一丝安慰,一点共鸣,足够了。祝您平安健康开心!☆☆(晓白)2013116日于加拿大

 

坚复20134207:31你的信我刚收到就看了,还标上紫色旗帜提醒自己过后回复并写成博文发表。但一忙起来未能及时做的事就容易积压,你的信很快被新邮件推到后面更后面去,时间越长越难翻出来。我经常无法回复大量来信,所以每天凌晨还要对着电脑……

 

不知你近况可好?你能那么清晰地讲述自己21年的人生,尤其是那么坚定地确认是跨性别,我觉得很欣慰,很多比你年纪大的人恐怕都不容易做到。我接触过几位跨性别人士,有原先是男性的,比如金星女士,还有广东佛山的伊玲女士(她已80多岁),也有和你一样生理上是女性,心理上认定自己是男性的。跨性别者不一定都动手术,内心认同自己可能是最重要的吧?

 

你说得对: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两种性别,也不止一种性取向。普遍不代表正常,歧视的人才是不正常。珍惜生命好好生活,做足准备争取向父母出柜成功,我和你一样坚信明天会更好!以下是我给一般为出柜而求助者的建议,你看看是否有一定参考作用?若决定向父母出柜,建议回国当面说,并即时提供相关资料给父母。我介绍过若干出国学习工作的同志实例,大多是当面出柜,口头辅以书面较有效。如果父母愿意与我沟通,我也乐于和他们交流如何爱子女、尊重子女的心得。(略)

 

二、晓白第二封信:出柜了20138197:17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阿坚妈妈,您好!我是☆☆,我们几个月前通过信。答应为您的博客撰文,拖拖沓沓终于完成了。详见下文。文中提到的一些出柜信件,我也以附件形式添加在邮件中了。《理想人生》是写给父亲的,《因为理解所以尊重》是写给姑姑的。另外附上几张我个人的照片,您可以加在博文中。谢谢您的帮助和关心,祝您平安健康快乐!

 

    坚复201381916:34)我在天津。等回到广州再抽空细读并发上博客。谢谢!

 

正文:我这八个月走过的路

 

    现在是加拿大时间2013818日,我终于有机会静下心来坐在电脑前梳理一下过去8个月发生的事情。我是晓白21岁,在加拿大读本科。我是一位跨性别人士(transgender),具体地说,是女变男FTMFemale To Male)。今年年初,在某些因缘际会下,我终于达到自我认同,并且下定决心做出实质性改变,下面是我过去8个多月走过的路。

20131

 

我去参加一个大型会议,我的着装问题引发了周围人关于我性别和性向的讨论。愤怒和无奈之余,我开始反思自己,在那一晚竟然顿悟了:原来我不是女同,而是跨性别。

 

自我认同以后,我的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相反,焦躁和抑郁与日俱增。原来困扰了我20年的问题竟然是我的性别认知,而并非我的性取向。原先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也就罢了,现在我找到了答案,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需要医疗帮助,荷尔蒙治疗以及手术矫正。可是这一切谈何容易?那时候的我真是被卡在当中,进退两难。

 

我清楚地记得那段日子里,每一天我都充满了厌世的心态,想要逃避一切,不想和人打交道,不想出门上班上学,只想回家躲着。那时候每天搭公车去实习,我坐在车上,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景物,心里就一种念头:如果我可以永远不下车该多好啊,就让车子一直开下去吧。

 

终于我受够了忍耐,决心主动出击。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跨性别人士的医疗服务以及心理辅导。我做了三件事情:一是联络当地的心理医生,预定约见,去做心理咨询;二是打电话给当地的一家社区健康中心报名,因为他们有专门针对跨性别人士的项目,会帮助跨性别人士展开荷尔蒙治疗以及性别重置手术,但是需要至少排队6个月才能进入到项目里面。最后便是鼓起勇气写了一封邮件给阿坚妈妈,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希望能得到出柜的建议。

20132

 

顺利联络到心理医生,开始每周一次的心理辅导治疗。通过讲述我的故事,心理医生也从旁确认了我对自己的认知是准确无误的,我的情况完全符合医学上对于跨性别人士的定义。下一步就是策划如何向家人出柜,以及如何开展医学治疗。

 

我花了三天左右的时间给父亲写了一封出柜信,并且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了父亲。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心情,在即将按下“发送”按钮前,我心跳加速,双手发抖,不敢相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深吸一口气,果断将邮件发送出去。接下来的24小时,我整个人六神无主,什么事情都做不来,因为精神完全没办法集中。

 

那天晚上收到父亲的回信,他说:“首先我谢谢你的坦诚。说实话,我早有预感,只是不知道何时会面对这一刻。事已至此,那我也只好冷静面对吧。我暂时不会告诉其他家里人,包括你的母亲,在合适的时候,我再让他们知道。你现在不能做任何行动去改变你的身体,我在想,你的情况是否可以通过心理治疗得到恢复呢?最后,无论如何,我始终是你的爸爸,这一点不会改变。我永远爱你。”

 

    收到父亲回信,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虽然不可能让他一下子接受全部,但是好歹开了个好头,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我的问题。

 

下一步就是帮助父亲多了解关于跨性别的知识,我以父亲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然后编写了一份问答集锦,针对一般人会有的问题或者疑惑,一一给予了解答。希望帮助父亲一步一步学习这个新事物,从而理性地看待我的情况,我才好把荷尔蒙治疗和手术的事情提上日程。

 

与此同时,我还向学校里面分管我实习事务的工作人员出柜了,虽然这件事情是我的私事,但是涉及到日常的交往,包括英语里人称的使用(he or she?,所以为了避免尴尬,我有必要和他们打个招呼。幸运的是,他们都非常开明,向我表达了理解和支持。

20133

 

继续向父亲介绍跨性别的学习资源,向他提起了我想要接受医学治疗的决定。父亲的态度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尊重你的决定。我最大的顾虑是这一系列的治疗会不会对你的身体健康造成伤害,以及你以后的人生规划,如何融入社会,如何成家立业,也包括你是否打算拥有下一代。

 

针对父亲的疑问,我做出了以下的回应:首先,不可否认,荷尔蒙治疗会有潜在的副作用,手术矫正也有一定的风险。但是不要忘记,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是紧密相连的,如果我根本就不开心,每天郁郁寡欢,想必我的身体健康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我的治疗和手术都是在医生严格的指导下的,会把风险规避到最小。其次,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像多数人一样地生活,我很快就会开始接受荷尔蒙治疗,不要低估荷尔蒙的神奇作用,一年的时间我就大不同。到时候,只要我不说,真的没人会猜得到我曾经是个生理女性。届时我就会以男性的身份融入社会,做真正的自己。成家立业当然是我渴望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是讲缘分的,强求不来。至于下一代,由于荷尔蒙治疗,我几乎不可能会有自己的亲生小孩。但是我更看重为人父母这个部分,不是非得“己出”才能“视若己出”,想做父母,有很多方法,领养或是试管婴儿都可以。此外,如果您因为我的决定而感到失望沮丧,那么很抱歉,这不是我的错,而是您的问题。我是您的孩子没错,我很爱您,可是我没有义务牺牲自己的人生去取悦父母,我的立场很坚定,希望您可以理解。

 

这个月里,我持续出柜,我向我在加拿大的寄宿家庭出柜了,也许跨性别在北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也很开明地接受了,对我的决定很支持。

20134

 

结束了心理辅导治疗,顺利拿到心理医生的诊断书和推荐信,可以迈向下一步了。联络到一个内分泌的专科医生,顺利排到约见,医生同意帮助我展开荷尔蒙重置治疗,历经四个月,终于拿到了荷尔蒙的处方!真正的青春期在向我招手!

 

    与此同时,如何向父亲以外的其他家庭成员告知此事,成了很大的难题,尤其是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实在不敢贸然行动。父亲在这阵子和母亲的交流中刻意开始替我打探口风,尤其是在看金星女士做评审的舞蹈比赛,父亲会装作不经意地问问母亲对变性一事的看法。

20135

 

终于开始了荷尔蒙治疗!心理上的的焦躁和不安得到了明显的缓解。可是,后院起火了。父亲在月初的某一晚和母亲看电视时借机提起了我的情况,母亲反应很大,难以接受。每一天我的QQ上都是母亲的留言,要我不要胡思乱想,多看看好书,和同学们出去玩玩,就会想开的。很明显,我的母亲认为我是精神受了刺激才做的决定,并且完全不能接受我的决定。我和父亲怕给她刺激太大,没敢告诉她我已经开始了荷尔蒙治疗。

 

可是,母亲有个坏习惯就是翻看父亲的手机和电脑。母亲节的那个周末,他们去外地过周末,父亲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母亲翻看了我和父亲过去三个多月的聊天记录,发现了所有的秘密,嚎啕大哭,感到很受打击。那天我收到母亲的QQ留言,质问我怎么可以这样?说她不想活了,要求我立刻停止荷尔蒙,她绝对不能接受。父亲在我和母亲中间努力斡旋,想缓和气氛。母亲的态度是,她可以接受我男装打扮,可以接受我不找男友不结婚,但是不能接受我变性。我能够理解母亲的感受,可是我无法停止治疗,我努力好久才争取的自由,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况且我是跨性别,我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我的性别,不是我的性取向。

 

    走投无路的母亲找到了我的姑姑,她想动用一切可能的力量来阻止我。与此同时,母亲已经拒绝和我对话了,我发的信息再也没收到回信。某一天早上起床,我收到了来自姑姑的短信轰炸,我脑子嗡一下就大了。姑姑还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措词激烈,满篇都是“罪孽深重”“你死我活”“失去彼此”这类的词汇。

 

我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冷静了几天,整理了思绪,带着诚意回了一封信给姑姑。本想她可以通过这封信理解我的决定,但是情况丝毫没有改善,她的回信依旧是“报应来了”“难过至死”这样的话。我已经说了我想说的,他们执意不接受,我也无可奈何。为了避免同样的错误,我主动向堂姐出柜了。大概是年代不同,相比较于妈妈和姑姑,堂姐很轻松地就接受了我,而且表示了支持。

20136

 

荷尔蒙治疗继续进行,开始有一些变声的征兆出现。整个人的状态有点像青春期的男生,很能吃,当然也长了些青春痘。家人那边,和父亲堂姐的交流很好,和母亲姑姑的交流依然中断。

20137

 

变声明显了不少,肌肉也增长了一些,嗯,还有痘痘。嘴巴上的绒毛也得时不时刮一下了。在荷尔蒙治疗两个月的当天,写了封信给一些师长朋友,向他们出柜。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表示了理解和支持,甚至对我的钦佩。

20138

 

声音变化很大,前两天打电话给银行,客服人员的第一反应是:how can I help you, sir? 虽然只是小小的人称变化,可是对于一个跨性别人士的意义非凡。和内分泌医生第二次约见,各项指标都很好,加大了剂量。荷尔蒙治疗三个半月以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整个人自信了好多,感觉生活顺了,不再纠结和拧巴了。这是我最珍惜的。

 

文章开头提到的社区健康中心也打电话给我,我结束了七个月的等待,终于可以正式进入跨性别的项目里面。除了继续荷尔蒙治疗,下一步就是策划上半身手术,希望是在今年圣诞节吧。

小结:现在的我回头看看过去八个多月发生的事情,很是感慨。生活再一次验证了一个道理:It gets better! 会更好的!很庆幸自己没有轻易放弃,一直在努力争取,一路上也很幸运,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关怀。还是那句话:越努力,越幸运。但是我想加上一句:越幸运,越努力!

 

附录一  理想人生(致父母)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亲爱的爸爸妈妈:首先,我给你们写这封信并不是寄希望于永远不和你们面对面地讨论此事。只是这样的方式可以让我更加条理清晰地告诉你们我想说的话,同时也给你们充分的时间来思考,不需要立刻做出回应。此时此刻,我敲打键盘的双手在不断地颤抖,因为这绝非易事。说实话,我非常忐忑不安,因为我不知道你们将作何感想,也不知道你们会作何反应。

 

 我正处在人生的转折点上,关于我究竟是谁以及我对我的人生作何打算,我刚刚找到了答案。随之而来的,是关于自我认知的探索之旅。在过去的21年的人生道路上,我一直都不确定我到底是谁;尽管我一直知道我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从未找到真正的归属感。虽然我十分希望能够和自己和睦相处,可是困难程度却与日俱增,同样的问题无时无刻不萦绕在脑海中。我很努力地尝试去让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不能够坦然地做自己也在不断地加剧对我的伤害。起初,我告诉自己我年纪还太小,我的这些感受随时都会产生变化,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根本不是阶段性的事情。事到如今,我终于清楚我究竟想要什么,其他的一切都无法让我看见未来。

 

此前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汇去解释我的感受,直到我遇见了和我有着相同困扰的一些人。通过了解他们走过的路,我可以很轻易地联系到自己的经历,我所体会过的困惑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在进行相关的学习和研究之前,我从来没有猜测到我所有的困扰仅仅是因为我没有生活在真正属于我的身体里。我所经历的那些焦虑不安和压抑情绪都是因为我是一位跨性别者(transgender)。我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才得到这个结论,但是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这就是真实的我。

 

我痛恨自己的灵魂和身体无法相互识别,我的灵魂总是游离于身体之外。我所拥有的身体只不过是一个躯壳。我拥有女生的身体,却配备了一个男生的灵魂。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可笑,但是我也找不到更恰当的方式来形容我的感受。我无法人为控制我的感受,我也根本不可能“改变”自己。

 

生活在这个错误的身体里让我痛苦不堪,女性化的穿着打扮以及使用女性卫生间给我带来极大的困扰和恐惧。这一切让我缺乏自信,我没有勇气去结交新的朋友,参加面试也总是缺乏底气。生理期无非是每月一次对我的提醒,提醒我是一个身心不一致的人。我尤其害怕和你们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因为人们混淆我的性别会让你们陷入尴尬。我多么希望自己生来就拥有一个男性的身体或者是女性的灵魂,这样我永远都不需要写这封信给你们,也不会因为自己而感到羞耻。

 

不能够和你们谈论此事让我更加难过。我困在这种尴尬的境地已经很久了,从我开始记事起自己就处于这样的状态,只是我从未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来让你们了解到我的困扰,不过此时此刻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还没有向其他任何家庭成员透露此事,因为我想要你们第一时间知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能够和你们推心置腹更加重要。我只是想让你们明白我为何会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做出对应的特定举动。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听起来非常令人困惑,但是要知道,这一切也曾经让我非常困惑。此前我从未和你们分享过我的感受,那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告诉你们,我不知道要怎样让你们明白你们的“女儿”实质上是你们的儿子。好在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那么我猜想,过去二十一年里面透露出来的种种蛛丝马迹也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爸爸妈妈,请你们不要责备我,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从来就不是一个选项。也请你们不要责备自己,不是因为在我小时候你们没有把我打扮得足够女生,也不是因为你们没有陪我做足够多的女生的活动。你们把我养育得很好,请不要因为这封信而让你们对此产生任何怀疑。正是因为你们,我才能有机会体验这个世界的美好。相信我,这不是任何人的过失。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我是谁,我是你们的孩子,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是一个21岁的成年人。请你们帮助我去深入了解我自己。

 

我不愿意对我深爱的人说谎或是有所隐瞒,生活这样继续下去只能一再加深对我的伤害。我告诉你们这些是因为我想和你们更加亲密,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为何不时会有强烈的挫败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不想让你们感到失望。请相信我,我已经尽了极大的努力。请你们不要认为你们会失去我,因为你们绝对不会。我还是那个我,你们唯一的孩子,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唯独有几件事情会发生改变:人们对我的称谓,我的社会角色以及我的身体。我爱你们,我永远是你们悉心雕刻出来的那件小小的艺术品。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是一个孩子能够拥有的最棒的父母。

 

我很清楚这个决定最终还是要由我来完成,我也很清楚有些人会不理解我所要经历的事情,他们会质疑我的选择,但是我真的不再介意这些了。如果你们感到为难,我完全理解你们的情绪。我也知道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容易,但是请相信我,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希望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很清楚我的这个决定会伴随怎样的结果,我也明白这些改变会对我的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爸爸妈妈,请你们抱着开明的态度对待这一切,无论怎样,我都是你们的孩子并且我会永远爱你们。过去的这几年,我体会到我们的关系愈发亲密。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欢笑还是泪水,我们都一起经历,一起面对。我知道我不可能拥有比你们更好的父母了。

 

你们总是告诉我,无论我做什么,你们都希望我活得快乐。而我想告诉你们,我希望按照自己的标准快乐;我希望听从我的内心去选择快乐;我希望坚持我认为正确的道路找到快乐。我愿在成长中学习,我已经慢慢明白做自己的重要性。我知道我会有很多不顺,很多失败,很多不如意,我希望我依然可以微笑和洒脱。我希望你们可以尊重我的决定,如果现在还没办法,那么在沉淀一段时间以后,希望你们可以接受我人生中的这一小部分。我知道你们需要时间去适应,所以我会很乐意去耐心解答你们所有的疑问。我不奢求你们完全理解我,但是我请求你们帮助我去深入了解自己,我请求你们继续支持我前行,无论我走在怎样的人生道路上。我只是想真实地面对这个世界,并且我真的很需要你们的支持因为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我相信你们比我自己更了解我,所以我想请你们陪伴我一起度过,支持我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我身边有一些真正的朋友一直在支持我关心我鼓励我,我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在我身边。这个月初,我约见了一位心理医师 – Dr. Robin Westmacott. 我和她好好地谈了一下我的性别认知以及带给我痛苦的性别躁郁(Gender Dysphoria)。[请注意,我的情况不是性别认知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我的心理很健康,不存在精神疾病。]之后我们又约见了一次,讨论了如何告诉你们我的情况。通过这两次心理咨询,我的精神负担有所减轻,所以我很谢谢她。我也开始努力做真实的自己,随之而来的则是慢慢增加的自信和坦然。如果没有这些友善的人们,我恐怕是做不到这些的。我不再感到害怕,我完全接受了自己并且开始拥抱真正的自己。我希望你们也可以接受这样的我。

 

现在我不再有任何秘密了,我能够和你们无所不谈了。当你们读完这封信,希望你们不要哭泣、恼怒或者挫败。爸爸妈妈,我想让你们知道,我真的很开心去看到自己一步一步努力地走向我命中注定要成为的人。我很愿意和你们面对面地谈谈我的情况,所以当你们准备好了的时候,请告诉我。永远爱你们的☆☆

 

附录二  因为理解所以尊重(致姑姑)

 

我是谁? 我是一位跨性别者。

 

何谓跨性别? 跨性别是指在出生的时候根据其性器官而被指定了某个性别,但是却感觉到那个性别对其描述错误的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对其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感到无法认同的人。联系到我本身,我出生后根据身体形态被指定为女性,但是我的性别认知是男性。我的身心无法相互匹配,所以我是一位跨性别者。

 

跨性别的形成原因是什么?跨性别的原因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不过目前的科研成果多往生理原因转向。两种可能的生理原因都是先天的,一个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基因问题,即是残缺基因或者基因变异造成;另外一种解释则是,研究发现人身体的生理性别是由XY染色体决定,但大脑性别事实上是由母体根据XY染色体情况再行分泌的激素决定的,所以如果在母体分泌激素的过程中出现紊乱,就可能出现婴儿的身体和大脑不是同一个性别的情况。

 

基于这样的研究成果,那么我们便不难理解,除了借助医疗手段重置当事人的性别,别的[疗法]恐怕都回天乏术。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何许多跨性别小孩从懂事开始就意识到自己的性别错误——因为他们的思维意识工具完全就是异性的。

 

跨性别是一种疾病吗? 跨性别人士被定义为“性别认同障碍”而列入《精神病学名册》,但我们不应将跨性别人士视为精神病患者。跨性别人士只是其性别认同与生理性别之间出现不同程度的差距,与社会女和男的既定而且刻板的观念有所冲突。除此以外,与所有人并无二致。所以跨性别绝非是疾病,既不是精神疾病,也不是生理疾病,充其量算是一种医学现象或是自然界会发生的偶然事件。

 

我的未来规划? 走到今天这一步,对我来说绝非易事.我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去查阅文献资料,去寻找人生的答案,并且我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终于下定决心勇敢追求我的理想人生。正如您所知道的,我已经开始了荷尔蒙治疗,这还只是第一步。荷尔蒙治疗就如同再一次经历青春期,我的身体会发生令人惊喜的变化.接下来则是手术部分,我知道这一切很难并且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我还是要奋力去争取,因为我想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想让您了解到,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而是我考虑了很长时间并且经历了很大的内心挣扎才做出的意义重大的决定。我的计划是一边努力完成学业,一边接受医学治疗。

 

关于周围人以及整个社会如何看待我和接纳我,我已经向身边的不少人“出柜”了,幸运的是,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持我的决定,和我的交往中依然充满尊重和关心.这个过程确实让我心智成熟了许多,学会了如何与人交往,如何守护自己心灵的国土。我的看法是:试着多宽容别人,我既然有权利做,别人自然就有权利说。做好自己的事情,多看事情积极的一面,不要谴责别人,不要抱怨社会。我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我。即使别人不尊重我,我也不会因此牺牲自己的尊严。

 

北美社会确实比中国社会思想开化很多,跨性别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大家看待这个议题的态度大多是理解和包容的。就拿加拿大举例,20133,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了一项针对跨性别人士的专项人权法案,自此以后,针对跨性别人士的一切歧视行为在加拿大的国土上都是违法行为。北美的绝大多数公司都有专项政策来保护雇员的人身权利,例如针对不同的种族、宗教、性取向以及性别认知,员工不会因为自身的不同而受到不公正对待。所以我的跨性别身份并不会影响到我融入加拿大社会,也不会影响到我毕业以后找全职工作。恰恰相反,这是我为了活得更真实而美好所做出的一次巨大努力。

 

我爱这个家的每一个人,并且我还会一直爱你们。我告诉你们这样的事实,不是想伤害你们,而是因为我不想欺骗你们,我想活得更真实。我还是你们疼爱的那个孩子,我的人格如此,除了性别以外,其他的一切都不会改变。我还是会上学、工作、和你们分享生活中美好的事物。请你们试着去体会我的感受,我不奢求你们短时间内理解并且接受我的决定,但是我希望得到你们的尊重与支持,因为你们是我最爱的人。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