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2013-08-28 20:53:13)
标签:

吴幼坚

同志母亲

凤凰网天津

公益讲座

情感

分类: 传媒学界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66岁的退休编辑、同志母亲吴幼坚2013年8月20日在天津接受凤凰网天津频道记者采访。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吴幼坚

 

    2013年8月19日我在出席北京的研讨会后,到天津开展彩虹活动。活动主办方是天津艾馨家园HIV工作室,他们克服种种困难,与天津各界同志、非同朋友一起,促使我顺利完成19日、20日两晚的公益讲座。此外,我还接受了三家媒体的采访。我也是媒体人出身,深知一篇报道能否发表,须由多方面因素决定,因此,无论结果如何都感谢媒体朋友的辛劳。下面转载天津之行的第一篇报道。写得不错,感谢记者赵妍,也感谢她上面的把关者。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 她是中国首位公开支持同性恋者的母亲。

 
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2013年08月28日 15:02   来源:凤凰网天津频道作者:赵妍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

  

   “和风细雨、循序渐进、潜移默化、水到渠成。”吴幼坚曾归纳出“出柜”(指公开性倾向,目前主要指同性倾向的人公开性倾向)十六字口诀。前提还有三心:爱心、信心、耐心。2004年12月1日,吴幼坚的儿子郑远涛接受广州电视台采访,成为广州第一位在电视上公开同性恋身份的人。2005年11月,吴幼坚以同性恋者母亲的身份接受南方电视台采访,成为中国第一位在媒体上公开支持同性恋者的母亲。她无偿四处走访演讲,近日到了天津。

 

    8月20日下午,来到吴幼坚住的酒店,由于工作原因比约定时间提早到了一个半钟头。试探性敲了门,久无回音。按了门铃,开门的是随同吴幼坚来津的阿亮,“她还在休息,不是定的……”,还未等解释详细,里屋传来了吴幼坚的声音,“阿亮,等一下,我马上就好。”这就是66岁的吴幼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和有礼,从容淡然,而骨子里却隐藏了某种不可言之的力量与坚定。

 

吴幼坚在天津

 

印象天津

 

    “来天津组稿可能有两三次吧。”20年前,吴幼坚时任文学编辑,与天津的最初接触是来这里组稿,也因此结识了身在天津的文学作家。她用热情、真诚等字眼描述印象中的天津人。

 

    吴幼坚上一次来天津是陪同南方电视台采访天津的同妻翠玉荷,“那时离开文学杂志了,这些年一直在做同志公益,身份也不一样了,一个退了休的老人。”翠玉荷事件引起了很多媒体关注。翠玉荷起初不清楚自己是何身份,她很困惑婚姻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状态。“她看我的博客并评论,我给她回信说其实你就是一个不知情的同妻,因为你的先生没有办法给你性爱、情爱的满足。”吴幼坚一语点破翠玉荷积压多年的困惑。2011年11月,吴幼坚鼓励翠玉荷一同去上海参加全国同性恋父母恳谈会,“我当时是同性恋亲友会会长,搞了几届全国同性恋父母恳谈会。邀请她去因为很难有一个身为同妻的人敢于说出自己的命运,在场的同志们和家长都受到很大的震撼。”

 

    翠玉荷回津后同吴幼坚仍时常保持联络。岁月如梭,翠玉荷上了年纪,眼睛也愈发不好使了,她的先生也同她一样。她并没有离婚的打算,想要尽一个做妻子的责任,让这个家庭维系下去,“但是他们所有人的幸福都被毁掉了,这是一场不幸的婚姻。”吴幼坚回忆。翠玉荷晚年不轻易接受媒体采访,“趁着她还健在,口齿尚能表达清晰,我想应该去她家拍一些实际情况。我联络了南方电视台一同来到天津,这次拍摄资料很宝贵,除了这次就只有凤凰卫视主持人闾丘露薇采访她的那段片子了。”

 

“爱是最美的彩虹”

 

    “爱是最美的彩虹”吴幼坚公益讲座于8月19日在天津海河假日酒店举办。这是吴幼坚首度来天津办讲座。“原本以为这次来听讲座的应该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有一些人说11年时特意去北京听我的课。还有一位同志母亲李妈妈,11年儿子给她报名,她去听课,受了感染、教育,一直到现在都很接受孩子同性恋的身份。她昨天还准备了600元放在信封里,说是为支持我晚年的‘八个一工程’。”吴幼坚讲起昨日在天津的第一场讲座。在一间并不算大的演讲室内,或许正是他们最可放松大笑、寻求精神慰藉的地方。

 

    吴幼坚常年走访全国做公益讲座,66岁的她精神尚佳,虽无暇顾及保养,但保有精神活力是她的良方,“生活作息没办法像一般老人一样很规律,但一定要一直保持活力,时间安排的很紧凑。”

 

    大部分讲座费用由各地邀请方提供赞助,但为了节省经费,吴幼坚经常需要沿途倒车或更换酒店。以广西为例,先从广东坐火车到南宁,由南宁负责此段路程费用,再连夜坐车到玉林,最后到桂林,“把一个省的三个点分解成几个单位来负担,或者一个城市找不同的组织共同负担,有些负责接待,有些负责宣传。”

 

“麻木了吗?”

 

    听的见的多了,接受过众多媒体的采访,此时的吴幼坚更识大局了。收到求救信息,起初的她心急如焚,恨不能丢下一切去帮助一个人,“但后来见的多了,知道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而我不可能全力去改变同一个人的命运,甚至都不能直接影响到一个事件。”当某地一个拉拉被父亲禁足,遭受皮肉与内心的折磨,吴幼坚去不到现场,也联络不上当地的妇联或警方,她能做的是告之当事人不要发生激烈冲突,尽量向当地组织求助。这不是麻木,只是明白。

 

    她时常鼓励那些孩子要强大自己的内心,争取同父母沟通的话语权。“提高自我认同是最重要的,无论你是否是同性恋,一个人要懂得自爱,人格独立、经济独立都很重要。同时我也会告诉父母或社会上的人,长期无原则的迁就、纵容,任由父母摆布的父母与子女关系是不对的,这是造成某些恶行的原因。”

 

    假设这个孩子不是同性恋,他同样没有任何自由、自尊,因为已经习惯了。吴幼坚引用其子郑远涛曾说的一句话,“每一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天性认真的过好自己的一生。”

 

同性恋是追求时髦?

 

    20世纪初,世界医学界否定了同性恋性取向与道德相关的观念。同性恋是人性的一种自然流露,并非内心的扭曲。经过医学专家从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同性恋的形成原因有:遗传、性激素、军事、宗教。

 

    有人质疑某些同性恋者是为了赶时髦,吴幼坚对此坚定回绝“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闾丘露薇一次连线也问有嘉宾说是赶时髦,我说只是那些人在想当然而已。”假装成同性恋有什么好处?吴幼坚反问,“异性恋一个主流群体得到那么多认可,明显比同性恋要容易。有规定一种服饰只准同性恋购买?帽子或发型必须是同性恋身份?或者参军、招工同性恋才容易?什么都没有,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反而就是压力、歧视,为什么要没事找事吃那个苦呢?”吴幼坚表示“藏在柜子”里的人反而大有人在,为了躲避歧视,减轻人生路上的阻力,同性恋会隐藏身份,假装为异性恋。“那种压抑,见不得光,想出来又怕外界压力,活的多艰难。”

 

     对于“既然找个像男人(女人)的女人(男人)谈恋爱,为何不干脆去谈异性恋”这种说法,吴幼坚笑了笑,“这就是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区别啊!”她解释,一对儿拉拉,不是因为她是女的却要找一个像男人的女人谈恋爱,而是对方是女人,但却偏偏让她动了心,并不是因为对方男性化。这一切都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并且必须是同性,“她们不会去接受一个男人的,因为她是同性恋,哪怕一个很柔美的男人她们也不会接受。”

 

同性恋公益之路任重而道远

 

    吴幼坚从未想过要停下来。60-65岁是第一个五年计划,六个一工程;65-70是第二个五年计划,八个一工程,“那都还没到呢!”没有很明确的最终目标,因为一直在路上。她用了六年时间,平均每年300篇文章的发表速度,“接待方花了精力、花了钱,如果我不报道出去,那就只有参加活动的那一小部分人可以受益。人是会死的,就算还活着也会老到做不动,但是现在付出的所有心血都会留在那,文章、视频、访谈录。”她有一个栏目叫《传媒学界》,栏目收纳了各路媒体同她的交流。

 

   “是否出于对儿子的保护才决定做这些事情?不需要,他比我还要强大。”吴幼坚直言她无需为儿子掩饰或保护什么,而正因儿子郑远涛她才认识到自己身为同性恋者母亲的身份。曾子墨曾在采访时问吴幼坚“你怎么发现他是同性恋”,吴幼坚说不是我发现,是他自己告诉我。一切都那么自然,在这位母亲眼中同性恋不该遭受唾弃,而应受到同等尊敬。

 

    但并不是所有同性恋都如郑远涛那么幸运,很多家长并不理解、接受,“所以我才觉得应该出来说说话,现身说话,我才会接受电视台采访,用很轻松的心态来对待,后来越做越多,但起头就是那么容易、自然。”

 

同妻——同性恋现象的无辜受害者

 

    当日同吴幼坚聊起“同妻”问题时,一个鲜活的例子跳了出来:一位34岁女士于吴幼坚19日讲座结束后走上台前要求讲话。外貌并无特别之处,平静朴素的外表下很难察觉到什么。“我是同妻”,她开口说话,语气费力迟缓像似哭泣,却没有眼泪,想必已是欲哭无泪。她的丈夫是同性恋,结婚十余载,有了孩子却离婚了。以前她不明白,为什么丈夫总躲着她,为什么因为一点儿小事就争吵不休,是自己没有魅力了吗?她自问。后来她懂了,她孤身一人带着孩子,生命轨迹变了,变得那么扭曲。她呼吁同志们珍重爱情,不要走入异性婚姻,那个她是无辜的……

 

    追出门外想与她深聊,她拒绝了。因为前夫还未出柜,她希望不要登出来。于是,她的名字与图片未出现在这里。几句简短交流中听不出任何她的挣扎与无助,她在经历绝望过后选择了接受。

 

    后记:此时的吴幼坚已离开天津,继续奔走于各大城市之间。每到一处,那里都有彩虹。吴幼坚的“彩虹之路”没有终点,一路上承载了满满的爱与希望……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三色堇吴幼坚:由于你亲自来听我8月19日晚在天津第一场讲座,而有机会耳闻目睹主动上台发言的同妻,与在场者一起受到震撼。20日你又认真采访了我,我想这是你能写好8月28日发表那篇报道的原因之一。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凤凰天津对话吴幼坚:爱是最美的彩虹 <wbr>同性恋不该被扣上枷锁
2013年8月19日晚吴幼坚在天津首次开讲座:爱是最美的彩虹,随后与部分可出镜的朋友簇拥着彩虹旗合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