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国重
刘国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042
  • 关注人气:1,0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狐之六] 杨过·独孤求败·令狐冲

(2007-02-26 02:52:51)

              出入六合,游乎九州,独往独来,是谓独有。独有之人,是谓至贵。

                                                                                                                                             ——庄子

 

     任我行的独门武功,继承了段誉的“北溟神功”,也并无多少变化,而金庸仍是将其改称“吸星大法”,以切合老任在“日月神教”中的核心地位。

    风清扬传授给令狐冲的功法,却与杨过得之于神雕者,大相径庭,金庸居然把这两种功法的知识产权都归到剑魔独孤求败名下。

     或许金庸标出“独孤”(庄子所谓“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二字,是为了呈现自己笔下两位最具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特质的主人公的那份孤绝感?

     杨过在华山,被参与论剑的高手,共尊为“西狂”,独得一“狂”字。令狐冲就只好占一“狷”字了。子曰:“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令狐冲为人,如行云流水,任意所之,他曾疯狂叫嚣:“我不愿做的事,别说是你,便是师父、师娘、五岳盟主、皇帝老子,谁也无法勉强”,确为“有所不为”之典范,也更符合西哲康德对“自由”的阐释(“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想不干什么就有能力不干什么。”)

令狐冲身上,却少见历代名士狂生的孤傲偏执,而颇得“和光同尘”之神味,那是因为金庸对此人极其偏爱,为他注入快乐元素,使之具备无限的幽默感,于是令狐冲这一形象的魅力指数,向上直冲,止于涨停板块。

      杨过终究难掩“愤青”色彩,时而“为反对而反对”,是“反潮流”的英雄。令狐冲就圆融多了,一任天性,不刻意去做或者不做些子事。1994年,金庸在回答读者提问时,谈到过杨过与令狐冲的不同:“杨过是完全不妥协的人,而令狐冲比较无所谓、随便一点,在社会中遇到问题不太计较,他比较逍遥自在,凡事不一定非如此做不可。”(《金庸散文集》241页)

     《神雕侠侣》中的“剑冢”,收存着“剑魔独孤求败”生平用过的三把剑:“杨过提起右首第一柄剑,只见剑下的石上刻有两行小字‘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第二把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第三把则是木剑,剑下的石刻道:‘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神雕》中的“独孤三剑”,近于佛家。三柄剑,三重境界,分别对应着禅宗有名的“云门三唱”:一曰涵盖乾坤;二曰截断众流;三曰随波逐浪。

      《笑傲》中的“独孤九剑”,则是纯粹的道家功夫。《庄子·刻意》:“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感而后应,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去知与故,循天之理……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不思虑,不豫谋。光矣而不耀,信矣而不期。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神纯粹,其魂不疲。虚无恬淡,乃合天德。”,这段话,似乎说的是令狐冲的个性,其实也在讲“独孤九剑”的剑意。

      “独孤九剑”正是“感而后应,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

      “风清扬道:‘……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了,也不相干,临敌之际,更是忘记得越干净彻底,越不受原来剑法的拘束’”(《笑傲》389页)——此即“去知与故,循天之理”。  

      风清扬又云:“你料到他要出甚么招,却抢在他头里。敌人手还没提起,你长剑已指向他的要害,他再快也没你快……‘料敌机先’这四个字,正是这剑法的精要所在”,对这一点,最简洁的概括,应是《庄子·说剑》篇:“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

      《刻意》《说剑》篇恐非庄周所撰,《养生主》就不同了,定然是庄老自己的作品,此人实为以武谈文论道的鼻祖,他写《庖丁解牛》故事,不是因为密切关注祖国的畜牧业,要搞出一部《牛马屠宰技术大全》,阿丁厨师(或屠夫)的解牛手段,用于杀人,一定也很利索,这恐怕也不是陈家洛总舵主的独得之秘。丁师傅谈武事,而那位梁惠君(以及庄子)另有所得:“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独孤九剑”的窍要在于“以无招破有招”,而庖丁解牛则是“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两者不是一回事,但总有三份相似罢?而令狐冲与人对敌时,要找出对方破绽,似乎也是“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有”“无”概念向来为道家所重,老子谓“有无相生”“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司马谈称道家“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物之情”。“有”“无”之间,以晋人王弼阐发最切:“天下之物,皆以有为生。有之所始,以无为本。将欲全有,必返于无也。”(《老子注》)。

      “独孤九剑”,当然“根本无招”,然则,风清扬又谓“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无所施而不可”,从“剑意”中,可以生发出无尽的招式,“无成势,无常形”,无招不有,可谓“全有”。令狐冲与任我行比剑之时,金庸于此更有所阐发:“那‘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门各派剑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无招’,却是以普天下剑法之招数为根基”  此“将欲全有,必返于无也”。

        因之我谓:与令狐冲最切身的三物《笑傲》之曲、《独孤》之剑与觞中之酒,与魏晋风度精神血脉相通,正有明确的魏晋思想印记。

        再扯远些,爱因斯坦曰:“所谓常识,不过是十八岁以前敷设在思想上的一层偏见”,然而人到18岁,完全不具备常识,那是文盲,是白痴。因此风清扬传“九剑”,仍是要令狐冲把当初学过的华山派招式(“常识”)通贯起来,一气呵成。

        1933年,萧伯纳到了香港,面对香港大学学生,萧伯纳说,在大学里,学生首先要学会“忘记”———“我们听到、学到的东西,许多是不正确的,要引我们入歧途的。在学校必须学,不学毕不了业,但要会忘记,要将学到的东西忘记。”
        一个人,一生恪守从中学课本获得的“常识”,规行矩步,沾沾自喜,这个人没有出息。

        一个民族,罢黜百家,使思想定于一尊,在孔家店或其他店铺大翻跟头,这个民族没有未来。

        信仰未经“怀疑”淬炼,永远只是盲信。

   
                                                                     2007、3    

 

 

【爱因斯坦】1、想像力比知识还要重要。2、人生就像骑自行车,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3、教育就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