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0523唐师曾:“金三角”雷雨田将军 永垂不朽

(2012-05-23 17:49:53)
标签:

金三角

雷雨田

南京大屠杀

淮海战役

坤沙

军事

全文节选自

唐师曾《我的诺曼底》:《亚洲战场的两个将军:昂山,雷雨田》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一版一印 20万册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2000年,马来西亚,“马来之虎”山下奉文第二次世界大战失守的地堡,重新被日本汽车占领。唐师曾摄

 

泰国:雷雨田和他的部队

    一、

    雷雨田将军家住金三角的“美斯乐”,听名字就知道和“国粹”鸦片有关,中国人发明了烟榻,“美斯乐(美死了)”这么雅的名字只能出自汉语。当初二大妈要我留在加州、Orit让我去以色列、穆罕默德请我定居开罗、Kiki陪我在普罗旺斯喝红酒……可我就舍不得我的汉语。汉语中的有些词发音性感,写下来禁看,听上去好听,就像酒后泡在大浴缸里的周身享受。

    雷将军家住一座两层小楼,房子完全是现代的建筑材料,院内有许多花,两只哈巴狗,其中一只颇似猴子。雷将军身材很高,腰板很直,个子至少在一米八以上。肤色浅而身材高大,与当地瘦小枯干的种群显然不是一个族类。以下文字根据2000年7月24日我在美斯乐的日记整理,当时我俩讲的是汉语、听的是汉语、记的也是汉语,事后没做任何修饰。万一有何不妥,一定是我没听懂将军的泸西口音。责任在我,而不在雷老将军。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2000年8月18日,雷雨田给老鸭来的邀请函和经济担保。邀请老鸭再访,接着聊“国军的抗战”。参加过“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的二战老兵,为让自己的经历永生。自费邀请函、经济担保……按老鸭所受教育,本该像《现代启示录》的上尉那样手刃上校。但最后一刹,老鸭举起的不是刀。即使搁宋朝,也得算岳飞、韩世忠。不会堕落到张邦昌、秦桧。能远征,并能从异族手里夺取生存空间者,我尊敬。

    我1918年生人,云南曲溪人,现在叫建水。我是昆明长大的,败军之将不给祖宗丢人,所以取了个假名“雷雷”遮羞。拆开来成了“雷雨田”。我一生三次撤退:打日本撤退,徐蚌会战撤退,联合国压迫我们从缅甸撤退……没脸见人呀!

    小时候我不安分,离经叛道。总以为自己家乡不好,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这山看着那山高。民国二十三年(1935)我离家出走,到南京宪兵学校找老乡朱培德前辈。 “九一八”以后,我整天就想报效国家,打日本。打日本一直打到最后,我自己成了反革命,又因为反革命跑到美斯乐。去年世博会(指1999年昆明世博会)我回了趟昆明,可世博会上看不到外国人。现在想回家已回不去了。

    民国二十五年(1937),卢沟桥事变让蒋委员长忍无可忍,再也没有和谈余地。“八一三”是我们主动,日本人要三个月灭亡中国,蒋委员长说那就打上三个月让世界看看。现在检讨起来战略上不成熟,不该选择在上海硬拼,把中国的精锐都用上了,而我们火力不如日本,损失太大。

    淞沪战役山本五十六的两条名舰都很先进,我们的炸弹扔上去就弹开了。日本飞机炸完我们可以飞回去钻进船的肚子里面,躲起来。最后,中国飞机拼了命,尾随着也飞进去,和敌人同归于尽。中国飞机把日军旗舰“出云”号都炸伤了,日本人这才把它开回日本修理。

    日本人的飞机好,我们性能差,在天上撞敌人,国际上都赞扬国军。日本的坦克好,国军不知道什么是坦克,士兵冲上去用刺刀戳瞭望口,他关上了,我们就用机枪打。士兵身上绑了手榴弹,要和日本人同归于尽。现在不再提林彪首战平型关,更没人记得国军战死的将军就有两百多。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1999年,缅北,果敢,和果敢同盟军参谋长魏超人(右),检查山里的罂粟。

    二、

    当时守南京城的是我们宪兵。日本人一条街、一条街打到中华门,点燃房子,再依托中国民房步步为营。中国精锐部队集中在上海、苏州、无锡一带,杜聿明率领中国第一个装甲团全拼在里面。国军损失很大,首都南京的守城部队十分残破。12月13日我们奉命撤离首都,是我当兵最耻辱的一天。

    我们跳进长江,北方人把高粱秆捆起来,用钢盔划水,我们南方人开始只会用木板浮在水上。软的人开始喊救命,我知道那个时候最需要沉着,只有沉着才能救自己。我们2万多弟兄跑到瓜洲上,瓜洲只有两个出口,其他地方都是沙滩,人上去一动,就会陷进去,沙的压力很大,马上能把活人闷死。一个多星期后,我们把草根都吃完了,日本兵舰在两个出口交叉巡逻,巡逻舰上有小飞机,而我们只能从这两个小口出去。

    日本人向我们喊话:“只要不跟老蒋,可以照样在部队上工作!”“愿意回家的给50块大洋!”50块大洋相当国军中尉一个月的工资,我一听就不信。可乡村兵没见过世面,听说给钱就出去了。我们300人坚持不出去,宁肯饿死也不出去。

    出去领大洋的国军弟兄全都被日本人抓住,关了起来。不给饭吃,关了6天,拉到江边用机枪打,用手榴弹炸,一层一层倒在地上。压在底下的没被打死,逃回来两个,我们剩下的300人听了下定决心,要和日本人拼了。

    我们团结一致,找个当地人去和日本人说,让我们这些难民出去。日本人要进来检查,我们说可以。当地人知道怎么在瓜洲的浮沙上走路,用竹竿拄着走,轻轻地走。日本人马靴马刀,一迈步就往沙里陷,吓得马上退回去了。我们都穿着便服坐到船上,穿军服的手持武器藏在船下层,准备靠上去抢日本人的军舰。

    想不到12月18以后日本人开始松懈,根本没人过来查我们这条破船。我们就这么混过去了。没和日本人拼成命。

    日本人作战喊口令,像在操场上,说射击就齐射,说拚刺刀就拚刺刀,绝对服从命令。日本人从不夜战,天黑以后不开枪,大概担心子弹自伤。天黑以后坦克就停在路中央,我们甚至可以爬到坦克上玩玩。夜里。日本哨兵竖起成捆的高粱秆,躲在后面避风。你不惹他,他就不理你。我们给日本哨兵的高粱秆上挂个白布条,告诉后面不要说话,静悄悄就能混过去。白天绝对不敢走,天一亮日本人肯定开枪,而且绝对百发百中。我们就这样一直靠双脚摸黑走路,一直走到信阳、汉口、滁州。那时候国家虚弱,还老打内战,蒋委员长也真不容易。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2000年7月,缅甸,佤邦,缅共总书记赵尼来家,穿美军M65、下中国象棋。

    三、

    第二次撤退是徐蚌会战(淮海战役)打内战,毛泽东说的“李弥邱清泉兵团”就是我们——当年的抗日铁军。最后整个兵团都被解放军消灭了。

    李弥将军是云南腾冲人,第8兵团在云南蒙自被解放军击溃后,第237师709团的2000多人渡过元江进入缅甸。当时缅甸刚独立两年,政府的控制力还没有到达缅北。即使到现在,缅甸北部果敢、佤邦……六个自治区也未见得听仰光政府的,缅甸政府对他们的影响还不如云南一个县。中国人不善于运用资源呀!其实清朝以来中、缅之间就没划分边界,当地人说中文、写中文,做梦都盼着归化内地。东南亚社会历来混乱,到处都是土匪武装,国军是正规军,训练有素、武器精良,中国远征军打遍南亚无敌手。印度、缅甸、越南本来就是国军光复的,名正言顺接受过日本投降!

    1951年春节,李(弥)司令长官撤到猛撒,正式宣布“云南省政府、云南绥靖公署”和“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部成立。李司令长官率国军“反攻云南”一举成功,一度光复沧源、耿马、双江、澜沧等县。老总统(蒋介石)还给我们空投了给养,联合国也肯定我们是正义事业。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缅北,果敢,老街,彭家声家采访彭家声。

    李司令长官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北到密支那,南抵泰国清迈府,东达老挝山区,面积20多万平方公里,超过七个台湾。队伍也增加到3万多人,连盘踞山头的土匪、土司武装也纷纷前来归附。为了便于国际空投,李司令长官在湄公河西岸峡谷中修了江腊机场。小总统(蒋经国)还亲自飞到江腊机场,视察我们的国军部队。

    李司令长官在猛撒开办“反共抗俄军政大学”,轮训下级军官,在东南亚各地招收学员,抵抗苏俄的极权扩张。学校学员最多时有2000人。这时缅甸政府全面照搬苏俄制度,连政府都改名叫“部长会议”。亲苏俄的缅甸政府几次围剿国军,都被国军打得望风而逃。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1999年,果敢主席彭家声家,彭手下给老鸭开路条。

    缅甸政府兵败后向联合国控诉“国军”侵略。联合国大会做出了“一切外国军队必须撤出金三角”的决议,老总统(蒋介石)被迫下令从金三角撤军。从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6月3日,陆续有6750名国军撤到台湾。民国政府向世界宣布已经从缅北撤回全部军队,没有撤回的与台湾没有任何关系。

    50年代末,周恩来主张“胞波情意”支援缅甸,解放军和缅甸政府秘密联合,假借划分边界联合行动。解放军进入金三角,“跨境作战”帮助缅甸政府消灭我们。江腊机场也被解放军占领,联合国再次决议,老总统再次下令残留人员全部“撤台”

    1961年1月我在大其力路西,属于路西的第5军。他们都认为解放军不敢“跨境”,可我认为解放军一定“跨境”,凭着这点警惕,我才保住弟兄们的性命。解放军“跨境”打路东,我还记得昆明军区一个姓刘的会说缅话,替缅甸政府打我们。

    第5军军长段希文将军是云南人,我们云南人多已在当地成家,故土难离,谁都不愿意离开云南“撤台”。国防部撤销“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番号,把我们归入违犯军纪、擅自脱离部队者。    我们失去经济来源后只能另谋出路,倾巢出动,打通萨尔温江走私通道。从金三角到大其力,武装护送马帮到越南、老挝、泰国、缅甸走私各种商品。当时各地都有土匪武装,还有美国培训的寮国王保部队。这一带本来就是清朝领土,我们国军打败了日本,从汉奸手里收复失地,理所当然是金三角的主人。保土护民是军人天职,商队拿了我们“国军”文牒,碰上土匪就没人敢抢。可是韩战以后美国害怕再死人,不愿承担国际义务。 62年又撤走我们3个连,故土难离,弟兄们哭着上了飞机。我看不上海岛台湾。可国防部说如果不走,美国就不支持。原始森林不见天日,我们的全部兵力只有3个连。大陆、台湾都抛弃我们。

10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1999年,佤邦,被地雷炸断腿的游击队。唐师曾摄

    四、

    民国二十四年(1936),中国已经基本统一,从西安派一个师就可以平定延安,可蒋委员长读旧书太多,太看重礼义廉耻,就是不忍动张学良。民国二十五年爆发“卢沟桥事变”,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山河一寸血。老总统正式对日宣战:“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国民政府废止反共勘乱,所以说日本人是老蒋的敌人,是毛泽东的恩人。

    “韩战”(朝鲜战争)斯大林要控制中国,毛泽东去莫斯科坐了冷板凳,斯大林甚至不愿和毛泽东拍合影。毛泽东一怒之下回来搞“国际支左”,说中国人民一家翻身不算数,“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毛泽东动用中国一切资源支持越南、寮国(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的游击队一起造美帝的反。

    毛泽东是我的恩人。缅共、泰共游击队入侵泰国,杀了清莱省省长全家。泰国是佛教国家,对苏俄那一套一点不懂。政府军只会正规作战,根本不是游击队的对手。我们一个冲锋就把清莱省光复了。打下来一看,政委、指导员、教导员、驾驶员、卫生员、炊事员……缴获的全是苏俄那一套。从文件到唱的歌词,这些东西现在还放在泰国内政部展览。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1999年,金三角腹地仍然用大烟招待客人,老鸭入乡随俗,为CCTV 摄像表演抽大烟。据陈知建告诉老鸭,陈赓一口一个“烟泡儿”,把孙殿英镇住了

    泰国副国务院长、陆军司令、警察总监巴帕原来一直很温和,看到这些一脚踢翻桌子,全力支持我们干。我们的番号是5735部队。此前,泰国只承认我们居住但不是公民,打败缅共、泰共之后,泰国立即给我们公民身份。对付泰共我们有丰富经验。缅共、泰共是游击战,国军的游击战才是专业水平。

    越南、寮国、泰国鉴于越共、老共、泰共、缅共猖狂活动,订立《九国公约》联盟防守,总部设在泰国曼谷。泰国被各种势力包围,军队软弱。看我们纪律森严,辟出一块地让我们驻扎,把我们当作守土卫国的子弟兵,坚决不让我们“撤台”。在泰国政府支持下,我们集中所有的男女,一共有一万五千人,以后大陆躲避文化大革命逃出去的中国人,都陆续加入我们。我们把这块靠血汗打出来的土地叫“美死了”,以后文雅成“美斯乐”。

    段希文将军过世后,我一个人负责5735部队,我只穿便衣,不穿军装。我们中国自称是“礼义之邦”,其实我们是“利益之邦”或“礼仪之邦”,现在连“礼仪”都不讲了,只讲“利益”。人家泰国才真正是礼义之邦。现在泰国人还把我们当作老前辈,称我“霍拉”,“霍拉”是最高领导的意思。他们习惯叫我雷将军,可家乡昆明电台一直叫我们“蒋残匪”,“四人帮”倒台后才改口叫我们“泰国地方武装”。

    我们当时没钱买米,就学习曾国藩“以兵护山,以山养兵”,在我们控制区发行“反共救国军税票”。从泰缅边境大其力到密支那,我们控制的面积最小的时候有三个台湾那么大,最大时大概超过七个台湾。金三角没有道路,一山到一山鸡犬之声相闻,走路得一整天。

    这一带历史上就属于中国版图,所有土司誓死保留大清官印,也都会说中国话。每个山头都有“孔明营”,七擒孟获时诸葛亮找人问路,回答是“孟获、孟获”。诸葛亮听不懂,以为是人的名字,其实是不知道。“孟获”就是一问三不知。金三角一条战壕一个“孔明营”,彼此联络打信号使用“孔明灯”。现在佤族、傣族都还把孔明灯当作联络工具。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1998年,缅甸北部,果敢,大水塘,鸦片交易中的“拽”、天枰、和当砝码的英国银元。唐师曾
    英国人管“鸦片战争”叫“贸易战争”,英国的政策历来是“自由贸易是神圣的”。鸦片战争前,全世界普遍开始自由通商。清朝政府是唯一强大而拒绝自由贸易的中央政府,只接受进贡、朝拜、俯首称臣。最后勉强同意每船货物不得超过200箱,英国商人唯利是图,在中国什么值钱就卖什么。最终发现只有鸦片的含金量最高,每船可以获得最大的商业利润。

    鸦片种植在金三角已经有200年历史,英国教给缅甸种植鸦片,然后卖给中国,运回大清政府手里的墨西哥鹰洋。英国鸦片商人最初都住在领事馆里,所以林则徐包围领事馆,破坏外交豁免惯例,引发鸦片战争。在世界上供应鸦片历来合法,金三角社会动乱、币值变化大,各国各地又大不相同。老百姓把密支那大烟运到大其力换金条,再用金条买了货物用马帮驮回去,用货物换老百姓手里的大烟,这就是“金三角”的由来。

    金条、大烟都是硬通货,穷山恶水需要保镖。有人要求派兵护送的,我们另收保护费,一般5%左右。他们种植,我们保护。我们要保持部队的纪律和战斗力,自己从来不做鸦片生意。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2000年,老挝北部二战期间使用过的带毒的弓弩。

    坤沙、罗星汉(美《读者文摘》称为鸦片将军)都是小娃娃嘛。他们打架都是我们出面给调停。谁不听话我就打谁。坤沙是个能干的好青年,他对我一直很尊重。坤沙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摆夷土司,碰上当地大队长欺负他,赶了两个骡子来找我。坤沙从未当过兵,打仗不行,只是跟我的警卫部队做生意。最初缅甸方面让他回去,他来问我,我让他回去,给他30条枪,他才敢回去。缅政府骗他去开会,逮捕了他,所以他恨缅甸政府。《论语·卫灵公》“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现在不和任何人接触。但佤邦和坤沙的谈判就在我这里,他们在我这里都很讲礼貌。我们代表了华夏文化,最讲正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侵犯我们,我们就坚决打谁。现在我们都有轻型自卫武器,专业的重型武器归泰国政府控制。

    我这个小村有1500赉,相当于1600平方米,人口6000多。附近还有几个村子,都是打泰共得来的地盘,土地属于泰王国,使用权归我,这是泰国政府的政治处理。

    联合国的问题一直是强权政治,欺小怕大。中国的问题是政治不修明,害人害己。中国有人口、有土地资源、有工商文学……世界财产全在中国人手里。中国人的“社会关系法”比欧美的契约更行之有效。我们5735部队实际上相当于英国的殖民军,文化水平绝对高于当地土匪武装,但我们的文化修养比以色列差许多。这就是二次大战后以色列平地建国,我们只能当移民的综合原因。我们部队要有你这样的文化就好了,那是一个有七个台湾大的国家……你去过以色列,要搁古代,你就是军师。

20110817唐师曾:金三角雷司令,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
2000年,美斯乐,雷将军对我说:“当初有你做军师,我就学以色列建国。中华是中间的精华,你我就是。”

    我写一幅字送给你,叫政治修明。中国万岁!

    年轻人,我很喜欢和你讲国语,已经很长时间没这么掏心窝子了。你知道什么叫“中华”吗?中华就是——中间的精华。你我就是。

 

据福建邹爵东、台湾“中华民国国防部”、《云南信息报》等消息:2012年5月18日凌晨,雷雨田将军在美斯乐寓所逝世,终年93岁。

 

20101106唐师曾:步行、傻瓜,就能看到鈥︹
胯下大吉普,掌中Mark IV,秃头空空胡“联想”,靠朋友走遍天下。
20101106唐师曾:步行、傻瓜,就能看到鈥︹
    看生活!放眼世界,目击大事。看穷人的面孔和骄傲者的姿态;看奇异的事物———机器、军队、群众、丛林和月球上的阴影;看人类的创造———绘画、雕塑、大厦、宫殿、城堡;看人类的贪婪和杀戮;看美丽的动物;看自然,看山上每一棵不同的树;看自然的反抗和报复;看灾难和战乱;看难以想像的危险;看男人所爱的女人和孩子。看!赏心悦目的看!看!惊愕赞叹地看!看,从看中得收益!
    我目睹一位“英雄”的崛起,我记录一个“国家”的灭亡……我是有历史感的摄影者,我是“语像”故事的发明人。
    想多远,走多远。
Think & Walk。见地、实证,思行、合一。
    我原创、我自主、我不可替代。
  我喜欢、我擅长、我以此为生。
    我自嘲、我自省、我自趣。 
 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赢了。

              
点击目录,亲临现场,是为“语像”: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53531973_0_1.html

视频《奥运火炬手唐老鸭语像奥运》
http://video.sina.com.cn/tanglaoya/index.shtml/ind

 

网易微勃(粉丝260万多):http://t.163.com/tangshizeng

新浪微勃(粉丝35万多):http://weibo.com/tangshizeng

腾讯微博(粉丝20万多):http://t.qq.com/capatang

新浪博客读者:5000多万: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53531973_0_1.html

 

无计划、无腹稿,每天拍摄,即兴乱侃。短兵相接,随看随说,是为“语像”。漏洞百出,欢迎补漏。无立场、无评论、客观记录。作为新闻记者,我只对获取的信息进行基本加工,简单处理后,以新闻的特点、速度即刻传播。不计时间成本地对某个问题深入研究,不是我的本职工作。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版权为新华社所有,使用须通过 新华社摄影部 010 63072210 。
署名“唐师曾摄、老鸭摄”为作者个人“语像”文学,不代表国家通讯社官方立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