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军师联盟》之曹操传

2017-07-09 00:17:26评论

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瞒。许邵曾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评之,其号闻名于世。《军师联盟》现曹孟德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收荆州之要义,和伟绎曹操喜怒笑嗔之脸谱尤为卓著。今作《军师联盟之曹操传》,以记明公,表伟之迹。

——是为序

 

《军师联盟》之曹操传

操素有风涎之疾,尝以冷敷止头痛。医者华佗欲为其开颅以取风涎,并修身静养数年以愈。操疑华佗以治为由行行刺之事,押之,拷打致死(批注:此和伟病榻扶额,目光如炬,虽斥华佗,亦可见心知大者)。尝有蔡桓公讳疾而忌医,宁灭其身而无悟,而今华佗因治病而亡,操之凶险,可见一斑。

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也。少峻名节,好人伦,多所赏识。若樊子昭、和阳士者,并显名于世。故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郭。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世俗流传,以为美谈。曹操“月旦评”欲招贤纳士以扩朝堂,引汉献帝杀心借机除之。曹操识破刺客行径,于甬道以彰擒之。含章殿前,进挟剑柄震慑天子,退逼衣带诏痛斥汉臣,贵妃一丈白绫血溅殿前,天子百官两股战战,皆不能言。(批注:含章殿之戏,尽显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气,伟仰天长啸俯视群臣,不怒自威,足越玄德之身耳)

操以衣带诏之意圈囿汉臣,招揽贤才,司马懿之父刑场行刑之际,操亦鼓瑟吹笙,歌吟“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批注:此彰显曹操咏志之外亦闲庭信步,增运筹帷幄之中之感,伟之演绎,有文人墨客之气)。此为初试司马懿。后欲招司马懿,操见其亦步亦趋俯首而拜,故弃棋子以观其态,懿惊回首尽显鹰视狼顾之面,操大喜。(批注:伟此处笑意意味深长,笑之,赞之,叹之,戒之)

操欲立储君,因爱子冲早年夭折,偏爱子建,无意子桓,郭嘉弥留,君臣交心问储君之事,无果,操“痛哉奉孝”失一臂膀。后与荀令君秉烛夜谈,曹操欲进爵国公、加封九锡,荀彧认为“曹公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以守汉臣之礼为祸,操赐空食盒赐死,再失荀公。(批注:识才之心有之,明公荀令君对弈之戏令人潸然泪下,道不同不相为谋,伟泪眼之遗恨犹在眼前)

《军师联盟》之曹操传

邺城,朝堂。崔琰谋逆之祸令储君之位尘埃落定。操怒审子桓,挑剑相见,喜怒于色。(伟尽显曹阿瞒虎狼之父姿态,君臣乎?父子乎?)

建安二十四年,关于引兵出荆州,围困樊城。八月,关羽引水灌城内,是为水淹七军震惊天下。曹操部下于禁,全军覆没。直道于禁投降,关羽兵指许都。曹操下令鸣钟击鼓,御驾亲征,群臣商议再攻樊城之利弊得失,杨修献策,迁天子于邺城以破解关羽围兵,至于魏国的王都则迁至东都洛阳。曹阿瞒兵退斜谷中,曹操正在进退两难之际,适庖官进鸡汤。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敦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操随口曰:“鸡肋!鸡肋!”敦传令众官,都称“鸡肋”。行军主簿杨修,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各收拾行装,准备归程。有人报知夏侯敦。敦大惊,遂请杨修至帐中问曰:“公何收拾行装?”修曰:“以今夜号令,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此为“鸡肋之祸”,操亦乱君心,斩之。(批注:虽为杨修鸡肋之祸,操迟暮姿态初现,刑场之外伟若有所思,昏厥于地,让人感叹英雄迟暮)

司马懿觐见曹操,献退关羽之计:曹操可邀东吴孙权抄关羽之后路,许之以荆州和江南沃土,再以东吴之兵和魏国军士夹击关羽,如此一来樊城之围自解。操追其所以然,怆然长叹:有生之年,无法攻克江东矣。(批注:英雄暮年,壮心不已,伟既有对身前其子辅臣治世之忧,亦显对身后攻克江东之名之叹,所谓老骥伏枥,可见一斑)

司马懿入吴,孙权“受诏不如归顺魏王”之辞,司马懿语与操“天命于吾王之成就,乃奠基新朝之周文王”,操大惊,深以为然。(批注:此操传位曹丕众成定局,成亦司马,败亦司马,伟眼神颇多看破红尘之意,亦为后续摆宴洛阳埋下伏笔。)

建安二十四年冬,关羽败走麦城,为孙权所杀。漓血荒野,枯骨相藉,操惺惺相惜,怅然若失,以香木雕刻关羽身躯,与首级合葬,以王侯之礼祭之。

元日大宴。簌簌寒风下,九丈铜雀高台,歌舞升平,锣鼓震天。曹操与群臣宴饮共享盛会。酒过三巡,曹操酾酒临风,追伟业来者之可追:“二十年来,孤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收荆州,天下九州,得其六,方有今日中原之一统。四海之内英雄,可有谁能胜孤一筹?天下未定,战乱未平,苍生离乱,田园荒芜,这杯酒当祭典韦,祭郭奉孝,祭荀令君,祭庞德,祭夏侯渊,祭孤的子侄曹昂,曹安民,也祭关云长,祭二十年来,为定乱安民,将热血洒入地下的将士英灵”。兴致所及,撒酒祭而天地人三才,并脱衣卸甲,在寒风中操枪而舞,悲壮而慷慨(批注:台上曲高和寡,台下万马千军,这出杯酒祭英灵演绎得雄浑苍茫,令人潸然泪下)。有诗为证:

孟德君心伏曹莽,鸿雁鸷鸟良弓藏。

意揽沧海擎日月,平黄定冀征乌桓。

星稀月明执笔墨,策马经纬度关山。

苍生离乱悲戚处,瞻彼洛城祭英良。

于台和缶挥戟处,功过定伟世炎凉。

不惧身后千秋事,枭雄功罪且笑谈。

曹操临终留《遗令》,分香卖履,有诗为证“英雄亦到分香处,能共常人较几多”。(批注:最后一幕当功过至伟,伟仰天一笑尽显英雄迟暮,空前悲凉)

终,以陈寿《三国志》评语以记之“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视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感伟之演绎,一文以蔽之。

《军师联盟》之曹操传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