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军师联盟》:说英雄论英雄谁是英雄,执牛耳者于和伟版曹操

2017-07-07 10:01:15评论

   

《军师联盟》:说英雄论英雄谁是英雄,执牛耳者于和伟版曹操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一曲《短歌行》凄凉夹杂悲怆,却又内蕴豪迈不羁,终是淡了散了随风逝去。一代乱世奸雄曹操的轰然倒下,那一眼不甘,那一眸沧桑,那一念悸动,那一抹历史,均印在于和伟的脸上眼上身上魂上,摄人心魄再也挪不开眼,或许这就是戏骨邂逅曹操碰撞出的最璀璨火花。

不知不觉追剧已二十多集,沉浸于江苏卫视正在热播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难以自拔。说英雄,论英雄,谁是英雄?青梅煮酒,机锋暗藏,谈笑风生,天下大势,曹孟德曰,“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打通三国“英雄宇宙”者,还属戏骨于和伟,从《新三国》的刘备到《军师联盟》的曹操,天下英雄俱让他一人演尽。

伴随上半部的尘埃落定,深深抓住我追剧之心者,却并非鹰视狼顾之司马懿,而是上得神坛下得凡间的曹操。私以为,曹操才是上半部的绝对戏核,即便在戏份上要少于绝对主角司马懿,以及深陷储位之争的曹丕,但于和伟硬生生用扎实而浑然的演技,将三国乱世之北方霸主诠释得入木三分,更让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势与脉络,紧密围绕于他的牵引下有机运转步步为营引人入胜。

《军师联盟》:说英雄论英雄谁是英雄,执牛耳者于和伟版曹操

更兼,22-23集的不可逆剧情倾泻而出,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只因并不想就此作别曹操。奈何,曹操戏份的彻底结束,他的一眉一眼,一语一行,一怒一悲,一计一策,却依然久久萦绕拒绝散去。于和伟的神演技自然是如此“后遗症”的主要根源,区别于老版《三国演义》的教科书式演绎,于和伟版曹操却一点都不教条主义,甚至有着几分令人意想不到的“野路子”,但就是这么抓人挠人无可奈何。

你以为他是奸诈猜忌,他却又有温情舐犊一面;你以为他是狠毒铁腕,他却又有宽容爱才一面;你以为他是乱世奸雄,他却又有治世能臣一面……多元面孔矛盾性格复调人生,这才是让人更愿意相信的真实曹操。哪怕历史岁月与本来面貌无可追溯还原,但我早已相信于和伟版曹操的细腻诠释,就是那位驰骋于汉末三国乱世争霸的曹孟德。

于和伟演技最炸裂的集中一幕体现,无疑尽在与曹丕的“洛阳之约”尚未践行,波涛暗涌前的恢宏盛大元日之宴上。不同于开篇粉碎汉臣衣带诏结盟密谋刺杀,以及阴鸷凶狠杀贵妃灭异己恫吓汉献帝,于和伟用若癫若狂的邪魅眼神与色厉内荏的沙哑嗓音,活脱脱诠释一代枭雄的王霸之气。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爆发式演绎,于和伟的张弛有度分寸拿捏,实在是令人拍案叫绝,也让人相信那一刻之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已然成为历史的大势所趋,而一场戏盖棺一页历史,此乃何等的气魄与魅力。

转眼十数载岁月在指缝间匆匆流逝,从司空到丞相到魏王,身份的递变实则并未有质变,而从鞭挞宇内征伐天下,到须髯斑白垂垂老矣,王不王侯不侯的暮年曹操却又是另一番动人心魄的光景。曹孟德依然是屹立于铜雀高台睥睨天下,“二十年来,孤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四海之内英雄,可有谁能胜孤一筹?……这一杯酒,当祭典韦,祭郭奉孝,祭荀令君,祭庞德,祭夏侯渊,祭孤的子侄,曹昂,曹安民,也祭关云长,祭二十年来,为定乱安民,将热血洒入地下的将士英灵。”

杯酒祭英灵的落幕与孤寂,不疾不徐掷地有声如雷贯耳,借由于和伟的精湛台词功力无形洗耳,早已让耳朵酥麻征服所有人。这还没完,撒酒祭天祭地祭人,脱衣卸甲寒枪在握,那一动的迟缓,那一静的凝神,天下尽在脚下,人生却到尽头,气力渐自散尽的颓然,兀自傲然挺立的坚守,终于轰隆隆倒下带走这一页,属于曹操恢弘历史的书写已到绝笔。

 

《军师联盟》:说英雄论英雄谁是英雄,执牛耳者于和伟版曹操

  最震撼不舍的告别与最华彩质朴的谢幕,在于和伟由外而内的内敛式诠释下,分毫不差妙到毫巅挠人心肺,眼眶湿润含而蓄着久久不愿滴落,却已模糊了视线与记忆。于和伟端的是极为高明精彩的不疯魔不成活演出,且完全区别于开篇那场霸气外露高潮戏码,含而不发将曹操最后的荣光与骄傲,空余的遗憾与喟叹,一点一滴缓缓注入每一位观众的心房,不由得需要给他点32个赞。

站在历史的高度,拆解政治的经度,难奈命运的纬度,审视人性的维度。这一夜,曹孟德结束戎马一生;这一页,于和伟奠定戏骨人生。从绝对演技派到开启老戏骨模式,概因于和伟的炸裂演技肆意喷薄,将更加多元化与人性化的曹操完美演绎呈现。不再是过往戏剧影视当中的脸谱化白面曹操,更不是为颠覆而颠覆的非一般另类曹操,他就是那个活在三国时代的“真实”曹操,那么令人深信不疑,那么令人徜徉向往,那么令人触手可碰又不敢接近,也才是最令人信服的曹操。

光影中的于和伟,历史中的曹孟德,我已然分不清除,这一页他们已经合二为一。或许这就是戏骨的精髓所在,而于和伟也完成由演技派向老戏骨的悄然蜕变。《军师联盟》之于和伟版曹操,就是如此令人忘了拍案叫绝,却已被其演绎深深折服,深陷其中回味良久,尚有余味,过瘾,足矣!

 

(文/醉卧浮生)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