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抒
汪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613
  • 关注人气:20,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瓦》《我目睹他们的生活》《沉溺和屈服》

(2014-04-15 16:12:12)
分类:

《瓦》

 

 

烟灰色是最朴素的颜色、踏实的颜色。

 

瓦,——天下再没有谁能拥有

如它那样繁多的、密切的兄弟。

它们都有着相同的单薄的身子骨,肩头挨着肩头

悲伤、艰辛。

一部分的雨水没有完全流逝,浸入它们灵性的肌肉里。

一部分的白霜没有彻底飞散

渗入它们脆弱但却坚挺的骨骼中。

它们沉默的脸

仰望苍空和云流,人生就在它们薄薄的坚守下

酸酸甜甜,静静地生生灭灭。

凡为我笔中所记下的,必被遗忘。

 

我多次想义无反顾地转变自己的身份

从一个教室成为一个瓦匠(造房铺瓦的人)

从一个瓦匠成为一个窑匠(制胚烧瓦的人)

从一个窑匠成为一团柴与火中的泥

成为一片瓦,在屋顶上,托起一蓬丛生的草

或者有一只鸟的细足从我的身上轻捷地踏过。

2014、3、13

 

 

 

《我目睹他们的生活》

 

 

旧日的诗作,可以重写。

旧日的生活,却不可以重新体验。

 

八十年代静静的中后期,是我父亲一生中

最明亮的生活。

那样的瓦屋和椿树、楝树、榆树,尤其是

河边的柳树,浓荫的气息

一直缭绕在他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上,他

瘦削的面孔上、身躯上。

 

世界纯粹地笼罩在他们的周围,不断有同样也是

退休的老人(族内、外的兄弟)、

一生从事农耕和渔业的老人(同样也是

族内、外的兄弟)

来唠门(也即通称的串门、闲谈),他们散坐在

我家的各种椅子和凳子上,有时

言语滔滔(但大多数的时候是沉默,一生都

或长或短地相伴一起,该说的也有穷尽)

有时也打几圈麻将,从河面上断断续续经过的船只

将影子掺着水光,折射到屋子中以及

他们毫不经意的头发上、手上。

活到这个份上,他们已经像经久的轻烟、微霜

或一小块缓慢的看不出移动的光斑。

我目睹他们的生活,并在内心中默默地铭记,

咬着牙齿与时间的流逝顽强地对抗。

 

但我不可能不是一个失败者,——场景与人物俱空。

我只有为所有消失了的,而感到无力的羞愧。

2014、3、13

 

 

 

《沉溺和屈服》

 

 

黎明时分,我已到了我虚构无数次的游牧地带。

 

我以为能看到的,

都没看到。

地广人稀,铅锌白的晨曦与缓缓起伏的草原

并不完全对称。

天空浓郁、清晰,那样明白的包容量

即使再减去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

对它也没有任何的损减。

 

轻风容易汇聚,它们温寒的流向没有目的。

我所渴望的那匹马

根本不会呈现它的鬃毛和四蹄,因为它已成为泥土

和无声地传唱千里的荒凉的青草。

 

我的悲伤没有来由,血液中南人的基因

瞬间就被那样的气息

无知地痛快地吹去。

对个体生命极度的怀疑和惶恐,使我陷入辽阔的

沉溺和屈服。

2014、3、13深夜,接近零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