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的网红女

(2016-08-11 12:21:12)
标签:

财经

金瓶梅里的网红女

2016/8/11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

 

        金瓶梅里诸多女性,谁有成为网红的潜质?

我的答案是潘金莲与宋惠莲。这两个人有太多共同特质。

 

第一, 都够美。那时候除了看脸、看皮肤之外,主要看脚。

这两个人的名字里都有个莲字,跟三寸金莲有关,是作者兰陵笑笑生写脚写得最用力的两个女人。

西门庆第一次撩潘金莲,借故把筷子拂下地,然后捏了她的脚一把。为了撩汉,潘金莲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还穿着大红绣鞋,金莲是她的利器。

宋慧莲就更加了,这个下人媳妇跟西门庆“玩耍”时,在自己的鞋子外边还套着潘金莲的鞋子穿,还说,“拿甚么比他!昨日我拿他的鞋略试了试,还套着我的鞋穿。倒也不在乎大小,只是鞋样子周正才好。”

潘金莲一定要置宋慧莲于死地,原因就在这里,两对金莲争风,一定要把比自己小的打到万劫不复,否则哪里显得出自己的金莲最小?

 

第二, 都够有性格。

潘金莲是被写性癫狂写到极致的女人,这样的性一定与死亡紧密相连,跟日本《失乐园》的性文化观有点像。

重点来了,潘金莲不光有疯狂的性,还有一张刀子一样的嘴,把西门庆切割得恰到好处,让西门庆痛并爽着。

西门庆喜欢的小妾李瓶儿死了之后,让人唱曲纪念,潘金莲听完对西门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金莲点着头儿向西门庆道:“哥儿,你脓着些儿罢了。你那小见识儿,只说人不知道。他是甚‘相府中怀春女’?他和我都是一般的后婚老婆。什么他为你‘褪湘裙杜鹃花上血’,三个官唱两个喏,谁见来?孙小官儿问朱吉,别的都罢了,这个我不敢许。可是你对人说的,自从他死了,好应心的菜儿也没一碟子儿。没了王屠,连毛吃猪!你日逐只吃屎哩?俺们便不是上数的,可不着你那心罢了。一个大姐姐这般当家立纪,也扶持不过你来,可可儿只是他好。他死,你怎的不拉住他?当初没他来时,你怎的过来?如今就是诸般儿称不上你的心了。题起他来,就疼的你这心里格地地的!拿别人当他,借汁儿下面,也喜欢的你要不的。只他那屋里水好吃么?”

一番话,把正妻吴月娘拉到了自己阵营里,恨得西门庆要踢她,却又下不去脚——要的就是这股子劲。

潘金链很敬业,在当丫头时,就学会了唱小曲儿、弹琵琶,还颇识得几个字。知道西门庆喜欢李瓶儿的白皮肤,天天在自己身上抹上花粉蜜油。她非常知道自己的本钱到底是什么,对自己的身体与创业技能下足了本钱。

 

第三, 都无钱、无耻,并且够坦白,从来不忌惮以性来换钱。

这两个人,跟西门庆在床上时,张口就要东西。

潘金莲妇人道:“你把李大姐那皮袄与了我,等我(扌寨)上两个大红遍地金鹤袖,衬着白绫袄儿穿,也是与你做老婆一场,没曾与了别人。”西门庆道:“贼小婬妇儿,单管爱小便宜儿。他那件皮袄值六十两银子哩,你穿在身上是会摇摆!”妇人道:“怪奴才,你与了张三、李四的老婆穿了?左右是你的老婆,替你装门面,没的有这些声儿气儿的。好不好我就不依了。”

宋慧莲就像是潘金莲的影子,只不过要的东西更琐碎:“冷合合的,睡了罢,怎的只顾端详我的脚?你看过那小脚儿的来,象我没双鞋面儿,那个买与我双鞋面儿也怎的?看着人家做鞋,不能彀做!”

这时西门庆正沉浸在小脚癖里,血脉贲张不能自拔,要什么都答应:“我儿,不打紧,到明日替你买几钱的各色鞋面。谁知你比你五娘脚儿还小!”

在西门庆眼里,女人以性换取东西是正常的,这也是他自己的日常行事方式,只要送条裙子,家人媳妇就成自己的“小肉儿”了,非常划算。对他来说,女人要的衣裳首饰甚至开个小铺子是小钱,只要在商业鼎盛城市开着绸缎庄、生药铺什么的,自然财源滚滚。

对有钱的女人怎么办呢?李瓶儿有钱、孟玉楼有钱,那就娶回家,把两处钱并作一处钱,你们的钱都是我的钱。其他有钱女人呢?只要有可能,就弄上床,成为自己的同床人,如林招宣太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最大的信任是坦诚相见的信任。

挡了他的垄断财路是不行的,蒋竹山在他眼皮底下开生药铺,他就要弄死人家,女人撒个娇要件首饰,只当是怡情添性,根本算不得一回事。

还有一宗钱财西门庆给得很大方,就是对上官、对太监、对得中高举的人的买路钱。

何太监要搬家,刚一张口,西门庆就问:“老公公吩咐,要看多少银子宅舍?”何太监道:“也得千金外房儿才够住。”西门庆道:“夏龙溪他京任不了,他一所房子倒要打发,老公公何不要了与天泉住,一举两得其便。此宅门面七间,到底五层,仪门进大厅,两边厢房,鹿角顶,后边住房、亭,周围群房也有许多,街道又宽阔,正好天泉住。”何太监道:“他要许多价值儿?”西门庆道:“他对我说原是一千三百两,又后边添盖了一层平房,收拾了一处亭。老公公若要,随公公与他多少罢了。”何太监道:“我托大人,随大人主张就是了。趁今日我在家,差个人和他说,讨他那原文书我瞧瞧。难得寻下这房舍儿,我家做官的到那里,就有个归着了。”

蔡状元跟安进士到何家来打秋风。西门庆“教两个小厮,方盒捧出礼物。蔡状元是金缎一端,领绢二端,合香五百,白金一百两。安进士是色缎一端,领绢一端,合香三百,白金三十两”,西门庆生意、官场亨通,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千多两,百金百两,说送人情就送人情了,就像现在有人一送就送上司象牙、黄金百万、甚至奉上妻女一样。

 

第四, 底线比较低,甚至没有底线。

潘金莲是个没底线的人,她连对自己的老娘都不太在意,毒死了武大郎,害死了宋慧莲,挑唆西门庆毒打还是孩子的小铁棍儿,跟自己的女婿搅和在一起,这个欲望机器没有一刻不在喷发自己的欲望毒焰。

另一些女人要好一些。

宋慧莲这些人虽然在性方面百无禁忌,但在丈夫来旺儿出事后,先是希望以色相救回自己的丈夫。

在无意中得知来旺儿被递解到回徐州之后,关闭了房间,放声大哭道:“我的人嚛!你在他家干坏了甚么事来?被人纸棺材暗算计了你!你做奴才一场,好衣服没曾挣下一件在屋里。今日只当把你远离他乡,弄的去了,坑得奴好苦也!你在路上死活未知。我就如合在缸底下一般,怎的晓得?”哭了一回,取一条长手巾拴在卧房门枢上,悬梁自缢。

这算是道德高尚的一位。另两位道德高尚的是韩道国夫妇。

韩道国是西门庆新搭的开绒线铺伙计,不守本分的破落户的儿子。韩道国媳妇王六儿,生的长跳身材,瓜子面皮,紫膛色,约二十八九年纪,跟女儿三口人度日。

这个王六儿先跟韩道国兄弟韩二刮涎不了,后来女儿去了京城,跟西门庆在一起。夫妇两人之间并不隐瞒,

老婆如此这般,把西门庆勾搭之事,告诉一遍,“自从你去了,来行走了三四遭,才使四两银子买了这个丫头。但来一遭,带一二两银子来。第二的不知高低,气不愤走来这里放水。被他撞见了,拿到衙门里,打了个臭死,至今再不敢来了。大官人见不方便,许了要替我每大街上买一所房子,叫咱搬到那里住去。”韩国道:“嗔道他头里不受这银子,教我拿回来休要花了,原来就是这些话了。”妇人道:“这不是有了五十两银子,他到明日,一定与咱多添几两银子,看所好房儿。也是我输了身一场,且落他些好供给穿戴。”韩道国道:“等我明日往铺子里去了,他若来时,你只推我不知道,休要怠慢了他,凡事奉承他些儿。如今好容易赚钱,怎么赶的这个道路!”老婆笑道:“贼强人,倒路死的!你到会吃自在饭儿,你还不知老娘怎样受苦哩!”两个又笑了一回,打发他吃了晚饭,夫妻收拾歇下。

韩道国夫妇看得开,把西门庆当成了自己的金主。这真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明末那个时代,浮燥得像天边的火烧云。如果说那个时候就有网红,上面那些女性都有成为网红的潜力。

        不知怎么的,现在看到男女不断秀恩爱,某一方又绯闻不断的人,就会想到韩道国夫妇,是这些人的老宗师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