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云中谁寄锦书来

(2007-01-30 21:58:58)
分类: 叨叨
今天收到亲爱的白老婆寄给我的披肩,我喜欢的暗蓝底子,大团大团蓝色的花,依稀是牡丹,其实是芍药。不同深浅的蓝与绿,仿佛张爱说的蓝田日暖玉生烟。而这样的颜色与这样的花,让人想起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也不过暗夜妖娆。
我是很喜欢披肩这种东西,多年前在凤凰买过一条蓝色的扎染大方巾,老板是当桌布卖给我的,被我对折当披肩,效果竟然出其制胜。后来在阳朔买到一件咖啡色的镂花披肩,用来配裙子或是吊带,无一不妥,堪称百搭。
在丽江买到一条温暖的羊毛披肩,看上去很普通的苏格兰方格,轻薄而暖,后来离开昆明,搭夜机,盖在身上睡得极好。
我不是很会收拾自己的人,所以对这种东西偏爱,因为即使凌乱一点,也看不出来。不过最喜欢还是一件黑斗篷,穿上像巫婆,然后恶趣味的被我配上黑底大红飞金牡丹花样的绣花鞋,用家母的话来说,简直可以吓倒一排恶鬼。
牛牛寄给我的生日礼物,粉嫩嫩的可爱透顶,颜色嫩得让我觉得简直不能伸手去拿。更可爱的是她竟然寄了一只小小、小小的木鱼给我,附带小小、小小槌一只,我研究了半晌,最后决定将它系在自己的腰带上,辟邪。
张学友出了新歌,叫《好久不见》。
与他的声音,真的是好久不见,最后一次认真听他的歌,还是《心如刀割》。见到CD随手买下,却没有听过几次。
大学时代有位好友很迷他的声音,一遍遍听他的歌,于是稍稍也影响到我。而某一个下午,正在书房里无所事事的玩游戏,蓬头垢面,赤足散发,盘坐在大大的椅子里,跟在线的玩家厮杀得难分难解。忽然,就听到耳机中《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那首歌出来很久很久了,那天也并不是第一次听到。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当时眼泪拼命的往外涌。
其实也不明白,自己在哭什么。
夏天的下午,空调稳定而冷静的工作着,吐出咝咝的冷气,而我独自在偌大的屋子里,独自痛哭。
或许从彼时开始,已经开始怀念再也回不去的那些青春。
很多年以前,从教室到水房的路上,有一排樱花树,廖廖几棵,并不像樱园那样浩如烟海。可是每年,当落红成阵,飞花如雨的时刻,总是拎着开水瓶或者抱着课本,就那样漠然的从落英缤纷底下走过。
那时候我不知道,将来我会如此怀念,如此怀念那些宁静的日子,那些被我浪费掉的好时光。
大学的时候写过很多很多的信,也收到过很多很多的信。那时很多的朋友,已经与我隔着远山重洋。
而如今,发封电邮已经觉得累赘,偶尔MSN上遇见故人,亦是相对无言。
渐行渐远渐无书,而山长水阔,谁会再记得。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