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秀云
王秀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63
  • 关注人气:1,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我不知道的,写我没想到的,写我说不出的

(2015-01-28 10:29:00)
标签:

杂谈

写我不知道的,写我没想到的,写我说不出的

王秀云

   2014年短篇小说,多数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要么情节,要么题材,要么手法,你会觉得之前看过,这些作品的气息就荡漾在西方小说中,或者后现代影视作品中,甚至就是八十年代那批横空出世的文字中。小说该怎么办呢?作为写作者和阅读者,我也为此所困。我已经不能写一道茄子是如何做出来的了,因为百度关于茄子的做法成千上百条。我也不能再写一个出轨的情感故事,因为到处都是,现实比小说更花样百出。写官场吗?官场岂是我等小辈能写的?动辄上亿的贪腐资金,这数额就足以让文学的想象力知难而退。小说还得写,可现在,小说还能写什么呢?

     今年我比较喜欢的小说是周李立的《八道门》。一个初入京城的单身男人,想尝试一种奢侈的生活,于是住进了高档社区。和普通小区不一样的是,这个小区从大门到自己家要过七道门。这七道门其实是利益阶层对下层的高度警惕和防备,但作者还不罢手,又用一位破产老板的死为小区加了第八道门。我喜欢这篇小说的一个重要原因她写了我不熟悉的一种生活。居于京城后海的高档社区,既是鲜明的文化符号,又是典型的身份象征,这两重意义足以叠加出让很多人好奇的故事。更让我叹服的是作者的写作立场。她关注现实,在与现实的交锋中能找到恰如其分的话语空间。其实这一点,很多人做不到,包括我,我习惯正面进攻,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张尘舞的小说《牌局人生》,在《山花》发表后没有任何期刊转发。我认为这是一篇被忽视的小说。小说写一位知识女性如何和插足家庭的小三斗智斗勇,最终挽救自己家庭的故事。在看多了抱怨前夫、谴责小三的怨妇文本之后,这篇小说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这是我不曾有过的生活,我不知道身为妻子可以这样处理家庭变故,而不是简单的意气用事,把过错方推出门去,何况,过错很多时候是相对的。在今天这个私欲经常淹没规则的时代,张尘舞和周李立一样,用80后的姿态给了我们一种更符合契约精神的警醒。

我还想说一下潘绍东的小说《空箱子》。前年吧,一位小姑娘送我一枚橡皮章,刻着我的名字和一朵梅花,我看到喜欢的作品会盖上这朵梅花。潘绍东的这篇小说我给盖了两朵,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小说写一位退休老男人嫖娼了,派出所把电话打给了老婆。多脏的题材啊。你看到这几个元素会怎么摆布?但潘绍东就把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题材经营得干净,透亮,充满人情味。这是本事。一般人会站在道德批判的立场去写,不一般的人会加上各种悬疑纠葛,但潘绍东摒心静气,写出了人伦亲情在道德面前的暖意,也写出了人生的无奈——除了宽恕,很多时候,我们别无出路。

我其实不想说徐则臣,因为他现在太火了。可我又不能不说,因为他的很多写作资源我太熟悉了。比如他的《跑步经过中关村》,我沿着他小说的路线走了无数次。比如他的《逆时针》,我买菜的时候走过那条石子路,就想,他小说中人物在这里锻炼过。有一天我经过人民大学东门,看到不远处一地鸽子,人们围着鸽子,投送各种食品。不久,我就在他的小说《假如大雪封门》中看到了这个场景。这篇小说获得了鲁迅文学奖。生活给予我们一样的资源和机会,因为我们不同的思考能力,能找到的东西就千差万别。我喜欢看徐则臣的小说,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让我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差别。他写出了我想不到的。

    1/28/20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