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诗歌创刊号(2007年8月)“福建诗歌专号”阅读札记(完整版)

(2007-09-01 15:21:58)
标签:

文学/原创

陆诗歌

创刊号

福建诗歌专号

阅读札记

完整版

分类: 安琪文论
[按:为了便于大家阅读,把陆续写的7个部分合成一个完整版,有何错误请批评。同时建议福建或非福建诗人收到《陆》诗歌后也写一些东西。不过逐人阅读的札记太累,还是写点大杂烩的观感为宜。《陆》诗歌创刊号(2007年8月)“福建诗歌专号”阅读札记(完整版)——安] 
 

《陆》诗歌创刊号(2007年8月)“福建诗歌专号”阅读札记(完整版)

 

 

                            文/安琪

 

01,一早到公司,就看到桌上一捆方正结实的书,虽然包扎严实,我还是知道它是书,只有书,才能有这一股稳重、沉静的气息。我并且不用拆封就知道,《陆》诗刊到了。

02,因为此前我已在论坛上看到它的出版信息,并在贴出来的封面图片里预知它的干净和大气,事实证明,拆封的《陆》诗刊正方形的开本,白色的封面及右下角蓝色的刊名十分的雅气、舒适,拿到手上,心都静了。

03,前翻后翻,先观总体,一直是我的阅读方式。看版式,看字样,也一直是我的第一感受,我由此推断此书的未来。好的内容必须要有与之匹配的各种元素:封面、版式、设计……这些“器”如果粗俗,则其内容也将不堪入眼,尤其是诗歌这样一种讲究情调的文体。对诗歌刊物而言,表面现象同样不容忽视。

04,每天都会接到各色民刊,只有那些见得出编者心思,体现得出编者心血的,才会引发我继续阅读的兴致。这没有办法,相信和我同样习惯的人不在少数。

05,值得安慰的是,新创刊的《陆》诗刊完全符合优秀民刊的表象,于是,我读了下去,并觉得应该为它写个札记,在这样用心做出的刊物面前,不认真是一种罪过。

06,这是一本来自厦门的诗歌民刊,此前,厦门本地曾产生过若干民刊,但都没有坚持下来。厦门本地也曾出品若干类似全集式的厦门诗选,但都大而全,有鱼目混杂之嫌,也没有在岛外引起足够重视。这些,都是刊物自身的问题所致。

07,而这本《陆》诗刊,将会改变如上命运,因为它的用心,它的漂亮。

08,这是一本由陆诗歌论坛主办的刊物,陆诗歌论坛是厦门一群青年诗人于2005年创办的,网址为:http://cq.netsh.com/eden/bbs/758007/

09,本创刊号主题为“福建诗歌专号”,为福建诗歌做专题,此前本省《丑石》诗报曾做过,《诗歌蓝本》曾做过,目前看来尚无较大反响,此次《陆》诗刊再度出击,显见福建诗人为本省诗歌做事的热情,这也是我终于觉得要为此专刊细加阅读写些札记的原因之一。再怎么说,我也是福建出来得比较早的人,得为诗兄弟们摇摇旗,呐个喊。

10,我的想法是,逐个阅读,有想法的写上几笔,没想法的就不勉强,是为札记之便利。

11,首先说说本创刊号的版块构想真是绝妙,它依照的是本省汽车牌照分出各个诗群,再依照诗人姓名的音序排列。此汽车牌照版块相信可以作为各省今后诗歌版块分类的样榜。

12,按照本省汽车牌照法分类,福建省共有如下几个版块,分别是:闽A福州诗群,闽B莆田诗群,闽C泉州诗群,闽D厦门诗群,闽E漳州诗群,闽F龙岩诗群,闽G三明诗群,闽H闽北诗群,闽J闽东诗群。

13,存个疑问,怎么没有闽I?

14,先说卷首语,执笔者子梵梅,闽E漳州诗人,现居闽D厦门。本《陆》诗刊依照的是诗人的原籍而非现居地分类,并且把外省现居本省的诗人也纳入福建诗人范畴。特此说明。

15,再说如此精美版式设计者杨雪帆,闽B莆田人,一个典型的唯美主义者。此设计很体现他的趣味。

16,再再说本刊总监陈功、高盖。二人均未谋面,仅记得两年前陈功曾与我有电话联系,希望我为他的诗集写序言,被我婉拒,因为我的理论功底实在不足为序。借此机会向陈功再次致歉,并为他参与的《陆》诗刊向他致意!(依稀想起应该在2006年的鼓浪屿诗歌节见过陈的,但人和名现无法在我脑中对上号。以后遇到再细看一下。)

17,言归正传,开始读诗。

18,按照编排顺序,先读闽A福州。

19,闽A福州是省会城市,在第三代时期曾是本省诗歌急先锋,这里出了“星期五”“新大陆”等民间社团,并因此入选过“两报诗歌大展”,其中诸多诗人在今天依然享有声誉。

20,按姓名音序打头者名“笔尖”,没记错的话该80后同志毕业于福州大学。福州大学是一所很奇特的学校,理工科高校却成了近几年福建出产诗人最多的学校。我现在所能念出的几个新生诗人大都出自这所学校。

21,程剑平,多年以前(90年代初期)我曾在他主办的民间诗报《绿色龙》发表过一首小诗,诗名已忘,内容更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我叫黄江滨,而程剑平就叫程剑平,并一直在福州铁路车辆段工作。十多年来,程剑平一直在诗歌写作中并一直,不温不火。他的命运也是全国各地大多数诗歌写作者的命运,把诗歌作为生命的一部分,爱着,写着,足亦。

22,陈让,第一次读到这位80后诗人的诗,不知男女,却惊讶于他/她诗歌的才情。成熟的诗歌语言,冷静的看待世事的眼光,略见沧桑的自省。记下他/她入选的三首诗吧:《错误》《关键词:夜宴》《八月初》。

23,荆溪:记得年初读到老皮主编的《诗歌蓝本》“福建诗人博客号”时,我跟他说,整本刊物荆溪的诗最深入我心,老皮以为然。此番荆溪入选的几首诗依然保有她娴熟的写作技巧和痛的心灵。批评家向卫国曾列出福建女诗人传统:冰心——郑敏——舒婷——安琪,然后林童问我,安琪之后是谁,我说,荆溪吧。

24,吕德安,石头中的石头,石头不言,下自成蹊。

25,鲁亢,不止一个福建诗人向我提及鲁亢,说,他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我觉得他的语言有着一种高贵的华丽。

26,欧亚,他现在更多的以南方都市报文化记者名世。

27,宋醉发,他是全国优秀诗人的朋友因为他拍摄了全国优秀的诗人并为他们举办展览出画册。醉发同志辛苦了!

28,三米深,《梅花十六件》,比较古怪的诗:武侠、死亡、悬疑。

29,吴季,前两首有拜伦式的浪漫,第三首《出生地》入笔很巧,经由不同人物的视角引入出生地,最后收笔也很好但有点落俗(西川《虚构的家谱》也是类似联想:由此及彼的写法,幻象的写法)。

30,巫小茶,入选的四首诗语感很好,颇具女性写作的敏锐与尖刻。

31,伊路,伊路之诗已有公论,无需我言。

32,俞昌雄,福建70后诗人群里,他是老革命了。

33,所谓老革命就是,出道早,写作水平也不差,其诗名已走出本省的诗写者。

34,余禺,本名宋瑜,其弟宋琳,诗江湖里光芒千丈。宋瑜其诗和其人一样,表面低调,安详,内里有骨头。《失母》一诗值得再品。

35,张文质,福建在第三代时期曾和国内大多数省份一样有汹涌的诗人群体,但走出去为诗歌史所记录的并不多,这并不意味着不被记录的诗人就不重要或写得有所欠缺,张文质就是这样一个没被记录的人。今日读他的诗,依然饱满,结实,有深厚的质地。据说在教育界,张文质非常著名,因为他所负责的《明日教育丛书》之高端办刊方向。

36,曾宏,一个和张文质一样未被历史记录的优秀第三代人。他主持的纯写作博客集中了中国当下诗界优秀诗人于麾下。

37,朱必圣,同样未被诗歌史记录的优秀第三代人,他的理论和诗歌同样在福建诗界出类拔萃。看看他的《木头瘦下去》,简练却蕴涵深远。

38,郑国锋,我曾经煽动过这个帅歌一起合作《中间代》,结果我离开福建了。我们的合作没有成功。通过他的博客,我读出了他身上愤青的一面,通过他的诗,我读出了他的功力,真是不容小觑。

39,说到福州诗群,不由想起蔡其矫先生在某篇序里说到的,福建有一个诗歌金三角:福州、闽东、闽南。内心深以为然。当然,这三地以外的诗人可能就不以为然了。嘿嘿。

40,又想到蔡其矫先生或许是唯一走遍本省各地,见识到本省各个诗群的人了。

41,现在进入闽B莆田。莆田是妈祖的故乡,我曾在海边瞻仰过那尊巨大丰满的妈祖女神,此外,对莆田就没什么具体印象。

42,突然闪过本省某个诗人(其名已忘),他曾被省作协作为“五个一”人选推荐,省里出资为他在《某某文学》连续刊登过四期长诗,题《某某季节》,也曾召开过他的诗歌研讨会。结果那届该同志有负党国栽培,未能取得该奖,他也就此被遗忘。

43,该同志好像也是莆田人,但我在这次闽B专车上并未看见他的身影。想来民间人士认为,该同志已有公车可坐,无须在民间给他留个位置了。

44,相信同样情况的在全国各省还有很多。闲言不表,书归正传。

45,本少爷,一个奇怪的笔名,2003年亮相诗坛就颇为引人,主要是该诗人名怪,诗好。他擅长在诗句中融入某些个古典词汇,营造出一个当代人瞬间脱身而出的古代身影。传统是血啊。

46,陈言,看中他的这首《婚礼》,“一个人的沉默是从一场婚礼开始的/所有去参加婚礼的人顺便带着哀悼”,起笔不凡,说到底是对人生必死现状的无奈和绝望。

47,陈旧,名陈旧,手法也是有点陈旧,对着一个人抒情的写法在90年代初的《诗歌报》月刊上曾经批量生产过。也难怪陈旧,他80后的,没读到该刊。

48,林落木,属于推一下就能出来的人,因为他有被推得出来的写作实力,从他入选的这两首诗里我读出了他已经掌握了现代诗的写作技巧及情感。

49,南夫,我的看法跟林落木一样。

50,杨雪帆,多年前他曾经是我跟踪阅读的对象,他发表在《诗歌报》月刊上的题为《我是爱的天才》的组诗曾为我津津乐道。他太安静,也太超脱了,于是时代的列车一一从他身边开过。

51,张旗,他提供给我一批古代女性画像,而只有西施还差强人意。

52,张紫宸,入选的张诗都是小短章式的,这种写法比较偷懒,容易滑入惯性写作。

53,总的来看,闽B莆田上的乘客们都比较安稳、自在,那地方有一个南日岛,许多诗人都是从该岛出来,然后上到陆地。跟他们的写作基本吻合。

54,现在要进入的是闽C泉州,一个经济特别发达因而有足够的资本编印诗人丛书的地方。据我判断,以丛书形式推出本地区诗人密度最大火力最猛的就是泉州。可以为证的是,一个泉州竟然又分出了晋江、惠安诗群,因为两地都有钱,都推本地丛书。

55,晋江诗群因为有了一个乐心诗事的文化馆长楼兰而更加令人撑目,该馆的刊物《星光》厚得可以砸死人,该地举办的各类诗歌活动去的人可以踏出一条羊肠小道。有一点也不能不提,该地的活动按民间人士来看,无疑都是比较官方的。

56,在我看来,无论官方民间,只要是为诗歌做事就是好事。同样的钱花在乌龟王八节还不如花在诗歌节呢。是不是这个理?

57,所以还是要向楼兰同志致一下意。

58,陈作二,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名字了,因为我外省的一个诗人朋友跟我说,你们福建有一个作二你认识吗?我说不认识。但名字倒是记下了,听听,作二。

59,楼兰,会做诗事的人如果诗歌写作再跟上去,也许会更完美。谨以此言与楼兰共勉。

60,林文滩,多年前楼兰主编的《星光》杂志约请各位他们认为的知名诗人、批评家为晋江诗丛的各位写个批评文字,楼兰安排我写的人就是林文滩。我应约写完后也就忘了,直到2006年在晋江举办的十佳女诗人颁奖活动上,楼兰跟我说到了他要调到省里,接替他的林文滩就是我当初写文章批评的那个小伙子时,我才隐隐回忆起这事。不知道林文滩接手《星光》后办得怎样了?

61,任轩,已经能够得心应手地运用叙述手法并且叙述得挺有世态百味。值得关注。

62,施勇猛,他入选的这首中长诗《在冬末,一次没有尽头的移动》改变了以前我对他的成见。这首诗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比较勇猛、重。如果再做些删节或调整会更好。感觉像一堆不错的粗胚可以再加打磨。

63,本来想一气开过闽C泉州,不行了,累了。认真读诗就像开车,也是很累的。歇会儿。

64,昨天把札记贴到“陆诗歌论坛”,今天一看,怎么毫无反响啊?点击率不高说明该坛还比较圈子化,去的人不多,另一方面也说明,厦门诗人们比较朴实,羞于在公开场合鼓励人。昨天一口气写下来,我连午觉都取消了,现在头还疼。
65,头疼也得写啊,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实在不行,就权当自娱自乐了,嘿嘿。
66,下面我看到的是闽C泉州乘客施伟,虽然他只入选两首诗,却有一首打动了我:《4月14日,感动》,该诗叙述了诗人到南昌城游历的经过,短短17行用“感动”一词为线索,把历史和现实、古人和我对接起来却又在结尾处欲盖弥彰地说:“我和八大山人,心照不宣/竟然装得就像:互不相识”。
67,徐南鹏,无疑地,他已是70后诗群里代表人物之一了。此次入选的几首诗我是第一次读到,其中《春天的锋芒》写草的方式角度非常新颖,11行的容量就把整个山河包涵进来,令人过目难忘。
68,叶逢平,印象中该同志的诗龄还是比较长的,但一直没有很大的引人注目的突破和力作。
69,张惠妹,因为她叫张惠妹,因为她的第一首写到“茶”,因为我也喜欢茶,我记住了这个1980年出生的惠安诗人。她的诗很有灵气,感受细微的能力也较强,她应该是福建80后的希望之一吧。
70,终于开出了闽C泉州,进入闽D厦门。厦漳泉同属闽南,说的话相同。台湾跟我们说的也一样。
71,有一个故事,说的是改革开放初期,台湾同胞到我闽南,回去后说他们的感受:奇怪,大陆那边都在学我们讲话。
72,嘿嘿,到底谁学谁呢?同根同源,本来就是一家,讲的话自然相同。闽南没学台湾,台湾也没学闽南。大家都说闽南话。
73,闽D厦门,和泉州一样,也是福建经济非常发达的地区。因为有一个热爱诗歌活动的谢春池,闽D厦门这几年跃跃欲试,多次牵头搞闽南诗歌活动。还想组织一个闽南诗群,集合厦漳泉的诗歌力量。未知后事如何,且观事态发展。
74,而事实上,闽D厦门的诗歌力量一直没有它的经济强大,虽然它有一个光辉灿烂的前辈舒婷,但也不能老吃老本啊。眼看这几年漳州诗群离开的离开,停笔的停笔,闽D厦门开始有了一线生机。此次《陆》诗歌做的事也是顺应天意,开始成器了。体现在,刊物一出手就不凡,可喜可贺。
75,言归正传,回到诗歌。
76,岸子,他的《竹之外》最后两句是“倾斜”,一字一句,居然还排成右斜状,岸子啊岸子,这种造句法可是80年代初期的模式啊。记得我当年也用类似手法把“一盏孤灯”分成四句。现在看来,是有点做作了。
77,冰儿,从第一次读到她诗歌的2004年开始,时至今日,冰儿的进步非常明显。这可能与她用心在诗歌上的而不是把诗歌当成业余爱好有关。
78,白水,很漂亮的一首《唠叨》,经由他的唠叨,我初步摸到厦门各位诗人的状态,可见他的叙述功夫之老道。
79,白珀,2005年的春天,他想当疯子;2005年的夏天,他想当呆子;2005年的冬天,他想当聋子。我自然会好奇,2005年的秋天,他想当什么?
80,陈功,必须重新认识陈功,这个小伙子已经在他的诗歌中脱胎换骨了,为他高兴!
81,成金,排版重了以至他的《保罗》出来了两次,我读得头晕。但还是能读出该诗叙述已得到哈尔滨张曙光、马永波们冷叙述的风味,虽然成金不一定读过张、马的诗。
82,陈彦周,简介告诉我,该同志诗书画篆刻兼备,也是个全才型人物啊。难怪他的《凄清》一首画面感那么强。另一首《睡不着》也是很精巧的爱情诗,说的是女友睡不着,他教她数羊,结果她数着他的名字睡着了,然后他睡不着了。
83,高盖,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和陈功同为“总监”的他,应该也是《陆》诗刊的主力催生者吧?
84,江浩,每个地方都有某些个人因为这个那个原因成为“诗歌接待中心”,江浩曾经就是厦门这个接待中心的主任,我曾经也是被接待过的诗人之一。江浩的写作一直在摸索中,他的笔一直跟不上他的审美趣味,直到他近期的“状态诗”出现。我以为通过这种“状态”,江浩终于把他追求先锋的心放松下来而无意中达到他一直想了十几年的先锋。
85,经过这次冷静阅读,我发现我得改变对厦门诗歌的成见了,怎么这次他们的水平都提高了?
86,休息一下,吃了饭再表。
87,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闽D越!从闽D越,就看到老茂。
88,老茂,老茂,想起老巢曾经建议某个同样以“老”自居的女士恢复她的本名,原因是,“老”太重了,不能轻易使用。该女士最终听从老巢建议,原因是,她确实觉得自打以“老”称呼她的博客后果然一直没遇到如意佳偶。
89,不过,我们老茂同志倒不会有此忧虑,他生活美满,老婆儿子热炕头。
90,老茂秉持闽E漳州市平和县山里人的厚朴,如今身居闽D厦门,虽身陷都市不改山里人豪爽本色。只是,其诗却是尖刻得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91,南方,一会儿叫南方,一会儿叫南方狐,本名却像野丫头,胡翠南。据说也是停笔十年重出江湖的主,现如今是厦门诗坛的活跃细胞。诗歌有女性的妩媚和刚毅。
92,宋永贤,曾经在张小云同志的好说歹说下为该同志写过一篇序言却至今未曾与之谋面。看他的简历,不得了,居然是省作协、剧协、曲协会员。感觉像这三家都是敞开着大门任其游走一样。
93,颜非,特别温和腼腆的一个小伙子,他的诗,自如地在语言和生活中穿行,游刃有余,是福建70后诗群里后起的完全值得期待的人。
94,叶来,居然也是这么有爆发力的一个70后?福建有希望啊。和颜非发表在本诗刊一样,他的诗,同样来自于生活现场,他的诗歌语言已能够把热腾腾的灰尘滚动起来的气息表达出来了。
95,银兰,福建已经走出来的80后小姑娘。我多次在郁葱主编的文章里读到关于她的文字。
96,夜子,一个经过语言训练的人。《我所热爱的部分》,像一个人在内心自绝,他人看到的却是“高度”。悖论之诗。
97,周莉,这种写作容易被淹没。
98,祝俊,一个安静漂亮的女孩,带着我和女儿逛公园,这是祝俊在我心中的形象,那时我还没读到她的诗,今天读来,她的诗和人一样,也是安静的,美的。
99,张小云,他的类型诗歌,即每首诗以一个词为突破口,一气呵成并能找出该词在使用中的荒诞效果,已经成为小云特色。小云,现居北京,是我当年刚到北京时的主要交流者,因为我们都是闽南老乡。
100,终于来到故乡了,闽E漳州。
101,车进漳州,路灯一下子就暗了些,这是大家对漳州的第一印象。漳州对接的城市是厦门和潮州,都是经济比较繁荣的城市。在漳州,繁荣的曾经是诗歌。
102,说曾经,是因为现在,我、林茶居、子梵梅,已先后离开漳州。老皮在QQ上多次跟我慨叹,漳州后继无人了。
103,说曾经,是因为漳州诗群的的确确引人注目过在第三代之后的福建,它的极端主义写作方式,它出产的在全国有影响的诗人,它的民刊,都使漳州这个名字至今未被中国诗坛小觑。
104,现在,漳州诗群如果真正式微的话也无非印证了一句常言:好景不长。
105,再不长,漳州诗群的辉煌也经历了至少十年。
106,十年,足亦。
107,安琪,因为音序关系,我添列漳州诗群头条。从大影响来看,我觉得倒还副实;从漳州诗群本身来看,头条该给道辉。
108,此次我入选了7首诗,其中,《作业》是我很满意的一首中长诗,只在湖南湘潭《风雅》发过一次,尚未在官刊发过。我的创作量太大,一直没有机会排到推举这首诗。感谢《陆》诗刊再给它亮相的机会。
109,道辉,1992年,在北京北漂了一段时间的道辉回到漳州,和漳州文联《南方》杂志合作一本《爱情诗鉴赏辞典》,顺便把我们这些诗歌爱好者搅动了起来。
110,道辉同志手舞反传统反道德的武器,极力推行他的语言暴力,力度之大使我们这些初涉诗歌之河的小鱼小虾们晕头转向,并最终适应这被搅动的不适而游刃有余起来。
111,至少是我,成功地度过了语言训练的魔鬼阶段。并开始茁壮成长。
112,入选本刊的道辉的诗,依然跟我离开漳州时的一样,但我的诗观早已经过多重蜕变,已无法在他的诗中找到当初阅读时的激动。
113,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道辉主持的民刊《诗》至今并未为福建诗人做过专题。而福建诗人的专题,都会给他一席之地。他眼中没有福建,我眼中还是有他的。为人处世不能回首不见来路啊。
114,稻菽,因为错把“菽”字念成“触”,我在写《福建新诗90年》时打不出这个字,于是没有把她塞到80后队伍里。是为记。
115,郭卫贞,她应该就是夏荷大姐的本名吧,老同志学写诗,精神可嘉,好坏就无所谓了。
116,黑枣,他说,要把给老婆写情诗进行到底,因为老婆是他唯一“亲爱的”。祝福黑枣兄弟,和他亲爱的老婆!
117,同时黑枣也是继我之后参加“青春诗会”的人,有史以来土生土长的福建诗人参加该会的才6个,漳州就有两个,很不容易了。
118,简清枝,漳州唯一一个没有因为诗伤害到生活的人,漳州唯一一个以诗人身份改变生活状况越来越好的人。同样祝福他!
119,康城,福建最早的70后诗人之一。热心诗事,热爱诗歌热爱酒。
120,老皮,我QQ上最亲密的漳州诗友,几乎天天和他碰“面”,《诗歌蓝本》的主编,漳州诗群目前的抗旗人。重振漳州诗群待老皮了!
121,老皮,多年前老皮有一组诗名《做案后的狼》,走的是漳州诗群语言暴力的路,后来,老皮仿佛得道高僧一样看透世事,其诗便在超脱淡然之间走,问题是,他的超脱淡然好象也是大家的超脱淡然。
122,所以,我还是希望老皮继续去做案,做到一定的份上再来放下屠刀。
123,我的意思是,老皮你必须先把自己的诗歌风格做出来,当大家四处寻找你这匹狼时,你才来立地成佛,多好。
124,林茶居,我和他是道辉的第一批同道兼弟子,我跑得比他快是因为“我的悟性太高”(道辉语)。但在思想上理论上,我望他莫及。有一天,林茶居崛起于批评界大家都不必感到惊讶。
125,走出漳州后的林茶居诗歌还在漳州。只能说他比较念旧,没有忘本,很多词句都是我在漳州时期也喜欢用的。我比较忘本,已经不用这些词句好多年了。
126,梁辰,《逮捕诗歌的一次意外事件》,有意思,把诗歌当成逃犯了。如果有一天,80后梁辰突然被诗歌当成逃犯的话,他就好了。
127,南闽老茂,建议他趁还没有成名时改名吧,福建已经有一个老茂了,难道老茂这么抢手?
128,然墨,状态型诗人,有着红扑扑脸蛋的80后诗人,姑娘家却喜欢装成假小子。呵呵。《南蛮》这首像是个人画像,又像是一种地域生活的折射。
129,沈鱼,他给的这些诗有点轻巧,没拿出最高水平。因为我读过他的力作。
130,温天山,诗艺尚待提高,还是学生,大有前景。
131,于燕青,她的才华更多体现在散文上,诗只是她的玩票。
132,阳子,至今未变的超现实写法。
133,所谓超现实写法就是,看的时候惊讶,放的时候全忘了。史有定论,超现实主义至今只留下“超现实”一词,文本一首也没留下。
134,八十年代末期影响过相当多数诗人的《西方超现实主义诗选》,其译者为本省闽A人士柔刚先生。该先生创办于1992年的“柔刚诗歌奖”在众多或官或民的诗歌奖纷纷夭折之后一直坚持到今天,并将继续举办下去。所有该奖的获得者都因此感到高兴。
135,因为,倘若你获得的是一个短命的奖项,短命到来不及产生影响就没了,那这获得有什么意思呢。祝愿柔刚诗歌奖长命百岁!
136,首先祝愿柔刚先生长命百岁了!
137,子梵梅,一个十年前就应该享有今日声誉的女诗人。她总是以文本赢得人心。她的文本特色是,幽暗,古意,血,灵魂,破碎。
138,近期子梵梅的写作越来越趋向使用古典词汇,个人觉得有点过了。如果现代人写作读起来像古人写的,那现代人还有必要写吗?
139,提出来与子梵梅探讨。因为,此种写法已成时尚,尤以“若缺”“平行”论坛诸位为甚。
140,各位看官大概注意到了,我读漳州诗群,读得更多的是他们的人。因为熟悉,写着写着,人就跑出来了。
141,想起多年前读到的一篇文章,分析人与作品关系的三种境界。第一等,作品在人前面,比如荷马史诗之类的各民族的源头性史诗,其作者往往不详,即或是荷马也很难保证历史上是否有过荷马其人;第二等是人和作品对等,比如屈原之于《离骚》,李白之于《将进酒》《静夜思》等;第三等是人在作品前面,比如今日诗坛之众多只知其名不知其诗的家伙。
142,此文说法深得我意,故今日还记得。
143,晕车了,休息,休息。

144,昨晚临睡前,检阅了一下闽E漳州车上乘客的货物,今早要到闽F龙岩了,忍不住把这些看中的货物盘点一下,推荐给各位:《抓住思想褪色的……》(道辉),《在的》(黑枣),《夜市》(简清枝》,《一首诗的夜晚》(康城》,《出去走走》《难得糊涂》(老皮),《字哦》(林茶居),《在去鼓浪屿的渡船上》《秘密》(子梵梅》。
145,闽F龙岩,俗称闽西革命老区,古田会议召开的地方。我去过那里的一些小村镇,灰白色的土路,窄窄的,破落的渡口,安静的,树叶在夏天的炎热中耷拉着脑袋……据当地人说,那些地方解放后至今改变不大。他们笑着说,要拍革命题材的影视完全可以到这些地方来,都不需要布景了。
146,而古田会议纪念馆却布置得很一流:大气、庄重、威严。民间有一种说法是,毛泽东同志本人更喜欢开遵义会议的遵义,对开古田会议的古田心情比较复杂,古田会议在党的历史上自然很重要,但遵义会议更是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正确领导的重要会议。
147,与国内很多与毛泽东有关的地方都有些很神性的传说一样,古田这地方也不例外。说,有一年在纪念古田会议多少多少周年的演出上,时值雨季,演出过程一直下雨,直到古月扮演的毛泽东出场,雨瞬间停了。待古月退场,雨又下了。据说当地观众都见识到这一场景。
148,又一说,党的领导人上任后都要到古田会议纪念馆瞻仰瞻仰,没去的瞻仰的最后都提前下台。嘿嘿,反正在古田、连城这些当年红军呆过的地方,相关传说真是不少,当然,表达的都是对红军、党的崇拜。
148,闲言少说,回到诗歌。
149,闽F龙岩诗群相对于本省其他地方明显来得势单力薄,早先曾有一个江熙写着摇滚诗并获得一定声名,随着江熙北上并以江小鱼为名成为娱乐界,主要是音乐界、影视界时评的大腕,他在人们心目中的诗人形象渐渐淡了以至于本《陆》诗刊也看不见他的作品。
150,闽F龙岩打头的是林忠成,这倒名副其实,1970年出生的林忠成说起来跟我这1969年出生的中间代写作时间完全一样,要不是“万恶”的70后硬生生把他们拉走,1967——1972这些人本来都是同一个写作背景,本来是不好分成两代的。
151,没办法,历史就是这样不讲道理。
152,想当初,我也是推举70后的不遗余力者,并因此被70后诗人亲切地称为“安琪姐姐”,直到——
153,直到,我开始为自己这代人做事并命名为中间代时,才毁誉参半或者臭名昭著起来。
154,此为后话。
155,话说林忠成当年出道时有一个奇怪现象,即,专门在国内外华人主办的民刊发表作品。当时他的简历很少看到任何一家国内官刊。
156,这几年,林忠成摇身一变,又专门在国内官刊发表作品,并且每发必到坛上公告,由此引发大家的窃窃私语。
157,林忠成的写作到一直保持民间本色,语句激烈,凶狠,语境毫不风花雪月。
158,蓝蝴蝶紫丁香,他因为和另一个诗人在第一时间模仿赵思运《毛泽东语录》写作《瞿秋白语录》而在我心里留下一个疙瘩,另一诗人写的是《鲁迅语录》。
159,邱有滨,他的写作历史很早,写作水平也不错,却是一个连在福建都不太被列为诗人的人,这也许与他很少把作品示人有关?
160,朱佳发,福建70后诗人里有大气之风的诗人,其诗其人皆干脆利落,有江湖侠风。现南漂珠海,娶妻生子,估计就在珠海定居下来啦。
161,好不容易我们闽F龙岩出了一个有潜质的70后诗人,结果,又到广东去了。
162,徒叹奈何。
163,闽F龙岩诗人少也好,我可以赶紧到闽G三明了。
164,闽G这地方可不得了,第三代时期就有一个范方带领大家伙搞诗歌,范方是跟舒婷同辈的,倘若当年蔡其矫老师推荐舒婷给北岛时连同把范方带一把,今天的范方,估计也是朦胧诗的代表诗人了。
165,因为,范方的实力在福建诗人中是有口皆碑的。
166,范方先生2003年去,享年65岁。我觉得他的诗歌有一点点昌耀的冷寂。
167,本次入选的闽G三明诗群打头陈小三,当年我在宁化时见到的陈小三名巫嘎,黑黑瘦瘦的不起眼。直到有一天,我读到本省一名“陈小三”的70后诗人,其流畅的略带古风的感伤的思考的诗句引起我的注意,再后来才知道,他竟是当年的黑瘦小伙巫嘎。
168,巫嘎也已离开福建,现居济南。
169,福建有句话,出闽成龙,在闽即虫。
170,呵呵,算算诗界,几个人出闽了:金海曙、宋琳、巫昂、李师江、徐南鹏、安琪、林茶居、巫嘎、沈鱼。
171,肯定还有谁我不知道。肯定现在,这里面很多人都是龙啦。其中,金海曙编剧的《赵氏孤儿》曾经引起轰动。金是我们福建的前诗人。
172,其他龙就不用我一一介绍了。
173,但影,他入选本刊的《我什么也听不到》有点意思。说的是看崔永远《我的长征》的感受。
174,高漳,他继承了农业文明的生活、爱,和书写方式。
175,鬼叔中,我毫不掩饰对他的偏爱,无论人和作品。鬼叔中是一个游走在比天还高的心与具体琐碎的世俗生活中的人,在天上,他想下来踏到土地,在上,他想飞上天看着众生。
176,好在鬼叔中真有此能耐一会儿上天一会儿落地,并把所见所闻所感所想通过文字表达出来。
177,这是鬼叔中的才气!和福气!
178,卢辉,在福建,在我还是诗歌青年时,我就和卢辉有过通信,那时我觉得他挺有名的。在福建,在我已经是诗歌阿姨时,我看见卢辉依旧在三明诗坛活跃。
179,卢辉,三明“三家巷诗群”的发起人之一,该诗群曾参加过“两报大展”,卢同志的资历老吧?
180,资力老的卢同志六十年代初出生,这是我对他的基本了解,至今我们未曾谋面。福建我没见过的和我大致同时出道或比我早出道的诗人还真不多,卢辉算一个。
181,离开,怪,我发现闽F三明诗人特别喜欢写农业:土地啊,村庄啊,乡镇啊,离开的《小镇清凉》呈现的就是这样一副山水田园图。
182,李太黑,他入选本刊有一首写蝙蝠的长诗,一看到蝙蝠题材,我本能想起西川的《夕光中的蝙蝠》,我担心李的诗出现与西川相同的意象,结果很不幸,我读到李诗的第二节就看到“在戈雅的绘画里”。
183,影响的焦虑啊。
184,其实,李太黑是想要他的蝙蝠与现时代发生关系的,于是他在诗中让“失学牧童、上访群众、行政经费”等出场。这么看来,也不能因为一句“在戈雅的绘画里”就否定他的努力。
185,罗唐生,他曾经在一次梦中梦到我,梦到我在一座词语的岛上。他把它写成文章,能梦到一个未曾谋面的人至少说明那一阶段他对一个叫安琪的人比较关注。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好好读他的中长诗《天堂的患者》。
186,他在跟谁说话呢?罗唐生。他要用什么药方来医治来自天堂的患者?爱情不行,诗歌吧。他的意思好像是这样。
187,马兆印,2006年在鼓浪屿诗歌节见过一面,一个爱喝酒的有诗歌热情的人,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第二印象是,他是老皮的好朋友,和老皮一起做着诗歌事业。
188,他的诗比他的人富于柔情些,这是他入选本刊给我的阅读感受。
189,车要加水人要放水。休息一下。
190,老皮在QQ上留言,指出了本札记几个与事实不符的小问题,比如,115条郭卫贞不是夏荷,是角美的一位女教师,应该有30来岁吧。比如,温天山不是学生,是教师。
191,这两个,我修正。至于他说他不是漳州诗群扛旗人,这个我就不改了。本札记纯属本人独家观点,不是老皮的观点,也不是被写诸位的观点,有人身攻击嘛,提出来,我道歉修正,没有的话,就放着吧。
192,希望老皮同志把自己当李白一样的古代名人,把我当晚辈后生,我写什么你都看不见,就没办法提反对意见啦。
193,第192条适合任何一位被本人点评到的诗歌兄弟姐妹。
194,晚辈这厢有礼啦,各位李白前辈。
195,说实话,写到现在,恨不得汽车插上翅膀,一日冲出福建。
196,继续闽G三明。看看斯平,将他的脑袋与天空作比喻,在每扇窗子的黑洞里找灵魂,实在够大胆的,其语言自如、胸有成竹,颇为不俗。
197,沈河,这两年见刊率比较高的本省诗人,以至他能很自豪地说,我什么刊都上过了,就你们《诗歌月刊·下半月》还没上。
198,呵呵,因为我们下半月走的是专刊策划的路子,基本上每期都有一个选题,符合选题的我们追着你要稿,不符合的只好割爱了。
199,沈河的诗自然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什么刊都上过?祝贺沈河兄弟!
200,詹昌政,因为他的诗歌嗅觉和诗歌热情,三明日报为三明乃至本省乃至全国诗人提供了一个诗歌的平台。感谢昌政!
201,说起来,昌政和卢辉一样,都是三明诗群的元老了,虽然他也出生在六十年代。请注意他入选本刊的《一束光》,仿佛是他本人的写照,被照亮也照亮别人。
202,张漫青,虽然我对你的诗一时没感觉,但我真的读了。
203,同样一句话送给本札记没有写到的诗人。不管你们在不在意,我都要说一句:抱歉。
204,张广福,《打火机》《放大镜》,两首出人意料的诗,最难得的是,在一片农业之风弥漫的三明诗群,70后诗人张广福同志写到了世贸大厦,写到了左括号、右括号,并且写得很精彩。
205,那么就在精彩的张广福后面停住?别忙,其后卓子的《不是遗传》因为一句“我请求你把我带往灯红酒绿的城市”也吸引了我,感叹啊,感叹,到城市干什么,去当出卖瘦体形的模特。
206,和闽F龙岩一样,闽H闽北诗群也是本省一个诗歌比较薄弱的环节。这让我的心情显得沉重,但对本札记的书写却显得轻松。
207,人多力量大,人少好写完。
208,闽北南平,武夷山所在地。顺便公告大家。
209,武夷山,世界双遗产,没得说的好玩好看,这里还是朱熹故里、柳永故里。
210,我们漳州,是林语堂故里,许地山故里,杨骚故里。古代有什么名人我不知道,不过朱熹到我们那里当过知府。
211,尘述,该同志选入本刊的诗歌长诗节选《我的乡下》,读了一遍,觉得也是我的乡下,你的乡下,他的乡下。反正,中国人心目中的乡下就是尘述这样的吧。
212,赖丹萍,闽北诗群的元老了,元老就是,一问到你们那有什么诗人被问的人总会顺口答出来的那个。
213,老歪,冲他这名字,你也觉得他有潜力,肯定是叛逆者啦,还好,他入选的五首诗没有让我的先入为主失望,什么《我截住了四月里的半截时间》,什么《凭空掉下的鱼》,都有可圈点之处。
214,落地,我的小校友,漳州师范学院毕业的,虽只入选两首小短诗,《女王》一首却已见潜质,尤其“我俩跑上天桥说也要被风领走”,年轻人才有的思路。
215,闽北阿秀,写出了女性的小感觉,建议再放入女性的大悲欣。
216,晓寒深处,给闽北阿秀的建议同样适合她。
217,闽H闽北的最后两位是玄非和张平习,大体写的都是乡风、白鹭、鸟声、油菜花等传统意象,用的句式基本也是传统句式,建议他们吸纳一些现代诗的风气,再现代些。
218,天哪,才下闽H闽北,猛抬头就看见闽J闽东,这可是公认的诗歌大户,里面人头济济,要从济济的人头里找出济济人才,得费一下心血了。
219,闽J闽东,福建出产著名诗人比较多的地方。所谓著名,就是在官面上被大家知道得比较多,在官刊上发得比较多,在政府里供职比较多,在该省作协获奖比较多……
220,一句话,闽J闽东诗人已经获得本省诗界官方非官方的确认,已经开过若干次闽东诗歌研讨会,搜索一下与闽东诗人有关的评论也很多了,似乎也无须本人多嘴多舌了。
221,罗列一下入选本卷《陆》诗刊的闽J闽东诗人:楚天舒、还非、刘伟雄、石城、汤养宗、探花、游刃、谢宜兴、叶玉琳。
222,看看,大名鼎鼎的不少吧?

 

 

 

                               2007年8月30——9月1日,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